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章王者最后的论据
    “王者最后的论据”——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太阳王)下令在当时所有法国的大炮上铸下的铭文。

    议会是什么?对于议会,陆逸只有两个认知,一个是每天扯皮甚至打架给民众提供娱乐的地方,还有一个就是每次投票决议都全票通过的独裁政权抹脚布。而在动荡的年代,议会从来都是无所作为,除了让强人政权的法令在动荡的年代更合乎法理或者干脆给解决问题的人添乱浪费时间之外并无它用。

    法兰西王国当前最为重大的危机是消灭饥饿,若是国王的政府与国民议会能够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致力于解决王国民众的温饱问题,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形成新的秩序和权利分配方式并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可是现在的国民议会却并不这么想,坐在议会里的那些议员们根本无心致力于解决饥荒,他们只是想将饥饿带来的矛盾转移到与王权的对立上去。对于这样的议会以及这样的第三等级代表,陆逸并不想国王跟他们客气。

    陆逸学着国王的样子环顾四周,虽然这让才小豆丁那么点大的他在一群大人之中看起来有那么一些可笑。但是这并不妨碍在场所有的贵族已经王国阁臣们对他言语的认同。而这种认同让陆逸信心倍增。

    “如果他们仅仅只是争吵,那么也就罢了。可是他们现在却在用国王陛下给予他们的权利去鼓动暴动制造混乱,他们不仅没能够解决饥饿的问题,而且还在阻扰国王陛下以及王国的诸位大臣们去解决饥饿。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有了一个疑问……”说道这里,国王见诸多贵族俯视一位王太子的发言实在是不像话,所以索性将陆逸抱了起来,以让在场的诸多贵族可以直视陆逸。同时这也是国王的姿态,国王以这种行为来向在场的贵族们说明,他支持自己这个唯一继承人的观点。

    “我的疑问就是,他们现在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我想来想去能够想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推翻法兰西王国波旁家族王朝,彻底推翻在这个王国中所有贵族的合法权利。他们利用暴动、恐怖和谋杀已经在王国各地实现了这一点,当暴动的民众在王国各地肆意捕杀贵族时,他们不闻不问。而当暴动的民众开始针对那些资产拥有者的时候,他们却比国王的军队更加凶狠。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并不是想为民众谋求福祉,那只是个美丽的谎言,而这样的谎言你们却不会说,不会去许诺。而他们却在利用这种可耻的谎言欺骗民众,以达到他们推翻这个王朝以及诸位对这个王国统治的目的,他们只是想当国王,想当新的贵族。

    所以……请诸位醒醒吧,混乱带来的只会是残杀与不公,却无法带来平等。可能他们会说,只要忍住了混乱与破坏带来的阵痛,那么美好的时光就会到来。但是这里有一个最为基本的逻辑,就是我想不通既然他们可以选择忽视这一代或者是某一部分人的利益与平等,那么为什么不能再继续牺牲之后无数人的利益与平等?

    我不知道这种混蛋逻辑为什么会有人相信,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你们之中也有人会愿意去相信。或者是因为你们觉得自己带着一个贵族的身份无法给予民众这样的许诺?难道换一个身份,第三等级代表或者是国民议会议员的身份,你们就可以开始给予这样的许诺?

    我听说前一段时间在国民议会里,许多王国的贵族承诺放弃这个权利,放弃那个权利。一夜之间,他们觉得造成王国如今这种状况的所有矛盾根源都被放弃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工坊和有产者愿意在保证给予雇工同等酬劳的情况下让所有的雇工每天工作八个小时,自由分配八个小时,再花八个小时来休息?然后每个礼拜工作五天,休息两天?既然上帝用了七天创造这个世界,在第六天创造了人,并且把第六天创造的东西赐予我们作为食物,不正是在告诉我们应该在这一天享受他的馈赠?让人们可以在这一天享受音乐、舞蹈、戏剧、天文、地理、科学以及所有他们感兴趣的东西,然后在第七天做礼拜。

    他们为什么不肯这么做?你看,你们什么都放弃了,可他们却一毛不拔。这让你们和那些被鼓动的民众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餐桌上的呆鹅。你们与其放弃自己的财产,最后落到那些图谋不轨的资产者手里,那还不如向民众展示贵族的仁慈,让他们感激你们的恩德。”

    说得兴起,陆逸索性将前世普遍实行的八小时工作制(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罗伯特欧文robertowen在1817年首次提出并在自己的工厂试验)以及五天工作制(1926年福特汽车公司创建者亨利福特开始在自己的工厂实行五天工作制,1938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签署《公平劳动标准法》正式确立每周五天40小时工作制)给抛了出来。反正这个国家现在已经乱得不成样子了,那么再乱一点又有什么所谓?

    不过从在场的贵族们听完之后表现出来反馈情况,八小时工作制和双休日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惊世骇俗。毕竟在场的都是一些给自己挂着谦和、仁慈、有礼标签的人。他们并不像工厂主那样深刻地体会让雇工只工作八个小时意味着什么。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就应该是如此,有工作,有陪伴家人的时间。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那刹那间,陆逸感觉自己好像突然抓住了什么。

    虽然从长远来看,资产者的利益是必须被考虑的。因为这个王国需要靠他们来发展以及与其他的国家进行竞争。但是现在,在当前这种社会矛盾已经被激化到如此程度的时候,暂时可以先不考虑他们的利益。就算要考虑,那么也应该是在将他们击败之后的事情。所以就目前来说,可以以此为诺,与解决饥饿问题一起来安抚民众。

    说完之后,虽然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不过陆逸还是回过头来看了看国王。见国王对他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陆逸才欣喜地大声说道:“我们应该告诉国民议会的那些议员,民众最需要的是面包,而不是帮他们向国王夺取权力。国王已经将解决问题的权力交给了他们,可他们并未满足,还想获取更多的权利。既然他们无法给民众面包,那就应该让他们自行解散。如果他们想要像吵吵嚷嚷的议会那样与我们喋喋不休的扯皮,那么我们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是王者最后的论据。”

    “对,我们应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话音一落,觐见室外就响起了诸多年轻贵族的呼喝声。相比起在觐见室里的这些王国阁臣来说,年轻的贵族们更容易被强硬的态度所鼓动。虽然那些年轻的贵族在平日里就是个软蛋,但是陆逸相信他们现在并不乏前往国王军队效力的勇气。虽然……他们有可能会后悔,但是,男人谁不是无数次在坚毅与怯懦之间徘徊,慢慢磨砺出来的呢?

    在陆逸说完之后,贵族们齐齐将目光转向国王。而国王也不停地点着头环顾四周,最后有力地点了一下说道:“这就是我的决定,就这样。”国王话音一落,觐见室外响起了阵阵的欢呼声。国王的话让他们一扫之间的阴郁,仿佛重见天日。

    随着国王谕令的下达,在当天傍晚的时候五千多名弗兰德尔旅团的士兵进驻凡尔赛宫,并且开始布防。就连大炮也被推到了凡尔赛宫前,这在凡尔赛宫百年的历史之中尚属首次。街垒一直从路易十四国王骑马像前的广场一路布设到了凡尔赛宫主楼建筑。就连凡尔赛主建筑群的一二层建筑中面向广场的房间,也都被清空了出来,用于给弗兰德尔旅团的士兵布防。毕竟现在大批的贵族已经逃出凡尔赛,想要使用那些面向广场的房间,并不是那么难。

    本来国王对于让士兵使用那些房间还显得有一些犹豫。毕竟凡尔赛宫是路易十四国王时期汇聚了整个王国所有艺术与建筑学精华的杰作。但是最后还是被德博蒙老头说服了,德博蒙老头告诉国王在巴黎还有数万甚至是十万的暴民可以随时前来凡尔赛,若是弗兰德尔旅团无法坚守到巴黎附近效忠国王的军队赶来,那么凡尔赛宫就会被洗劫一空。

    所以最后,国王同意了,毕竟相比起让凡尔赛宫被洗劫一空来说,让弗兰德尔旅团的士兵使用那些房间,甚至是手脚不干净偷偷地拿走一点什么东西也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这个时代的士兵肯定会干出那样的事情,不过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如果他们能够坚守凡尔赛直至其他国王的军队赶来,那么就算大肆封赏也不为过。

    不过德博蒙老头的话也提醒了陆逸。虽然这次前来包围凡尔赛的暴动民众只有六千至一万人左右。但是如果当他们被弗兰德尔旅团所阻的话,那么很可能会有数量更为庞大的暴动民众甚至是国民卫队赶来支援。这个时候的巴黎地区可是居住着整个法兰西王国最多的人口,就算效忠于国王的其他军队赶来,也有可能被支持国民议会的民众所阻扰,所以必须考虑事情的长期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