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章巴黎暴动
    “看,博蒙!”柯狄士将五个金路易在手中轻轻地抖了抖,发出悦耳的声音:“等下干完活我可以请你们去喝一杯。”

    “收好你的钱,柯狄士,你手上的钱随时可能让你丧命。”在阴暗潮湿的巷子中穿行着,德博蒙老头对柯狄士提醒道。

    仿佛是为了证明德博蒙老头的话一般,前方的巷子口冒出了几个无套裤汉。不过他们并非冲着柯狄士手中的钱而来,他们正拖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女士,粗暴地揪着她的头发,将她拉进巷子里,扯烂她的衣服。

    “看在上帝的份上,求求你们了……”那个女人被拖到巷子里之后,依然还在无助地哭嚎着请求那些无套裤汉放过他。

    眼见巷子口被堵住了,德博蒙老头与柯狄士对视了一眼,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拐进了另外一个巷子。但是才刚走了几步,柯狄士就停下来楞在了原地。

    “看在上帝的份上,谁来帮帮我?呜呜……”那女人的哀嚎还在巷子里回荡着,回答她的是一声清脆的耳光以及那些无套裤汉的咒骂。

    “接着,博蒙!”柯狄士将手中的燧发枪丢给了博蒙老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朝哭嚎方向走去。

    那个可怜的女人还在拼命地挣扎着,四个无套裤汉正在慌乱地将她按住,然后左右开弓狠狠地扇了那女人几个巴掌,将那个女人扇得晕头转向。见女人已经不再挣扎,这时候其中一个暴民淫笑着擦了一下嘴角,解开裤带。可是还没等他解完裤带,只见他低垂的头突然昂了起来,接着一道红线从他脆弱的喉咙上划过,瞬息之后殷红的鲜血从那条红线中涌出。

    左手松开那些脏乱的头发,柯狄士将那个捂着喉咙的无套裤汉推到一边。剩下三个无套裤汉还没反应过来,柯狄士已经一脚踹翻了那个已经解开裤带跪在地上准备好施暴的家伙,一手按住另外个正抓着女人双手的无套裤汉,以左手按在了他的额头,将那颗脑袋顶向墙壁,以匕首一下准确地刺穿了他的心脏。接着利落地将匕首拔出转身往上一提,匕首在空气之中划出一条弧线,弧线带起的鲜血飞溅在墙壁上。被柯狄士踹倒在地的那个无套裤汉才刚起身就被那匕首带起的弧线划开了喉咙,捂着脖子又倒了下去,整个人在地上抽搐着。就像他暴露在外的那根东西一样慢慢地痿了下去,再也动不了。

    眼见三个同伙被杀,最后一个年轻的无套裤汉抱着那个精美的箱子慢慢后退,接着突然转身夺路而逃。可是才刚刚转身就撞在了一个黑影上……

    “抱歉!”

    听到那个黑影的道歉声,年轻的无套裤汉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将视线慢慢下移,最后定格在了那柄已经穿透他胸膛的手杖剑上。在他瘫软下去之前,那个黑影接过了他手中的拎着的精美小箱子,口中还嘟囔着抱怨:“真会给我惹麻烦。”

    杀掉最后一个暴徒之后,德博蒙老头拔出手杖剑,在地上的尸体身上擦了擦。然后将那个精美的小箱子丢给了柯狄士:“你照看好这位女士,我出去看看那辆马上还有没有活人。”

    “好的,博蒙。”柯狄士欣喜地将那个精美的小箱子抱在怀中,然后蹲下来捏着那个靠在墙边瑟瑟发抖的女人下巴,将她的脸扳转了过来。这个可怜的女人漂亮的脸蛋已经被那些暴徒给打肿了,泪痕弄花了她脸上的化妆,但是依然还是可以辨认出这是一个标志的女人。以至于让柯狄士不禁将捏着她下巴的手顺着她脖子上细嫩的肌肤慢慢下移,最后放在了她丰满的胸部轻捏了两下揩油。

    “可怜的夫人。看那些混蛋对你做了什么。”不知道是故意这么做还是无意之为,柯狄士一边在趁机揩油,一边对那个女人安慰道。

    而在巷子外,一辆马车正停在马路边上。车夫早已不知去向,从马车顶上行李架上堆放的行礼来看,马车的主人正打算出行,在经过这里的时候被那几个暴徒被拦住了。德博蒙老头左右看了看,然后上前将车厢的门打开,接着他愣在了那里……

    打开车厢的第一眼,德博蒙老头就看到一个靠在座位上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已经死了……他看上去跟陆逸差不多大,长得跟陆逸一样可爱。以至于打开车门的一瞬间,老头错以为那个死掉的小男孩就是陆逸。这个小男孩的父亲临终之前依然还在保护他的孩子,但是最终还是被暴徒杀死在了车厢的地板上。

    狠狠地关上车门之后,德博蒙老头回到了巷子里。

    “看,博蒙。我们发财了。”见德博蒙回来,柯狄士欣喜地向他展示着精美箱子里的东西。箱子里分层放置着珠宝首饰,金币以及债券和地契。

    不过刚才车厢里看到的情景让德博蒙老头没心思再去欣赏那些财物,板着一张脸对柯狄士说道:“把那些东西还给她,那些暴徒杀死了她的丈夫还有孩子。现在,拉这个可怜的女人起来,给她一件无套裤汉的衣服,带她一起离开这里。”

    听到老头的吩咐,柯狄士歪着嘴抱怨了几句。然后将地上的女人拉了起来,将那几块还挂在女人身上的华美布料扒了下来,将一件德博蒙老头从地上尸体身上扒下来的衣物套在的女人身上,再把女人的头发用破布包了起来。搀着女人跟着德博蒙老头消失在了巷子的尽头。

    入夜,与巴士底狱隔河相望的一栋民宅里,德博蒙老头眺望着远处的巴士底狱久久不语。白天整个城市的躁动似乎也随着夜晚的来临沉寂了下去。但是德博蒙老头并不这么认为,所以他才会在这里等待,监视这里的状况以及等待柯狄士的归来。在临近午夜之时,让德博蒙老头久候的敲门声终于响起。

    打开房门之后,两男一女走了进来,围坐在了房间的那张小圆桌边。

    坐下之后,柯狄士看了床上盖着毯子的那个女人对德博蒙老头问道:“她怎么样?”

    “应该没什么事,一直都在躺着睡觉,没吃东西,也不说话。”

    听德博蒙老头说完,那个随着柯狄士以及马龙一起进来的少女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想要翻开毛毯看看。但是毛毯被紧紧的拽着,互相扯了一会之后,毛毯下面传来了嘤嘤的哭泣声。随即少女朝三个老男人说道:“她根本就没睡,要让她昏睡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德博蒙老头,但是老头摆了摆手:“算了,不用管她,伊莱诺。过来,跟我说说你们打探到了什么。”

    “他们现在已经组成了另外一个政府,就在傍晚的时候

    ……”柯狄士接过了话:“因为今天码头上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一批暴徒抢劫了兵工厂和军械库,还从荣军院和一部分法兰西卫队士兵那得到了大批的枪械以及一些大炮……”

    “嗯!”德博蒙点了点头:“那些武器分布太散了,我们根本不能阻止他们获得那些武器。我们现在只要看好外边那个养老院(巴士底狱)就可以了。那个所谓的‘另外一个政府’是怎么回事?”

    “傍晚的时候,那些第三等级代表带着暴徒包围了市政厅。他们在那里要求原来的巴黎市政府官员和他们一起组成一个叫“常务委员会”的组织。然后开始组织市民团,说是为了对付国王手下的那些外籍军团,维护巴黎的秩序。他们大概已经组织起了三万多人,现在已经跟法兰西卫队一起,在各个街道上检查可疑人员,制止城市里的暴动。”

    “虽然那些暴动就是他们自己搞的鬼,不过城里的暴动的确应该越快结束越好,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受害。那你们刚才过来的时候没遇到麻烦吗?”德博蒙老头说到一半,只见伊莱诺得意地指了指她的袖子。她的袖子上套了一个袖标。

    “嘿嘿……”柯狄士笑了笑:“多亏伊莱诺,他们在市政厅广场前开始组织市民团的时候,她以前在罗亚尔宫里认识那些‘朋友’就让她帮忙进行组织。不过现在市民团里都在传闻国王准备镇压他们,说国王已经派了几万军队开进了圣安东街区,驻扎在巴士底监狱的士兵已经将大炮已经对准了他们,随时准备屠杀。博蒙,我们不会有事吧?”

    “不会!”德博蒙摇了摇头:“我们在这里把事情办完了就走。”

    “去哪?”

    “凡尔赛……我已经都准备好了,只要把巴士底狱里的那些**引爆,我们就离开这里。等到了凡尔赛,你们就该像样点,认真的为国王陛下效力了,尤其是你,柯狄士。”

    “那我的儿子怎么办?”柯狄士面带忧色地问道:“我可不想他混在市民团的队伍里被国王的骑兵踩死。”

    “放心,大叔。今天我看见他了,他正在跟着个大人物做事。”伊莱诺微笑着安慰道:“他看见我好像还挺得意的,听说还有不少小姑娘仰慕他。像他这样靠嘴巴让别人做事的都很安全,有事的只会是外边那群跟我们一样拿枪做事的。”言语之中,伊莱诺这个姑娘似乎对现在的这种处境很不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