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 > 我是路易十七最新章节列表 > 第8章革命倒计时
    “教师?”勃利公爵夫人惊叫了起来,但是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之后,又立即用葱指掩住了自己的小嘴。而原本在一旁吃瘪的德博蒙老头也抬起头来一脸惊讶地看着陆逸。

    “是啊,他是我刚刚任命的剑术教师。”陆逸装出一副天真无害的样子回答道。

    “天呐,哦~天呐,这应该让王后陛下来……”勃利公爵夫人开始语无伦次,她没想到在她给王子上课期间竟然发生了王子任命另外一位老师的事情,这位公爵夫人慌张了,她不知道应该如何跟王后陛下解释这件事情。

    不过陆逸并没有让她这样慌乱多久,亲昵地搂住了勃利公爵夫人那细长白皙的玉颈。“等我学会了欧陆第一的剑术,那样我可以保护像老师你这样美丽的夫人了。”腻在勃利公爵夫人的怀中,陆逸没有忘记朝德博蒙老头投去一个得意的微笑,看得这个女装癖老头心里直发毛。在德博蒙老头的眼中,陆逸的微笑哪里是什么得意的微笑,那根本就是一个奸猾的小恶魔趴在一位贵妇人的怀里朝他奸笑。

    但是勃利公爵夫人的看法显然不同,听完陆逸的话勃利公爵夫人稍稍楞了一下,而后开心地大笑了起来。等她乐够了之后才托着陆逸面带微笑地看了一会:“我们的王子将来一定是个迷人的骑士,得让多少贵妇名嫒为之心碎啊。”说完之后,可能是因为这时候还胖嘟嘟的陆逸在她的眼中太过于可爱的缘故,勃利公爵夫人情不自禁地在陆逸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这下陆逸傻眼了,这个无良的正太控女老师竟然……竟然就这样夺走了他在这个世界的初吻?

    不过,无论是勃利公爵夫人还是德博蒙老头似乎对此都并不在意。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陆逸就释然了,挣扎着要从勃利公爵夫人的怀里下来。

    “我要去告诉妈妈这个消息。”留下一句话之后,陆逸立即朝外边跑去。

    “等等,殿下,等等我……”房间里响起了勃利公爵夫人的惊叫声:“博蒙夫人,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跟上。”说完,勃利夫人带着德博蒙老头两个人提着裙子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追在了陆逸后面。因为走廊的地板擦得太过光滑的缘故,勃利公爵夫人还在走廊里摔了一跤。

    ……

    当陆逸带着勃利公爵夫人以及德博蒙老头来到王后寝室外的娱乐室时,发现王后门外站满了宫廷侍卫与大小贵族。当看见陆逸与勃利公爵夫人一行人后,人群之中闪出了一个人,那是王后的起居管家卡朋夫人。她带着王后的侍女茜朵妮来到了陆逸他们面前。

    “发生什么事了?”看着门外的人群,勃利公爵夫人对卡朋夫人问道。

    “国王陛下和他的兄弟们在里面……”在简短的回答之后,卡朋夫人又笑声地补充说明道:“听跟国王一起来的侍卫说,好像是巴黎发生了暴乱。”

    “因为什么事情?”勃利公爵夫人并不满足于这点消息,继续追问道。

    “不太清楚……”卡朋夫人摇了摇头:“侍卫们只说是有人煽动工厂的工人们发动暴乱,军队和暴民发生了冲突,暴民们死了几百个人,军队也死了好几十个士兵。”

    “天呐,这真是太可怕了。”围拢在旁边听八卦的贵妇们一阵嗡嗡作响。

    而陆逸则皱起的眉头,他之所以皱眉头并不是因为这起暴动事件,而是因为这群贵妇人的嘴巴。试想一下,在这样一个宫殿里生活能有什么秘密可言?随便什么消息都可以通过这群八卦贵妇人的嘴巴乱传,无论是谣言还是暴动。在这样的时局下,王室的生活完完全全地摆在所有人的面前不死才怪。别说是那些躲在暗处处心积虑的阴谋家和间谍们,就算是随便一个凡尔赛的贵族都可以轻易地打探到这座宫殿里的活动。

    突然,守在门口的廷侍以手中的仪仗末端重击地板,高昂着头大声宣告:“国王——”这是宫廷之中国王来到某处或者离开某处时必须的仪式,廷侍对贵族们所宣的“国王”代表了“国王来了”或者是“国王要走”的意思。在廷侍宣告之后,大小贵族们纷纷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先从里面出来的是陆逸的两个叔叔,接着国王和王后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而大小贵族们在见礼之后,安静地在房门外摆成一列,等待着聆听国王说点什么。不过陆逸这位国王父亲既没有对贵族们寒暄也没有路易十四国王那种目空一切的君王风范,只是微微举了一下手中的权杖,对贵族们腼腆地笑了笑。

    接着国王和王后看见了陆逸,随即勃利公爵夫人带着陆逸从一群贵族里走了出来。王后将陆逸抱起来之后,这位温和的国王眼中眉间终于有了些许的喜色,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陆逸的脸蛋,然后对王后说道:“放心吧,我会给他们一个平静的王国。”说完按着帽檐对王后行礼,待王后屈膝回礼之后,转身与他的两位弟弟离开。而王后则抱着陆逸转身回到房间中,直到这个时候,那群大小贵族才开始散去。

    “怎么了?嘉布丽,你不是应该在给查理上课吗?”嘉布丽是勃利公爵夫人的名字,也是王后对她的称呼。似乎是因为刚才王室宗亲所讨论的事情,从王后的言语中可以听得出来,她现在心情不怎么好。就连逗弄陆逸的亲昵举动现在看起来都有点心不在焉。

    “是的,陛下。可是查理殿下执意要来见您,他刚任命了一位剑术教师?”在王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勃利公爵夫人的言语也开始变得有些惶恐。

    “任命?你知道这有多荒唐吗?”王后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但是紧接着王后又轻叹了一声,扭头对陆逸责备道:“你可不能这么调皮,你是王子,将来你有可能继承王位。”

    “那哥哥呢?”虽然已经知道了他那位可怜的兄长将大革命开始前去世,但由于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所以陆逸还是对王后开口问道。

    “约瑟夫……”王后楞了一下,而后将陆逸紧紧地抱住呜咽道:“我可怜的约瑟夫…呜呜……”

    在王后的怀中听着她的失声痛哭,陆逸明白这个时候,他那位还不满八岁的兄长已经时日无多了。这位兄长自陆逸有印象开始就在病魔的折磨下挣扎,所以对于这位兄长,陆逸的了解不多,他们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而更让陆逸在意的是他这位王后母亲,似乎从这个时候起,这个家庭就开始了连续的悲剧。

    王后哭了很久,勃利公爵夫人在一旁劝慰着,一直到落日的余晖洒在了窗台上,靠在沙发上的王后才抹去了泪痕对陆逸问道:“那位新的教师是谁?”

    “德博蒙夫人。”勃利公爵在一旁替陆逸回答道。

    听着勃利夫人的回答,王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只是淡淡地说道:“那并不是一位足够高贵的人。”

    “可她剑术欧陆第一,妈妈。”站在沙发边抓着王后的裙摆,我们的小陆逸又开始卖萌了,用那大眼睛仰望着王后:“我要学的是他的剑术,如果是高贵的人,我的妈妈就足够高贵了。”

    陆逸的话让王后那沮丧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笑着将陆逸抱了起来,放在了大腿上:“好,妈妈答应你,不过你以后可不许再这么调皮。”可能是因为长子的原因,这位身为人母的王后想要给予自己的次子更多的补偿。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次子本来就讨她喜欢,所以,王后很轻易地就答应了下来。

    “那么现在……让我来见见这位欧陆第一女剑客吧。”王后摆正了坐姿,示意勃利公爵夫人去吩咐侍女。不过勃利公爵夫人才刚到门口打开门,就看到了在外边一直等待的德博蒙。这正合陆逸之意,因为这意味着博蒙老头很需要“剑术教师”这个工作。

    “陛下!”进来之后,德博蒙老头提起裙子,对王后行了一个屈膝礼。

    “噢~哀伤的女骑士,看来这些年你过得并不如意,你依然还穿着当初我赏赐给你的裙子。”

    “这是因为您的赏赐弥足珍贵,陛下。”说着,德博蒙将身子和头压得更低,以表示出足够的谦卑及顺从。

    王后对于他表现出来的谦卑很满意,点了点头:“王子已经征得了我的许可,现在我任命你为王子的剑术教师,不过在此之前我会先从国王陛下那里讨得一个合适的爵位,以匹配你剑术教师的身份。请不要辜负国王陛下与我对你的信任。”

    “我将以我的生命来守护王室及王权,陛下。”德博蒙惶恐地半跪了下来,不知道他是因为激动之下忘了自己现在所需要扮演的是一个女人,还是因为对于这样的封赐要表示足够的尊重,故而需要以本来的性别来接受封赏,他现在用的正是男性所行之礼。

    不过王后好像对此并不在意,似乎只是将他当成是一个因为在伦敦待久了的粗鄙之人,摆了摆手没当一回事。陆逸也没把他的效忠当一回事,整个凡尔赛里没几个贵族的忠诚靠谱,如果将他们的效忠太当一回事的话,回头只有被卖了的份。想要让这个老头卖命光靠一个封赏可不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