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79章 来“视察”的不是妈是堂妹

正文 第279章 来“视察”的不是妈是堂妹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烧烤活动结束前,禾薇见食材剩的不多了,零零碎碎的带回去也麻烦,特别是腌制好的羊肉、里脊肉,带回去也做不了什么,索性用钢针串着全烤熟了,装在保鲜盒里。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保鲜盒装不下的,问管理处讨了些保鲜薄膜,裹紧了装在袋子里,打算带给夏铮尝尝。

    横竖还不到傍晚,就决定不跟其他同学一起返校了,直接在度假村门口打个车去海城大学。

    刘怡君怕她们晚自习迟到,皱着眉说:“非得今天去还吗不急用,下个礼拜天也成啊。”

    “下周双休日,我们几个都想回家。”

    这么一说,刘怡君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这会儿才只下午三点,只要晚自习不迟到,她做老师的也没权利管学生做什么,便叮咛她们路上当心,就放她们几个先走了。其他学生还得等大巴车来接。

    贺许诺原本也想跟着去,可交流活动结束时,被班上几个酷爱打篮球的男生拉走了,说是晚自习之前和9班赛一场。

    他当时跑来和禾薇说,禾薇愉快地朝他挥挥手:“去吧去吧,男孩子老跟着我们三个女生干啥。”

    贺许诺也不生气,朝禾薇扬了扬手机,意即有事情电话联络,就兴冲冲地跑去和其他男生侃大山了。

    禾薇三人打车到了夏铮所开的户外用品店,见店里生意很不错,夏铮和另外一个合伙人都在忙着招呼客人,就没多打扰,把东西放下后,和夏铮说去海城大学看看禾薇堂哥,等他忙完了再电话联系。

    夏铮见这会儿确实走不开,便随她们去了,送她们出店门时,歉意地说:“真是不凑巧,你们难得过来,都没空招呼你们。”

    “没事的大哥。我们就是过来把东西还给你,因为下个周末是月底,我们休息两天,都想回家一趟。对了。塑料袋还有些烤好的串串,不过怕是冷了,最好微波一下再吃。既然来了,我顺道去看看我堂哥。你赶紧忙去吧,不用管我们的。”

    “好的。那你们先去海城大学逛一圈,等我这边好了,我们一块儿吃饭。”

    “不用的大哥。”禾薇三个忙摆手:“我们晚上还要晚自习的。”

    “是啊大哥,你不用管我们,我们跟薇薇去看看她堂哥,然后就回去了。”

    夏铮执意要请她们吃饭,保证说:“不会让你们迟到的,就一顿饭的工夫,吃完我开车送你们回去,要不了多少时间。薇薇你让你堂哥也一块儿来。好歹是校友,彼此认识认识。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快去吧,一会儿电话联系。”

    夏铮不由分说敲定了晚饭之约,然后朝她们摆摆手,转身回店里去了。

    “这样吧,我们先去我哥那边,要是晚于五点,夏大哥还是没忙完,我们就和他打声招呼先回学校去了。要是在那之前他忙完了,就一块儿吃饭。也别去其他地方了,就在我哥的学校里吃咋样”禾薇想了想,提议说。

    梅子和夏清都点头同意:“这主意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走看我哥去”

    既然是去看望亲戚。总不能两手空空吧。

    禾薇在校门口的水果超市里,挑了几样时令水果,三个人一块儿提着去禾鑫的宿舍楼了。

    挑水果的时候,禾薇就和禾鑫联系过了。

    她是这么想的,要是禾鑫人不在学校,她就把水果寄放在他宿舍楼的管理员那里。让他回去了别忘记拿。要是人在学校就最好了,还能见面聊几句。

    上回他去她学校,她因为人在上课,急匆匆的也没多聊。主要是乔依玲那事儿,让她多少有些不放心。禾鑫打从那件事以后,变得比以前内向了许多,真有什么流言蜚语,也不见得会和家里说,所以想去看看情况。

    禾鑫这还是第一次接到小堂妹打来的电话,而且说是人在校门口了,方便的话想进来看看他,顿时受宠若惊,愣了片刻后脱口说:“方便的,方便的,我就在宿舍呢,3幢305,你直接上来好了。”

    挂了电话才想起,自己宿舍除了周一那天应付抽查收拾了一下,接下来都没搞过卫生,到明天就整整一个礼拜了,脏乱可想而知。赶紧地冲去水房打水、洗拖把,手忙脚乱地拖地抹桌子。

    同宿舍的三个男生看着奇了,从电脑显示屏前转过头,纷纷问:

    “三金你妈要来啊”

    “他妈来哪会这么积极啊,我看八成是女朋友,嘿嘿,还不给哥老实交代”

    “女朋友三金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

    禾鑫拖地正起劲,没空搭理他们,只说:“让让让让把脚抬起来还有,你们床上那被子能不能叠一下啊,看着也太乱了”

    “嘿嘿,你先告诉我们到底谁要来,要是答案满意,我们自然会收拾。”

    禾鑫翻了个白眼:“是我堂妹啦,菠菜上回和我一块儿去她学校,带来的椰子、芒果、柳橙,你们几个吃的少吗”

    菠菜本名赵波,三个男生中的一个,长得高高瘦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因为喜欢吃菠菜,正好名字里也有个波字,就被大伙儿喊做“菠菜”了。

    三人听禾鑫这么说,面面相觑了几秒,下一刻,腾地从椅子上跳起,堪比猴子爬树的速度,攀到床上叠被子、理床单,然后再回到下面整书桌、倒垃圾。总之,干得比卫生临检还起劲。

    其他两人可是听赵波说了,禾鑫这个妹妹,长得可漂亮了,成绩好、脾气也好,文文静静乖乖巧巧的。没见禾鑫去看她,反过来还提来那么多水果吗

    他们系男多女少,一层楼有半层是他们系的,平时进进出出窜门,只听过哪个人分出一半生活费给家里妹妹当零花钱,还没听过做妹妹的主动给哥哥送吃的,然后还特地跑过来探望。

    如此稀有的好妹妹,当然要好好招待了。

    不止禾鑫一个宿舍的,对门宿舍的看他们拖地、擦桌子忙得这么起劲。好奇地问了句,得知是禾鑫的小堂妹要来,起初是笑嘻嘻地看他们忙活,一想不对。总不能禾鑫他们宿舍窗明几净、地面光亮,自己宿舍这么邋遢吧这门对门的,差别也忒大了。

    除非是把宿舍门关上,可这些男生好奇心重,哪个肯关门啊。还反过来叮嘱禾鑫不准关宿舍门,转身也拖地的拖地、收拾桌板的收拾桌板,跟着收拾开了。

    这么一来,三楼水房呈现了一个奇异景象:进进出出的不停有人接水、倒水、洗拖把、洗抹布,偶有上厕所或是冲澡的,看到问一句:“有检查”

    禾鑫几个也懒得和他们解释,随口“嗯”一声,这下好了,整层三楼都开始传了:

    “我听说校领导要来视察我们楼”

    “谁说的,我听说是院里的卫生组来抽查。查到不合格的要通报批评”

    “我怎么听说是”

    总之,各种谣言都有。

    水房也因此迎来比开学季还要热闹的光辉时刻。

    禾鑫及对门宿舍的室友听说后,都笑趴了。

    就在禾鑫他们在宿舍大搞卫生时,禾薇三人提着水果穿过大半座校园,来到了禾鑫所在的宿舍楼下。

    夏清眼最尖,老远就看到了乔依玲,惊呼一声后,皱着鼻子嘀咕:“她怎么也在这儿”

    乔依玲也看到了她们,不由站直身子,犹豫着继续守在门口装没看到呢。还是现在就离开

    正纠结,眼角瞅到一等半天的人,顾不上禾薇几个了,匆匆跑上去。拦住正要往宿舍楼走肖魏明:“魏明哥哥”

    肖魏明认出是她,略微有些慌乱,随即脸一肃,皱眉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魏明哥哥,你真的和我姐分手了”

    肖魏明冷声道:“是分手了,但和你没关系吧。”

    怎么会没关系呢。她

    乔依玲甩甩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可我姐对你那么好,为了你,宁可自己省吃省喝,都要给你买昂贵的礼物”

    “那是她的事,不是我求她的。”

    “魏明哥哥”乔依玲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你以前”

    “既然都说是以前了,和现在有什么关系”肖魏明不耐烦地看了眼手表,嘴里说道:“我都和她分手快一个月了,是她自己哭哭啼啼地纠缠不休,你来了正好,回去劝劝她吧,别再这么执拗,我和她没可能了”

    一个月

    乔依玲惊地眼珠子差点瞪掉。

    她上次和大表姐碰面,离现在也才一个月。

    而那一次,她还和大表姐商定了如何给肖魏明出气。

    难道说,那次碰面后没几天,他俩就分手了

    难怪大表姐这段时间以来都对她不闻不问的,连她请了病假都没来个电话关心,搞半天她自己都在水深火热中。

    再想到自己,为了给眼前这个人出气,在学校里又是吃苦、又是丢脸的,最后却被告知:一切都是她在剃头担子一头热,人家连她大表姐的男朋友都不是了

    “魏明,你不是说要上去拿东西吗怎么还在这儿这是谁啊”

    一道带着敌意的女声,打断了乔依玲的走神,她循声望去,是一个长相普通、却打扮得很时髦的女生。

    不等乔依玲反应,肖魏明绕过了她,走向那个女生:“走吧,一块儿上去。”

    “魏明哥哥”

    乔依玲下唇一咬,跑上去拽住肖魏明的衣摆:“就是为了她,你才不要我姐的吗她到底好在哪里让你这么毅然决然地抛弃了我姐”

    “和你没关系。”肖魏明挣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跨进宿舍。

    和她没关系怎么没关系

    她为了他,害她爸丢了总经理的职务、害她自己在全校师生面前丢尽颜面,怎么能说没关系

    乔依玲在心里嘶吼。

    正想追上去,被那个女生一把扯住了。

    “魏明哥哥喊得倒是挺亲热。”对方揪着她的胳膊,朝她轻蔑地笑了一声,也不管周边有没有人听到,傲慢地说:“我能供魏明出国读书,你姐能吗我能让魏明穿名牌、坐豪车,你姐能吗要怪,就怪她家太穷,给不起魏明追求的理想生活。”

    说完,用力地推了她一把,扬长而去。

    乔依玲踉跄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水泥地上,连身体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就这么呆呆地望着宿舍大门的方向,脑中一片空白。

    她无法相信,一直以来被自己视作完美男神的人,竟是这么的渣。

    不说自己,单说她大表姐吧,这几年来,明里暗里为他付出了多少啊,最终却换来这么个结局。

    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是值得托付和企盼的

    这一刻,乔依玲打从老早就对肖魏明产生的孺慕之情,被残酷的现实彻底击碎。

    禾薇三人看到这一幕,彼此看了一眼。

    虽然很不待见乔依玲,可毕竟是一个学校的,看她被海城大学的女生欺负得这么失魂落魄,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喂你没事吧”夏清隔着距离,喊了一声。

    乔依玲却像没有看到她们一样,依旧苍白着脸、目无焦距。

    “乔依玲你要不要紧”

    禾薇往前走了几步,蹙着秀眉问。

    这一跌想必很疼吧她记得上上辈子就这么跌过,疼了她好几天,连走路都没法走。

    乔依玲缓缓地抬起头,定定地看了禾薇几秒,蓦地,双眼一红,两行热泪顺着脸颊缓缓滚落。

    禾薇吓了一跳:“喂乔依玲”

    乔依玲索性抱住她的腿,放声大哭。

    哭声几乎惊动整幢宿舍楼。

    禾薇更惊吓了,用力地掰着乔依玲的手,边劝:“你别哭啊,有什么话好好说,刚刚那个事,我们都看到了,不会误会你的,哎你先松手”

    乔依玲被她这一劝,哭得越发大声了,边哭边囫囵地说着“对不起”。

    禾鑫在三楼也听到哭声了,还道是哪个女生向他们这栋宿舍的某个大能表白不成、然后伤心地在楼下嚎啕大哭呢,于是好奇地从窗口探出头,结果看到自己的小堂妹,被哭成花脸的女生抱着大腿,不禁咂舌:“薇、薇薇”

    禾薇循声抬头,见是禾鑫,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鑫鑫哥”未完待续。

    ps:九月最后一天,有票的赶紧投哦明天就国庆了,提前祝亲们节日快乐么么哒づ ̄ 3 ̄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