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5章 这是我堂哥
    readx;    十一月底的双休日之前,禾薇迎来了升入高中后的第一次期中考。

    期中考有别于普通月考,期中考成绩是要排名次、挂红榜、入档案的,完了还要和省内其他高中比赛。高一年级说不定还要召开一次家长会。

    为了不挨爹妈训、不让爹妈在家长会上出糗、不让自己在班上甚至年级上掉车尾,所有学生几乎拼了老命在复习备考。

    这或许就是重点高中和普通高中的最大区别了。

    何况海城一高还是全省盛名、乃至全国都小有名气的重点高中,更得把严了。

    各班班主任和各科任课老师,轮值盯梢,不容学生出丁点差错。

    一批靠赞助费进来的“差生”,这个时候最苦逼了,被班主任盯得死紧死紧的,他们自己不要好没事,但要影响班上其他同学,就等着挨训、叫家长吧。

    于是,一个班里,总有那么几名,是备受老师“关爱”的,“待遇”堪比好学生。

    “我知道为什么学校抓这么严了,据说三年前出过一桩大事,学校纠察队抓到了一对,咳咳,偷|情的高二学生,公然在学校小树林……咳,那啥,你们懂的。据说当时闹得可大了,两个学生都被勒令退学了,校长也换人做了,新校长接手后,还没率领海城一高拿到过全国高考状元,所以不甘心呢……”

    “我也听说过这个事,据说那两个学生还不是情侣,那个女的怀了别个男人的孩子,去打胎找不到男人签字,就拉了这个男生。然后为了感谢他还不知怎么地,两人就搅到一块儿去了,被纠察队抓了个现行,啧啧,那女滴真是太不自爱了!我猜日后八成就是个……咳,总之,高中没读完就退学。又出过这种事。能找的工作也多半是那一类的了,你们懂的……”

    “你们几个在聊啥啊?怎么动不动就来一句‘你们懂的’,我怎么一点都不懂。就不能说清楚点?”

    夏清做为体育课代表,被体育委员拉去做壮丁,去体育活动室领室内器材。

    今天下雨,体育课改室内活动。其实器材领来了也是白搭,大部分学生依旧坐在位子上赶作业、做卷子。很少会下棋、玩牌。

    回来时走的是教室后门,听到后排几个高个子女生围在一块儿唠嗑,顺嘴问了句。

    “嘿,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和夏清隔壁宿舍的女生。促狭地朝她挤挤眼,“真不懂姐就不带坏你了,假不懂么。嘻嘻,让姐好好调|教调|教你!”

    “喂!我怕痒啊!哈哈哈……别挠了!你们怎么都这样啊……啊哈哈哈……”

    夏清被挠了一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逃回自己座位,朝禾薇和梅子直发牢骚:“可算是见识到豁牙妹的挠痒功了,瘦得像竹竿似的,我看她一个能顶你们俩……”

    梅子笑着问:“你怎么得罪她啦?我和薇薇都听到你惨烈的尖叫了。”

    “好哇!你俩听到了居然不来解救我出火海,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夏清灌了口水,朝梅子伸出五爪。

    梅子根本不怕痒,夏清挠了一会儿觉得没劲,改而说起刚刚听来的八卦。

    说完摇头道:“最悲催的莫过于那个男生了,陪着女生去堕|胎,结果被传出那女生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那绿帽带的,瓦亮瓦亮的,然后又被女生拖下海,闹得两人同时被退学……啧,要我是他啊,非打上女生家门去不可。”

    “你也说了是男生,好男不跟女斗嘛,况且,他要真是洁身自好的,怎么会和那个女生做什么而被纠察队逮到呢?”梅子咬着笔杆发表意见。

    夏清见拿笔戳戳禾薇的背:“薇薇你怎么看这个事?”

    禾薇没回头,继续做着手里的物理卷,淡笑着道:“我们都不是当事人,不好妄加评论这个事。”

    “倒也是。”夏清收回笔,也翻出作业,边做边说:“算了,不管这个事了,被老班听到,又要逮着我们训了,还是做作业吧……唉,我现在最大的希望是,期中考别考得太惨了。守不住进来时的名次也就算了,可别给我挤到最后几名去啊,不然回家指定被我爸妈修理……”

    禾薇听着身后的夏清碎碎念,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那些女生在聊的八卦,她当然知道当事人是谁。

    只是这件事都过去三年多了,新高一迎来了一届又一届,怎么还会被人提起?

    更奇怪的是,这些消息不是开学以后就有的,而是最近几天才陆续传开的,莫非是谁在故意散布这个本该已经尘封的消息?

    禾薇咬着笔杆,想了半天没想出到底是谁在恶意传播,摇摇头,继续埋头攻克相对弱项的物理题。

    “禾薇!禾薇!有帅哥找哦,就在教室外面。”

    快下课时,体育委员收齐棋子、纸牌,正要送回体育室,在教室门口碰到有人找禾薇,兴奋地探头进来大声喊,搞得全班同学都听到了,纷纷抬头朝门口看。

    坐后排的几个长腿男生,人在位子上,头探出后门,还起哄说:“嗯,经鉴定,确实是个帅哥。”

    禾薇起初有些紧张,生怕是贺擎东,可转念一想,那家伙不会这么无缘无故跑来找她的,即便真来找她,打不通她电话,多半也会留言然后在校门口等的。

    那会是谁?

    她打着满头的问号,顶着全班同学的视线,走出了教室。

    “鑫鑫哥?”

    来人居然是禾鑫。

    难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囧。

    “薇薇,我听说你们班这节体育课,下雨了我想应该会在教室,就找来了,没打扰你吧?我下午没课。和同学出来逛逛,路过你们学校门口,就进来看看你,顺便送个小玩意儿给你。”

    禾鑫挠挠头,把手里的礼品袋递给禾薇。

    禾薇一看是掌上电脑,而且还是最新款。

    “我月初去京都参加比赛,这是奖品。我自己有一个了。多也没用,我听冬子说抽奖得来的那个一直都他在用,你手上没有。就拿来给你玩。”

    禾鑫顿了顿,又说:“里头的学习资料我都更新过了,高中题库也全部都下载了,你大可当习题集来做。”

    “谢谢鑫鑫哥。那我就不客气啦。”禾薇笑着收下了这个礼物,“对了。你刚说去京都比赛,是电子类的吗?”

    “嗯,是软体开发,我和几个同学组了个队。从年初就开始筹备了,总算没辜负我们大半年的努力。”

    禾鑫显然也很高兴,一聊到专业。就有停不下来的节奏。

    “咳咳咳。”走廊拐角传来几声咳嗽,还伴着几声轻笑。

    禾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我两个同学。陪我一块儿来的,那行,你进去吧,我听门卫说你们后天要开始期中考了,好好考,加油!我回去了。”

    说着,朝禾薇挥挥手,转身就要走。

    禾薇喊住了他:“鑫鑫哥,我宿舍有不少吃的,我期中考后要回家,这么多东西一时半会消耗不了,你带些回去和你同学一块儿吃吧。”

    不容禾鑫婉拒,禾薇回头和班长说了一声,领着他去了宿舍楼。

    “这是我干妈家的哥哥送来的,现摘的新鲜椰子,数量有不少,我留了几个,这些你们拿去分。这些水果是我妈上趟来带来的,我一直放在冰箱冷藏,还比较新鲜的,你拿去补维c。这两罐是茶叶,鑫鑫哥你拿去喝。整天对着电脑,喝点绿茶对视力有帮助的。”

    禾薇拖着一大袋水果下来,然后又把贺迟风给她喝的龙井和碧螺春,分了两罐给禾鑫。

    禾鑫起初不肯收,直说他寝室里有的。

    禾薇不由分说塞到了他手里,朝他摆摆手,跑回教室去了。

    反正三个大男生呢,不怕搞不掂那一袋水果。

    待禾薇跑远,和禾鑫一道来的两个男生,一左一右搭上他的肩,羡慕嫉妒地叹道:

    “为毛你有这么乖巧懂事的妹妹,我就没有呢。我家那个表妹,脾气糟糕的哟,啧,我每次看到她就想代表月亮灭了她……”

    “你好歹还有个妹,尼玛我下面一堆的弟,堂弟表弟,加起来快能组成足球队了,太闹猛了,每次来我家,我都被他们烦的不行……”

    禾鑫笑着拍掉他们的爪子,说:“行了,先把水果扛回去吧。”

    不过说到他这个堂妹,他也挺有话说:“我三叔家两个孩子确实都很懂事,大的堂弟明年高考,成绩在年级段名列前茅,听我妈说还跟了师傅在学考古。小的这个你们也瞧见了,海城一高的特招生,前途广着呢。”

    “啧,是你堂妹又不是你闺女,瞧你这得瑟劲……”

    禾鑫嘿嘿笑道:“我就觉得她厉害嘛,与有荣焉你懂不!”

    “懂懂懂!赶紧的,扛着水果回去吧,再迟要被海城一高的学生堵在校门口了。我听到下课铃了,估摸着大部队要涌出来了……”

    禾鑫三个大男生,扛着一大袋水果出了一高校门,直接打车回了海城大学。

    这厢,禾薇回到教室,被好几拨人围着问刚刚那个大帅哥是谁。

    “是我二伯家的哥哥。”

    “哦……”

    一听是堂哥,全都鸟兽散。

    梅子朝散去的人撇撇嘴:“别人家的事关她们什么事啊,这都能唠上半天,这副精神劲要是放到学习上,能往前考好几名呢。”

    夏清假装捋着胡子,故意严肃地说:“梅子姑娘说的好有道理,老夫我竟然无言以对。”

    “去你的!”梅子回头朝她虚拍了一下。

    三个女生又笑做一团。

    ……

    期中考最后一天正好是礼拜五,接下来两天是本月最后一个周末,也是海城一高的双休日,所以一考完,教室里热闹得像是菜市场,个个都在理书包,都准备回家呢。

    “禾薇你是坐大巴回去吗?我这次也坐大巴,一起去汽车站啊。”

    大巴方向不同路,但去大巴站可以同路啊,胆子比较小的女生四处拉帮结派,问到了禾薇这边。

    禾薇摇摇头:“我家人来接我了。”

    许惠香昨晚就和她通过电话了,说是这次回去,不让她坐大巴了。贺老师下午没课,会过来接她的,让她安心在学校等。所以她并不着急,考完试开了手机,坐位子上慢悠悠地理书包。

    因为刚考完期中考,各科老师难得没给布置大堆的作业,只发了几张自测卷,和平时的周末相比,作业量少太多了。

    梅子和她爹这个周末也要回老家一趟。老家有人亡故,他们要回去奔丧,这会儿去店里收拾了。

    至于夏清,一考完就和她说了再见,急吼吼地奔去火车站赶火车去了。

    禾薇理好书包,拖上考试前就带来教室的小行李箱,随着人流不紧不慢地往校门口走。

    “你看到没?就前面那个一年11班的,她堂哥就是三年前被海城一高勒令退学的那个男生……”

    “真的?你没搞错吧?前面那个是特招生呢,好像叫禾薇,是清市上来的,家里貌似挺有背景的,前阵子不是和班上一个女生撕逼吗?最后迫得那女生退学了耶……”

    “可不!那女生和我同宿舍的是老乡,说是往校园论坛传了几张照片,而且还是她自己的照片,就被闹到退学了。我觉得没啥啊,莫非真是被逼的?”

    “谁知道呢,有钱有势人的世界我不懂……”

    “唉哟你们都歪楼了啦,我想说的是她那个堂哥,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他混进了海城大学,还和我大表姐的男朋友一个专业……”

    说话的人也不怕禾薇听见,故意说的很大声:“贱人到哪儿都贱,她那个堂哥啊,抢走了我大表姐男朋友的机会,跟去京都参加电子类竞技赛,然后得了个小组第二,如今好多家大型网络公司向参赛选手发出邀请,为他们保留职位。你说我大表姐要不要生气?明明该是她男朋友的机会,就这么被那个贱男人抢了去……”

    禾薇停下脚步,转头看着说话的女生,嗓音虽柔却掷地有声:“‘三人成虎’这个词,我以前不是很懂,今天算是参悟了,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不过,你确定不是你大表姐的男朋友太过无能才被淘汰出局的?”(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