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3章 去约会鸟~
    readx;    可到了海城一高的校门口,禾美美踌躇了。

    只知道死丫头今年读高一,但不知道分在哪个班,就算知道,今天不是礼拜天嘛,谁会待在教室里啊。

    可直接去宿舍找吧,禾美美就更晕菜了。海城一高的宿舍楼据说好几栋呢,光女生宿舍就围了一个区,每栋又都是四五层楼高的,这要是挨栋挨层地找,还不得找到猴年马月去啊。

    禾美美在校门口徘徊的这一幕,落到了值班门卫的眼里。

    今儿值班的刚巧是部队里刚退役的年轻小伙子,见禾美美人长得漂亮,主动走出来问询:“同学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来找人?”

    “是啊是啊。”禾美美挤出一抹笑,“我找我堂妹呢。”

    “那干啥不进去?”

    “呃……我不知道她住哪个宿舍楼……”

    禾美美讷讷地解释了一句,心里暗骂自己:真是见了鬼了!过来干啥啊,凭白被人看笑话。肯定是方小雨搞错了,那死丫头会那么好心帮自己说话?

    “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年轻门卫热心肠地问。

    禾美美支吾了两下,说:“不知道分在哪个班,名字叫禾薇。”

    听她这么说,小伙子神色古怪地往她脸上瞟了几眼,心忖:到底是真堂妹还是假堂妹啊?连人是哪个班、住哪栋宿舍楼都不知道,该不会是骗子吧?

    这么一忖,小伙子的热心劲淡了不少,公事公办地朝禾美美挥挥手:“你等着啊,我帮你问问。”

    不一会儿,探出头来说:“抱歉啊同学,都说不知道住哪栋楼呢。我看你还是回去吧,等联系好了再过来,不然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儿。”

    禾美美讪讪地说了声“谢谢”,踢着石子儿慢吞吞地往公交站走。

    心里呕死了,刚才是哪根筋搭错了啊居然跑来那死丫头的学校。真够丢人现眼的!

    正窝火地暗骂着,手机响了。

    “禾美美,上回那角色你还要不要?要的话赶紧给我来片场。”

    打电话来的是郑副导演。

    按理说,他曾当众扇了禾美美一巴掌。是决计不愿来电话邀请的,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方小雨那臭**不知抽了什么风,说什么都不肯继续演,最后被罗导踢出了剧组。害他也跟着挨了一顿训。

    这几天好不容易劝服罗导,先把其他人的戏都拍了,小女佣的戏放到最后,但他也向罗导保证了,一定不会拖太久,否则损失由他来承担。

    可临时上哪儿找合适的人选去啊,最后思来想去,还是禾美美最适合,当初指名要她演这个角色,不就是看中她那份能收能放的演戏天赋嘛。于是舔着脸,主动打电话来邀人了。心里想自己都放下姿态了,你禾美美总该知足了吧?

    哪知,禾美美也是个倔脾气,心心念念的角色失而复得,反倒火气上头了,宁可不要那个角色,也要把场子找回来,当下,不客气地回敬道:“哟!我还道谁呢。原来是郑副导呀,您不说我还真记不起我曾经在您那个剧组待过。怎么?我那角色不是早给别人了吗?还给我留着哪。”

    郑副导心里骂了句“给脸不要脸”,嘴上带着几分讨好,笑着说:“可不是。拍来拍去,还是美美你的戏最深入人心,这不,我亲自来邀请你回去,你总该给我个面子吧?”

    禾美美正愁下半个月的生活费没着落呢,抓住机会赶紧给自己争取:“唉。我倒是很想接这个角色,可我上回挨了您一巴掌,脸颊上的静脉血管破裂了,去医院看了老多钱,这不,连车费都掏不出了……”

    郑副导咬牙切齿,心里把禾美美骂了个狗血淋头,可为了不挨罗导训、并不用承担剧组损失,只得大方地说:“你看我!当时火急了下手没轻没重的,成,我这就让小李给你打点钱过去,你先花着,不够再和我说。过阵子我和罗导说说,先把一半的片酬结算给你们……”

    禾美美佯装受宠若惊地说:“那怎么好意思……”

    “应该的,那就说定了,一会儿我让小李给你打钱,你最好明天就过来,先把剧本熟悉熟悉,等女主的戏拍完了,就上你的。”

    手机一挂,禾美美捶着海城一高的围墙一顿狂笑。

    笑够了撑着膝盖解气大骂:“吃屎的郑克建!让你扇老娘巴掌!让你踢老娘出来!现在还不是要回头来求老娘!哼!要不是老娘手头紧,真该好好晾晾你,让你跪舔着哭求一番才解气……不过也无所谓了,能让方小雨交出抢去的角色,还在网上出了这么大一个丑闻,老娘就已经赢了,如今,角色又回到老娘手里,可不就是双赢了嘛,啊哈哈哈……真是太解气了有木有!”

    骂着骂着,猛然想到方小雨那番话,笑声戛然而止,要真是那个死丫头帮的自己,这个人情该怎么还啊?

    一想到帮忙的是三叔家那个最讨人厌的死丫头,禾美美的笑脸立马拉长成了臭脸,没好气地踢踢墙根边的石子儿,转念一想,那个死丫头要是不提,自己干啥要舔着个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啊,当不知道么好嘞。

    这么一想,禾美美屁股一扭,坐车回学校请假去了。

    门房里的年轻门卫,啧叹了好几声,末了说:“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哈,这么个漂亮小姑娘,竟然是个疯子……”

    “说谁哪?”和禾薇相熟的年长门卫看完报纸,抬头问。

    “喏,刚有个外校女生,在我们校门口蹲了老半天,我问她找谁,她只报得出名字,不知道班级和宿舍,我怕她是个骗子,就没给她找人,随便敷衍了几句,让她自己联系好了再来,这不,回头就看到她蹲在校门外又是笑又是骂的,还拿我们学校的围墙出气。捶打了好几下,完了还踹了好几脚,要是围墙是个大活人,现在指不定都重伤了……”

    年长的门卫失笑道:“有这么夸张嘛?”

    “可不!我观察她老半天了。真是可惜了,你说那么漂亮一个人……”

    “嘿!我说你这小子,该不会动春心了吧?”

    “哪儿啊,我就觉着这么漂亮一个人,居然是个疯子。这不替她可惜呢嘛。”年轻门卫抹了把略有些骚红的脸,忙岔开话题:“对了,我得把她刚来找人的事记录下来,要是哪回进来出点啥事,还能留个底……”

    “她找哪个啊?”

    “说是叫禾薇,但不知道哪个班的……”

    “禾薇啊?就算知道了也碰不上,大清早就出去了,还没回来呢。”

    “啊?你认识啊?”

    “你不也认识?每次进出校门,哪次不和我们打招呼的?上回从家里回来,还提了袋葡萄给我们吃呢。你小子当时还吃的最多,搞半天连人名字都没记住,出息!”

    “嘿嘿。”年轻门卫忙讨好地笑笑:“我那不是一向如此嘛,只记脸、记不住名儿,你要和我说是我们学校最漂亮、最懂礼貌的,我没准儿想都不用想就记起来了。”

    年长的门卫笑骂了他几句,倒是没再说什么。

    禾薇今儿确实起得很早,因为贺擎东说要带她去个地方,没个一天回不来,可晚上要晚自习不能迟到。只好牺牲懒觉时间了。

    贺擎东开车接上她之后,先带她去海城最大的连锁粥铺吃了早饭,然后一路西驰,瞧着像是去西山。

    “是去爬山还是农家乐?”

    至于看日出。貌似迟了点吧。在粥铺吃了碗热气腾腾的海鲜什锦粥,这会儿已经七点多了,日头早已经跃出海平面了。

    贺擎东笑着说:“到了就知道了。”

    “还保密呀。”禾薇失笑。不说就算了,反正总不会被他卖了。

    看了会儿窗外的景致,上了城郊高速路后,风景就千篇一律了。于是转头摸索起车上的听歌设备。

    “用我的手机听吧,我下载了不少歌曲。”贺擎东递给她自己的手机。

    两人的手机是同一个牌子,说白了,就是情侣款。只不过颜色不一样,贺擎东的是黑色,禾薇的是白色。

    但功能一样,根本不需要上手摸索,和用自己的手机没啥分别。

    禾薇的手机里原本是有几首歌的,但上次见面的时候贺擎东说给她升级,升级完了她也没注意,直到刚刚在粥铺,等服务员上粥时随手翻了翻,发现存在本地的歌曲都不见了。

    贺擎东眼光的余角一直在观察小妮子,见她没有生气的迹象,暗暗松了口气。

    手机升级是一码事,但存在本地的文件,怎么可能说丢就丢呢,根本就是他偷摸删掉的,理由嘛,他就是见不得小妮子的手机里,收着其他男人唱的歌。

    这么一想,他琢磨着啥时候去练练歌,无论是男的唱的还是女的唱的,只要是她喜欢听的,全都练会了,然后让徐海洋安排个录音棚,把他翻唱的歌都录下来,小妮子想听了随时能翻出来听。唔,这主意好,回头就找徐海洋安排。

    ……

    徐太子在西山有套别墅,他那架价格不菲的私人爱机,就停在别墅的楼顶花园。

    禾薇看到别墅时,一愣,还道是贺擎东的产业,神色不由有些古怪。

    “想什么哪!这别墅不是我的,更没打算金屋藏娇,脑袋瓜子里净想些有的没的。”贺大少抬手弹了弹她的额,没好气地道。

    禾薇下了车,跟着他跨进别墅大门,沿途打量着无人打理依旧枝繁叶茂的花草果木,嘟着嘴咕哝:“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贺擎东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长臂一勾,把人拉到怀里,“可不就是你肚子里的蛔充么,怎样?宿主,**我一辈子呗。”

    禾薇端起架子,清清嗓子说:“容本宫考虑一下。”

    贺擎东没想到她会出其不意来这么一句,忍不住大笑,边笑还边揉她的头,差点把她的丸子头揉散。

    禾薇幽怨地瞪他一眼,笑就笑,揉她头干啥啊,揉乱了又得把发圈取下来重梳一遍,老麻烦了。

    “好好好,不闹你了,咱们上楼顶。”

    禾薇这才想起来问他:“既然这别墅不是你的,这么大摇大摆地进来真的没关系么?”

    “知会过主人了,要不然,你以为我哪来的钥匙?”贺擎东朝她晃晃手里的一串钥匙,笑着牵起她的手,直奔三楼平台。

    三楼平台一跨出去,禾薇就看到了那架黑白相间的小型私人直升机,吃惊不小。

    “走!我载你去兜兜风。”

    贺擎东用遥控锁开启直升机的门,转头朝禾薇伸出手。

    “你、你会驾驶直升机?”

    “嗯哼。上来吧,要去的地方有点路,争取早去早回。”贺擎东一把将禾薇拉上直升机。

    机舱内不大,连驾驶舱一并就四个座位,但布置得相当奢华。

    贺擎东将禾薇安置在身旁边的副驾座上,给她系紧安全带,并教她学会如何佩戴风镜和防震厚帽。

    “怕吗?”

    一切准备妥当,贺擎东含笑凝望着禾薇,柔声问。

    “不怕。”

    话是这么说,但心里要说一点紧张都没有,肯定是骗人的。

    贺擎东显然也瞧出来了,拉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亲了一口。

    谁让两人头上都戴着厚帽,脸上又带着风镜,想亲上一口都不容易。

    “别担心,有我在。”

    禾薇弯弯眉眼:“我不担心。”

    璀璨的笑容差点亮瞎贺大少的钛合金眼,勾得他心神都恍惚了,好想说不去算了,直接在别墅里腻歪吧,省得路上还要浪费那么多时间。

    可一想到那个地方,小妮子指定喜欢,这趟不去,谁知道下趟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马上要忙起来了,小妮子也要迎战期末考了,所以这个礼拜天,可以说是两人在年底之前的最后一次悠闲约会,可不能搞砸了。

    贺大少压下心头的火热,转头朝小妮子比了个“ok”的手势,熟练地操作起驾驶台。

    没一会儿,直升机在震耳的轰鸣声中缓缓升上中空,迎着日出的方向平稳地驶去。(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