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33章 谁教的你这一招?
    考虑到他不在的时候,禾薇基本不会去公寓住,所以只买了两顿的量。

    贺擎东在驻地宿舍练手最多的是各类鱼的做法,所以鱼是必须得买的。

    中午整个松鼠桂鱼。他听驻地食堂的老大厨说,一般年轻小姑娘都喜欢这么吃桂鱼,他虽然没试过,可菜谱背了千八百遍了,怎么滴都能整一盘出来吧?

    晚上要吃清淡些,所以来个清蒸石斑鱼。

    两个人只一道荤菜怎么够?于是又添了一盒南极虾、两只红膏梭子蟹。

    南极虾肉质鲜甜,水煮吃最原汁原味。

    梭子蟹嘛,贺擎东摩拳擦掌,打算和豆腐一起炖锅蟹煲。

    至于蔬菜就简单了,什么新鲜挑什么,秋葵、芦笋、菠菜、藕,都是小妮子喜欢吃的。

    买好菜,又选了几样新鲜的时令水果。

    “买太多了。”禾薇看他买的水果,明显一天吃不完。

    可某人唇一勾:“不会,多的带去学校。”

    从农贸市场到悦城公寓,看着不少路,但开车没几分钟就到了。

    这是禾薇第三次来了。第一次不用说,报到那一天晚上;第二次是开学第一个休息天,贺擎东怕她想家,特地请假从驻地赶来,陪她在附近的公园逛了逛,然后吃了顿冰淇淋情侣餐。

    不过这回嘛,因为作业量大,恐怕不能跟他出去散步了。

    贺大少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待她歇了一会儿,喝了杯水,便把她推进了书房:“洗好水果我给你送来,你安心做作业。中饭交给我。”

    “你行不行啊?”禾薇想到他第一次上她家、帮她娘在厨房打下手、被一条垂死挣扎的鱼扑腾地满身都是鱼鳞的那一幕,脱口而问。

    男人最怕被问“行不行”这个词了。贺大少也不例外,当即搂住小妮子,捏了捏她胸前那两枚发育良好的水蜜桃,哑声道:“很遗憾,现在还不能验证。但我以军人的名义起誓,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你想哪儿去了啊。”禾薇羞得双颊爆红。用力推开他。逃也似地奔进了书房。

    贺擎东无声地咧咧嘴,眼底脸上满满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

    禾薇坐在符合人体工学的多功能书桌前,沉心静气了一个半小时。把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了三分之一。

    伸了个懒腰,看到手边的水晶果盘,弯弯眉眼,拿起水果叉。叉了块色泽诱人的红心火龙果,放到嘴里慢慢嚼着。忽听厨房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貌似是碗碟摔地上了,忙搁下水果叉,起身走了出去。

    厨房里。贺擎东一边清理地上的狼藉,一边夹着手机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菜谱上说‘炒锅上火烧热后倒入油,油热至七成。将桂鱼蘸少许淀粉放油锅中炸数分钟,再将鱼头蘸上淀粉。放入油锅中炸……’,我说干啥要搞这么复杂啊,鱼头、鱼身连着炸不成吗?非得割开了炸?害老子毁了个青花瓷碗……”

    沈之砚强忍着爆笑的冲动,在电话那头问:“鱼头、鱼身分开,和毁了个青花瓷碗有什么关系?”

    贺大少脖子一梗,强词夺理:“分开了不就得多用个碗来装啊?碗一多,手忙脚乱的不就容易打破么……”

    “哦——”沈之砚憋着笑,拖了个长音。

    “哦什么哦!”贺大少满心不爽地把摔碎的瓷片扫到簸箕、倒入垃圾桶,拍拍手,然后转身看灶台,半晌,不确定地问:“鱼烧好了装盘,还要把松子下油锅捞一遍啊?不放松子放花生米行么?油炸花生米有现成的……”

    沈之砚默默地甩了把汗,幽幽问:“你做的这道是什么鱼来着?”

    “松鼠桂鱼。”

    “为啥叫松鼠桂鱼你知道么?”

    “不就是炸的鱼肉倒竖,像松鼠的毛发么。”

    贺大少把菜谱翻的倒背如流,自认这点理解能力还是有的。

    见电话那头迟迟不给答复,不耐烦地皱眉:“沈之砚,你别娘儿们似的问三句才答一句成么,等你个回复怎么那么难,老子的鱼都快要炖烂了。”

    “……”沈之砚表示好心塞,无力地说:“你不想搁松子……”

    “不是不想搁,是没买。那油炸花生米还是小区的保安队长送我下酒的。”

    “……”

    “算了算了,我自己想办法。”贺大少没空和个神思老不在线的家伙对话,果断掐了手机,站在灶台前,瞪着锅子里翻滚的桂鱼想对策。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禾薇听到这里,轻轻推开放式厨房的移门,含笑问某人。

    贺擎东被她吓了一跳,拿在手里的锅铲差点飞出去,狼狈地接住后,扭头冲小妮子露了个俊美非凡的笑容:“不用不用,你做作业去吧,饭好了我叫你。”

    心里后悔的不要不要的。

    早知就不信誓旦旦地做什么松鼠桂鱼了,和石斑鱼一样,直接上锅来个清蒸的不好么。

    别看菜谱上写的简单,基本的厨功他也都学会了,可一旦真正上阵,还是让他手忙脚乱了一阵,油炸了炖煮、炖完了浇料、鱼身鱼头还得分开,卧槽吃条桂鱼咋这么难啊,问题是攻克一连串难关之后,很有可能还不好吃。

    想他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在小妮子跟前露一手,结果咧,厨艺没显摆成功,老脸倒是要丢光了。

    还说什么“抓住她的胃,从而进一步抓住她的人”,甭提了,这么糟糕的厨艺,没把她吓跑算是好的了。

    贺大少兀自腹诽,等回神,发现小妮子不仅没听他的话回书房,而是走了进来,站在他身边。探头往焖炖着松鼠桂鱼的不锈钢锅里看。因锅盖的面是透明的玻璃材质,虽说沾着雾气,但大致能看清。

    “别看。”贺大少老脸羞红,一把捂住小妮子的眼,扑到她脸上的呼吸,因羞窘而显得更为灼热,“煮过头了。卖相很难看。”

    “卖相难看不打紧。好吃就成了。”禾薇柔笑地说着,拉下他的手,打开锅盖。拿勺舀了点鱼汤,拿到嘴边吹了吹,呡了一口。

    “怎样?”贺大少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紧张。

    禾薇偏头笑睨了他一眼,“如果我说不好吃会怎样?”

    贺大少脸皮子僵了僵。半晌,说:“没事。不还有石斑鱼么,清蒸我很熟了,在部队经常做的。”

    大不了把晚上的菜式提前到中午,晚饭则带她外头吃去。

    这么一想。贺大少果断关掉燃气灶,捋高袖子就要端汤锅,准备把它倒了。

    “别介啊。”禾薇一急。方言跳出来了,扯住他的胳膊说:“我开玩笑的。鱼汤很好喝,真的,不信你尝尝。”

    贺大爷嘴角抽搐。松鼠桂鱼哪来的汤啊,说到底还是失败了,闷声说:“别骗我了,我知道几斤几两。”

    “真没骗你。”禾薇不知怎么滴,见不了她家贺士官情绪低落、垂头丧气的样子——

    咦?啥时候成她家的了?莫非她的潜意识里,其实早就接受他了,不是小部分、也不是大部分,而是完完全全的,他整个人。

    这么一怔愣,贺大爷误会了,还道她真的只是安慰他,二话不说拨开她的手,端着不锈钢锅绷着个俊脸就往门口走,打算连锅都不想要了。

    禾薇回神,急忙追上去,从他手里抢锅子:“真的好喝,我不骗你。”

    贺擎东唯恐她被锅子烫到,没和她抢,她要拿,他就顺势给了,不过俊脸仍旧绷得死紧死紧的。

    禾薇把锅子端回灶台,拿碗盛了点鱼汤,又拿筷子夹了点鱼肉,端到贺擎东跟前哄道:“先尝尝嘛,好吃不好吃,等尝过以后再说嘛。”

    贺大少皱眉瞪着碗里混沌的鱼汤和油炸的稍嫌发硬的鱼肉看了半晌,孩子气地撇开头。

    禾薇心下好笑,想了想,端起碗自己喝了一口汤,踮脚喂哺到他嘴里。

    生怕他吐出来,单手勾住他的脖子,使劲把鱼汤渡到他嘴里,完了囫囵问:“我没说错吧,挺好喝的是不?”

    贺大少没想到鱼烧败了竟然还能有这等福利,反应过来后,立马善加利用。喉结来回滚动,回了她个“嗯”字,接过她手里的汤碗,放到流理台上,然后顺势一抱,把人抱到了怀里,可着劲地索起吻来……

    半小时后,某位爷得了便宜还卖乖:“谁教的你这一招?”

    禾薇无语。

    这是秋后算账的节奏吗?

    早知就不脑门发热了。到底还是因为他低落的样子,让她心头揪揪的。

    “是不是你同宿舍的或是班上其他女生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然后你学来了?”贺大爷皱着眉想了半天,还在纠结她刚刚主动喂哺他一事。

    小妮子不回应他郁闷,如今大胆地回应了他又担心,生怕被其他女生带歪,更怕在他看不见的时候,跟人学坏。那还不如什么都不懂、呆呆懵懵的,不给回应也没什么,不有他在么,他主动就好。

    什么呀!

    禾薇哭笑不得,双手抵着他的硬实的胸膛,俏脸红扑扑地睨他,“我不是跟贺士官你学的吗?”

    “嗯?”贺擎东挑起俊眉,“什么时候?”

    “忘啦。”她吐吐舌:“总之是跟你学的。”不是也要赖成是。

    随即推推他:“还不能吃饭吗?”

    “饿了吗?这就开饭!”一听小媳妇肚子饿了,贺大少立马把人抱到餐厅,回头往外端菜。

    水煮南极虾、秋葵鸡蛋羹,这是老早就做好的。

    电饭煲煮的米饭也跳好了,最后轮到那锅卖相实在勾不起人食欲的松鼠桂鱼。

    贺大少端着锅子满脸纠结:罢了,看在小媳妇主动扑倒、以口投喂的份上,让它上桌吧。

    其实禾薇并没有夸张,这道松鼠桂鱼的味道确实不错。除了鱼肉略微老了点、汤汁大了点、最后缺了那么几颗油捞的松子,但相比学校食堂卖的糖醋鱼,还是好吃不少的。

    再者,为了给“主厨”面子,禾薇吃的最多的就是这道菜了,光是鱼汤就喝了三小碗,看得某人胃部抽搐,心疼死了:“够了够了,这鱼汤快冷了,鱼肉又这么硬,容易吃坏肚子,喜欢的话下回再做给你吃,今天还是吃虾吧……”

    禾薇心里吁了口气,哄男人这种事,原来也是个技术活。

    吃饱喝足,禾薇被赶去客厅看电视,等贺擎东收拾完厨房、餐厅,切了盘有助消食的凤梨,端到客厅一起吃。

    “要不要睡个午觉?”贺擎东陪她吃了几片凤梨、看了两集旅游卫视播放的,转头问她。

    禾薇摇摇头:“不用了,今天早上睡到七点才起来的,这会儿不困,你想睡去睡吧,我回书房做作业了。”

    小妮子不睡,他一个人哪睡得着啊。即使睡得着也不睡,大好时光,怎么能浪费在睡觉这种事上呢。

    于是,禾薇在书桌前奋笔疾书,贺大少抱着手提电脑坐在边上的单人沙发上,浏览收藏夹里的网页。

    午后的阳光,透过轻薄淡雅的窗帘,斑驳细碎地照进书房,偶尔还能听到小区公园里的鸟鸣虫叫。

    而室内,安静的大抵只能听到不时的翻书声,以及鼠标轻点的响动。

    约莫过了两个小时,禾薇把大部分作业都完成了,只剩下预习和背诵,低头看了眼时间,合上书页,转头想问某人要不要泡壶茶喝喝,才发现对方倚着沙发背睡着了。

    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依旧打开运行着,再不接住,就快掉地上去了。

    禾薇轻轻挪开书桌椅,蹑手蹑脚走至他跟前,半蹲在地板上,把电脑从他手上顺利接走,搁到了一旁的茶几上。

    而后仰头看男人的睡颜,不免有些动容。

    很少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地打量他,因为两人相处时,哪怕有一方睡着,多半也是她。十次里,难得有个一两次才能欣赏到贺士官睡着时的模样。

    看着呼吸音平稳的男人,她的心头莫名一软,右手不受控制地伸到他脸的上方,好想覆上那浓密的睫毛、摩挲睫毛遮挡的眼睑下方那处很破坏他俊颜的阴影,可离脸部还有十公分时,理智令她停住了手。(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