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29章 放眼皮子底下最安心

正文 第229章 放眼皮子底下最安心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贺大少咬牙切齿:“禾小薇你别在这个时候故意挑战我意志。”

    禾薇:“……”

    她哪儿挑战他意志了?

    再说了,他的意志啥时候这么弱了。

    系统君:

    禾薇赫然黑了脸,可眼却不受控制地往某人的双腿间瞄了一瞄

    贺擎东被她盯得菊花一紧,两腿一夹,俊脸羞恼得不得了,恐吓道:“信不信我当场办了你!管你成年没成年……”

    禾薇迅速转头望窗外,耳根火烫得有如碳在烧:“有月亮哎……”

    系统君:

    禾薇:……

    心塞。

    队友太不合格,申请换队友!

    ……

    到家都快七点了,禾母和许惠香合作,整出了一圆台面的丰盛菜肴,其他人坐客厅里,边聊天边等禾薇和贺擎东两人。

    贺擎东去接禾薇回家这个事,许惠香三天前就和禾母说了。说是他们家大侄子这两天正好来清市出差,顺道过便把干闺女捎回家。要不然得让老贺请假了,她一个人至今不敢开车上高速。可让干闺女一个人坐大巴,两家大人都不放心。

    于是禾母前一天晚上给女儿打电话,让她军训散场后别急着回家,在宿舍等贺擎东电话,还说:“……人好歹是士官,总归是部队的事要紧,忙完了就会去接你的,你别太着急了。也别打电话过去催,家里会等你开饭的,晚点就晚点……”

    禾薇在电话这头直吐舌。

    她娘压根不知道贺擎东前一天就和她约好了,短信发的清清楚楚:“你们三点半结束吧?我在那之前到你们校门口等,慢慢来,不用着急,路上小心。别和人撞了。”

    所以说。她娘至今都不知道她闺女已被某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拖到嘴边了,心里不免虚哒哒。

    此时,腹黑大尾巴狼和狼嘴边的小白兔到家了。俩人一进门,气氛立马活跃了不止一星半点。

    两家人一致围拢禾薇。

    这个说:“瘦了!”

    那个说:“黑了!”

    就连禾父和贺迟风也说她半个月没见消瘦了。

    禾薇无语。

    她三餐吃的不要太正常,半点没有委屈自己好吗。

    “妈,我们宿舍买了电饭锅和电压力锅。军训开始,我们都是在宿舍开火的。每天都煲营养汤,怎么可能会瘦啦。”

    黑倒是有可能,毕竟军训期间基本上都是大晴天,除了两天蹲宿舍学习内务整理。其他时候都在大操场上站军姿、踢正步,不黑才不正常。

    说到内务整理,还发生了一则小插曲。

    因为事先不知道那天要进行内务检查。禾薇她们的宿舍虽说一向都收拾的挺干净,从不会出现床铺凌乱、地面肮脏的现象。但因为一直都在宿舍开火,所以墙角煲汤的电压力锅、卫生间盥洗台上煮饭蒸鱼的电饭锅,天天都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被前来检查内务的总教官逮了个正着。

    接着发现她们宿舍居然还有个全速冻冰箱,冰箱的三个抽屉全被塞满了海鲜和肉类,看向她和梅子的眼神,别提多古怪了。

    幸而来双人公寓检查内务的就总教官和他带出来的两名营长,三人貌似都知道她是贺擎东的小女友,象征性地说了几句后就放过她们了,倒是对那副挂墙上的毛笔字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是以,军训结束之前,她拿出文房四宝写了几幅字送给几位教官,当是谢别礼。

    禾母听女儿说宿舍买了锅子煲汤煮饭,赞同道:“这法子不错,这趟回学校,妈给你整些咸鸭蛋、醉蟹、泥螺啥的,带去学校下粥吃,再给你买些红枣红豆米仁啥的,煮粥时放进去……”

    说着说着禾母想到女儿的宿舍里貌似没有能放饭锅的台子啊,于是问:“你说梅子自己做馒头,搁哪儿和面啊?还有电压力锅,有搁的地方吗?我看你们宿舍没什么可以摆东西的柜子啊。”

    禾薇囧囧有神地回答她娘:“和面在卫生间的盥洗台,梅子拿洗洁精刷洗干净后,再用热开水淋了一遍消毒,挺好用的。锅子摆地上,反正是大理石的地面,拖干净了和厨房流理台差不多……”

    “这哪成啊。”禾母听得直抽嘴。

    其他人也都张着“o”型嘴,卫生间的盥洗台和面、煮饭……这这这……

    贺擎东皱眉睇了她一眼,这种事居然不和他说,当他这个男朋友是假的么。看来,日后还得继续强化,务必要让她养成什么事都找他说的习惯。

    “明后天让你爸赶两张折叠桌出来,一张搁墙边放锅子、碗筷啥的,另一张用来和面、吃饭,不用的时候还能折叠起来、省些空间……”禾母拍板道。

    禾父在一旁一个劲点头:“中。”

    店里的活有老林,他这两天就埋头赶饭桌了,必须把闺女吃饭的桌子打造得结结实实的。

    除了饭桌,店里有一口当样品的杂物柜,小小巧巧的,也送闺女学校去,用来装零零碎碎的东西挺好使。

    许惠香这个做干妈的,当天吃过晚饭回去后,也张罗开了。

    干闺女喜欢煲汤是吧?新鲜海味不好使,买点耐放的干海味,像什么干海螺、干鲍鱼、干海参、大虾干、干虾仁、瑶柱干贝……

    前三种是煲汤良品,后三种适宜煮一般的汤或是做汤面,适当放一点吊鲜提味。

    另外,她还托同事买了几箱航空包装的腌萝卜、酱黄瓜、倒笃菜。

    两个娘都在忙过两天让闺女带去学校的吃食用品,禾薇则在书房里抓紧时间做试卷。

    不是还得抽出半天去初中母校做迎新生的演讲嘛,得赶紧把作业完成了。

    海城一高可不是明江中学,校长老师都由着她。作业爱做不做、考试爱考不考,虽然初中那会儿,她也是一样的完成,不会因为有道特赦令就自我放松,但感觉不一样啊。

    没有特赦令,做什么就都束手束脚的了。

    从中可以预见,未来三年的高中生涯确实是苦逼的。哪怕是特招生也免不了。

    这不还没正式开课呢。就一发二十张卷子,还说返校要测评,明显是不给她们在家放松的节奏啊。

    禾薇勤奋地锁书房做卷子。贺擎东心疼了。

    妈了个蛋的什么破学校!刚结束半个月封闭式军训,回家休息两天居然还布置作业,布置就布置吧,还布置这么多。到底还让不让人好好放松、好好休息了?开学才半个月就瘦两斤,三年里包含多少个半个月啊?

    照这样的消瘦速度。三年后,还不得瘦成竹竿啊。小妮子本就不胖,这么一路瘦下去还了得啊。

    贺大爷恨不得让禾薇别读劳什子高中了,直接跳读大学吧。国内大学读不了。去国外兜一圈,现在不都流行海归派么,挑个好点的私立大学。读它个五年、八年的,回来绝壁不比国内大学毕业的差。

    不过一想到出去读个五年、八年。意味着他得和小妮子分开五年、八年,贺大爷活泛的心思立马平息了。

    单光分开还是次要的,这要是回头带个洋鬼子回来宣称是她爱人,而自己这个正牌男友,因被嫌弃太土鳖给揣了怎么破?

    不怪他多想啊,小妮子还没长开呢,就有那么多男生觊觎着了,再过几年长开了,还了得。

    所以还是歇菜吧,守在身边、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是最安全的。大不了时时刻刻提醒她休息,营养啥的不能缺了,锻炼也不能断。

    于是,禾薇在家的第二天早上,贺擎东早早来喊她去公园晨跑了。

    跑完送她回家冲澡换衣服,然后带她去吃丰盛的早餐,吃过早餐,送她去明江中学演讲。

    禾母买菜回来,发现女儿已经走了,纳闷地问正吃早饭的禾父:“薇薇这么早就去学校了啊?不是说九点才开始么?”

    “嗯,阿擎和她一个方向,顺道过来送她去学校,省得坐公交了。这不,赶时间,两人早饭出去吃了。不过你做的叉烧包和小笼包,你闺女提走了一袋,多半是觉得味道好,要不再做点?下午让你闺女带去学校当点心……”禾父配着小米粥,嚼了口禾母自制的叉烧包,味道确实不错,满意地点着头附议。

    禾母笑啐了他一眼:“什么我闺女我闺女的,难道不是你闺女哦?”

    禾父“嘿嘿”笑了两声,一口气吃了三个叉烧包,喝完一大碗小米粥,去店里继续给闺女做桌子了。

    禾母吃过早饭、搞干净卫生,洗手和面,既然喜欢吃,那就再做点,送点给闺女干妈、儿子师傅两家尝尝,其余的让闺女打包带去学校,饭锅上蒸蒸热,再熬锅绿豆粥,当今晚的晚饭也挺好的。

    禾母那是不知道闺女宿舍有冷冻冰箱,要不然,怕是蒸上几大锅,让女儿带去学校。

    禾薇就是怕这点,所以忍着没说冷冻冰箱的事。

    那厢,贺擎东把禾薇送到明江中学的校门口。

    “下午准备几点返校?”贺擎东拉住正欲下车的小妮子,看了眼腕表说:“三点半光景出发来得及么?”

    禾薇诧异地扭头看他:“不是说老吴送我去学校么?”

    贺擎东俊脸漆黑,从牙齿缝间挤出一句话:“老吴那是货车,让他送的是桌子柜子,你确定想跟他的车返校?”

    禾薇囧,半晌,弱弱地说:“副驾驶不有座位嘛,跟他的车去其实也没关系……”

    最终,弱弱的语调消失在他幽幽的眸光里。

    “好嘛,我是怕打扰你做事,你不是有事要忙么,一再配合我的时间,这样不好吧?”

    听她这么说,贺大爷的脸色才阴转多云,虽说还没完全晴吧,但总体来说好不少了,松开她的手腕,说:“那就这么定了,三点半我到你家楼下接你。演讲完坐小叔的车回家,圆圆也说要来旁听,等下会和你联系。”

    禾薇:“……”

    哪定了啊,谁和他定了啊,她说的唯二那么两句话,都是被他黑漆漆的脸色镇压的吧?

    “薇薇!”

    “薇薇!”

    禾薇一跨进明江中学的校门,就看到昔日的同桌钱多多和后桌徐小青,眉开眼笑地朝她跑来。

    “你们怎么也来了?”

    “嘿嘿,你不知道吧?我们学校从今年开始,要向海城一高看齐了,军训一个时间、开学一个时间……”钱多多说到这里,双肩一垮,“可惜周末放假不是一个时间,不能经常碰面,伐开心。”

    徐小青好笑地推她:“行了,我们三人中,数你最幸福了。离家近,天天回家都不是难事,而且每个礼拜都能休息一天半,你要是都伐开心,是不是想我哭一场啊。”

    “这倒是。”钱多多嘻嘻笑道,挽着禾薇的胳膊晃了几下,说:“不过我还是申请住校了,学校有晚自习,像我这么差的自律能力,在家哪静得下心学习啊,净和我妈抢电视了,所以我一说要住校,我妈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帮我准备住校的家当不要太积极哦,生怕我反悔似的,气死我了……”

    “哈哈哈……”

    “嗯哼,愉悦了两位,是小女子的荣幸。”

    禾薇和徐小青笑得双肩耸动。

    三人说说笑笑地结伴往礼堂走。

    说到各自学校的消费水平,禾薇一拍脑门,想起了股票的事,笑盈盈地问:“你俩让我打理的股票账户,猜猜现在赚多少了?”

    钱多多一翻白眼:“这才多久啊,半个月呢亲,一千块赚三十块钱有伐?事实上,你要说亏了三十块,我都信,因为我爸说了,炒股是个技术活,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徐小青半懂不懂地跟着点头说:“是啊薇薇,这才半个月呢,放银行估计连几块钱都瞅不见,你是在宽慰我俩的吧?算啦,我们能理解的啦,不用太有压力。”

    禾薇秀眉一挑,居然不信她。成吧,这次就不说了,等过年的时候,当红包发给她俩吧,也算是给她们一个惊喜。(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