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36章 了心愿
    从山上下来后,傅辛安和往年一样,在禾家吃了顿便饭,然后告辞回省城。【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禾家老小出来相送,禾薇站在她娘身畔,心情复杂地目送记忆里开朗风趣的大男生上车离开。

    她都不知道这个人喜欢她,甚至还在她死后照顾她的家人、追查她当年真正的死因。

    无奈她没法当面感谢,遗憾地逸出一声叹息,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傅辛安离开后,禾家人也都各自散去了。

    今儿冬至,日头好,趁早给果树做好防寒措施,免得寒潮来了手忙脚乱的。

    禾母依旧留在家照顾腿伤的禾父和还没上学的小孙子、小孙囡。儿子、媳妇全都上山忙活去了。

    禾薇一忽儿飘到这儿、一忽儿飘到那儿,要不是楼梯门被她娘锁着,生怕两个小的调皮捣蛋、在楼梯上蹦上蹦下的磕伤了自个儿,她还想上楼去自己那间闺房缅怀一番。

    “他爹,听老大说,包兴国晌午光景也摔了一跤,比你还严重,说是粉碎性骨折,能不能好还得看情况,搞不好要去大医院做手术。”

    禾母拿着拖把,边搞卫生边和养伤的禾父说。儿子、儿媳们听了一阵解气,她却反而担心——“你说包家该不会以为是咱们家使的坏吧?回头找我们报复来了可咋整?我倒是不怕,都一把老骨头了,他还能拿我怎么样?就怕俩孩子……你不知道,包家那恶孙子,凶悍着咧,那天我领着童童、悦悦去前面湖玩,经过包家,那小子牵着他家那条瘌痢头黄狗吓唬我们,要不是三叔公路过,没准真会放狗咬我们。那之后我都不敢再带俩小的去前面湖了……这次镇里把水库包给了咱家,包家肯定不服气,今儿又摔了一跤,你说会不会把气撒我们头上?”

    禾父摸着自己的伤腿叹了口气:“叫孩子们都小心点。童童、悦悦要玩就在家里院子玩,别去前面湖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禾薇也跟着叹了口气。可躲总归不是个长久之计。

    抿唇想了想,有了!

    她循着记忆找到包家,咻得飘进院墙。

    正好看到包兴国的媳妇叉腰站在院子里破口大骂:“……挨千刀的下作胚哦!做这等龌蹉事,不怕被阎罗王收了命去……

    禾薇抽了抽嘴,默默地飘经对方,顺手扯了扯包兴国媳妇的短发。

    “嘶——”包兴国媳妇疼得嚎出声:“包天怡!!!跟你说几遍了,别揪奶的头发!”

    “奶?”蹲在屋檐下给瘌痢头黄狗顺毛的包天怡,纳闷地抬起头,“我没揪你头发啊。”

    包兴国媳妇转头,见大孙子一脸无辜地蹲在几米外的门槛伤,惊愕地说不出话。下意识地摸摸到现在还在发疼的头皮,刚才真的被谁揪了一下,这绝不是错觉。半晌,问孙子:“那除了你,刚才谁在奶奶身后?”

    “没人啊。”包天怡逗着黄狗顺嘴答。

    包兴国媳妇还想问什么,忽听里屋传来丈夫杀猪般的嚎叫:“鬼啊——”

    包家是当地最早建洋楼的一批人家,发家早,可惜后来果林没做出山,投进去的钱打了水漂,家里的粉刷、装修,远没有禾家来得亮堂、齐全。

    包兴国摔断了腿,从医院回来后,出于方便,就睡在楼下平时堆放杂物的小间里。倒是给禾薇装神弄鬼提供了莫大的便利。

    此刻,堆放杂物的地方一片狼藉,唯有一口褪色的红漆大木箱端端正正地摆在屋中央,箱盖上平铺着一张白纸黑字的字条,上书: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包兴国是亲眼见着家里头的杂物像是有人挪动似地自动自发地退避到四个屋角,最底下的红漆箱子露出箱盖后,一张白纸凭空出现在上头,接着出来了一个接一个的字。

    他吓得心惊胆战,鬼哭狼嚎地吼出一声“有鬼”,屁股底下的床褥一阵湿热——吓尿了。

    他媳妇闻讯跑进来,见他指着红漆箱子和上头的字条,好半晌才哆哆嗦嗦地说了经过,他媳妇后背一凉,联想到方才被人揪头发的痛感,整个人抖成了筛子:“不、不、不会真的有鬼吧?他爹,我、我、我刚才也遇到了……”

    包家的儿子媳妇听说家里闹鬼,觉得不可思议,可听了爹妈各自的说辞后,又觉得这事儿太蹊跷了。活人不可能做得到,莫非真有鬼?

    “阿爹,我瞅着这字像是女的写的。”包家大儿媳大专毕业,文化程度在包家排第二,除了大学生包建强,就数她最高。经她这一说,包家人也都觉得这字是女的写的。

    “哎哟我滴娘哎!”包兴国的媳妇脸色一白,想到了禾家那个死了四五年的大学生闺女,“该、该、该不会禾家那闺女吧?”丈夫暗地里给禾家使绊子、完了还让禾永顺摔了一跤这些事她都晓得,因此才害怕。

    包兴国也吓得不轻,牙齿咯咯咯地上下磕碰。

    “他爹,要、要、要不我去收拾点供品,上山去给那丫头拜个坟?”

    “那还不快去!”

    坏事做多了的人,本身就容易比一般人心虚。何况包兴国本来就是个外强中干型,对外动不动横眉竖目,其实骨子里胆小怕事的很。

    打这以后,包兴国俩口子哪里还敢给禾家使绊子。一方面听进了当镇长的叔叔的话,老老实实的,好给儿子包建强铺一条稳妥的路;另一方面自是吓坏了,还有什么比亲眼所见、亲身感触的遇鬼经历更吓人的呢?

    俩口子日也念佛、夜也念佛,把过去几年做的龌龊事抖了个干净,唯恐禾家那过世五年的大学生闺女还会再来,俩口子杀鸡宰鸭送到禾家,推说是亲戚提上门探望包兴国,一时半会吃不完,想到同病相怜的禾家当家,就送些过来。

    禾母先是受宠若惊,事后细想,担心包家又在整什么幺蛾子,哪敢吃他们送上门的吃食,拾掇成熟食后,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禾家给咱家送熟食来了,你说他家那小闺女应该不会再来寻咱们了吧?”包家俩口子私底下犯嘀咕。

    禾薇在暗处砍看得直偷笑。

    办妥娘家这桩事,系统君虚弱地来唤她:

    禾薇这才意识到时空那头的自己肚子里还揣了个包子,又听系统君声调反常,关心地问:系统,我这趟穿行,是不是耗了你很多能量?

    系统君的声音越来越弱。

    禾薇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模糊。

    她反应到系统君这是在向她告别,不由惊呼出声:系统——(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