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28章
    禾薇小俩口和贺老爷子,九月底就去清市了。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禾曦冬则是九月份最后一天坐了一晚上的高铁、于十一这天早上到的家,同行的还有被他强拉来的梅子。

    禾薇一看到难得羞涩了俏脸的梅子姑娘,了然地笑了——敢情是被她哥拿下了啊。

    可禾父禾母还不知情啊,被儿子一句“爸妈,这是你们儿媳妇,之前见过的,我就不具体介绍了啊”,震得集体找下巴。妥妥滴红色炸弹啊!

    回过神,禾母喜笑颜开地拉着梅子说:“我说呢,这几天老是听见喜鹊叫,敢情我们家又来一桩大喜事了呀。”

    儿子没女朋友这个事,打从两年前就成禾母的心头大事了。因为文欣苑那帮老邻居,见着她总会问一句:你家冬子有对象了不?完了再跟她炫耀几句自家子女的终身大事,使得禾母都不敢去那一带了。

    至于儿子的对象是哪家姑娘,禾家俩口子从来没给儿子拦过什么杠杠,比如必须是家住城里的啦、家里老人起码得有一个是有退休工资的、最好是独生女别有什么姐妹、兄弟啦等等。

    俩口子一致觉得,将来的儿媳妇,只要心地善良、真心对儿子好、婚后小俩口踏踏实实、和和睦睦过日子那就行了,外在条件他们没要求。

    因此看到梅子,禾母眼前一亮:她怎么就没想到把闺女的同学介绍给儿子捏!梅子这姑娘,多好滴人选啊!本身品质好、学业好,和闺女又是无话不说的伙伴,嫁过来不大可能会产生姑嫂矛盾。梅家俩口子她和老禾也照过几次面,那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老实本分点明了人品,生意人则点明了家境。简直就是给自家儿子配的锅盖,太般配没有了!

    禾母越想越开心、越想越满意,正要出门的人,拉着梅子蹬蹬蹬上楼去房间,把去年生日时禾父买给她的一对金镯子套上了梅子的手腕。

    梅子见状,连忙婉拒。可禾母执意要把这对镯子给她,握着她手腕不让她动,并说:“去年老禾送我生日的时候我就说了,将来儿子讨媳妇了,这对金手镯就送儿媳妇当见面礼。”

    禾父在一旁跟着点了两下头,表示确实有这话。

    禾曦冬嘴角噙着笑,对爹妈的配合满意极了。

    梅子收不是,不收也不是,为难之下只好找禾曦冬求助。

    禾曦冬轻笑了一声,走过去替她解围:“既是爸妈送儿媳妇的,那你收下就是了呗。”

    梅子瞪他一眼。这是解围吗?分明是来浇油的!

    禾母心下暗笑,扯过老伴出去了,还极其体贴地带上了房门。

    禾薇坐在餐厅喝五谷豆浆吃燕麦馒头,看到她娘下来,正想打趣她娘几句,只听禾母说:“你没吃醋吧?妈把你爸送我的金镯子送人了。”

    “我吃什么醋呀!”禾薇好笑道,“哥有喜欢的对象了,而且那人还是我好朋友,高兴都来不及呢。”

    “这就好!”禾母舒心地拍拍胸脯,凑到闺女耳边说,“放心放心,你也有。妈托金店打了一对金苹果,过几天就能拿了。等你生产完,你们娘俩一人带一个,保佑你们平平安安……”

    禾母说的金苹果其实就是苹果状的纯金吊坠,根据克数不同有大有小。她从京都回来那天,被水果店老板娘拖去金店陪打金饰,瞅着那金苹果挺好看的,寓意也吉利,便跟着打了一对母子坠。

    禾薇知道这是她娘的心意,也不反对,笑嘻嘻地挽上她娘的胳膊说:“好!那我就替宝宝谢过外婆送的金苹果啦。”

    禾母笑点了点她的鼻尖,说了句“也不嫌害臊”,完了想起房间里的小俩口,忍不住问:“你哥带对象上门这事儿,事先有跟你提过吗?”

    禾薇摇摇头。她只知道兄长前阵子在努力搞定未来嫂子,至于带人上门这事儿确实没想到。

    “臭小子!”禾母忍不住骂,“这么大的事,说来就来,也不给我们点时间准备……”

    “准备什么呀?”禾曦冬牵着梅子从楼上下来,正好听到他娘的嘀咕,笑着说,“事先和你们说了那还叫惊喜吗?”

    禾薇看到她娘吃瘪的表情,忍俊不禁地偷笑,心猜她娘肯定还有话和兄长交代,便主动拉上梅子去她房间说女生间的悄悄话。

    果然,待禾薇两人一离开,禾母就拧着儿子的耳朵压着嗓门问:“有你这么做事的么?啊?带对象上门居然不先和家里通个气。幸好你妹妹办酒,家里招待的东西不缺,不然上哪儿整一桌子菜去?”

    禾曦冬夸张地唉哟叫:“妈妈妈!我的亲妈!求放过!疼死我了……”

    “疼死你活该!说!啥时候敲定的事?咋不早点和家里吱一声?”禾母松开手,改而狠狠戳了戳儿子的额。

    禾曦冬挠挠头解释:“这不刚定下么,赶不及和你们说。想着反正大伙儿都认识,就不特地说了。”

    他那天追着梅子出咖啡厅,把关聆的衣服丢给跟出来的贺凌西,以设计图纸需要修改为借口,成功把小丫头拐去了他的住处。

    本想试试略显小人的“生米煮熟”计划的,无奈家里没米没菜,总不能拿酒当饮料招待吧?后来梅子又接到了她室友的电话,打包设计图纸回学校了,让他捶胸顿足好一阵。

    这之后直到前天晚上才又借口“大学同学聚会不带女友为失败”做借口,成功把她约了出来。聚会散场,趁着喝了那么一咪咪酒,送她回学校的路上,心猿意马地把人拉到怀里,一吻定情。又趁着怀里的人晕乎乎之际,敲定了十一带她见家长的计划。等清醒之后想反悔可由不得她咯。

    “你傻啊!再怎么认识,这种事能轻描淡写么?要被她家里知道,还以为我们家怎么不待见她呢。再说梅子,你这么一点不重视地带她上门,难保她心里不会有想法……唉哟你个傻小子!平时见你挺精明的,关键时刻咋恁没脑子,快被你气死了……”

    禾曦冬嘿嘿嘿地笑:“她脾气好得很,不会多想的。”

    禾母彻底无语了。恁个傻儿子!

    那厢,禾薇拉着梅子在她闺房说话。

    见梅子俏脸红扑扑的,不由噗嗤笑:“我说呢,我哥前阵子那么魂不守舍,感情是坠入情海了呀。”

    “薇、薇薇,你说什么哪。”梅子羞得正片脖颈都红了。

    禾薇抿唇直乐,瞅着梅子笑叹:“真好!有你做嫂子,我就彻底安心啦!”

    梅子更难为情了。浑身火烧似的,干脆捂住禾薇的嘴:“憋说了!”一紧张,语调都不准了。

    “哈哈哈……”

    正笑着,禾曦冬推门进来,挑眉问:“背着我说我坏话呢,笑这么开心!”完了朝梅子招招手,“走!带你去我房间,把行李收拾了先。”

    “哦——”

    似乎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禾薇偏头瞅着两人暧昧地笑。

    “别欺负你嫂子。”禾曦冬朝小妹眨了下眼,好似在说:你哥我好不容易才搞定的,你可别扯我后腿啊,把人吓跑了让我上哪儿找去。

    “哦——”禾薇再度忍俊不禁地笑。

    梅子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

    “哈哈哈!”

    两人走后,贺擎东从新房那边过来寻媳妇,看到小妮子歪在草莓形状的懒人沙发上托着腮帮子傻乐,不由挑眉问:“怎么在这儿发呆?差不多该去酒店了。”别亲戚们到了,他们做主角的还没到。那可糗大发了。

    禾薇看男人进来,笑盈盈地伸出胳膊,示意他拉她起来。

    男人干脆拦腰抱起她,放上床后,搂她坐在自己腿上:“早饭都吃好了?”

    “吃好了。”禾薇圈着他脖子笑得一脸神秘,“猜我哥带谁来了?”

    “我看到他俩一前一后地上楼了,你确定还要我猜?”贺擎东宠溺的眼神黏在她身上,边说边她嘴角轻啄着。

    一点都不好玩!禾薇捶了他一下。

    男人逸出一串愉悦的低笑。

    低下头,吮了一会儿她嘟起的樱唇。本只是聊以慰藉,却往往自寻苦恼。

    瞥了眼腿间那顶立正向上的小帐篷,再看向怀里明眸似水、笑颜如花的宝贝媳妇,贺大少心里那把蓬勃的**之火啊,憋得太难受了。

    “听说怀孕五六个月时,可以那个的。”

    “哪个?”禾薇哪跟得上他的思维跳跃啊,直到男人笑咬着她粉嫩的耳垂说了句什么,才蓦地明白过来,这家伙!

    “要不就今晚吧,行不行?嗯?”男人继续在她耳边鼓动。呼出的热气扑上她耳垂,感觉耳朵根越发烫了。

    这时,禾母在外头敲他们的门:“薇薇、阿擎,就等你们了!还没准备好啊?”

    “这就来!”禾薇忙应声。羞赧地推了他一把:“还不快起来!迟到就难为情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贺大少自发地认为宝贝媳妇赞同了他发出的邀约,愉快地敲定了今晚的圈叉之约。搂着媳妇儿去酒店招待清市这边的宾客了。(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