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78章 彻底坦诚了
    禾薇傻眼地看着贺擎东说不出话。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她是谁?她是禾薇,她也叫禾薇,只不过不是老禾家的禾薇。    可这个秘密她说不出口呀。他会信吗?会把她当成异类看待吗?    当晚,禾薇失眠了。    面向熟睡的贺少将侧躺着,晶亮的杏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面前的男人。    傅灵撞了墙之后俨然换了个人,会不会真的被前身附身了?    既然她能穿,别人为什么不能?    要和贺少将说吗?他会信吗?    唉……    她翻了个身,改而仰躺,瞪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脑子里一片浆糊。    把系统君拎出来想对策:系统你说怎么办吧?    系统君也想不明白啊。要说之前胡洁莹重生成周洁莹,或能归结为那串混有生活载体能量珠的手串,可突然蹦出来的傅灵又是怎么回事儿?    话是这么说,可假若真的是前身穿在傅灵身上,把她当成精神病患者处理,阻断她和禾家人认清,总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可送她和禾家人相认吧,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直接告诉爹妈、兄长,其实自己不过是一缕来自古代的魂魄,返回原世界时,系统故障,阴差阳错成了老禾家的一员?他们真正的闺女、妹妹,在上初一前的暑假就香消玉殒、如今不知何故重生在了傅灵身上?    噢……    禾薇苦恼地揪揪头发,这行不通、那也行不通,怎么办?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系统君打了个哈欠:    怎么可能!    禾薇翻了个白眼。倒是不再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了。静静地望着头顶一方小黑暗区,任思绪天马行空地跑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陷入了梦乡。    在禾薇传来绵长的呼吸音后,身旁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极轻地调整了一下睡姿后,支着手肘望着媳妇儿姣好的睡颜若有所思。    好半晌,他轻轻地从床上爬起,带上卧室的门,来到客厅,戴上耳麦,对着开启的手提和远在京都的顾绪连通了视频。    顾绪嚼着馒头正吃早饭呢,不知想到啥,促狭地笑了一声,问:“你那儿还是后半夜吧,怎么?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贺大少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计较戳心窝的话,直截了当说起正事:“你联系一下六院,让监狱把人送过去。找个靠谱点的医生,把她每天的言行都记录下来,回头我有用。”    “你确定转去六院?万一是装疯卖傻想呢?这不便宜她了?”    “这不让你找人观察、记录么,装疯卖傻能持续多久?真要装上一辈子,那也是她的本事。”贺大少冷声嗤道。    “倒也是。”顾绪点点头,“没疯没傻的到了六院,都能整成个疯子、傻子。她想借此逃脱法律追究,看她能不能熬过去。行!这事儿包在我身上,绝对完成得妥妥的。你和你媳妇安心在伦敦继续过二人世界吧。”    说着,捞走儿子碗里仅剩的一颗小笼包,惹得小包子嗷嗷叫,那厢传来周悦乐恼火的声音——“顾绪!抢儿子早饭很光荣是吧?赶紧给我还回去!”    顾绪抽了一下嘴,一脸幽怨地朝贺擎东吐槽:“自从有了这个臭小子,我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啊。”    “粑粑坏!”小包子挥舞着手里的软胶刀叉冲顾绪喊,视线追着顾绪手里的小笼包一路移到手机视频,大概是认出了贺擎东,张嘴就问:“姨姨咧?”    “噗嗤……”顾绪喷笑,这真是看到爹找娘啊。啊呸呸!他才是小包子亲爹好吗。    一口吃掉手里的小笼包,正要把扑到他腿上瞅着视频摇头晃脑的儿子抱起来,却惹来儿子一阵惊天动地的嚎哭——“粑粑坏!吃包包的包包……包包的包包,麻麻!粑粑吃了包包的包包……”    “顾绪——”    “老婆我错了!我只是顺口……”    “你怎么不顺口把我那份吃了?”    满头大汗的顾老板,下意识地瞟了眼媳妇碗里那一坨黏糊糊、黄灿灿、很像某种排泄物的所谓减肥餐,顿时脸肉皱成一团、不忍直视啊。    眼瞅着顾老板自顾不暇,贺擎东抽了下嘴,关视频下线。    回到床上,把睡着的小媳妇搂到怀里,伸手揉开她紧蹙的眉宇,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大掌一寸一寸移到禾薇的小腹上,搁在子宫的位置,低声问:“啥时候你也给爷生个大胖小子?”    禾薇早上起来,听贺少将顺嘴说了个消息:“傅灵已被转送京都六院,在那里观察一段时间再说。鉴定出来要真是精神病,后续的刑罚只能免了。”    贺大少说的时候还一脸遗憾的样子。二十年重刑犯牢狱,换精神病院下半辈子游,到底是轻了。    禾薇却惊愕地差点找不着下巴。    这算是应了系统君那句“醒来没准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那万一、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禾薇低低地为了句,也亏得贺大少耳力好,听了个**成。    好笑地捧着她脸亲了一通,末了捏捏她鼻尖问:“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禾薇茫茫然地看着他,乌黑的眼珠子一时间失去焦点,眨巴了一下干涩的眼,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液说:“我说,假如傅灵没有得臆想症,而是真的,你、你会觉得可怕吗?”    “这有什么可怕的,鬼上身了呗。”贺大少不以为意地接了句,说完蓦地顿住了,定定地瞅着小媳妇儿,“宝贝,你到底在担心什么?那疯婆子说她是禾薇,你说她没得臆想症,这岂不是说……”    禾薇知道,说到这个份上,埋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怕是守不住了。    她给袁会长打电话请了个假,然后盘腿坐在沙发上,微低着头,把系统君的来龙去脉,以及被系统君拉着穿了趟古代、完了又错穿到现在这具身体上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贺大少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    想当初,光是外星科技——系统的存在,就让他失神了好久,那么光怪陆离的事,竟然不止一个,这次还添了个穿越……    也就是说,他媳妇其实是天外来客?=仙女儿?    “这不是重点。”禾薇扶着额,有点哭笑不得。他的反应怎么和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重点是,我这具身体的前身,很可能跑去傅灵身体了。”    “管她去哪儿了,你是我的就行。”贺擎东回过神,紧紧搂住宝贝媳妇儿,一丝缝隙都不愿松开,“你不会离开吧?那谁,系统君是吧?它怎么说的?你现在情况稳定吗?需要我做什么?”    禾薇:……    真的要一点秘密都不留吗?    禾薇:明明是他说的。    好吧!    禾薇想想也是,横竖说到这个份上了,留那么一小截也没多大意义了。干脆一股脑儿把一切都摊开在阳光下。    可在她看来没多大意义的事,在贺大少看来简直就是喜上眉梢。    “你说我前世就是那个皇帝?”    “嗯。”    仿佛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那么一咪咪的兴奋。是她感觉出错吗?    “你是我的宠妃?”    “……算是吧。”    贺大少摸着下巴不知想起了啥,忽而勾起一侧的唇角,笑得那叫邪魅:“难怪!难怪我上次会梦到我穿着龙袍把你压在身下,原来不是日有所思,而是确有事实啊。”    禾薇:“……”    为什么咱俩的脑电波总不在一个频道上。    “宝贝!”    “嗯?”    “媳妇儿!”    “嗯?”    “老婆!”    “有什么你快说!”    贺大少拿下巴蹭蹭她粉嫩的脸颊,笑了:“你觉得咱俩是不是老天注定的一对儿?前世是夫妻,这辈子还是夫妻。当然,下辈子、下下辈子咱俩还要在一起……”    禾薇一时语塞。想说皇帝和宠妃算不上正经夫妻。顶多算渣男小三配。    系统抠着鼻子嘚瑟道:    于是,原本以为要解释上三天三夜、再不济也要个两天光景、兴许还会引起怀疑、矛盾等诸多情绪的摊牌,在某人无厘头的问答下,不到晌午就结束了。    禾薇傻愣愣地有些反应不过来。    “宝贝,不如我们中午出去吃吧。”贺大少像听神话故事似地听完,兴致盎然地提议。    “可是……”事情还没解决啊,哪有心思出去吃。    “先吃饭,那些事回头再处理。走!很久没去外头吃了,吃完饭想去看电影还是听歌剧?”    很久没约会了,干脆就今天吧。    尽管这两项都不是他的心头好。电影不用说了,历次的阴影导致他到现在都对电影院还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感。    至于歌剧,咳,那么高大上的消遣,绝壁不是他这种粗莽汉纸的爱好。    可若是媳妇儿喜欢,那就另当别论了。大不了她听歌剧、他搂着她靠在椅背上、把玩着她柔滑的小手打盹。    反正是“老夫老妻”了,他不怕她笑话,而她,也不会笑他。    小俩口做了一番交心的坦白后,手牵手去约会了。    还没到吃饭的地儿,周悦乐打电话来了。    “薇薇,听袁会长说你身体不舒服请假了,具体哪儿不舒服?有去医院看吗?阿擎呢?怎么也不好好照顾你?”    禾薇朝挑眉的贺大少吐吐舌,对周悦乐说道:“师傅我没事啦,大概是昨晚没睡好,这会儿好多了,您别担心。”    “晚上没睡好啊?”周悦乐听是这么回事,在电话那头轻笑,“咳,让阿擎悠着点,有些事急不得的。”    禾薇囧。好想吼上一嗓子:师傅你误会了!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啊啊!    无奈她师傅忙着去哄小笼包洗漱,把电话给了顾绪,她也就乖乖地把手机递给了贺少将。    顾绪说起半小时前刚收到的讯息:“那个疯婆子被送去六院后,没半天就装不下去了,嚷嚷着说她没得神经病,是胡乱说说的,打死她都不住精神病院、宁愿回监狱……值班护士以为她病犯了,好心喂她吃药,她不肯吃,两人争执起来,小护士被她打出了血,下巴磕破了、门牙撞掉了一颗,啧!这下更倒霉了,她老子娘又要追在后头给她擦屁股赔偿了……”    贺擎东边听边给了小妮子一记安抚的眼神,拍拍她脑袋,对手机那头的顾绪说:“那就顺她的意,送她回监狱去,但拨她一个单人间,任何团体活动都不许她参加。这种动不动就要伤人的危险分子,还是隔离起来的好。”    顾绪二话不说托人去办了。    “这下放心了?”收起手机,贺擎东笑睨着宝贝媳妇,轻捏了捏她被冷风吹的冰凉的脸颊,拿手掌心给她取暖。    禾薇捧着他的大掌,目光囧囧地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搞半天,傅灵是装的。算是瞎猫撞上死老鼠么?害她一个激灵,来了个交底的大坦白。这可真是……    扶了扶额,闷声道:“你想笑就笑吧。”    早看出来他憋着笑了。    “我可不是在取笑你,我是高兴。”贺大少倾身在她脸颊上吧唧一口,笑盈盈地望着她,“这下,咱俩之间连001公分的距离都不存在了。是吧媳妇儿?”    禾薇也禁不住笑了。    是啊,经这一事,两人间所有的隔阂统统不存在了。她知道他的一切、他也知道她的一切。心里没了这些个压力,仿若新生。    伸手覆上他的大掌,与他十指交握,盈盈一笑:“走吧,肚子饿了耶。”    “贺太太想吃什么?”    “贺先生你看着办。”    “……”(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