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59章 家丑
    。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_._.小_._.說_._.網    偶尔尚能接受,日复一日,连着半年都是这样,正值如狼似虎年纪的贺曜南哪受得了啊,好在他还算有耐心,不止一次苦口婆心劝胡慧,让她不要有压力,两人还年轻呢,三十岁都不到,急什么。    可胡慧着急呀,男人是没什么,大不了换一个老婆嘛。可她要是因为不孕不育离婚,这辈子算完了。何况她爱曜南,无法忍受别的女人给他生孩子。于是坚持执行她的促孕法。    这么一来,贺曜南的脾气也上来了,年后回到南城,愣是没和她恩爱过。    俩口子正为这个事闹冷战呢,罗美萍的电话来了。这好了,雪上加霜啊。    “你妈这是什么意思?过年的时候不止一次问我怎么还不要孩子,这会又打电话来,还让我去医院看看,认定是我的原因怀不上孩子是吧?”胡慧紧绷了小半年的弦彻底断了,抓起床上的枕头朝浴室出来的贺曜南砸去。    贺曜南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轻巧地躲开枕头炸弹,皱眉说道:“你这态度得改改,别张口闭口你妈你爸的,我妈我爸不就是你妈你爸?至于她刚说的,你要不想听就不听,谁逼你去医院了。”    “好哇!我算是瞧清楚了!”胡慧不知被哪句话炸毛了,跪坐在床上歇斯底里地吼道,“你和你妈永远是一条战线上的。什么叫我不想听就不听、不想去就不去,你也认定不孕不育的是我对不对?凭什么!凭什么怀不上就一定是我的缘故?你不也没做过这方面检查,你敢肯定自己没病?”    男人最恨什么?被女人质疑性能力和生育能力,胡慧这一说,彻底引爆了贺曜南这条火线,绷着脸扔掉擦头的毛巾,拿起外套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我不想跟你理论谁有病这个问题。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件事到底谁先挑起来的?我不着急孩子,但我他妈受够了做个爱都要算计的日子!”    “砰”    门一关,室内骤然安静下来。    胡慧痛苦地抱住头,“啊啊啊”地尖叫,蓦地想到什么,冲到阳台喊住背对着她越走越远的贺曜南:“这么晚了你还去哪儿?”    “用不着你管!”正在气头上的贺曜南,将外套甩上肩头,大步流星出了小区,本来想去部队宿舍住的,想了想,拐了个弯走进附近一间酒吧,要了两瓶酒,独自灌了起来。两瓶下肚,依然觉得不痛快,又点了两瓶。    朱敏端着托盘送酒过来时,认出贺曜南,惊讶地问:“贺、贺二少?你怎么会在这儿?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喝闷酒,胡慧呢?”    “别跟我提她。”贺曜南着恼地抱怨了一句,抓过朱敏托盘里的酒瓶,仰头就往喉咙里灌。    朱敏恍然大悟:合着是吵架了呀。    之前在电话里不止一次问胡慧打听她的住处,那女人就是不肯告诉她,帮忙找的工作不仅薪水低还累得要命,这让坐惯办公室的她怎么受得住,没干两天就不想去了。    有天在马路上晃荡时,看到这家酒吧招服务员,说是日薪少则两三百、多时七八百,工作性质也很轻松,给客人端端酒、劝劝酒。想着南城这一带除了胡慧没人认识她,心一横来酒吧上班了。    这一干就是两个月,没想到今儿会碰到胡慧的老公,朱敏眼珠子一转,挨着贺曜南坐了下来,问酒保多要了一个杯子,笑吟吟地给两人各斟了一杯酒,说:“一个人喝多闷呀,不如我陪你?”    贺曜南这会儿已经有点醉了,认不出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但不影响喝酒,他嗯了一声,捞过朱敏斟满的烈酒,继续闷头大喝。    朱敏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晃着手里的酒杯,含笑的眸底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    一晃半个月,胡慧接到朱敏的来电,说她怀上了贺曜南的孩子。    正拿抹布擦擦洗洗的胡慧懵了,回神,将抹布甩进水槽,扬声对手机吼道:“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朱敏把玩着手里的测孕试纸,看到上头明晃晃的两条红杠,眼底的笑意更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告诉你了,而且,”    故意顿了顿,又说:“我打算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哦。”    说完,咯咯笑着把电话挂了。    “贱人!”胡慧对着手机狠咒了一通,但还是在心里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毕竟两人冷战了快一个月了,尤其是婆婆那通导火索似的催生电话后,男人经常夜不归宿,问他只说睡在连队宿舍。    要是没朱敏这通电话,胡慧根本没怀疑过,因为她自信把丈夫调教得很听话,绝不会去那种下三滥的地方。再者,他军人的身份也不容许他去。    可朱敏这通电话,彻底击溃了胡慧一直以来的自信,丈夫到底有没有背着她做那种事?到底有没有婚内出轨?    胡慧痛苦地直揪头发,好几次想打电话问个清楚,可想到他白天鲜少会带手机,不得不忍住了,在家兜着圈子,时不时地看墙上的挂钟,什么搞卫生、做午饭……统统没心思。    直到门口传来动静,胡慧腾地冲过去,看到丈夫一身是汗地回头,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老实告诉我,这些天没回家的晚上住哪儿了?”    “宿舍啊。”弯腰换鞋的贺曜南顺嘴回道。    “放屁!”胡慧憋不住骂起来,“你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外面的贱人都打电话来挑衅我了,说怀上了你的孩子,还说要生下来……”    “什么?”贺曜南起腰的动作僵了僵,眼底划过几丝不确定的犹豫。    见状,胡慧彻底绝望了,“这么说,朱敏那贱人说的是真的了?你真的和她……曜南啊曜南,枉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    “不是的。”贺曜南急忙扶住她,想要解释:“我那天喝醉酒了,醒来……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但那之后,我根本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谁……”    “她是我大学同学啊,先前和陈然有过婚约的,你还记得咱俩的婚礼上,她和陈然在客房滚床单的事吧?去年因为在单位里偷男人,被陈家知道后解除了婚约、还被迫堕了胎,这种女人你都要?你饥不择食啊!”    贺曜南被胡慧指着鼻子骂得也上火了,拨开她的手,腾腾往卧室走,“我饥不择食还不是你害的?谁在床上这也不准、那也不准的?”    “我……”胡慧噎了噎,继而跳脚道,“你疯了吗?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该出轨啊。你是军人,眼瞅着很快就要升正营了,这事传出去,对你的影响有多大你不知道吗?”    贺曜南身形一顿,自嘲地笑笑:“是啊,在你心里,我就应该啥都不管,一门心思升级挣军衔,可惜,我不是大堂哥,我做不到他那样,你嫁错人了。”    说完,走进卧室,打开衣柜随便拿了几件衣服,澡也不洗了,把衣服一股脑儿塞到皮箱里,绕过胡慧走了出去,在胡慧追出去之前“砰”的关上了门。    胡慧失魂落魄地滑坐在玄关的地板上,越想越委屈,捂着脸嘤嘤哭起来。    这个消息传到京都贺家,老爷子愤怒地摔了手杖。    同样惊愕的还有下楼来的禾薇和贺擎东。    禾薇回过神,一边示意珍珠去把手杖叼回来,一边跑下楼,扶住老爷子坐到沙发上,柔声劝道:“爷爷,千万别动怒,对身体不好。”    贺擎东也走过来,给老爷子倒了杯水。尽管没说什么,但看得出来,他同样挂心老爷子的身体。    罗美萍站在下方,看着这一幕心里一阵着恼。千挑万选、凑老爷子心情好的时候来提这个事,没想到大侄子小俩口竟然在,还被他们听见了,这下,她家曜南的脸面还往哪儿搁啊。    “发生这种事,你不低调着点,竟然还让外头的女人把孩子生下来,你这是想让曜南被开除军籍是吧?”老爷子缓过气,指着罗美萍骂道。    罗美萍自知理亏,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解释:“我这不是担心胡慧不会生嘛,既然外头那人怀上了,给她点钱,当是找了个代孕。孩子生下来放在胡慧名下,不也挺好的……”    “糊涂!”老爷子送了她两个字。对老二媳妇,他是彻底失望了,真是扶不起的阿斗、教不会的蠢蛋!(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