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57章 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

正文 第657章 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剩下几天,禾薇专心陪她娘跑新家、梳理新家的软装布置。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我说下半年横竖搬新房子去了,文欣苑的房子卖掉算了,你爸不肯,说现在搞什么学区房,文欣苑对门是一中、不到一站路又是全市排名第一的小学,卖掉了将来想要回来,不翻一倍想都别想,你说要不要听你爸的,把这套房子保留着?”    去滨海壹号的路上,禾母问闺女文欣苑的房子留不留。    禾薇倒是无所谓,留也好、卖也好,左右家里眼下不缺这笔钱。    “只是老爸怎么会想到学区房上去?我们家又没别的孩子了,难道是阿刚哥想把佳佳转到市里来读小学?”    “什么呀!”说到这个事,禾母就更感好笑了,“你爸是想给孙子、外孙留着。生怕一年过一年的,这一带房价越涨越离谱,干脆留着。”    禾薇囧。孙子、外孙……拜托!影子都还没有好吗!    “不过将来的事谁说的准呢。”禾母倒是比禾父想得通,“不说你哥会不会留京、将来媳妇找哪家的,就说你吧,你和阿擎尽管在我们隔壁安了个家,但工作都在京都,是不可能过来长住的,将来有了孩子,你舍得放他一个人在外婆家?我和你爸当然高兴了,但总归还是以你和阿擎的意愿为主。不过如果你和阿擎都忙得顾不上孩子,阿擎爷爷年纪又大了,那就放我们这边来,我和你爸一定好好照看他……”    “妈!”禾薇挽住她娘的胳膊,歪着头在她娘的肩上亲昵地蹭了蹭,“谢谢你和爸为我的事考虑这么多……”    “傻丫头!”禾母笑点了点她的额,“跟自己爹妈说啥谢不谢的,见不见外!”    禾薇嘿嘿傻笑。    说话间,母女仨(这不还有新收的干闺女霓裳嘛)到了滨海壹号的新家。    随着滨海壹号的交付、装修、入住,这一带的生活圈也逐渐热闹起来。清市政府在滨海壹号四周新开了好几条公交线,仅是文欣苑到这儿,就有两部公交可以直达,不用再烦心出行问题了。    不过禾母一个人还是喜欢骑自行车,方便嘛,啥时候出门就啥时候出门,中途想跑趟渔码头或是菜市场,灵活机动。    因此新房子装修时,禾父不仅留出了能长期停放一大、一小两部车的地下车位,还留出了一块空地专门给禾母放自行车。    “你爸说了,我们家的人口越来越多,将来你和你哥有了孩子,还会更多,出行队伍多庞大呀,所以打算过两年,买辆九座的商务车,出去玩的时候,省得你一辆、他一辆的都开出去费油钱,而且同一部车上讲话多热闹……”    禾母领着她们挨个地儿参观,趁这会儿太阳暖和,先去了地下室。    滨海壹号的地下室层高比较高,几乎能当正屋用了。留出两个车位后,余下的面积隔成了一大一小两个房间。    大房间按照禾曦冬的要求布置成了室内健身房,台球桌、跑步机,以及一些适合中老年锻炼的健身器材。    小房间则是禾母一早就惦记上的储藏室。文欣苑的房子刚搬进去时,俩口子觉得好大啊,一百三十多方、三房两厅,前房主装修时又隔了个书房和储藏室出来,一家四口住起来相当舒服。可随着时间的推进,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多,柜子不够放了、不到四个平方的储藏室不够用了,门一开,随时有纸箱子掉下来砸人身上的节奏。    拿到滨海壹号的户型图、并看了闺女画的装修效果图后,禾母当机立断地和闺女咬耳朵:“储物间划得再大点,十个平方哪够啊。你看文欣苑住了才几年,四平方就塞得满满当当的了,新房子怎么滴也要十五六个平方吧?”又朝儿子吼,“健身房划那么大干啥?禾曦冬你人都跑京都去了,将来回不回清市都俩说,整这么大个健身房,还什么台球桌、乒乓球桌的搞那么齐全干啥!二选一,必须踢掉一个!”    就这样,禾曦冬艰难地舍弃了必须两个人才能玩得起来的乒乓球,留下了无论人多人少都能玩得很溜的台球桌,将那片面积划到了她娘心心念念的储物间里。    地下室前门进去、转了一圈从后门出来,映入眼帘的正是禾母用心拾掇的一片小菜园。    禾父花两天时间,搭了两座葡萄架,都是结实的防腐木材质。一座开春后用来扦插葡萄苗,另一座则种些家人都喜欢吃的爬藤蔬菜,譬如葫芦啦、丝瓜啦、黄瓜、苦瓜啦。    这之前禾母是直接挨着院墙撒种的,成活了随便插几根竹棒,让它们顺着院墙爬,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很容易爬出墙去,既影响美观,又吃不到结在墙外的果实(眼瞅着快成熟了,眨眼被路过的业主顺手掰走了)。    某天散步时,俩口子看到有家院子里,用防腐木搭的葡萄架结实又漂亮,心里一动,贵是贵了点,但总比种了吃不着好吧,便跟着在自家后院搭了两座。    葡萄架依着东西两墙角搭建,之间就是禾母精心料理的菜园子了,从拿到房子没多久,一直耕耘到现在,小菜园已经很丰富了。    时值冬末,果实类的蔬菜还种不了,却是叶子菜最易种(不用担心虫眼)、也是最好吃(霜冻后的菜甜又嫩)的时节:像鸡毛菜、小青菜、油麦菜、小白菜、空心菜、生菜、菠菜等等,只要是叶子菜,几乎没什么不能种的;另外还有红薯叶、花椰菜、西兰花、豌豆、蚕豆、萝卜、莴笋等时令菜,由于菜园子不大、产量不多,但此生彼长的,竟让禾薇家连带着她干妈家的饭桌没缺过自家种的新鲜菜蔬。    当然,这其中离不开优化培养液对土壤的改良功劳,若是没有禾薇寄来的那一小瓶,单靠别墅后院这一片新开的生地,不施肥、不喷农药,很难达到眼下这般收获。    没看禾家屋后的一排业主,从楼上看到禾家后院这片长势极好的菜地,心痒痒地也在自家院子里开了一片。那段时间,据说整个小区,跟风开菜地的有二三十户,然而最后大都无疾而终,坚持下来的那么一两户,收成也没法跟禾家比。    这还是稀释又稀释之后的效果呢。可想而知,若是不经稀释直接使用奥尔星出品的优化培养液,效果将何其逆天。    未免业主们起疑,禾薇于去年冬天、她干娘家搬新家暖房时,偷摸把干娘家院子里的土壤也做了改良,是以,许惠香家的花花草草,不仅长得比别家好,凋落得也比较迟。    再加上贺擎东买的那套房,尽管还没装修完毕,但院前院后的花草已经长开了,夏季草木繁盛、秋天落英缤纷。以至于其他业主们忍不住嘀咕:是不是禾家所在的这一排房子风水特别好?个别业主甚至还跑去物业闹,说什么不公平,同样的价格,凭啥有些房子的风水好?有些却一般……巴拉巴拉。闹得物业主任是一个头两个大。    禾家俩口子听说后,当笑话一样说给俩孩子听,禾薇摸摸鼻子一阵心虚,叮嘱爹妈:万不可把培养液的事说出去。万一业主跑来问他们家买了可咋整。    好在俩口子的口风一贯很紧,即便闺女不提,他们也不会跟不相干的人说,关好门过自己的小日子,时间一久,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了又如何?风水这等玄而又玄的领域,哪个说的清呢?    “行了,想吃什么菜等会儿再摘,先进去坐会儿。”禾母招呼蹲在菜地中央的闺女,又拉着霓裳的手说,“一会儿你上楼去挑个房间,回头我好再布置布置。”    “不用不用。”霓裳忙不迭婉拒。托薇薇的福,喊禾父禾母一声干爹干妈就觉得很知足了,哪能真的在禾家占一个窝。    禾母佯嗔道:“你别不是嫌我们家小吧?不嫌那就上去挑一个。你呀,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别看我们家才两楼,客房管够!”    禾薇在葡萄架旁的水龙头前洗干净手,走过来拉着霓裳,笑嘻嘻地往楼上跑:“走吧姐,装修完我也还没来看过,咱们挨间地看过去,喜欢哪间让妈给咱布置,再让爸给你和魏哥打张超级结实的大大大床,保管你怎么滚都掉不下来……”    “呸!坏丫头!”被禾薇一路拽着走的霓裳耳根陡然飞起红霞,忍不住笑骂,“被你男人带的蔫坏了啊。”    “嘿嘿嘿……”    禾薇家的新房,不像她干娘家,一眼望过去,满目高大上。但若是看细节,会发现,禾父禾母还是非常用心地在装修这套舒适敞亮的洋别墅的。    但凡是木料,都是禾父精挑细选的水曲柳和老榆木。店里之前珍藏着的红木、黄花梨,则准备给闺女打嫁妆。    墙体和天花板没做什么复杂的吊顶、背景,也没装什么镭射灯之类的,就清清爽爽的白色石膏吊顶和不易刮蹭的米黄色墙面漆,灯具的款式也都是挑方便打理、清洁    的,那种倒吊钩似的水晶灯,是禾母第一时间排除的,装灯前就在电话里跟禾薇说:    “……你二伯娘后悔得要命,那灯就开头几天图个好看,沾上灰可烦了,拿鸡毛掸子怎么都掸不干净。搬梯子爬上去擦吧,也得擦上老半天,而且还不安全,她有一次差点就从梯子上摔下来了……所以我跟你爸说了,咱家的灯,一律挑容易打理的,你要喜欢那种弯弯钩钩的水晶吊灯,回头让阿擎给你装去。搞卫生让你自个儿去操心,你就知道有多难了……”    禾薇哭笑不得。她啥时候说喜欢水晶灯了?    禾母一脸诧异,扭头问正在自己和自己下棋的禾父:“薇薇说她没讲过要水晶灯啊,你咋说她喜欢来着?”    “我说了吗?”禾父茫然地抬起头,半晌,挠挠头说,“哦,那可能是顺嘴一说,没见姑娘家都喜欢漂亮的东西嘛……”    禾母:“……”搞半天是个假情报!    禾薇:“……”真是比窦娥还冤。    不管怎么说,她家的灯被禾母一锤定音,选的灯外观不是方、就是圆,总之都是光面、易打理的灯具。    当然,挑的牌子是业内口碑一等一的。一分价钱一分货嘛,这个道理禾母还是懂的。只要兜里富足,谁会一味贪便宜呢?    出于搞卫生方便,新房子里的割断,譬如玄关和客厅之间、餐厅和厨房之间,用的都是最新式(禾父自己想出来的)的双夹层,意即在镂空的仿古花纹隔断外,又覆了一层全透明的不反光玻璃,既好看又方便家庭主妇清洁。    这一点,很快就被其他业主学了去。    为此,禾母得意洋洋地对闺女说:“你看,我们家尽管没买很贵的东西,却有很多人跟风学我们家。家具不用说了,找你爸订的一拨一拨的,去年一年可把你爸忙得够呛……后来看到我们家的隔断,也都照样画葫芦订做去了。你干妈说,我们家已经成了小区里的‘那波玩’了,你知道啥意思不?”    禾薇笑歪在沙发上,竖着大拇指给她娘解惑:“知道啊,就是第一、最棒的意思。”    禾母笑得嘴角咧到了耳朵根。    在新家晃悠了小半天,走之前,禾薇又去隔壁——即将属于她和贺少将的婚房,溜达了一圈,装修订婚后就开始了,过年前刚好刷完内墙,过年正好给墙壁晾一晾。    禾薇从楼下转悠到楼上,最后站在主卧出去的露台上,将色彩醒目的鹅卵石健身区和墙角那一丛丛四季常青的花草拍下来,发给贺少将:猜猜我在哪里?    贺擎东一眼就看出是滨海壹号的婚房,发了颗爱心+房子的组合表情图给她。接着又说:宝贝,想你。    禾薇捂了捂有些发烧的脸,然后给他回复:后天就回去啦,等我去看你。    贺大少满足地笑了。惊落一帮未曾见过他这一面的部下和外来领导们的眼球。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