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52章 货好不愁没销路
    新年的到来,意味着要备战期末考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大一第一学期,基本都是公共课,即便是专业课,也是需要记忆、背诵的基础知识。    悠闲的大学生活开始显得紧张。    刺绣楼的空教室,渐渐的被迎战期末考的学生扎根占做据点,有课要上的时候放本不怎么重要的笔记在那儿占位子,没课时就过来巴拉巴拉背诵。    哪怕是谈情说爱的小情侣们,这时候也不敢肆无忌惮地逃课约会了。    最后几堂课可是关系着期末考能不能顺利通过、因为任课老师往往会在最后几节课划重点,同时会加强点名,一旦点到不在的同学,对不起!哪怕你期末考得满分,也要被扣掉一半。    来上课的同学呼啦一下多了起来。禾薇所在的刺绣班,居然直到学期最后两堂课,才齐刷刷坐了个满堂红。平时不是这个迟到早退、就是那个干脆不来。    重点一划,抱着书本摇头晃脑背诵的人也多了,几乎每个不上课的教室都坐了自习的学生。    “想不到大学生也喜欢投机取巧。”最初看到此类现象时,霓裳满目震惊。不过眼下已经见惯不怪了。    禾薇还好,谁让她这是第二次念大学呢。尽管第一次念的是普通专科,在同类院校中也不怎么有名,但怎么说也体验过大学生活了。    自习教室坐满了人,她和霓裳干脆在瑜伽社里看书。    瑜伽社和其他社团一样,圣诞节前就停课了,下一次开课要等开年后。    说到瑜伽和瑜伽球,短短两个月的练习,进步最大的当数关聆她们班的小胖班长了。许是这么多社员中,唯小胖是正儿八经地以减肥为终极目的在进行苦练吧,其他女生尽管自称胖胖胖,报名参加瑜伽社也是奔着瑜伽的好处来、多少希望能更瘦一点、身材更匀称一点,但愿望不是那么强烈,练下来的效果自然也就不及小胖那么明显了。    禾薇在瑜伽社里任了两个月的社长,每周两次课地教授小胖等社员;在非社团活动日又跟着霓裳练女子搏击术,几乎每天都在瑜伽社耗上两三个钟头,都快把这儿当大本营了。    梅子和关聆、林一筝也会经常过来转转,没课的时候跟在禾薇后头学几招。渐渐的,瑜伽社里布置的越来越温馨,里间的活动室没怎么更改,外间的休息室变化可大了:梅子搬来的楠竹书架、林一筝赞助的报纸杂志篮、关聆网购送上门的茶道桌椅,以及围着窗户的人手一把懒人沙发(内里的填充物不是海绵、棉絮,而是雪豆,又称保丽龙粒子,其实就是泡沫粒子啦,最大的优点就是怎么躺怎么舒服)。    为此,霓裳连连摇头笑她们这帮大学生太会享受。不过笑归笑,每次关聆表演茶道,喝茶最多的总是她。    “今年下雪的频率不高,但积雪比去年深。”    窝在瑜伽社的懒人沙发上看了半天书,两人做好保暖工作,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呼吸着冰天雪地里的新鲜空气,往食堂走。    禾薇听霓裳这么说,微笑着回想去年这个时候她在干嘛,好像是因为圣诞节前夕帮福利社想到了个赚外快的点子,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原来去崇临开店还不到一年啊,却仿佛过了好久的感觉。    仰头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霓裳说:“霓裳姐,不如下午去街上转转?”    崇临的布艺手工店运作到现今已经不需要她远程遥控了,周婶等几位婶子,对“布的理想国”远比她更上心。    倒是和高大叔合作的山珍店,因为开在珍味馆旁边,离华大有点远,从开业到现在,统共才去过三次,一次是开业当天剪彩、第二次是领着贺少将认门、第三次是高大叔押车来京都,她去介绍高大叔和强子叔两人认识。具体的沟通事宜,倒反而是电话里进行的多,就连账本也是通过手机发来的。    禾薇觉得自己这个“代老板”(真正的老板不是贺少将么,山珍店可是她送他的聘、咳、生日礼)当得有点不称职。于是趁着雪停,决定去店里转转,顺便问问强子叔过年有什么计划。    霓裳肯定没意见啊。说实话,她更喜欢在外头跑。在暖气充足的室内,膝盖头搁着一本书或是杂志,总让她昏昏欲睡。    山珍店这几天火爆了。    屯年货的、送年礼的……把个本就不怎么宽敞的小店面挤得水泄不通,门口还排起了长龙。    大概是看到队伍迟迟不动,不少大伯大妈扬着嗓子吼起来:“哎!前面的咋不动了啊?咋这么磨叽?这大冷天的,让俺们排到啥时候去!”    “就是!排到了还在那挑挑拣拣的,来之前没想好要买啥嘛,没想好靠边站,让俺们先来,俺们列好清单来的,照清单买就行了……”    “我也是照着我闺女说的来买的,用不着挑三拣四,要不让咱们先来?”    后边的人催,前边的人急:“咋问啥没啥啊?我说伙计,昨儿下班经过那会儿,还看到好几摞红菇叠放在这儿呢,才过一晚上就只剩这一包了?你没骗我吧?”    理货的伙计哭笑不得:“婶子,您说的这是啥话,难不成我还能把东**里头不让您买?”    问话的大妈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因为和来之前想好的不一样,有些不甘心,边掏钱边咕哝:“这好了,说好了给她们带两包红菇去的,就剩这一包,咋整嘛,早知道昨天就下车了……算了算了,榛蘑再给我添两包、猴头菇也来一包……”    类似的顾客太多了,以致于队伍前进的很慢。    强子和一长期、一临时两个伙计忙得团团转。好在分工还算有序,一个收银、一个招呼、一个包装。    长龙在人声鼎沸中逐渐缩短。店里的山珍几乎被抢售一空。等送走最后一个顾客,强子和伙计三个双双累瘫在椅子上。    “这两天什么日子啊?怎么天天有这么多人排队来买山货?”强子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刚开张那几天,店里的生意能用门可罗雀来形容。愁得他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尽管禾薇一再宽慰他,无论生意好或差,京都的山珍店她都会开下去。好的话就多进点货,将来还可能去清市开分店;生意清淡,进的货就主供亲朋好友,权当是在京都设了个长白山山珍仓库。    话是这么说,可强子还是愁啊,想他拖家带口来京都,拿着老板给的高工资,却干着再闲没有的活,这让他如何过意得去嘛。    好在一段时间以后,生意总算上来了,从一天一两笔、到三五笔,再到这两天的百多笔,让强子兴奋得有点不敢置信。    “应该是年关到了,大家赶着办年货吧。”临时雇的伙计擦着汗说,面前出现一片阴影,抬头的同时下意识地招呼,“欢迎光临‘山珍店’,有什么需要……”    话说一半傻眼:“禾、禾、禾小老板?”    禾薇噗嗤笑了开来:“叫我禾薇就好。倒是你,怎么在这儿?”    临时伙计也就是周若鸣,憨笑着挠挠头说:“前天路过这儿,看到店里招伙计,工资按日结算,顶多干到腊月廿三,我觉得蛮符合我的情况的,就应聘了。”    正在里间盘库的强子,听到禾薇的声音马上走出来,听到两人的对话,击掌笑道:“这下省心了,都不需要我介绍了。走!先去吃饭,难得老板来巡店,今儿我请客。”    禾薇讶然问:“强子叔,你们都还没吃午饭呀?”    强子一看时间:“嘿!都快两点了呀,难怪觉得肚子饿。别说,有钱赚,真比吃什么灵丹妙药都强。”    长期伙计笑嘻嘻地探出头:“店长,说得你好像吃过灵丹妙药似的。”    强子嘿嘿笑,把这两天的营业额向禾薇作了汇报,末了打趣说:“有这两天的生意撑腰啊,我不担心拿不到年终奖了。”    禾薇听得直咂舌。这京都的有钱人到底有多少啊,要知道,高大叔进了这批货之后,要等来年三四月才开工了。山里人家,尤其是东北那一带,大冬天是不时兴干活的。    强子带着俩伙计到对面的馄饨店吃了碗现包现煮的热腾腾的大馄饨,回到店里,和禾薇对起近两个月的账目。    “……上个月初生意开始活起来了,每天平均能接到十七八笔单子,雪蛤油和人参的销量也大了不少,不过月底和这个月初这几天反倒没平时好,我琢磨了一下,兴许是别家店都在搞什么年终、新年大促销之类的噱头,咱们店除了张贴了一些新到货的通知,没跟着凑热闹的缘故吧,这不元旦一结束,营业额又回升了,这两天更是一天比一天火爆,你瞧,摆出来的货,平常起码要卖上三天,今天到中午就卖得差不多了,照这个速度,腊月底前能把库房里的货卖完了,哪用等到来年开春啊。”    一面欢喜,一面发愁:这货卖完了,总不能关着店门放长假吧?高友正那边恐怕得四月份才能接上新的货。    禾薇想到了什么,笑着说:“强子叔,您别挠头了,再挠头发该掉光了。我大概知道为什么这两天生意特别好了。元旦前我不是让您帮我装了二十份年货吗?就是霓裳姐来拉走的那些,二号那天提了两份去二姐家,碰上她几个同事也在,见咱们店的东西质量好,说是回头就去咱们店光顾,还说会介绍更多的朋友去买……我当时以为她们只是客气话,没往心里去,听你这么一说,应该就是她们的功劳了……”    “原来是这样啊。”强子恍悟,继而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库房里那些货,应该能撑到来年开春。”    周若鸣和另一个伙计见状不住打趣:“店长,这没生意的时候你发愁,生意好了你也发愁?啥时候你才不发愁啊?”    强子说:“你们懂什么!生意太好了那得货源接得上才行,接不上的话,卖光了一批就得关门,老是这么卖一批、关一阵的,人顾客赶不上趟,一来二去的就不来光顾了;再还有一些人会觉得,关关开开的店不规范,来一次也不高兴再来了,这么一来,客源不就流失了。”    “咱们这店一半以上都是回头客,关店门之前贴个通知,说明几号开,肯定会有很多人来买。”    “对啊,这和酒香不怕巷子深一个道理么。卖得快代表咱们的货好嘛。货好,关注的顾客肯定多,关几天门相当于积蓄力量,再开肯定会有很多人来买。”    俩伙计笑嘻嘻地和强子辩论起来。    强子一个人说不过他们,笑骂了几句,提前放他们下班了:“明儿早点来,今儿就当给你们放假了。”    “谢谢店长!”    “谢谢老板!”    禾薇临时想起元旦去商场扫货,给家人朋友备的过年礼物,喊住周若鸣,笑着道:“我给蕾蕾买了双雪地靴,碰到你省了我快递费了。”    周若鸣见是送给他妹妹的,不好推拒,替妹妹道过谢后跟着禾薇去后备厢拿。    “你们也快考试了吧?出来兼职,会不会受影响?”禾薇方才聊天才知道周若鸣找的临时兼职不止山珍店一处,另外还有一个仓库的装卸工。    周若鸣笑笑说:“正是因为快考试了,停课一周复习我才天天出来兼职的,课业内容我都记得滚瓜烂熟了,你放心吧,我还等着拿奖学金付下学年的学费呢。”    “明年是不是该实习了?准备回家还是在京都找?”禾薇顺嘴问了句。被贺家双胞胎以及徐海洋他们一口一声嫂子喊习惯了,和仅比她大两岁的周若鸣站一块儿,总觉得自己才是姐姐。    周若鸣挠挠头:“我们这个专业的实习单位不好找,实在找不着对口的,只好回崇临去了。”    禾薇想了下提议:“贺哥在西郊有个农场,果林山头都有,事情不多,就是离市区有点儿远,去的话得住在那边,吃住你放心,宿舍和食堂都是有的,你可以考虑一下。要不我把地址给你,你得空去看看……”    禾薇报了农场地址,周若鸣拿出手机记录,有几个字没听清,侧头问禾薇,禾薇在自己的掌心上写给他看。    这一幕恰好被街对面的傅灵看到,眼珠子一转,拿手机拍了下来。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