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47章 幸福感爆棚
    看到一贯牙尖嘴利的得力部下被堵得哑口无言,贺擎东忽然想笑,招手让他们坐下:    “行了!一个个地杵着干啥!坐下开吃,再不吃菜都凉了。[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想喝什么自己点,今儿我做东,回头记到我个人账上,别走公家。可惜副团不在,不然今儿可以算是我和薇薇补你们的订婚宴了。”    “那咋好意思!要请也该我们几个请头儿和嫂子。”五队队长挠着头嘿笑道。    其他人也一致点头。    贺擎东淡淡地扫了五人一眼:“吃不吃一句话?”    “吃!”    五个人呼啦一下集体归位,动作出奇的一致,看得禾薇忍俊不禁。    贺擎东见媳妇儿心情不错,放过了五人,旁若无人地开始给媳妇儿布菜、剥虾、拆蟹壳,甚至还想直接投喂到禾薇嘴里。    明晃晃的秀恩爱,差点闪瞎五|人帮的钛合金狗眼。    不过在看到头儿另类的一面后,五人心里舒坦了。下次他们带各自的媳妇来驻地小住,头儿不能说他们英雄气短了吧?    酒足饭饱,两拨人分道扬镳。    贺擎东带小媳妇去招待所,一二三四五回各自宿舍。    待两拨人看不到彼此的身影后,一二三四一拥而上,把还在喜滋滋地徜徉啥时让媳妇来驻地探亲的五队,压在地上胖揍了一顿。    “你猪脑子啊!整那么大一桌席面,难怪头儿一开始的口气听上去那么冲,换我我也不舒坦,好好的二人世界被你整成了七人共餐……”    五队大呼冤枉:“我没让师傅整那么大一桌啊,我就让他们整几个拿手好菜,好让嫂子喜欢上咱们这儿的伙食,以后多来几趟,免得头儿欲求不满……哇哇哇,肯定是师傅们自作主张……哎哎哎,意思意思揍几拳就够了啊,还真打啊,老子明天还要带队进山……”    一二三四打得差不多了,松开他,双手后撑,坐地上休息。    五队踹了踹离他最近的一队的脚:“特么你好意思上手?头儿俩口子闹矛盾、找咱们救场那话不是你提起来的?我要是当着头儿的面……”    “嘘——”一队队长扑上来捂住五队的嘴,“我错了还不成么。”    “不成!”    二三四五笑吼一声,涌上来把一队压地上胖揍了一顿。    这些事,贺大少自是不知道的。知道的话,估计会把其他四人拦下,然后——由他一人上阵,把一队拆得今晚甭想上床。看他下回还胡咧咧不!    因为不知道,所以贺大少很是愉悦地搂着小媳妇来到了驻地招待所。    客房是现成的。可以说,自从招待所建成,这间客房就一直为贺擎东保留着。洁净度不用说,天天都有人打扫,但其他条件就明显不如市区挂牌四星的商务套间了。好在两人对这些不怎么讲究,干净就行了。    办妥手续来到客房,两人轮流冲了个澡。啥?你说鸳鸯浴?某人倒是想,不过被他媳妇儿眼明手快地拦在浴室外,只好退而求其次——上|床奋战了。    ……    猎鹰团驻地所在的具体坐标,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哪怕家属来探亲,也都是让他们先到五公里外的沙家营镇,由驻地派人派车去接。    沙家营尽管算不上大京都数一数二的发达郊镇,但交通还是比较便利的,地铁、公交、城际大巴……让人有充足的选择余地。    当初猎鹰团选址,除了从军事防御角度选择这么个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便利的交通也是考虑的内容之一。不然,房山那边多的是适合军营驻扎的隐秘点,何必跑这儿来?可驻地内部成员进出有车、有直升机,家属们来探亲呢?总不能让他/她扛着沉甸甸的行李一圈一圈绕盘山公路、完了还迷路吧?    是以,在选址问题上,军部和国安那帮碰到就爱斗嘴的老干部们,出奇的一致。    小俩口都属于早醒、并习惯晨练的那类人,不过每次遇到贺大少,禾薇就会破功——任谁被翻来覆去折腾大半宿还能不受影响照常起床的。如果有,那肯定不是人、而是神。    “眼皮撑不开……没力气……起不来……”隐约听到晨起的号角,又感觉身边一陷,身畔人似在小心翼翼挪开被角起身,禾薇闭着眼嘟哝。    “我知道。”贺擎东给她掖紧被角,顺势在她光滑饱满的额头印下一个早安吻,宠溺地哄道,“你睡着,我跑一圈回来给你带早饭。不然食堂要关门。还是想去镇上吃?镇上的餐饮我担心卫生过不了关……”    禾薇小声嘟哝了一句“都行”,裹着被子困得又睡着了。    贺擎东看着她姣好的睡颜,顿觉幸福感爆棚,眼里含着笑,起床的动作更加轻缓。    想起小妮子昨晚说想吃米线,贺擎东晨跑之前先绕到食堂,让云城来的师傅烧碗地道的过桥米线,又点了一笼江南特色的袖珍小笼,他自己则要了一碗三鲜宽面,约好四十分钟后过来拿,让师傅不用太早做,免得放久了结块,那就不好吃了。    叮嘱完,贺擎东才去训练场晨练,顺便视察一下各队伍的情况。    四十分钟后,准时来到食堂,师傅已经把他要的早点打包好了,额外又送了一份看着就很有食欲的蔬菜沙拉和鲜切的水果拼盘。    贺擎东见状,挑了挑眉,正想说什么,大师傅走过来解释:“首长,这蔬菜、水果是周队长几个送来的,说是给首长加餐。”    老周他们送的?那多半就是让他们拿去分的农场水果了。贺擎东这才点了一下头,道过谢后,拎着丰盛的早餐回招待所去了。    “怎样?头儿这次可还满意?”一二三四五晨练完,满头大汗地来食堂打包,顺便问大师傅。    大师傅笑眯眯地说:“应该挺满意,走时还听见他哼曲子来着。”    “宾果!”一二三四五相互击掌。    五队长抹了把汗,舒口气说:“补救还算及时!头儿这下不会怨我们几个电灯泡打扰他和嫂子过二人世界了吧?”    “什么我们!明明就是你。”    “哎哎哎!李大嘴,你那事头儿可还不知情,要不要我,嗯?你懂的!”    “无耻!看看!昨天你们四打一,打得我这儿、这儿……都青了,还想咋样!”    “嘿!哥们儿,咱们几个是打了,可头儿还没啊……”    “卧了大槽!……”    “……”    贺擎东提着早餐回到招待所,用吻唤醒还在酣睡中的媳妇儿:“宝贝,起来吃点东西,困的话,吃完再补眠,嗯?”    禾薇嘤咛一声,从被窝里伸出胳膊,圈住他脖子,往他怀里蹭了蹭,“不饿。”    “不饿也要吃点儿,不是说想吃正宗的过桥米线吗?我让师傅做了,我看过了,一点都不油腻,趁热先吃。”贺擎东干脆连被子一起、抱她坐自己腿上,让她把胳膊也放到被子里,“早上冷,别着凉了。”然后端起米线的碗,准备喂她。    禾薇看他自己也没吃,不肯让他喂,就着他的筷子吃了勺蔬菜沙拉,爬起来套上运动卫衣,先去浴室洗脸。刷牙就等早饭后了,吃都吃上了,还矫情啥呀。    小俩口你喂我、我喂你地分享完科学搭配的健康早餐,禾薇换好外出服,收拾着背包跟贺少将聊天:“我跟霓裳姐说了,让她下午三点光景到镇口的公交站接我,你要有事,管自己忙去好了。昨晚你办登记的时候,我听大堂经理说招待所每天都有车去镇上拉货,下午那趟大概是一两点左右,正好,我……”    不等她说完,贺大少略施惩罚地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打断道:“搭什么车!我会送你去。”    禾薇朝他俏皮地吐吐舌:“我这不是怕影响你工作嘛。”    贺大少看着她粉红的小舌尖,眼底一幽,下腹又有**翻涌,可想到小妮子的身体,恐怕经不住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索取;何况今天十点轮到五队进山,九点还有个计划内的动员会,只得遗憾叹气,搂着媳妇儿在床沿坐下,进不去,外部蹭几下也好,可越蹭越舍不得放她走,下巴抵在她肩窝咕哝:“你要是一直没课多好,留这儿陪我。”    禾薇哑然失笑,仰头承接他落下来的细密如雨丝的吻,没一会儿就娇喘吁吁。转过身跪坐在他腿上,两手圈着他脖子,与他四目相对:“我有时间就过来看你。而且我看你们这儿也没家属房,一直留这儿也不现实,总不能长住招待所吧?”    “家属房还在建。”贺擎东郁闷地说,“长住招待所没什么不现实的,无论你来不来,这间房都是给我保留着的。”    “那好。”禾薇和他约定,“你不忙,而我也没事的周末,就来看你。”    贺大少圆满了。缠着媳妇儿又来了个亲亲,直到八点四十五的闹铃响了,才不情不愿地松开她,让她在客房休息,他去开个动员会,马上回来。    “乖,在这儿等我,回来我带你去镇上吃烤鱼。房间里电视、网络都有,不想睡了就玩会儿电脑。”    “知道啦。”禾薇看他叮嘱这、叮嘱那的,再不走该迟到了,笑盈盈地上前替他整了整衣领,又踮起脚尖在他下巴印了个吻,推他出了门。    ……    和霓裳碰头时,不早不晚正好三点整。    沙家营镇口的公交站旁,身穿黑色便西服的霓裳,悠闲地倚着车门,看到贺擎东的路虎缓缓驶近,打了个响指,笑着走过去调侃:“是不是来早了?你们若是还有什么话说,我可以再等等的。”    禾薇被打趣的俏脸一红,岔开话题问:“霓裳姐,你来之前顺道有去农场吗?”    霓裳居然也红了脸。    禾薇愣了愣,方才想起——霓裳在和老魏谈-对-象!老魏不就是在农场上班么,问霓裳有没有去农场,活脱脱像是在问她有没有去看老魏。    禁不住想笑。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尽管问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这一茬。囧。    霓裳站在车门外,好气又好笑地伸手点点禾薇的额,“行啊,跟你男人处了两天,学会专挑人软肋进攻了是吧?”    禾薇吐舌,讨好地朝她嘿嘿笑:“没有啦,我就那么顺嘴一说。因为金叔上午打电话给我,说荷塘里游进了几条鱼,应该是顺着山溪下来的,其中一条看着像是娃娃鱼。我让他看着点,回头找专家鉴定一下,要真是娃娃鱼,觉得还是捐给保护部门专门来养好一些。”    霓裳点点头,想了下提议:“那要不早点出发?绕一下农场?”    禾薇偏头看着她,促狭地笑:“这么说,霓裳姐真的没去农场呀?”    “不一定。”贺擎东噙着笑接过媳妇的话,“去了还可以再去嘛。老魏绝对不会嫌多的。”    “你俩真是够了!”霓裳扶额,“果然是俩口子啊,一唱一和的,配合够默契。”    贺擎东和禾薇相视一笑。    下车后,贺擎东本来还想再叮嘱小妮子几句的。譬如晚了就在农场住一宿,明天再回市区。迟到就迟到嘛,既不争取奖学金也没打算争优秀生,只要不是瞎混,有事情迟到早退或请假很正常,何况还有周悦乐在,这点小事还能不通融?    然而还没开口,他脸色一沉,把禾薇拉到身后,转身看向迎面走来的一行四人。    为首的赫然是被华国警方要求多留几天、以配合俞明露一案调查取证的班杰明修。    霓裳身形一震,后腰上的枪不着痕迹地握到手里,目光紧锁班杰明身后的两名保镖。一旦开火,比的就是谁拔枪的动作更快。    “班杰明先生让你们莫慌。”跟随班杰明来的翻译,扶了扶金丝眼镜扬声说道,“他答应了华国警方,除非正当防卫,否则不会开枪。他此趟前来,是有重要的话想跟贺先生和贺先生身后这位小姐说,还请两位赏脸。”    贺擎东眯了眯眼,沉声问:“什么事?”    “班杰明先生请两位借一步说话。”(未完待续。)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