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44章 带着媳妇去“巡山”

正文 第644章 带着媳妇去“巡山”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半途,接到米小糖的电话。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

    “禾薇禾薇!粗大事了!粗大事了!那个孙倩你还记得吧?就上回在车展跟我吵的那女的,我刚在我哥的学校论坛发现,好多人都说她进局子了,原因是和两个社会上的男人公然在咳,3耶,太太太表脸了!简直刷新我三观。关键是地点,你绝对猜不到是在哪儿”

    米小糖难掩兴奋地叽喳完,等着禾薇猜猜猜。

    禾薇扶额。同学们也太能猜了,仅从衣衫不整的两男一女猜到3,怎么就不能是打架呢?

    没等禾薇开口,米小糖憋不住自己先说了:“你肯定猜不到事发地点,是华大。好像还是你们学院那栋新造的教工大楼,叫什么楼来着,哎呀我一时想不起来了,总之离你很近,你真没听说过这个事呀?”

    “我,咳”禾薇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实话实说其实我也是当事人之一?

    好在米小糖只是顺嘴一问,径自往下说:

    “不过也有自称知情人的网友爆料说,孙倩带着那俩男的是去寻仇的,结果仇没寻到反被人修理了一顿我倒是觉得这个可能性挺大的。尽管我挺希望孙倩是3主角之一,白莲花终于让人看清了本质,多痛快啊。

    可孙倩那人吧,以我对她的了解,在公共场合和俩男的圈圈叉叉可能性不大,她那人特别好面子,你要是当众给她没脸,她表面上会装作很大肚地原谅你,心里指不定多黑暗呢,所以带着人去找谁寻仇太有可能了。而且她这人特会记仇,一点点小事,就能念叨上好久,非得把场子找回来才行。

    认识她的学姐没一个喜欢她的,可惜我哥一直不信我,老说我把人看得太坏哼哼,幸好他没跟孙倩走一块儿,要不然”

    说到这里,米小糖忽然兴奋地扬高声调,“对了!禾薇你还不知道吧?我哥和馨媛姐谈朋友了耶。就车展回来之后,我都不知道他俩是啥时候表白的,等我再看到馨媛姐时,她已经跟我哥手牵手了,出去玩我倒成了瓦亮瓦亮的的电灯泡”

    禾薇弯弯眉眼高兴地说:“这么说咱们几个都是媒人了?”

    “对耶!”米小糖眼睛一亮,“我得跟我哥讨个媒人大礼包去!等着啊,咱们几个都有,见者有份嘛!他不给我就找馨媛姐、不、嫂子要去,嘿嘿”

    禾薇失笑地收了电话,回头对开车的贺擎东说:“是小糖啦,她在理工大的校园论坛看到了孙倩的新闻,特地打来问我知不知道。”

    “嗯哼。”贺大少空出手揉了揉媳妇的头。

    她那同学嗓门那么大,他坐在边上都听到了。

    不过,理工大论坛竟然有人爆料说孙倩是去寻仇的,这人倒是挺神通广大。

    毕竟孙倩当时是一个人进校门、一个人进刺绣楼的,和禾薇谈话时,霓裳证明周边没有别人。因此一般人不会想到寻仇这一方面。除非,爆料人和孙倩相熟、并听孙倩说起过这个事再就是,这个爆料人就是孙倩说的神秘人。

    贺擎东刹车一踩,咻地在路边停了下来。

    “怎么了?”禾薇看他一下变了脸色,还道又有谁在跟踪他们,下意识地往后看。

    贺擎东觉察到她的小动作,好笑之余不免心疼,这是成惊弓之鸟了呀。

    “没人跟踪咱们,只是想到一个事,先处理一下。你先玩会儿手机。”贺擎东搂过媳妇亲了一口,抓紧时间给徐海洋发了条消息。

    和论坛相关的技术性操作事宜,找徐海洋无疑更合适。

    简单概述了一下案件情况后,嘱咐徐海洋帮忙查一下理工大论坛里爆这个料的人的和真实身份,看是不是和孙倩有过什么交集。

    徐海洋很快回复:“擎哥放心,我让兄弟查去了,一有消息就给你电话。话说回来,您和嫂子这两年可真多灾多难,要不要兄弟我安排一下,上哪个寺庙拜拜去?”

    贺擎东回了他两个字:“谢了!”

    “谢了是啥意思?”徐海洋一脸懵逼地扭头问坐他旁边看书的沈瑞珠,“是谢我帮他查爆料人呢还是真让我安排一下上寺庙拜拜啊?”

    沈瑞珠瞥了他一眼:“那就两件事同时进行呗。看你下回还敢不敢胡言乱语,什么拜拜,哪学来的迷信思想啊。”

    徐海洋痞笑着搂过学霸媳妇,轻抚着她尚未显怀的肚子说:“话不能这么说,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又说,“既然擎哥对拜拜感兴趣,咱们好好安排一下,抽个时间上香山拜拜去。正好,枫叶开始红了,天气也还不错,挺合适郊游的”

    沈瑞珠听得好笑:“你到底是去拜拜还是去郊游呀?”

    “顺便嘛。”徐海洋愉快地偷了个亲,然后调整了一个让媳妇靠起来不觉累的坐姿,噼里啪啦在群上召集郊游、咳、拜拜的人马了。

    那厢,贺擎东载着小媳妇到了猎鹰团大本营。

    车子才进一道门,车内的对讲机沙沙响起:“首、首长,您、您车上好像、那啥还有一个人?”

    贺擎东没好气地回道:“那是我媳妇。登记表准备好。”

    一听首长大人带着媳妇来驻地,二道门执勤室里炸锅了。

    “我去!没听错吧?首长夫人来了?”

    “一会儿让我去!”

    “我去!”

    “你们谁都别吵!我去!”

    “凭啥你去呀!轮着来该轮到我了吧?”

    “你记错了,明明是轮到我。”

    谁让他们驻地很久没家属来探亲了,上一次是谁出去登记的,真心记不清了。

    “反着轮应该轮到我。”

    “我”

    “我看还是抓阄吧。”

    “抓就抓!”

    最后,刚和贺擎东对讲通话的小个子青年幸运地抓到了这个机会。

    其他人齐齐朝他发射羡慕嫉妒的目光,顺带叮咛:“看清楚点首长夫人长啥样啊,回来和我们描述描述。”

    “记得给首长夫人留个好印象,免得她吹枕头风,咱们几个都倒灶”

    “切”

    出这个馊主意的执勤兵遭到了大伙儿的集体嘘声。

    离二道门还有几步路时,身穿迷彩服的小青年拿着一张登记表,哧溜滑到了路虎车跟前,“啪”地行了个标准军礼,而后难为情地挠挠头,笑着问:“那啥,首长您带夫人来参观呀?”

    “嗯。”贺擎东的心情显然很好,解了后车厢的锁,让青年自己去后头搬,“水果你搬两箱去,喜糖箱子里的是零嘴,随便你挑一箱,和其他人一起分分。”

    “谢谢首长!谢谢夫人!”小青年开心地绕到后备厢搬吃的去了。

    等路虎车拐了个弯驶向停车场,小青年猛然记起:忘记看清首长夫人长啥样了!

    “总之很漂亮、很年轻、很”

    “”

    那厢,禾薇好奇地问贺少将:“我看别的军区,大门口总是有俩俩一组、拿枪值班的战士,你们这儿都没有嘛。”

    贺擎东边停车边解释:“不需要。一道门设了红外线检测岗,只有事先登记过的车辆才能进入,一道门进来不是有一长条黄线区域吗?那是用来扫描人员身上和车内有无夹带违禁品的。一旦发现异常,二道门执勤室就会收到警报。严格意义上说,二道门才是真正的驻地大门。”

    禾薇了然道:“难怪,刚通过黄线区域,就有人找你问我是谁了。”敢情她一进入一道门,就在监控下了。

    贺擎东笑而不语,揉揉她头说,“走,带你去我办公室看看,歇会儿再带你去参观别处。晚上想吃什么?饭还是面食?咱们食堂还是蛮不错的,各地有名的主食基本都有供应。”

    禾薇被勾起了馋虫,雀跃地走在他身畔,想到一个问一个:“狗不理包子有吗?”

    “有。”贺大少宠溺地笑答。

    “煎饼果子?”

    “有。”

    “荷香糯米饭?”

    “有。”

    “蚵仔煎?”

    “有。”

    “螺蛳粉、鸡丝粉、过桥米线呢?”

    “有。”

    “梅子老家的小笼包呢?”

    “也有。”

    “”

    小俩口一问一答,很快来到贺擎东办公的地方。

    趴在二楼走廊往下看的一伙人,呼啦一下躲回最近的办公室,抖着肩闷声笑,“艾玛啊,第一次看到头儿这么温柔的一面。”

    “你们说头儿要是天天带夫人来驻地,咱们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儿?”

    “这还用说!”

    “依我说”

    “哐哐哐。”办公室门被踹响,没错,是踹的,想也知道是谁了。

    果然,下一秒传来贺大少没好气的声音:“看到了还躲?要我用八抬大轿请你们出来吗?”

    屋里头的几人一个哆嗦,不约而同在心里腹诽:八抬大轿不要了,别给他们添作业就阿弥陀佛了。

    腹诽的同时,几人动作一致地整了一下装,你推我、我推你地硬着头皮从屋里出来。

    “头儿!我们那啥”

    贺擎东瞟了几人一眼,拉过宝贝媳妇说:“我未婚妻,你们叫嫂子就好。”侧头又对禾薇说:“他们都是野战队负责人,一队老李、二队老韩、三队老莫、四队老熊、五队老周。上次轩哥出事,正是二队、四队出的力。名字就不一一介绍了,说了你也记不住。”

    禾薇:“”

    被介绍的一二三四五:“”

    心说头儿,不带这样的!名字取了不就是让人知道的么,叫老什么的也太敷衍了吧。

    尤其是四队队长,心底怨念丛生。

    禾薇看这几个身材隗硕的正气男子,脸上表情却幽怨得像个孩子,禁不住想笑,轻咳了一声,笑着点头致意:“你们好!我叫禾薇,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嫂子好嫂子好!不敢当不敢当!”

    五个人高马大、凶起来能把旗下队员骂哭的彪悍队长,蓦地脸红了。难为情地寒暄了几句,撒腿就跑。

    “跑什么!接着!”贺擎东把车钥匙扔给了跑在最后的一队队长,“后备厢里有吃的,怎么分你们自己看着办。”

    一队队长倒退着抄手接住车钥匙,笑嘻嘻地说,“谢头儿!头儿,今天的联合特训,交给我们吧,保证完成任务!您和嫂子好好休息。”说完,哧溜下楼去了。

    隐约听到另外几个队长和他打屁:

    “最后一句听着有点那啥。”二队队长邪笑着拍拍一队队长的肩。

    一队队长一脸茫然。

    “确实!”三队队长不知想到啥,忍俊不禁地说,“怎么能说得那么直白呢,这要是把人吓跑了,头儿黑起脸,嘶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太污了!”五队队长笑得幸灾乐祸,“当心头儿现在就冲下来找你们算账。”

    “不会的!”二、三队长异口同声。

    发现四队队长始终保持沉默,拿手肘拐了他一下:“干哈呢!发现你那校花媳妇不如头儿家的漂亮,受打击了?”

    熊四队长瞥了一二三五一眼,“说什么哪!老子媳妇在老子眼里永远最漂亮。”

    “那你闷声不响地干哈?思考人生哲理?别逗了!”

    “老子是被头儿无情的介绍打击到了。老熊老熊,特么老子以后生了娃,岂不是真成熊崽子了?”

    “噗哈哈哈”

    听得**不离十的贺大少,摇头笑骂了一句,拉着禾薇进了他的办公室。

    “比较简陋,不嫌弃吧?”他拉她在自己的办公椅坐下,沙发上堆满了他顺手脱下的衣服、散落的文件以及军事月刊之类的琐碎物品,根本坐不了人。

    禾薇看不下去,起身想要帮他收拾:“看你在家里收拾的挺干净,办公室怎么这么乱啊?衣服都是需要洗的吗?趁离饭点还有时间,我帮你先洗了吧。”

    贺擎东握拳掩唇轻咳了一声,真是失策啊,早知道她会陪他来驻地,昨天说什么也要拾掇干净了再冲回去看她。

    不过被她碎碎念的感觉真好,捧起媳妇的脸,吧唧印上一吻,按她重新在椅子上坐下,说:“你歇着,我去洗,很快就搞定。要是觉得无聊,上网、看电影都可以。电脑登录密码是你生日,随便上。”

    说完,先把文件、杂志啥的归整好,然后抱起一大团需要洗的衣服出去了。

    禾薇看着开启的电脑显示屏,登录头像是她的照片,登录密码是她的生日,不由心跳加速、脸红耳热。这家伙,真是无时无刻不让她感动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