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37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正文 第637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电梯直达一楼,电梯门向两侧滑开,映入眼帘的是一脸酷酷的霓裳,抱胸倚在正对电梯门的八角廊柱上。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保洁阿姨拿着平板拖把,边拖地,边偷眼打量她,生怕是什么坏人。

    禾薇看着想笑,转念想到霓裳这么大早会出现在这儿的原因,又禁不住叹气:“霓裳姐,是贺哥让你来的吗?其实这么点路,我自己去就行了。”

    “就不能是我自己想跟你去大学里长长见识?”

    霓裳颔首一笑,走过来帮禾薇分担了两个沉甸甸的环保袋,里头装的是从微农场带来的水果萝卜、桃子、山楂,带去和室友们分享。

    禾薇忙说谢谢。

    早知道霓裳在楼下等她,把她那份也带下来了。

    本想傍晚邀霓裳上家里吃饭时再给她的。订婚那天霓裳忙前忙后既当司机又当助理,出了大力气,还没好好谢她。这几天晚上没课,上完下午的课她就准备回东方国际,晚上也在家住。

    订婚后她把平时常用的绣架从空间里搬出来搁客厅了,就安在贵妃榻旁边,绣累绣闷了就躺贵妃榻上偷个懒、歇个气。

    趁大一专业课少、刺绣类的作业也还没紧锣密鼓地展开,希望尽早把欠李老他们的绣屏完成了。

    至于大一住校生能不能校外住宿这个问题,禾薇表示:有个知悉她情况的班主任,这都不是事儿!

    “晚饭不用了,听说你种出来的萝卜味道超级棒,早就想问你讨几个尝尝了,既然有我的份,那我就不客气了,放学跟你回家拿。”霓裳直爽地说。

    听说?听哪个说?禾薇好奇地看她。

    素来以酷脸示人的霓裳,竟然破天荒地脸红了,见禾薇看过来,清清嗓子,朝马路对面努努嘴:“绿灯了,过去吧。”

    明显是在转移话题。

    禾薇了然地想。

    能让一个女人在谈到某个话题时,突然脸红羞涩,那话题里十之**有个男人的身影,可会是谁呢?

    老实说,霓裳的年纪,在未婚的女人堆里算大的了,如今执意跟在她身旁,说是保镖,可在禾薇心里,始终是于危急关头拼力救过她的大姐姐。做妹妹的,自然希望姐姐幸福。

    当然,若是霓裳很享受眼下的单身生活,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可若是有一个人走进了她的心,禾薇希望她能收获幸福。

    不过见她逃避不想说,禾薇没好意思往下问。想着抽空问问贺少将,没准他知道呢。

    霓裳陪着禾薇上课、下课、吃中饭,几乎可以说是寸步不离。

    这使得隐在暗处千方百计想把禾薇弄出学校的俞明露着恼了。

    尤其是被她花钱雇佣、混进京大的人反馈回来一条意外的信息后,更觉头疼不已。

    “什么?这人曾是个军人?”

    “看她年纪比我都大,天天跟着豆芽菜上课下课,到底什么目的?”

    豆芽菜是俞明露私下给禾薇取的绰号。

    俞明露一直认为,只有拥有像她这样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的女人,才称得上是女人中的极品。贺擎东自己长得不赖,挑女人的水准有待商榷啊,混到毛三十岁,才挑了这么一颗高不高、腴不腴的小豆芽?就这还把她当做宝,甚至连修都被迷惑去了,男人特么都是什么眼光!

    俞明露越想越愤怒,思来想去,觉得问题肯定出在禾薇那张天使脸上。年轻就是本钱啊,想自己二十岁的时候,不也是不施脂粉照样娇艳欲滴?先是把意籍丈夫收入囊中,嫁到意大利后,发现夫家华而不实、根本无法实现她想要的奢侈生活,干脆红杏出墙,先后拿下议员、明星、军火商,第一凭借的不就是红润饱满、娇艳妩媚的脸吗?而后才是花样百出的床|上功夫。

    换个满脸褶皱、气色不佳的中年妇女,这些男人会**思靠近?会拿暧昧的眼神挑逗?别逗了!

    所以,俞明露恨死了禾薇那张胶原蛋白满满的脸,一是自己不再拥有,二是因此夺走了修的注意力。发誓等禾薇落到她手上后,一定要将她的脸划成花猫脸!一定!!!

    可现在人都接触不了,怎么把人弄出来任自己发泄?

    俞明露在华大校门附近的咖啡馆里脸色沉郁。

    这时,咖啡馆的进门处响起“欢迎光临”的电子音,两个女生手里抱着书,窃窃私语地走进来。正好坐在背朝俞明露的卡座里。

    “……你说过不过分!我简直要疯了!我对米岩什么样,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吧?他居然、他居然……”

    进来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原来是追米岩追得紧的孙倩,还有一个是她在华大的高中同学,约在这里交换实习心得(实为吐槽)。

    孙倩那天从车展现场回去后,越想越不甘心,加上米小糖带在身边的女生,到底是不是米岩的女朋友,米岩也没给她个最终定论,一心想找米岩求证。

    可开学后米岩忙于考级和研究生备战,一直没在学校碰到过人。电话里又问不出,而且她总觉得不是错觉,米岩在避她,好几次电话都不接、接了也是很稀松平淡的几句,这其中肯定又是米小糖在捣鬼。孙倩恨极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米岩的妹妹,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她。

    终于在昨天,在学校图书馆门口看到了米岩,孙倩兴冲冲地跑上前,想和他说几句,并解释一下车展那天她不是故意跑掉的,是因为……

    因为什么还没说完,发现之前在车展现场见过的那个女生竟然就在米岩身后,两人的手还是交叠相握的。

    孙倩愣住了,指指那个女生,再指指米岩,不敢相信地问:“你、她……”

    “是孙倩啊,好久不见!”米岩倒是很大方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偏头瞅了眼身后侧的女朋友,宠溺地拉高她的手向孙倩介绍,“这是我女朋友徐馨媛,你见过的,就车展那天……”

    米粮集团的少夫人没戏了!

    孙倩脑子里飘满这句话。

    继而妒火中烧。米岩明明是她的,之前那么多同学都说米岩喜欢她,为什么说变就变?肯定是米小糖和那臭不要脸的小三儿搞的鬼,哦,还有米小糖那个同学,抢她的生意、还帮别的女人抢她钦定的丈夫,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她们了,要这么对自己!

    玻璃心发作的孙倩,到处找人宣泄内心的不满,这不,今天找到了华大的老同学。

    “可是倩倩,我怎么听说你追米岩,其实是冲着他的家世去的,你之前不是不喜欢他那种类型吗?大一暑假你还跟我说喜欢大三一个师兄来着……”孙倩的高中同学其实不是很想听她唠这些有的没的,干脆点明道。

    “你从哪儿听来的?谁说我不喜欢米岩了?”孙倩发飙了,“我不喜欢他我能跟着他爬这山爬那山的?我自虐啊!采风又不是每个学期都有,还不是因为他我才去的……”

    “你别急,我也是上次路过你学校进去找你,结果你不在,听你几个室友在那儿说,还说你是因为知道米岩是米粮集团的大公子这才改变择偶标准的……”

    “她们放屁!”孙倩气急败坏地低吼,差点打翻侍者刚刚送上的经典双皮奶,也让背朝着她们的俞明露注意到了两人的对话。

    “她们懂个屁啊!亏我还帮她们带这带那的,竟然在背后那么诋毁我!早知就不帮她们带了,事没办成被她们念叨不说,还倒霉催地去医院躺了两天……”

    “怎么了?不是说暑假回老家了吗?长白山还能中暑啊?”孙倩同学显然不知道这个事。

    孙倩一脸愤慨道:“什么中暑!是车祸好不好!说到这个事我就满肚子气!暑假前我顺嘴说了句可能回老家,班上有同学要我帮她带雪蛤油,其他人一听有便宜沾,一个个地都冒出来了。我想着一个人是带、三个人也是带,就答应了。谁知道央着我妈开车到老家,发现有人捷足先登、把老家那一带的山货给包圆了,害我不得不去姥姥家,结果在盘山公路出了车祸……那两人化成为灰我都认得!其中一个还是你们学校这一届的新生呢……”

    孙倩同学好奇问:“我们学校的新生?谁呀?”

    “叫禾薇,美术学院的,什么专业我忘了,反正跟米岩他妹妹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就南郊园女校,你知道的……”孙倩说得口干舌燥,嫌双皮奶不够解渴,招来侍者又要了一杯青桔柠檬茶,这个便宜嘛。

    “你要不要也来一杯?你请我吃双皮奶,我还没请你吃东西呢。”孙倩故作大方地问。

    同学摇摇头:“不了,我们社团今天招新,我得去现场看看,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去?”

    “我算了,刚借了这么多书,捧着走来走去怪麻烦的。那你有事先走吧,我喝完东西也回学校了。”

    孙倩的同学走后,孙倩坐在原位百无聊赖地啜着饮料,不时愤愤哼几声。

    俞明露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捞起桌上镶钻的手包,婀娜地走到孙倩对面:“我能在这儿坐会儿吗?”

    孙倩下意识地想回绝。

    俞明露把手包往桌上一放,稍稍弯下腰,压着嗓门说道:“我听你很厌烦美术学院的禾薇,正好,我跟她也有点仇,你愿意帮我吗?放心!不会让你白干的。事成之后,我给你这个数。”

    她伸出手掌,比了个数字六,艳红的唇轻吐:“六万美金,你觉得怎样?”

    孙倩心动了。尽管不知道这个浑身上下都写着“我很有钱”的女人,到底想让她对禾薇做什么,但六万美金等于多少软妹币,她还是知道的,四十万啊,够她买一部甲壳虫了。

    大学几年,身边不少同学都开起了车,家境好的连跑车都开上了。她除了羡慕还是羡慕。要是有这四十万,买不了拉风的跑车,买辆进口甲壳虫也不错啊。

    不过……

    孙倩收了收心神,抬头看俞明露:“危险的事情我可不干。”

    虽然被六万美金迷了眼,但总算还有点脑子。

    俞明露笑笑:“危险的事我自己也不想干。”找替罪羔羊干呗。

    “我只是想约她出来谈一谈,无奈她身边有个功夫底子不弱的保镖,一直阻挠我,所以需要你帮忙把她引开。完成这件事,你就能拿到六万美金,很容易对不对?”

    孙倩听是这么回事,放心了。

    “那行吧,具体需要我做什么?对了,空口无凭,出于诚意,你是不是该付点定金什么的?别到时事情帮你搞定了,你却躲起来找不见了,我上哪儿要酬劳去?”

    俞明露心下鄙夷,暗嗤:要钱不要命的女大学生。

    打开手包,数了一沓软妹币给她,“这里有一万块,当是定金。余下的,看你能不能办成了。办成我给你打款,你留个银行账号给我。”

    孙倩抑制着兴奋接过钱,拿咖啡馆里的纸笔,抄了个银行卡号给她。

    两人达成协议,低声交流了几句后,就先后埋单离开了咖啡馆。

    离卡座不远的发财树旁,一个托着腮帮子、面朝落地窗而坐的女生,目视着孙倩难掩兴奋地抱着一沓书穿过斑马线,眼底若有所思。

    “欢迎光临!”

    咖啡馆门口的电子音再度响起,三个打扮靓丽的女生大包小包地走进来,其中一个女生张眼扫了一圈,嘟哝道:“哪有来啊?还说已经到了。”

    “往宿舍打个电话问问呗,说好了来的,要是不来,怎么跟男生解释嘛?”

    “等等,那是不是啊?盆栽后头……”说话的女生往前走了几步,看清发财树后边的人,欣喜地朝另外俩女生招招手,然后大步蹦到临窗的桌边,拍了一下托腮帮子的女生的肩,“抓到傅灵一只!话说,你怎么坐这儿啊,差点以为你不来了。”

    被拉回深思的傅灵,转过头朝室友微笑:“既是寝室联谊,我怎么好不来参加?”(未完待续。)</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