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35章 你就是我的药
    送走亲戚朋友,小俩口甜蜜蜜地回到东方国际的小家。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

    禾薇明天就要上学,贺擎东倒是还有一天假。

    之前担心丈母娘他们可能会多待几天,而他之前老长一段时间都在忙特训,都没什么时间陪小妮子,逛车展买车都是找的她同学、朋友,甚至连两人堪比新婚的第一次,都没有留下陪她,因此趁订婚多休了几天。孰料丈母娘准时回清市,未婚妻也说要上课去。

    贺大少郁闷了,搂着媳妇儿怂恿道:“外语和刺绣理论不都是你强项吗?干脆请假别去了。”

    禾薇好笑地顺顺他背,感觉自己搂的是一只哈士奇,“各班都在竞争出勤率,没事请假不好吧?”

    “谁说没事了?陪我不算吗?”贺大少赖在她身上,呼出的热气喷在她颈窝,痒得她娇笑连连。加上这两天没刮胡子,下巴尖冒出了细密的胡渣,故意在她脖颈、脸颊上摩挲,怎一个痒字了得。

    “请假?嗯?”贺大少不遗余力地继续怂恿媳妇儿请假。

    要他说,大学里少上一节课、两节课有什么关系。尽管他没念过大学,但看三叔家那对龙凤胎念大学时那副懒样,大学里逃个课绝对不是什么大事。

    何况又不是让她不请假直接逃课,“手机拿来,我给你请。”

    死党媳妇=未婚妻师傅=未婚妻班主任,这个等式搁在平时怎么看怎么酸爽,这时候却无比顺眼。

    一句话搞定请假的事,贺大少心满意足地抱起未婚妻上|床沟通去了。

    书上说,夫妻间需要多沟通,婚姻才不会拉警报。唔,他这么不遗余力实践,随时随地“沟通”,不信到不了天长地久……

    禾薇拿这样的他一点辙都没有。所幸明天的课确实如他说的是她的强项,请一天就请一天吧,看他这阵子忙的像陀螺似的,订婚期间身边又都围满了亲朋好友,独处的时间真心少得可怜。而且当着她爹妈的面,两人也不好意思老腻一块儿啊。

    如今多了一天的休息,又是温馨的二人世界,做什么好呢?还是躲家里休息?

    “做……爱做的事。”贺大少轻笑一声,翻身将未婚妻压在身下。

    禾薇轻扯他衣摆提醒他:“别忘了那个。”

    她不排斥也不反对和他勾勾缠,但安全措施必须到位。这几天不算是安全期,更何况安全期也并非次次都是安全的,若是一不小心怀上了,生不生又是个难题。与其到时候纠结头疼,还不如每次做好措施、杜绝这个可能。

    “哪个?”某人却故意装傻,看着俏脸羞红的小媳妇乐呵,“是指爷爷给我的那个吗?放心,我喝过一杯了,味道还不错,大概是壮|阳的吧,我现在……”

    “不许再说!”禾薇娇羞地捂住他嘴。

    贺大少亲亲她手心,拉下她手忍俊不禁地笑:“逗你的!爷爷塞给我的那包东西被我顺手搁哪儿都忘了。再说,论壮|阳,你才是我最好的药,唯一的药,不解释。”

    随着“释”字出口,男人低头封住女人的唇,有力不失温柔的吮吸,热烈却不冒进地引领她奏响爱的圆舞曲……

    当天,两人连晚饭都没吃,一个是累得眼皮都撑不开,完事后冲澡,澡到一半就挂在男人身上睡着了;另一个则是餍足地不吃也不觉得饿,低头看着怀里酣甜沉睡的未婚妻,眼里心里都是满足,整一个友情饮水饱。

    不过次日早上,贺大少觉得有必要给小妮子喂点营养又好吃的,补补身子,于是一大早就在厨房里忙活了。

    禾薇一觉睡到九点半,醒来后咂舌不已,幸好昨天请假了,没请她今天也注定迟到了。一二节的外语课,她哪怕这会儿跳起冲去学校,估计也就赶上最后五分钟。

    “醒了?”贺擎东搞定新鲜吃的蔬菜沙拉,洗干净手来喊她起床,恰好看到睡美人卷着被子玩翻滚,走过来拉起她,宠溺地捏捏她鼻尖:“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大清早的谁惹我家宝贝了?”

    “大清早?”禾薇抽嘴,完败于某人的厚脸皮,“都九点半了,怎么不早点叫我?”

    “反正不上课,起那么早干嘛?现在起正好吃饭,要我抱你去浴室吗?”贺大少痞笑地朝她张开双臂,“e昂北鼻!”

    “不要!”禾薇娇笑着躲过他下床,可惜错估了自己的体力,尽管补足了眠,可还是腰软腿软,一下地差点软倒。

    “看!你的身体向我发出了邀请。”贺大少爽朗笑着,上前抱起她,轻轻松松送她到浴室。

    洗了个香喷喷的泡泡浴,终于神清气爽,身体的酸麻也得到了缓解。

    开放式厨房兼餐厅里,贺擎东已经把两人的早餐摆好了:海鲜云吞面、八宝水波蛋、虾仁水晶包、牛奶红枣麦片、番茄火腿鸡蛋卷,可谓是中西式合璧、色香味俱全,光是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趁热吃。”贺擎东先把牛奶麦片移到媳妇跟前,这是专门给她冲的,补血补气补身体。小妮子这几年长高不少,但除了长高不见长肉,因此显得越发瘦了,每次看到她就忍不住皱眉,“学校的伙食不好吗?”

    “挺好的呀。”埋头在麦片杯前的禾薇答道,“圆圆还说天天三餐吃食堂,晚课后再来顿夜宵,学期末指定胖十斤。”

    “圆圆倒是比高中那会儿胖了点,你呢?怎么就老不见你长肉?”贺大少等她喝了小半杯麦片,给她夹了两颗虾仁水晶包,然后是一小碗八宝蛋羹。

    既称八宝,顾名思义就是有八种食材了,且都是农场出品的绿色食材,包括豌豆、胡萝丁、笋丁、香菇丁、细猪丸、鲜虾仁、鱼丸,再加上土鸡蛋,绝对营养又健康。

    禾薇吃着碗里的,看着他面前大碗的海鲜云吞面,忍不住咽口水:“我想吃云吞。”

    这是禾母抽空包的,用农场的绿色食材跺的馅料,一口气包了好几种口味,鲜肉的、菜肉的、鲜虾的,有云吞也有水饺,包好后冻在速冻室,让小俩口饿了煮来当点心。

    贺擎东看她馋嘴的样儿,不禁发笑,还没看她为哪样吃食馋嘴的时候,可见丈母娘包的云吞、水饺确实美味,他刚刚吃了几口,鲜得舌头都要掉下来了。不过也可能是食材好,用外头的肉或是虾,绝壁包不出这么鲜的云吞。可见,不沾化肥、农药的绿色农场还是有必要继续开办下去的。不仅为了自己,还有下一代。

    幻想着有了孩子以后,带他们上农场游玩嬉戏、陪他们摘蔬菜、瓜果的幸福场景,贺大少的表情更加柔和。

    “你先把蛋羹吃完。”他拿来一个汤碗,分了一小半云吞面给她,问,“等下想去哪里玩?还是就在家休息?”

    如果他说“在家休息”的时候表情正常一点,而不是暧昧地瞅着她笑,她会很乐意地选择待在家,可他都这副表情了,就差明晃晃地劝她留家里,留家里干什么?乃懂的!

    禾薇果断回答:“咱们去农场吧。订婚那天我发现咱们小菜地里的菜长势很好了,再不收割该老了。”

    小菜地前期种了小尖椒、水果萝卜、豆角、适合做泡菜的大白菜、还有蒸熟了又粉又细腻的山药和土豆,一部分菜到订婚前其实就能收获了,只不过觉得收获之后空荡荡的菜地,明显不及挂满枝头的成熟期好看,为此特地多留了几天。待喜事办完,他们小俩口即便不去,老金他们也肯定会帮忙收进仓库的。

    贺擎东哪是真的想要把她绑在床上一整天,虽然他是很想,可也要考虑小妮子的身体不是?因此纯粹是逗她玩,见她二话没有选了农场,佯装遗憾地问:“真不觉得累?不需要在家休息?”

    “不用不用。”禾薇忙不迭摇头。

    贺大少别过头轻咳一声,差点就破功了。

    浪漫的爱心早餐后,小俩口换上新买的运动款情侣装出发了。

    黑色的路虎,霸气十足地驶出东方国际的地下车库,临街一辆高档的保姆车内,因时差颠倒形容有些憔悴的女人,推醒身侧金发蓝眼高鼻梁的外国型男,用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飞快地说道:“就是这辆车!不会错的!”

    型男拍了拍女人的肩,慵懒地伸伸手臂,不疾不徐地命令驾驶座的属下:“跟上去。”

    “是。”

    女人晦暗的眸底,飞快地闪过一道解恨的光芒。

    别以为她签证到期,就不会再回来。瞧见没,她俞明露的个人魅力就是这么大,不仅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入境,还带来了得力的帮手。

    这一次,贺家还有什么能耐躲避她的要求。不让她进军区大院、想彻底地无视她是吗?等着瞧吧!她会让贺家人付出代价的!

    “在发呆?”男人生硬的华夏语,在她耳畔响起,伴随已暧昧的热气。

    “没有,我只是在想,”俞明露偏头回了男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在意大利的这几年,她已深谙其道——男人,尤其是进化不及华夏人的老外,最吃这一套,随后主动投入男人怀抱,靠在他胸前,隔着衬衫有意无意地画圈圈,“这件事如果成了,我该怎么感谢你?”

    “你说呢?”男人邪邪一笑。

    俞明露仰头吻上男人的性感的下巴,保养得当的手,解开男人的衬衫扣子,滑了进去。

    男人受用地闭上眼,任她滑腻的小手在他毛发丛生的胸膛,一寸一寸下移,似探索、似挑逗,最终,受不了地低吼一声,解开皮带,释放出裤头里的紧绷,按下她的头,就这么在属下跟前,毫不避讳地享受起来……

    在车上,又在司机和保镖眼皮子底下,放下身段为男人服务,这并非俞明露第一次做,有时甚至还当着女保镖的面,却是第一次产生屈辱感。

    可能是因为这里是华夏——她的母国;也可能是因为,在意大利那几年,她尽管游走在不同的男人之间,但其实是有选择权的,看中她的男人要么是相貌、要么是金钱或背景,总有一样是她喜欢的。兴起时玩个车|震神马的那太常见了。可这一次,她却是为了替娘家人报仇。性质不同、场合不同,感受自然也不尽相同。

    俞明露将这份屈辱的心情,如数归咎在贺家人头上。

    要不是贺家,娘家怎么会倒台?兄长们怎么会英年早逝?侄子们怎么会坐牢?这是在逼他们俞家绝宗啊。

    反过来,若是娘家没倒台、兄长们还在各自权位上高揽大权,她回娘家也不至于无所依靠。可现在什么都没了,人没了、房子没了、一切财产充公了,迎接她的是物是人非。

    这让她如何甘心?

    **吁吁地结束一发,俞明露拿纸巾给男人擦去腿心的粘液,又抽了几张揩了把脸,借喝水吞下了嘴里冲鼻的异味,发现车子不知何时已经驶离市区、走在郊外的公路上了。

    没一会儿,车速减缓,开车的保镖说:“这里似乎是私人地界,进不去。”

    俞明露和男人不约而同地抬眼看窗外,恰好看到坐在副驾座的禾薇,摇下车窗,浅笑盈盈地朝微农场的门卫老伯打招呼。

    “哇喔!好漂亮的华夏娃娃!”

    搂着俞明露的男人吹了声口哨,还让副驾驶座的保镖递望远镜给他,这一系列举动让俞明露心里警铃大作。

    她怎么就忘了这一点——修的好色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只不过遇到她之后,被她神秘的东方魅力擒获,而她也用尽十八般武艺努力将他喂饱,这才没让他有机会再找别的女人。然而,眼下看来这不过是暂时的。

    不!她不能让修成为别个女人的男人!

    他只能是她的!就算不要,也应该是她不要他在先。

    贺擎东的女人么?

    俞明露望着消失于眼前的黑色路虎眯起眼,心里铺开了一个一箭双雕的计划……(未完待续。)</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