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25章 发糖、撒狗粮啦!
    “禾!薇!”

    傅灵一眼认出那对受人瞩目的小情侣,一个是她羡慕不及的禾薇,另一个,正是让她在高中最关键的阶段陷入无果之恋难以自拔的暗恋对象。【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咬着下唇,眯眼做出一个决定……

    那厢,禾薇俏脸红扑扑地跑到贺擎东跟前,停下来后,反倒不知道说什么了,略带着羞涩的笑意问:“你怎么来啦?”

    “嗯。”贺大少扶住她肩,挑眉回了她一个帅气的笑容,“脚不疼吗?”

    禾薇愣了一下,会过了意,莞尔笑问:“你看到啦?”

    这还用问!他没好气地睇了她一眼。

    说实话,刚刚在看台那边,看到她在场上不仅单脚脚尖撑地、手里扶着一个女生的腿,背上还挂着另一个女生,真想上去把这些女人都从她身上拨拉下来。

    “还有别的活动吗?”贺擎东改而牵着她手往操场边缘走。心里琢磨着上谁的办公室坐坐。

    尽管他不介意当着大伙儿的面和媳妇秀段恩爱,甚至想拦腰抱起她走,可小妮子脸皮薄,指定不乐意。还是找个安静的场所,再好好抱抱她。多日不见,甚是想念。

    “等其他几组完成挑战就能解散了。”禾薇看着他笑。

    贺擎东眼神宠溺地与她视线相对,弯着嘴角说:“其他组的挑战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我。”

    禾薇喷笑:“你和圆圆不愧是堂兄弟。”

    “怎么说?”

    “一样的臭屁!”

    “……”

    别以为贺大少被打击到了,默了两秒又蹦出一句:“老婆。”

    这下换禾薇无语了。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贺大少慢条斯理地继续说:“臭屁夫人,嗯?”

    “……”

    真是败给他了!

    ……

    距操场最近的建筑就是基地的行政大楼了。贺擎东给基地负责人拨了个电话,大楼门口执勤的士兵给他俩放了行,找了个没有人的小会议室,总算可以好好说话(甜腻)了。

    “还好,没怎么晒黑。”贺擎东帮她理了理略有些松散的秀,捧住她白里透红的小脸蛋,笑着打量。

    禾薇想说每天早上洗漱完毕第一件事就是往身上抹防晒霜;军训时,教官也尽量帮她们找遮阴的场所;一天当中日头最烈的时候,她们又在宿舍午休,在如此多重的防晒招数下,若是还是明显晒黑那她的肌肤也太不经晒了。可小嘴刚开启,就被贺大少以唇封缄了。

    霸道的舌头撬开她血气饱满的红唇,长|驱直|入。卷住她灵动的小舌,与之共舞。

    有力的大手,起初扶着她背、捧着她后脑勺,渐渐的,背上的手位置偏移了,缓慢游走到她胸前,单手解开宽松版迷彩服靠近领子的几颗扣子,隔着里头那件修身的白色纯棉T恤,大掌一收,包裹住了其中一颗散着迷人体香的成熟水蜜|桃,时轻时重、时缓时急地按捏起来……

    禾薇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等现胸前的高地也被他双双攻陷时,喘的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整个人的重心都挂在他身上。若是这时候他松开她,她绝对瘫软在地上起不来。

    “你搞突袭……”气喘吁吁地捶了他一拳,惹来男人愉悦的低笑。

    找了把椅子坐下来,拉她坐上他大腿,找准穴位给她按捏小腿肚,完了还把她鞋子脱下来,给她按摩脚底心。

    禾薇羞得粉颊爆红,干脆把脸埋在他胸前,看不见就不那么羞了。

    “你和爷爷联系过了吗?”想到上回去贺宅,听到的有关俞家的消息,禾薇抬头问他。

    贺擎东点了下头,细细解释给禾薇听:“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俞井那个嫁去意大利的小姑姑,这几年大概夫家展得不错,还和意大利的黑手|党攀上了关系,这趟回国自以为是地拿这一点来要挟我们。上头的意思是,她想提请重审那就重审,可没有新的证据,判决结果是不可能更改的,哪怕她夫家是地道的黑手|党家族,也没权利对我们国家的法律指手画脚。”

    禾薇不是很懂政界那些弯弯绕绕,她更担心的是:“重审如果维持原判,她会不会对贺家不利?”

    “不会。”贺擎东嘴上如是说,心里其实也没底。

    俞家的人疯狂起来,正常人根本猜不透他们的脑回路。俞井那个外嫁的小姑姑俞明露也是,当年还在京都时,冠她头上最多的评语不是“娇蛮跋扈”就是“女疯子”。据说她所待的学校,女生怕她怕得要死,男生们也对她敬谢不敏。

    后来不知怎么滴和个来京都旅游的意大利富商陷入了爱河,不到半年又曝出未婚先孕的新闻,把俞家老爷子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原本还想让她和郑家小辈联姻的,这下姻是联不成了,别给俞家蒙羞就不错了。于是火命她结婚。外嫁就外嫁吧,当俞家少生了个闺女。就这样,俞老爷子把最小的女儿嫁去意大利做富商太太了。

    俞明露嫁到国外才现,什么富商啊,全是骗人的!一家岌岌可危的小皮革厂,一座还没有俞家老宅大的葡萄酒园,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加起来,说不定还没俞家富有。

    除此之外,俞明露还现,这个男人不是头婚,也不是二婚,而是三婚!这才是一道旱地惊雷。

    两个前妻生的孩子都三个了,大的九岁,小的三岁,中间还有个七岁半的,不知何故都判给了他。俞明露这一去,妥妥成了这一大家子现成的保姆。后悔得恨不得去撞墙。

    可到那会儿,后悔已经于事无补。先是言语不通,想往娘家打个电话都不知道先拨哪个键;其次,护照一到意大利就被男人收了起来,起初还觉得他贴心、细心,生怕大手大脚的她弄丢呗,事后想想,根本就是个惊天大预谋嘛。以他这样的条件,想在意大利找个年轻漂亮的妻子,简直难如登天,可西装革履地往华夏一游,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拐到一个年轻美貌的妻子,还是她主动投怀送抱、不要钱的。

    俞明露悔不当初,躲在浴室里压抑地痛哭了一场。

    哭过之后,她决定恢复昔日那个嬉笑怒骂、肆意张狂的女疯子俞明露,反正被男人骗了、回不了家了,想怎么活难道还要看人眼色、压抑自我吗?

    尽管言语不通,但全世界的肢体语言大同小异,很快,她凭借东方人特有的娇媚和外国女人望尘莫及的玲珑体态,成功侪身意大利贵族圈,成了圈子里有名的交际|花。

    她享受这种众星捧月般的生活,她丈夫却不喜欢。

    这还用说吗,这世上的丈夫,应该没谁会真心喜欢自己的妻子像只花蝴蝶似地成天抛头露面、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吧。可俞明露丰富的交际生活,无意中将他那座濒临倒闭的小皮革厂盘活,甚至还扩大生产。做丈夫的尽管心里一千一万个不乐意,还是放她自由飞翔了。这朵花蝴蝶,注定不属于他一个人。

    这么一来,俞明露的私|生活更加放|荡了。她侪身的那个圈子,但凡和她喝过酒、共过舞的男人,就没有不是她入幕之宾的。

    这趟归华,也是攀上了一个专和黑手|党做生意的军火|商,有那么一个彪悍的人物做后盾,很顺利地就从丈夫手中拿回了护照等身份证件,光鲜地回娘家探亲来了。

    孰料,迎接她的却是俞家倒台的噩耗。

    俞家老中青少四代中风的中风、死刑的死刑、蹲牢的蹲牢……个别没受牵连的,也失去了昔日的光彩。整一个天塌地陷。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好歹也是俞家的一份子,难道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从我嫁去意大利起就当我不存在了吗?”俞明露揪着其中一个嫂子的衣领歇斯底里地吼。

    几个嫂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何况道理站在她们这边,挣脱她指甲猩红的手后,中气十足地骂了回去:

    “你以为我们不想告诉你?可要电话没电话、要地址没地址的,你让我们怎么告诉你?!事情过去了倒是来反咬一口了,当时怎么不和家里多联系?”

    “可不是!你嫁去国外又不是才几天,是几年、十几年好吧?这么多日子,往家拨个电话能占你多少工夫?费你几个钱?可你有打吗?说我们把你当水泼出去,你自己不也是?嫁人后,有没有想过回娘家看看?”

    “小姑,你可真误会我们了,出事之前,我们每年过年都会想到你、提到你。盼着你什么时候带你男人回来探亲。爸每次说到你,就特别后悔,说那时候不该答应你嫁给老外的,怀孕了生下来,再找个男人也不是没活路……出事之后,一家子折进去大半,你三个哥哥都……爸白人送黑人,一夜老了。如今又得了中风,你要不主动回来,我们真没那个精力去找你……”

    自知理亏的俞明露,没办法如实解释这么多年来没回过一趟娘家的缘由:前期乃是因为被男人骗、护照又被男人藏;后期则是迷上了纸醉金迷的交际生活。

    被几个嫂子联手驳斥了一通,俞明露沉下心想了想,说:“事已至此,过去的先不要提了,想想怎么把小井他们几个从牢里救出来吧。”

    “二审还不是维持原判,能有什么法子救他们?”

    “小井才是个不争气的!最初要不是他和贺家的人杠上,也不会牵出这么多事。他自己倒是没判几年……”

    “那还不是爸四处找人活动,可看看他,出来不到两天,跑去人婚礼现场瞎搅合,又被关进去了,爸一气得了中风,这一年年的,何时才是个头……”

    俞明露抓住大小两个嫂子怨艾里的关键字眼:“这事儿是小井惹出来的?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快说啊!”

    几个嫂子遂你一言我一语地把俞、贺两家的过往恩怨说了一遍,俞明露愤愤拍桌:“那就没错了!肯定是贺家人在背后捣鬼!说不定还故意下套子让咱家去钻。否则,凭小井和姓贺的那点私人恩怨,能把咱家搞成这样?打死我都不信!”

    “就算是又如何?证据确凿,翻不了盘了!”

    “不!有希望!我去找贺家,说服他们在重审时改口。”

    “小姑,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和贺家的关系差得都不成样了,你去找他们改口?那是不可能的!”

    “光凭嘴巴说说当然不可能。”俞明露冷笑,但她还有个终极武器。

    贺家识相的话,那局面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若是不识相,俞家最坏也就这样了,而她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意大利人,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总之,贺家别想在欺负了她娘家之后,还能过得这么悠闲滋润!

    ……

    “所以,她这是想逼迫爷爷撤销对俞井的控诉?”禾薇听明白了,但没明白的是,俞明露为什么执意认定:只要贺家反口,法院就一定改判俞井等人的罪名?

    “可这又不是过家家,证据确凿、板上钉钉的事,即使原被告达成协议愿意撤诉,检察院和法院也不会同意的啊。”

    “是啊,她蠢嘛。”贺擎东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宠溺地看着她说,“哪及我们家小禾苗聪明,一点就透。”

    禾薇回了他一个大白眼,果断逗笑了他。搂着她又想勾勾缠了,被禾薇捂住了嘴。

    “别打叉!还没讲完正事呢。俞井小姑姑背后有黑手|党仰仗,爷爷碍于立场,不好同她撕破脸,可老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放心。”贺大少连讲正事都不忘吃豆腐,嘴唇贴着她掌心来回吮了几口,赶在小媳妇挣脱之前,才拉下她的手说,“我让老冯陪爷爷去生态农庄住一阵子,俞明露在京都待不了几天,来华探亲也是要办签证的,到期就得乖乖滚回意大利去。”

    “要是再来呢?”禾薇问,“这事一日没完,她一日盯着贺家怎么办?”

    “你当你老公我是摆设吗?”贺大少捏捏小妮子的鼻尖,几乎和她脸贴脸。

    禾薇忍不住笑。(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