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19章 307雏形
    九月又叫“开学季”,乃各大高校新老学生开学报到的集中月。w w w .longtanshuw.c o m

    华大今年这届的新生报到,时间定在九月四号、五号两天,恰好是周六周日。

    禾薇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就照着上头的要求,备齐了住宿所需的生活用品。

    尽管东方国际离学校很近、尽管据圆圆在华大校园论坛上调查所得的不完全统计——即便是大一新生也可以申请不住校,但姐弟俩都觉得吧,读大学不住校乃是校园生活不完整的表象之一。为了全面充实未来四年的大学生活,怎能不住校乜!

    但实际上,姐弟俩心中所想的不止这些。

    圆圆:不住校=住姥姥家,不要啊——

    禾薇:这辈子总算没白穿,圆了上高等学府的梦想。为了不留丁点遗憾,住校那是必须的!握爪!

    就这样,姐弟俩很果断地选择了住校。

    除了生活用品,另外还要携带录取通知书和学费转账凭证。学籍档案不需要他们操心,高中学校会帮忙寄到报到大学。

    最后还要准备一件深色有领子的衣服,po1o衫或衬衫都可以,因为报到当天要拍办学生证所需的大头照。

    禾薇把这些东西复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书包一背,行李箱一提,准备出,圆圆来电话了。

    “姐,你带了几件行李啊?”

    “书包不算的话,就一件啊。”禾薇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一手踢想子,一手锁门,“这个天气,还不需要带厚衣服吧?军训回来再带也不迟……”

    “厚衣服没带我都三个大件了。”圆圆幽怨地嘀咕。他姥姥恨不得把整个市都搬他宿舍去,“我劝了也不听,说什么不带就回家住。这不欺负我人微言轻嘛……”

    “什么人微言轻!这成语是这么用的吗?亏你还是尖子生咧!”许老太太笑骂着赏了宝贝外孙一个手栗子,抢过他手机对禾薇说,“薇薇啊,你怎么就带一个箱子啊?零零碎碎的东西虽说不起眼,可装起来也占不少地方,再还有衣服、枕头、薄被子,怎么都不止一个箱啊。你是不是把姥姥给你买的那些都搁家里不准备带学校去啊?”

    禾薇赶忙解释:“不是的姥姥,我那箱子大的很,有32寸呢。你说的我都带了,万一有忘记的,明天不是还能带过去嘛……”

    许老太太这才停止唠叨。

    和禾薇约好在校门口碰头,两班人马各自向华大进军!

    送禾薇去报到的是霓裳。

    原本贺老爷子也想来的。大孙媳妇大学报到,大孙子又不在家,他这个大家长出面完全说得过去。可大孙媳妇不让,说学校有规定,家长送到校门口就得止步,不允许全程陪同,去了也是在校门口等,老爷子只好退而求其次,让她报完到和圆圆一起回家吃饭。

    霓裳就劝不动了。说什么“正儿八经的保镖就得这样,不然就是不合格”;还说“你不想我跟也行,那咱们从今往后就真真正正是报恩和被报恩的关系了。我想想救命之恩该怎么报才恰当……”

    好嘛,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让她怎么反驳?

    在校门口下车后,禾薇背上书包、拖起行李箱,挥手让开车送她过来的霓裳回去,“报到不知道要多久,报完到我和圆圆要去大院陪爷爷吃饭,肯定有车子坐,霓裳姐你不用在这儿等的。”

    这点霓裳倒是没拒绝。贺老爷子给禾薇打电话时,她就在旁边,知道禾薇说的是真的,因此在目送她和许家人碰头后,油门轻踩,驶去熟人开的修车行亲自给车子做保养去了。

    华大校门口,一拨又一拨送孩子来学校报到的家长,舍不得离开,巴巴地守在校门口等。

    眼瞅着人越来越多,禾薇和圆圆煞费口舌终于把二老劝上车回家,一人拖一个行李箱(圆圆最终还是说服他姥姥,把三个箱子的行李物品精简成了一个大箱子),找到了各自院系的迎新人员。再由这些迎新人员领着他们去各自院系的新生接待处办理报到手续。

    “姐,我报完到会去找你的,你在宿舍等着我别乱跑啊。”碍于人声嘈杂,圆圆双手做喇叭状,大声叮嘱禾薇。

    接收到四周新生以及迎新人员投递来的眼神,禾薇抽了抽嘴。她是姐姐好吧?这话本该由她说的好吧?坏小子抢她话!

    圆圆也很无辜的好伐,谁让他老大有叮嘱——没事不能让嫂子跑男生宿舍。

    至于原因,咳,不消他说大伙儿也明白的吧,无非是担心大嫂被哪只文弱的四眼鸡给勾走了。

    依他说,老大这种操心完全是多余的。他姐是这么没眼光、咳,这么没定力的人么?

    尽管她高中后两年读的是女校,可女校里风花雪月搞对象的女生不要太多,一忽儿是和附高的校草、一忽儿是和一中的学霸(都是买车那天从米小糖和叮叮当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八卦中听来的)。

    总而言之,女校的保安再敬业、院墙再坚固,也无法阻挡那帮蠢蠢欲动的青春期少女朝阳、向春的心!

    所以说,他姐要真的想红杏出墙,太简单了好吗!也就他家老爷子会认为:女校的学生没什么机会接触男生。也不知“女校=修女学院”这个等式,老爷子是从哪儿看来的。真心给跪了!

    再说搭讪,何须跑男生宿舍啊。报到路上就遇上一大拨帮忙的学生会干部,大部分都是男生。

    好在禾薇所在的美术学院女生居多,领队的迎新人员也是女生,叽叽喳喳一通聊,很快就打成一团了。

    和禾薇差不多同时到的还有个叫关聆的新生,扎着一条清爽的马尾辫,说话的时候,左侧一颗小虎牙会时不时地冒出来,挺可爱的一女生。虽不是一个专业,但一个是刺绣,一个是染织服装艺术设计,都是美术学院的,多少沾点边儿,于是坐摆渡车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笑,挨着一块儿坐了。

    到新生接待处后,先是验证录取通知书。以前是没有这一关的,这不近几年,奇葩的事情生的多了,有持着别人的录取通知书来报到的,也有伪造华大录取通知书大摇大摆进校门的,这才多了这么一关。

    验证完录取通知书后才是真正的报到手续:凭转账凭证换缴费收据、自费办理各项保险、拍大头照办学生证一卡通……等各项手续都走完、领到宿舍入住单和钥匙时,已是一个小时后了。

    看到彼此宿舍单上标着的幢号和楼层,禾薇和关聆相视而笑,真是缘分啊,她们两人竟是一个宿舍的。

    被热心学姐送到宿舍楼下,两人提着行李箱找到未来四年共同的家——3o7。

    “三七的少女、三八的妇女,一天之差,数个代沟……”关聆在禾薇开门时,摇头晃脑地临时编了段顺口溜,末了笑嘻嘻地说,“不知道3o8的住进来后,会不会嫉妒死我们。”

    禾薇笑笑,把门打开后,让她先进来。

    “听说咱们学校本科都是四人间,念到博士了才有双人间住,运气好还能申请到单人间。”关聆暑假里做了不少功课,对华大的一些制度了解得挺透彻,这一点和圆圆倒是蛮像的。

    禾薇对华大的了解,基本是从师傅或是圆圆那儿听说的,平时也没空泡论坛、混贴吧,得空就忙她那几幅绣屏。郑老等几位买她绣屏的老爷子嘴上没催,甚至反过来劝她不要急,心里哪个不盼着早日收货呢。因此没有真正闲下来的时候。

    今年尤其忙碌。跑了趟崇临,多了家布艺手工店;跑了趟长白山,又冒出了一个开山珍店的念头。

    不过忙有忙的乐趣,生活充实、有滋有味。

    如果说来华大念书是为了圆上上辈子的梦想,那么,跟着两个干姐姐,在充实、快乐的奋斗中,尽可能多的帮到一些人,是她新找到的人生力量。

    “禾薇你的床在这儿,跟我对面对耶!”关聆照着入住单找到自己的床号,兴奋地朝禾薇招手。

    四人间的宿舍,出于利用率,床铺都设在上面,下面是衣柜、书架、书桌、椅子。

    床和床中间是一组爬梯。靠近阳台还有一个共用的四层杂物柜和一张小方桌。

    禾薇把行李箱推到角落,卸下书包,拿出两块抹布,准备打扫卫生。和3o8共用的盥洗室角落有个塑料水桶,旁边架着两支拖把,要么是学校提供的,要么是上一届的学姐留下的。禾薇注了半桶水,提到宿舍里,开始搞卫生。

    两个人爬上爬下,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把共用的杂物柜、小方桌以及阳台上的晾衣架等也擦了一遍。最后是地面,两人一个负责宿舍内部、一个负责阳台,来来回回拖了三遍才歇下。

    “艾玛累死我了!”关聆一屁股在她自个儿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两手拄着喘粗气,“在家都没这么干过,今天减大肥了!”

    禾薇倒是还好,虽说有了全自动清扫机后,在家干家务的次数不多了,但因为每天都坚持晨跑,恶劣天气时在室内练瑜伽,身体素质比刚穿越那会儿提了不止一个档次,这点运动量对她来说毛毛雨啦。

    关聆听后仰天叹:“我算是明白了,你那身材是怎么保持的,敢情是锻炼达人啊。佩服佩服!小生佩服的五体投地。你不知道,我中考那年,为了体育达标,天天五点半起来晨跑,瘦了七八斤,完了又考上了我们家那边的重点高中,乐得我,暑假里天天睡到下午三点以示庆祝,别说天天锻炼了,偶尔有个什么事,让我多走几步我都不乐意。高三那年又是一天四餐,外加水果、点心的,身上那肉真的是以肉眼可见的可怕度狂涨啊,三年胖十五斤啊……”

    禾薇被她声情并茂的说辞逗笑了,“你不算胖啊。”

    “那是因为我这个暑假大出血了。”关聆悔得捶胸顿足,“用我攒了三年的零花钱,报了个健身减肥班,科学的运动搭配合理的饮食,这才成功让我的体重回到了刚上高一那会儿……禾薇你别憋着了,想笑就笑呗,憋着不难受啊,反正笑我的人能排一个连了。幸亏姐聪明,报了个猪朋狗友谁都想不到的专业。唯一一个知道我想报服装设计专业的,被我误导去南方念东华大学了。没人跟过来揭我的黑历史,嘎嘎嘎……”

    禾薇笑得直不起腰,这妞实在太可爱了。

    正说笑,宿舍门开了,3o7迎来了第三名成员——医学院的林一筝。

    这姑娘也是个欢乐派,尽管她自己不觉得。她是骑在行李箱上滑进来的,说是这样省点力,结果行李箱一进宿舍就闹罢工,而她出于惯性飞了出去,摔了个狗啃屎。

    关聆憋了几秒钟,最终还是破功,爆笑出声。

    禾薇也忍不住抿唇笑。

    当然,两人没忘记把地上的人扶起来。

    彼此做自我介绍时,禾薇和关聆又想笑了。因为这新来的成员特诚实地把她的名字来由解说了一遍:

    “我叫林一筝,双木林,一二三的一,古筝的筝。不过我爸最初的想法是争口气的争,希望我能给林家争一口气。我妈嫌刚硬,像个男娃名,上户口的时候换成了珍惜的珍。珍珍这名在我们那太普遍了,吼一嗓子,回头率没有百分百,也有九成九。于是办身份证的时候,我给自己换成了古筝的筝……”

    敢情一个名字一家三口都取过啊。

    自我介绍完,三人也混熟了,开始整理床铺。

    听说京都的九月,晚上已经不用睡席子了;听说京都的九月,蚊子还是有不少的;听说……

    三个女生彼此交换着从网上或是前几届的师兄师姐那儿听来的消息,爬上爬下各种忙碌。

    等终于安顿妥当,宿舍门被敲响,三人都以为是第四名成员到了,离门最近的林一筝顺手打开门,看到外头身高约莫一七五的帅气男生,懵逼了:“我们宿舍还男女混合啊?”

    “噗——”禾薇刚喝到嘴里的水全喷了出来,“咳咳咳,那是我弟。”(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