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06章 谁那么傻缺!
    高友正原先不是三里屯的住户,而是十年前老家发大水、逃难来到这里的。

    因为地基关系,他没被分到屯户集中的屯西,而是和另外几家迁徙户一起在屯东开荒安了个家。因此离老孙家着实有些路。脚程快的走走都要十来分钟,何况孙氏母女还踩了个高跟鞋,走在坑坑洼洼的泥路上可想而知。

    这种坑爹路,也就底盘高的车子能毫无障碍地通行,像孙母开来的那辆两厢小车,打从两年前清明回来吃过一次开到一半儿卡在坑里动弹不得的苦后,说什么都不敢再尝试了。

    可七月的午后,哪怕是长白山地区,那日头也还是挺烈的,娘俩踩着高跟鞋,以手当扇使劲挥着,跟在老叔公小儿媳身后往高家赶。

    路上遇到几个迟收到消息的村民,提着三五斤红菇、榛蘑或是扛着一麻袋的木耳往高家赶。孙母趁势说:“不如卖给我们啊,省得跑这么远路送过去,多累啊。”

    “行啊。”村民倒也实在,停下脚步抹了把汗说,“和高友正家出一样的价,俺们就给你了。”

    孙母:“……”戳心窝啊!那么高的收购价,让她们娘俩赚什么!

    赔笑道:“那价格有点高吧,咱们乡里乡亲的……”

    “嘿!”村民扛起麻袋继续赶路,头也不回地说,“没诚意买还瞎咧咧!乡里乡亲咋地了?乡里乡亲那也得看什么事!一来一去差几大千,哪个愿意跟你乡里乡亲你找哪个去啊。城里人就是爱贪便宜,嘴上说那么好听,心里谁知道咋想滴。既然乡里乡亲,你咋不把价格出高点啊……”

    “就是就是!”

    另几个村民也跟着咕哝了几句,很快,越过孙母一行人大踏步地走远了。

    孙母气得差没倒仰。

    孙倩也气得眼眶发红,跺跺脚:“妈!他们太过分了,怎么说我们也是三里屯出去的,有这种态度对老乡的么。什么城里人爱贪便宜,我看他们才是!为了钱真是什么情谊都不顾了!”

    一旁老叔公家的小儿媳,闻言直撇嘴,心说你们不为钱,不为钱咋不把价格抬高点啊?和外头收购价一样的价钱也好意思说给俺们屯里人造福?啊了个呸!

    不过这话也就心里想想,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孙字。

    遂说道:“俺们还是快点走吧,回头货被俩外地客都收走了,你们娘俩个更买不到了。”

    孙母一听有道理,赶紧催着女儿往高家赶。

    可怜孙倩今儿来老家,特地穿了爽崭新的细带露趾细高跟凉鞋,走一步扭三扭的滋味实在不怎么好受。

    可一想到四千块,孙倩下唇一咬,愣是坚持走完了全程。

    到高友正家的院门外时,又热又累又痛,实在受不了了,让孙母搀扶着,倚在院墙上,脱掉高跟鞋,扯掉了垫脚后跟的餐巾纸,好好地揉了会儿脚底板。心里一个劲地嘀咕:不把那四千块赚回来,她可真是亏大发了。

    老叔公家的小儿媳见不得娘俩这拖拉劲,说了一声,先进去了。

    孙失母女直到歇足气,又拿出包里的小镜子补了个妆、理整齐头发,才昂首挺胸地跨进门槛。

    抬眼就看到一个皮肤白皙的一看就知道是城里来的小姑娘,笑眉弯弯地坐在屋檐下跟高友正媳妇说话。她们俩的左边是称重、报斤数的高友正,右边也就是小姑娘的贴隔壁是一名身形魁硕的清俊男子,记完斤数算账,算完账给钱。

    孙倩一眼就认出了这对年轻男女,不就是上回跟米岩他们上高坪百草看流星雨,和米岩的妹妹说了好一会子话的小俩口吗?

    遂脱口而出:“怎么是他们?”

    怎么都想不到,在高友正家收山货的俩外地客,竟是她认识的人。

    习惯阴谋论的孙倩,脑海里立马浮现一个想法:该不会是米小糖从她哥那儿得知自己暑假要来老家收山货,故意找朋友来砸她场的吧?否则怎么会这么凑巧?

    “你同学啊?”孙母也看到那俩人了,现场除了这对小年轻是陌生脸孔,其他人她都有印象,尤其是那男的面前一摞纸钞,不用问也知道,收山货的肯定是这对小年轻。

    不过孙母想的是:要真是女儿的同学,那四千毛利没准真要泡汤了。都知道这儿的价格了,回头还怎么跟人提价?

    没错,孙母打的主意是:要实在拿不到收购价,那就市场价收点回去,回头让女儿跟她同学说,今年正宗的野山货涨价了。往年的价格是无论如何都买不到的了。

    反正外头卖的基本都是人工养殖或是栽培的,野山货的产量本就少,就算她们去打听,也问不出什么。

    遂见女儿摇头说“不是,是我同学妹妹的同学,上次爬山见过一次。”孙母松了口气,压着嗓们说:“那妈先找屯子里的人打个商量,最好能收购价卖给我们,实在不行,咱们也像他们一样,市场价就市场价吧,总好过白跑一趟。”

    孙倩一听市场价收购,急了:“这样还有什么赚头呀!”

    “你傻呀!你就不能跟你同学说,山货涨价了吗?之前跟她们讲的是去年的价,今年雨水少、产量跟着少,涨价很正常呀。”

    孙倩噘噘嘴:“我报的本来就比市场价高一成,总不能说今年的价格比往年翻了一倍吧?这谁信啊。”

    “那你说怎么办?”眼瞅着越来越多的村民把山货卖给了高家屋檐下的那俩外地客,孙母也急了。

    孙倩难掩燥意地挥挥手:“那你先找熟人问问吧。看他们究竟是向钱看,还是愿意卖你和爸的人情。”

    结果还用说嘛,孙母那话一出,好多人都笑了。

    谁那么傻缺啊,愿意和钱过不去。和孙家的人情又没深到宁肯自家吃亏也要相帮的地步。所以纷纷拿话搪塞话题,有说“哎呀国良家的闺女长这么大了啊”,也有说“国良家的啊,国良咋没跟你们娘俩一道来?”

    总之一句话:谁都不肯中场退出,继续排队等高友正给他们抽验、称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