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04章 媳妇,求包|养!
    看对方身后左右缀了一串身穿警服的尾巴,那腆着啤酒肚的貌似还官位不小,四狗子猜这人没准就是这个局子的负责人。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暗骂了一声晦气,却是怎么也不敢跟对方大小声了。可心里憋着的一肚子火咋泄?

    瞅到贺擎东身后跟着出来的高友正,四狗子那双吊三角眼一瞪,恶狠狠地冲着高友正撂起狠话:“有种!姓高的你有种!等着!你给来老子等着!等老子出来,看老子不削死你丫的!”

    高友正心里一突。

    要说不担心四狗子报复那是不可能的。

    他刚刚问过给他做笔录的警员了,四狗子这样的情况,最重就判个十年,如果中间走走关系、通通人情,再争取个缓刑什么的,说不定连牢都不需要坐,马上就能在屯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了。

    四狗子爹妈死得早,但上头还有个大哥,早几年卖灵芝赚了一笔,举家搬去省城住了。逢年过节才回来走个亲戚什么的。要是知道唯一的亲弟吃上了官司,肯定会回来帮衬的吧?

    可事情都生了,高友正心里清楚担心也没用。他现在最盼的是,尽快筹到钱,带媳妇上省城,把中年得来的宝贝孩子平平安安生出来。

    回过神,朝禾薇两人歉意地笑笑:“走!上俺家去。今天这事儿,耽误你们游玩不说,午饭都耽搁了,先上俺家吃顿饭,完了俺找人问问谁家有想卖棒槌的。”

    “除了山参,灵芝、虫草这些都可以。”禾薇被贺擎东牵着手走在高友正前头,边走边转过头补充,“或者你们家里有的山货,有啥都带来给我瞅瞅,我需要的就买下来,价钱都按市场价。大叔您看咋样?”

    高友正闻言,惊喜地转头:“大妹子你是说真的?普通山货也要?真的吗?我是说榛蘑、红菇、木耳啥的你也收?”

    “对!”禾薇笑盈盈地点头,“只要货好,有多少我收多少。车上放不下,我去县里邮寄。我们家亲戚朋友多,人手一份,没准还不够分咧。”

    高友正听到禾薇如此肯定的答复,激动的嘴角咧到耳朵根。

    市场价什么价?那绝对比他们卖给特产店高多了,有些甚至能翻倍。

    高友正心里大致算了算,自家那些干货,若是按市场价出手,起码能卖个万把块。可若是卖给特产店,顶多拿到四五千。这中间的差价,就是被特产店给盘剥去了。

    可不卖给特产店又能咋样?景区附近不许山民兜售,想带游客们上他们屯买去,那也得游客们乐意才成。他们屯那么偏,虽说近几年,路倒是修平整了,四个轮子的小车也能开进开出,可往返一趟费时又费力的,估计游客们宁愿问特产店买了。

    三人先坐警车回到南坡景区的停车场,贺擎东的车还停在那儿呢。开上车才去高友正所在的三里屯。来来去去的,到高友正家已是下午一点了。

    高友正的媳妇金秀珠一脸惨色地躺在冷炕上呻|吟。

    当家的两天没回来,早上去菜园子浇水,听隔壁老太太说有人在屯子里传,说她家当家的在山里出事了,顿时眼前一黑,差没晕过去。

    回过神想去找几个壮劳力上山寻寻,出门时心急慌忙的没注意脚下的路,踩到青苔滑了一跤。好在没流血也没破羊水,就是腹部隐隐有些抽痛,又不像是要生了的阵痛,不敢冒险,慢慢地挪回屋,躺在炕上念阿弥陀佛,希望佛祖保佑当家的和肚子里的娃都平安。

    正默默地躺炕上抹眼泪呢,只听院门哐当响,而后是她家当家的那富有特色的粗嗓门:“媳妇儿!俺回来了!”

    金秀珠惊喜地坐起身,正想撩开薄被下地,卧室的草席帘子一晃,高友正已经走进来了:“媳妇儿,家里来客人了,俺去猪肉佬家割点肉,你贴几个饼先给客人垫垫肚子,菜等俺回来再做。”

    说完,见他媳妇似乎刚从炕上起来,脸色也不怎么好,担忧地上前扶住她,“咋地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金秀珠见丈夫回来,如焚的心忧一扫而光,心情好了,肚子似乎也不难受了,笑着说:“早上起来确实有点不舒服,刚刚歇了会儿感觉好多了。你说俺家来客人了?”

    “对!大客人!来俺们屯子收山货。像俺家那些榛蘑、红菇都收,还说有多少收多少,价钱统统按外头的市场价。”

    挖到棒槌又差点饿死在枯井里的事,高友正没敢马上跟媳妇说。揣着个大肚子受惊吓就不好了,等她平安生产完了再慢慢告诉她。

    金秀珠看到他人回来就很高兴了,又听他说外头来的两个客人是来市场价收山货的,激动的哪里还想得到别的。满脑子都是:家里晒着的那些东西能换钱了!上门收还不打折,这么好的事平时上哪儿找去!

    得知上门的客人跟丈夫都没吃过午饭,事实上她自己也还没吃,不过这会儿精神好,完全没感觉到肚子饿,神清气爽地催丈夫去屯口的猪肉佬家割肉,她自己换了件挺括的衣裳,出来招呼客人喝茶,然后进厨房忙活去了。

    禾薇在来的路上听高友正说过他媳妇怀孕了,但不知道肚子已经这么大了,见状,忙搁下手里的粗陶杯,上前帮忙。

    金秀珠笑咧着嘴对她说:“没事儿!离预产期还有俩月呢,娃争气,一点都没折腾过俺。”

    禾薇看她手脚麻利地刷锅、生火,可见平时是做惯了的。可看她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蹲下起身的,又不免担心,劝道:“婶子,咱们包里带了不少吃的,饿不着肚子。要不您还是歇着,等大叔来了咱们说说山货的事……对了,大叔去哪儿了?”

    “他去割点肉。”金秀珠有些难为情地解释,“俺们家除了地里种的,没啥荤腥可以吃,去河里摸鱼得费不少时间。今年因为俺怀着身子,鸡鸭也没养,不然就烧小鸡炖蘑菇给你们尝尝了……哎呀!俺咋就没想起来,俺家没养鸡鸭,隔壁老太家养着啊,俺这就问她买一只去!大妹子你等等啊,俺很快就回来……”

    得!这不劝还好,一劝还把人劝去买鸡了。

    “哎——婶子!婶子!您慢点走!身子当心啊!”

    禾薇没拦住大步流星跨出院门的大肚婆,硬拦的话又怕伤到她,只得追在后头提醒她安全第一。

    回到堂屋,耷拉着脑袋对喝茶的贺擎东说:“怎么办?高大婶因为我一句话,跑去隔壁买鸡了,说是要给咱们炖蘑菇吃。”

    贺擎东失笑地揉揉她头,拿手机给她看沈之砚来的野山参估价报告,成功转移了小妮子的注意力。

    “八十五万?会不会低了?我之前看论坛上说,四品叶的野山参一百万都有人要呢。”

    “嗯,沈之砚让人给的是保守估价,怕咱们俩被人坑,专家的意思是,品相确实不错,不过一百万都是划算的成交价。”

    “那还是给一百万吧。总不能坑别人。”禾薇拍拍衣兜,笑嘻嘻地说:“放心,我有钱。”

    “是,你是富婆!”贺擎东宠溺地捏捏她下巴肉,痞痞地坏笑:“包养我吧,小富婆!爷省钱又省心,绝对物所值。”

    “不正经!”禾薇咻得脸红了,拍开他的狼爪,端正地坐回位子。别人家里呢,坏男人真是越来越表脸了。

    高友正去屯口割了三斤猪肉,又称了一斤小排,猪肉炖粉条、排骨炖豆角两个大菜有了,再加上他媳妇从隔壁买来的小母鸡炖蘑菇、产自自家菜园子的时令鲜蔬,把个炕桌摆得满满当当。

    “来来来,小兄弟,大妹子姑娘家的不喝酒,你总该喝几杯吧?”高友正拿平时不怎么舍得喝的高粱烧,非要给贺擎东满上。

    贺擎东以手盖住碗口,微笑地摇摇头:“真不喝。一会儿还要收山货呢,喝了酒稀里糊涂的,成不了事儿!”

    这是其一。其二是,习惯使然,他从不在陌生人跟前喝烈酒,也可以说是职业病,喝酒误事。更何况小妮子在他身边,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喝这么高浓度的酒?

    高友正听他这么说,不再劝了。收山货可是个大事儿。

    “俺刚在猪肉佬家说了,他们家就有支浅年份的棒槌,过会儿拿来给你们瞅瞅。还有和我们家一样的榛蘑、红菇,你们确定都要?俺们屯里户数不少,虽说上个月大头都拉去县城特产店卖了,但林林总总的加起来,估摸着几百公斤还是有的。”

    禾薇笑着说:“大叔您放心,我们既然说了都收那一定收,只要货品好。”

    “货品绝对没问题!俺们屯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咳,四狗子那帮人是例外。”高友正不知是被自己的话、还是被热辣辣的高粱烧呛到了,连咳好几声才停下来。

    金秀珠担心地看着他问:“咋地?又碰到四狗子那帮人耍横了?”

    “没,俺就那么一说。”高友正心虚地不敢抬眼看媳妇,忙招呼禾薇两人:“吃菜!吃菜!”

    贺擎东以茶代酒,笑着和他碰了一下杯,然后说:“大叔,你给我们的野山参,我找人估了下价,一百万成交你觉得怎么样?你要没意见,我这就给你手机转账,你把银行账号报给我。”

    刚呷了一口酒的高友正喷了:“噗……咳咳咳……”

    金秀珠一头雾水,看看自己丈夫,又看看禾薇两人,心里浮起一个大胆的猜想,一把扯过丈夫,压着嗓门急急问:“啥野山参?当家的你挖到棒槌卖给大妹子他们了?那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哇!啥样的棒槌能卖一百万啊,你可不能内行骗外行,干这种事要遭雷劈的……”

    “俺没有,俺那是……”高友正比他媳妇还急,额头都淌汗了。他是真的不知道好吗,那棒槌不是送他们了吗,怎么又变成卖他们了?还一百万……额滴个乖乖!

    贺擎东小俩口知道高友正这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他差点死在山里的事,相继接过话替高友正解围:“大叔是想让我们帮忙给他看看那参值多少钱,一百万是专家给出的评估价,绝对公道。”

    “对的婶子,您误会大叔了。大叔挖到山参,先想的就是卖点钱好带您上省城大医院生产。您也知道县城这边山参的收购价普遍比较低,我俩刚好有朋友认识这方面的专家,就拍了照传过去估了这么个价。左右大叔想出手,我们也正好也想买,这样交易了不是挺好?大叔您说呢?”

    高友正早就激动地说不出话了好么。

    幸福来得太突然,俩口子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还是禾薇看高大婶怀着个身子,可别因为这个事激动过头、出点事可咋整?可别喜事变悲事了,连忙劝了几句。

    这才让两人冷静下来。

    吃过饭,贺擎东再一次问高友正要账号,好给他转账。

    至于禾薇空间里的现钞,这不还要问村里人收购山货吗?这种场合还是现金交易比较好,货款两清,大伙儿都看得到。

    高友正趁他媳妇去厨房刷碗,搓着手难为情地说:“真、真要给俺钱啊?那、那本来是送你们的,你们俩口子救了俺的命,俺都想不出报答的法子。这要是连棒槌的钱都给俺,俺就更没机会报答了……”

    “大叔,您想太多了,什么报答不报答的,咱救人难道是为了图报吗?再说,您把山参留给我们,而不是卖给其他人,那就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您可能不知道,四品叶的纯正野山参,在外头若是拍卖的话,能卖出比一百万更高的价。所以您看,要不是遇到您,我们上哪儿买品质这么好、价格这么公道的野山参?还是说大叔您不想卖我们?或是不打算卖想自己留着,那当我没说这个话。”

    高友正被小俩口说服了。不过他坚持只要五十万。那是他挖到棒槌时的预期,过五十万他就觉得跟白捡来似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