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98章 温馨的新居生活
    “嗯,那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若是严重,咱们再去医院。”禾鑫说着转过身,示意她趴他背上。

    周洁莹顿时结巴了:“不、不用了吧,我自己能走……”球砸到的是她脑门,而不是她腿或是脚吧。

    不等禾鑫开口,禾薇把人推上他背,淡定地说:“医务室有点远,早去早回嘛。再说了,你这点风一吹都能刮跑的分量,鑫鑫哥完全没压力,是吧哥?”

    禾鑫笑笑,把人背起来之后,大步流星地往医务室走。

    禾薇跟在后头翻了个白眼。想拿事实说话也别这么拼啊,害她小步跑都快跟不上了。

    “刚那是禾鑫的妹妹吗?我记得他书桌上有张全家福,里头貌似有她。另一个是谁?禾鑫女朋友?我听他妹妹喊‘嫂子’了……”

    “是的吧,难怪这学期回来,天天像打了鸡血似的拉我们几个打球,饭胃口也大开(大雾!运动量大了,饭量能不大么),敢情是谈恋爱了啊。”

    “这么说,咱们的单身狗队伍少了一只?”

    “可不是!回头可得好好敲他一顿!居然瞒着不说,是不是兄弟啊……”

    禾鑫那帮球友见禾鑫走了,也都勾起外套、旋着篮球,说说笑笑地离开球场。

    其中一个男生瞟到被众人遗忘的乔依玲,朝其他几人眨眨眼:“哎,那位是谁啊?我看她也在追禾鑫嘛。”

    “你傻啊!追就等于女朋友了吗?那追老子的女生能组一个连了,老子咋还是光棍一条?”

    “你能不能别拿高中时那点破事儿吹个没完?有本事现在让人来追啊。穷嘚瑟!”

    “……”

    一群大男生们在嗷嗷的起哄声中走远了,独剩乔依玲还在篮球场里风中凌乱。

    禾鑫有女朋友了?为什么她不知道!她确定自己打听得很清楚,别说女朋友,禾鑫读研的专业,连个女同学都没有,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没准是禾薇找来给她堂哥拉郎配的,肯定是!

    一想到这个可能,乔依玲气得头顶冒烟。

    之前不愿告诉她禾鑫的联络方式,这会儿又想介绍同学给禾鑫认识,丫的禾薇绝壁是她此生最讨厌的校友,没有之一!

    还有那个小贱|人,简直太不要脸了,大庭广众的,居然让禾鑫背着走。

    不行!不能让禾薇她们得逞!禾鑫是她的!

    乔依玲后牙槽一咬,问了几个科大的在校生医务室的方向,气势汹汹地杀了过去。

    医务室里,医生给周洁莹的额头上了化瘀膏,就挥挥手让他们结账去了。

    禾鑫舒了口气,没大碍就好,不然他于心不安啊。小堂妹难得和同学一块儿来看他,结果被他砸破脑袋,这事儿整的……

    周洁莹低着头,紧张地手指绞着衣摆,不知所措。

    说起来,这还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和禾鑫见面。来的路上一颗心雀跃地想要飞起来,真的近距离见到面了,甚至还被他背着走了一路,突然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转念又觉得自己矫情了,他俩曾经还……那啥过呢。

    只是,“禾鑫不认识她”这个认知,让她有那么点沮丧。

    禾薇从医生那儿领来药膏,看到两人一个倚墙而立、一个正襟危坐,完全不是她想的相谈甚欢,不禁挑了下秀眉,正想说点什么,忽见乔依玲一阵风似地冲进来,嗓门高八度地说道:“禾鑫哥,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让我做你女朋友吧好不好?你看我为了你说服家里把学籍迁来了京都,以后你在京都不是一个人了,我会照顾你,很用心地照顾你,你……”

    “你是……乔依玲?”禾薇抽了下嘴,装作刚认出对方的表情差点破功,但总算打断了乔依玲自导自演的戏,“你别乱开玩笑啊,我嫂子人在这儿呢,要是听信了你的话,跟我哥吵起来了怎么办?”

    禾鑫噎了噎,神色古怪地瞅了小堂妹一眼,又不着痕迹地瞟了眼被堂妹拿来混充“嫂子”的周洁莹,发现小姑娘的头都快低到膝盖了,不禁有种想笑的冲动。

    禾薇趁乔依玲没注意,抬脚踢踢周洁莹,示意她配合点啊,做戏要做全套嘛。

    周洁莹心里哀嚎了一声,抬手抹了把脸,豁出去了,腾地起身,凶巴巴地冲到禾鑫跟前,一副妻子质问出轨丈夫的口吻:“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禾鑫下意识地摇头。

    “你骗人!如果不是真的,哪个女人会那么厚颜无耻啊,明知道对方有女朋友,还死缠烂打地追到京都来,肯定是你给她希望了是不是?”

    “我没有。”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周洁莹唱作俱佳地饰演完“琼瑶女主”,头一扭,甚是“悲怆”地夺门而出。

    禾薇面露焦色地推推禾鑫:“嫂子身体不好,这么跑出去出事了怎么办?哥你还不赶紧去找她解释!”暗中朝禾鑫眨了一下眼。

    禾鑫顿时明白她俩的意思了,借坡下驴,迅速出了医务室。

    后续嘛,当着医务室一众看客闹了这么一出,颜面扫地的乔依玲既等不到人、又进不去禾鑫住的实验楼,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学校去了。

    高中不像大学那么自由,迟到或是缺席次数多了,轻则叫家长、重则要被劝退的。她可不想才来就被劝退,只好安慰自己:就算真的是男女朋友也不怕,结婚了还有离婚一说呢。反正不到半年就要高中毕业,考上了科大,有的是时间跟禾鑫培养感情。

    再说禾鑫和周洁莹两人,因为那次的事从陌生(对禾鑫而言)走到了熟悉。但还没有挑破那层窗户纸,只能说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吧。

    此刻,禾薇促狭的口吻让周洁莹失语了好半晌,才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能、能怎样,不就那样咯。”

    禾薇知道她害羞了,也不点破,装作为难的样子说:“只是‘就那样’啊?我以为你俩这几个月相处的挺融洽。还想说我抽不出时间去看鑫鑫哥,想让你代我跑一趟咧。”

    “咳,行啊,反正我闲在家,有什么要我带的吗?”一听暑假前还有机会去科大看心仪的男神,周洁莹脸皮也不要了,那东西又不能吃。

    禾薇噗嗤乐了。

    不过她还真有东西想托禾鑫带家去,是给爹娘买的特级西洋参和空间产的冬虫夏草。爹娘这段时间太辛苦,得好好补补。这两样滋补品最适合夏天吃。

    周洁莹爽快地答应了,约好明天上午来东方国际找她,正好把绿茶家庭装和刺梨焕颜小样给她带来。

    挂了电话,贺擎东往小妮子嘴里喂了块龙虾肉,好笑地睇着她问:“什么时候喜欢给人牵线做媒了?”

    禾薇嘟嘴睨了他一眼:“你不懂。”

    那是因为周洁莹就是胡洁莹,同时希望禾鑫能从那场悲剧里走出来,不要一直沉湎于过去。

    ……

    第二天早上九点刚过,周洁莹就来了。

    禾薇偏着头瞅着她笑。

    周洁莹的脸倏地一红,说话都结巴了:“看、看我干什么!不是说有东西要我带吗?还不拿来!”

    禾薇忍着笑点点头,不逗她了,拿来给爹妈准备的滋补品,装在买西洋参送的大礼盒袋里,又从卧室拿来昨晚才刚填塞好中药包的一盒驱蚊香囊,递给周洁莹:“这里有六对,你和鑫鑫哥看着分吧,挂床头或是随身带都可以,驱蚊效果蛮好的。”

    “那我就不客气啦。”周洁莹放下逗玩着的珍珠,爱不释手地把盒子抱到怀里,坐在沙发上挑起她喜欢的花色,还朝禾薇摆摆手,“你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哦,对了,那袋子里的就是大姐让我捎给你的,绿茶套装男女都可用哦。”说着,偷笑着指指厨房里忙碌的男人,瞥见禾薇迅速泛红的耳根,圆满了,总算扳回一局!耶!

    随后担心禾薇拿她跟禾鑫的事“打击报复”,迅速岔开话题:“哎呀差不多该走了,我跟文叔约好过半个小时把车开上来接我,可不能让他等太久。你们这儿什么都好,就是停车麻烦,必须停地下车库去,这一进一出停个车,都够我上下跑一趟的了……那不跟你说啦,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语毕,一手抱香囊盒,一手提滋补品,挥爪道别。

    禾薇失笑地送走急于奔向科大会“情郎”的周洁莹,倚在门上想了片刻,终究还是忍下了想找禾鑫谈一谈周洁莹喜欢他喜欢的要命、而他准备如何接招的冲动。

    感情的事,说到底还得看当事人自己。有没有好感是一回事,能不能牵手又是另一回事。旁人的态度充其量只能当参考,可若是听多了旁人的建议,忽略了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牵手甚至结婚后又觉得这里不合、那里不适、撮合不成终成怨偶那就悲剧了。

    想通这一点,禾薇决定不再干涉周洁莹和禾鑫的发展了,顺其自然吧。

    当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蛮看好他们的。一个本身就喜欢,另一个目前看来也不见有什么排斥。相比对乔依玲的态度,禾薇觉得这两人牵手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不过有一点,她还是提醒了禾鑫几句,那就是周洁莹的身体。尽管换心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状况也很好,可到底是移植的器官,不得不让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重视。

    禾鑫得知后,回了她一句:“有数了,我会看着她的。”

    听听!听听!这话多暧昧啊。由不得禾薇不偷笑。

    ……

    七月的早上,日头就很烈了。

    禾薇看珍珠的狗窝和小不点的鸟笼被照进飘窗的日头晒到了,虽说室内开着空调,可晒久了也会感觉到热,遂走过去放下飘窗上的细麻卷帘,给花花草草浇了一遍水后,站在客厅的空隙间,开始一日一课的瑜伽操。

    珍珠撒欢地围着她脚脖子转,兴奋时还朝她粉嫩的脚趾头舔上一口,痒得她差点破功,佯装虎着脸警告:“珍珠别闹!”可没一会儿,还是噗哈哈哈地笑开了。

    小不点在笼子里上蹿下跳了一阵子,见主人丝毫没有放它出来的意思——昨晚一出笼子就把置物架上的相框碰翻了,做为惩罚,被贺擎东提溜进笼子剥夺了二十四小时的自由,看它下次还敢不敢在家里乱撒野——顿时四脚朝天、不,双爪朝天躺笼底装死:主人不爱窝!主人爱那条蠢狗!让鸟生无可恋!

    贺擎东穿着一件黑白细条纹男士围裙,举着锅铲站在电磁炉灶台前,专注地煎了两颗爱心荷包蛋,又蒸了一笼灌汤包,汤锅里的小米粥也煮好了。

    一人一碗盛好,放在流理台面延伸的大理石餐桌上晾凉,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小妮子爱吃的牛肉酱,又给家里两只小宠备好狗粮和鸟食,这才喊人过来吃早饭:“吃完咱们去户外用品店转转。”

    不是要自驾去长白山吗,虽然没打算露营,但出门在外,有些东西有备无患。

    尤其是睡袋,明明两个人都想一个被窝(逆天大雾!明明是贺大爷你想要两个人一个被窝吧),单人睡袋怎么够嘛。天热还能凑合,天冷呢?据说长白山深处夜里的温降最低可至十度以下。

    哪怕这趟出门用不着,以后出去玩也总有机会用到。总之,贺大爷打定主意要给家里的露营器材来个整体的更新换代。

    禾薇没他想的多,只当他是想出门前看看有啥要准备的,有一点和贺大少想法一致:那就是空间里的野营装备是危急关头保命用的,平时能不用就不用。

    除了饮用水隔几天换一批生产批次新近的、充电宝一类的应急电源隔三五个月拿出来补电,免得真正需要用时悲催地发现过期了或是电量不足。其他装备则都很尽职地待在三立方空间里安静地充当备份的角色。

    “好啊,正好,夏大哥把实体店迁来京都了,也不知道安顿好没有,一会儿我打电话问问,要是开业了,咱们去他店里看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