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89章 放生龟签姻缘
    送走贺少将,禾薇跳上兄长的车,看到座椅前的防水垫上,一只黄绿黑三间色的乌龟缩着脑袋、蜷着四肢趴在纸板箱里,好奇地问:“哥,你买了只乌龟?”

    “哪儿啊,”圆圆率先抢答,“是梅子的小宠物。≧頂點小說,x.”

    禾薇惊喜地四下看:“你们碰到梅子了?在车站里吗?”

    “梅子跟她爹妈回老家过年,这会儿早上车了。我是让她给你打电话啦,不过她一听你跟老大腻一块儿,没好意思打。”圆圆说着,促狭地朝他姐挤挤眼。

    禾薇倏地红了脸,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把话题兜到乌**上:“那这乌龟又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梅子的小宠物吗?她不带回家啦?”

    “今年车站貌似管得很严,不准带宠物上车,梅子一家蹲车站门口发愁,正好碰到我们,就托我们带回家养几天,开学了我给她带回去。”

    这时,一直没做声的禾曦冬插嘴问:“薇薇,你瞅瞅这龟,是不是就我上回放生的那只?”

    “是吗?”禾薇捧起乌龟,仔细打量了几遍,在兄长隐隐切切的目光中答:“没看出来。”

    “怎么会看不出来!”禾曦冬蹦起来想指给妹妹看,不想额头撞到车顶,疼得他龇牙咧嘴,揉着额指着那乌龟说:“你看它的前爪,左边那只是不是有一块很小的花瓣状黄斑?再看它那龟壳,右边沿上有个凹痕,和我放生的那只一模一样,我就不信这世上能找出这么相像的两只陆龟,肯定是我放生的那一只,不信你问问你那同学,是不是在南庄沟的溪坎里捡的。”

    禾薇哭笑不得:“哥,你真要我打啊?”

    “这还有假,打!必须打!”

    圆圆童鞋听得一头雾水,逮着禾曦冬问:“冬子哥,你啥时候捡到过一只陆龟了?”

    禾曦冬便把上回去南庄沟踏青、先是运气极好地在溪坎捡到一只小陆龟然后又脑门发热地把它给放生了的事说了。

    圆圆摸着下巴点头表示赞同:“这么说来,还真有可能是你放生的那一只。不过那本来就是野生龟嘛,梅子捡回去搁家里养也不能说是她的错啊。”

    “我……”禾曦冬语塞了,他那不是觉得郁闷嘛,难得做回好心人、把捡到的陆龟放生了,回头在别人家看到了,这不显得他好心没办成好事儿么。

    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乌龟一眼,禾曦冬转回座位发动车子,嘴里咕哝:“不争气的东西!放生了还能被人抓回来,该!”

    禾薇和圆圆彼此对视了一眼,忍不住耸肩笑。

    到家后,禾薇还是给梅子打了个电话。

    梅子没手机,但她爹有啊。打从梅记小笼开出分店以后,为了联系方便,梅荣新就去办了支手机,跟禾薇家的一样,都是和家里固话相通的。

    梅子这会儿刚到老家,正灰头土脸地进行大扫除,接到禾薇电话,开心地把口罩一摘,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聊开了。

    禾曦冬抱着胸倚在妹妹的闺房门口,耐心十足地等着她问陆龟的事。

    禾薇还是头一回见到兄长如此固执地求一个答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过眼下没时间细想,开了免提问梅子:

    “咳,梅子,你那小龟吃什么的?回来到现在都没见它吃,圆圆说随便给点菜叶子就行了,可我把菜叶子放它跟前了它都没吃。”

    “啊?色色怎么在你那儿?我还说让贺许诺帮我养几天来着,要是事先知道车站不给托运,我就不带它出门了。这段时间是它的冬眠期,不吃不要紧哒,给它前面的浅盘子里存点水就行了。冬眠期的乌龟,不会饿死,但容易渴死。”

    “原来是冬眠哦。”禾薇恍悟,难怪不吃不喝一直在睡。

    禾曦冬却抓着那陆龟的名字吐槽:“色色?怎么取这么个怪名字?问过它意见没啊。”

    禾薇:“……”

    但也提醒了她,兄长还等着要答案呢,只得硬着头皮问梅子,这陆龟哪儿弄来的。

    梅子也实话实说:“学期初的时候,有个山里来的货郎,挑着个担子在我们小区门口卖乌龟、鲤鱼啥的,等我放学回来,别的都卖完了,就剩这乌龟没人要,许是龟壳有点破损的关系吧,总之那货郎二十块钱便宜卖都没人要,怕养不了几天就死了,我看价钱也不贵,又是个素龟,就买回家养着了……”

    听到这里,禾薇睇了兄长一眼,眼神询问:听见没?这小龟是梅子买的。人才是小龟真正的主人。

    禾曦冬摸摸鼻子,拿过妹妹的手机,跟梅子说起来:“你二十块买的是吧?我两百块问你买怎么样?”

    “……谁要卖了!”梅子的嗓门也大起来,带着一股子隐忍的怒意。

    禾曦冬也不恼,换了个方式说:“不卖就不卖,不过你明年不是要高考吗?没精力照顾它的吧?我帮你养着,等你考完了来我家拿。”

    到时,他应该带着小龟在国外做交流生了,时间一长,保管让小龟不记得它“妈”长啥样。

    梅子想想有道理,虽然色色一天三餐吃的不多,但也需要有人照顾,比如经常要添水、比如每天要游泳一次、再比如隔三天得把它放水盆里让它定时大便……

    总之,不管是多么省心的宠物,家里都离不开人,可她平时住校,尤其是升高三后,哪怕不住校的学生,学校都想方设法地跟家长沟通要求他们住校,更何况她本来就住校,想申请做回走读生,先想好怎么应付班主任十万个为什么再说。

    至于家人,她爹明年开春装义肢,得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新妈家里、医院两头跑,已经够累的了,再让她惦记着小龟的吃喝拉撒,这不添乱嘛。

    这么一思量,梅子爽快地应下了禾曦冬的提议:“成,你是薇薇大哥,我想应该不至于诳我的吧。那我就把色色托付给你啦,等高考完了我就把它接回去,谢谢您!”

    禾曦冬被最后那个“您”字给噎到了,略感心虚地摸摸鼻子,把手机还给妹妹,连纸箱抱起冬眠中的小龟,回房间去了。

    第一件事就是给小龟换名字,什么色色,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取这么猥琐的名字啊,必须ko!

    第二天一早,禾薇才刚起床,就从兄长那儿听说了小龟的新名字——辐射,当即喷了嘴里的蜂蜜水。

    禾曦冬跳着躲开妹妹的****大阵,揩掉棉睡衣上沾到的蜂蜜水,不服气地说:“辐射这大名多好啊,辐射龟本来就是陆龟的一个种族,这叫不忘本!平时嘛就叫它小名——小辐,听着是不是特有福气感?而且你同学也不会觉得我把她的取名权给毙了(这分明已是事实),无非就是平舌音改成了翘舌音,色色、射射……”

    泥煤的!禾曦冬噎了噎,昨晚取名的时候没发现,这会儿一听,射射比色色更猥琐啊,我去!

    最后,想了一晚上的大名被禾曦冬自己给毙了,直接叫“小辐”,既代表辐射龟,又蕴含着福气满满的寓意。拍板!就这个名了!

    禾薇已经无力吐槽了,小辐就小辐吧,大不了梅子接它回去后,再改回来叫色色好了。就是不知道,小龟会不会被他们不同的叫法绕得晕头转向?

    ……

    送走了回京都过年的贺迟风一大家子,禾薇家又忙前忙后了几天,也踏上了回禾家埠的路。

    碍于别墅里还攒了一堆的活等着年后回来赶,因此一家人商量着过完初四就回来,还能赶上初五的请财神。

    倒不是说别的日子就不能请了,而是这一天是一年里公认最好的奉请财神的日子。禾母打从家里打开店门做生意以来,还没有正儿八经地请过初五的财神,因此还是蛮期盼的。

    谁晓得这次的大年,别说初五的财神了,初三的门神都能回家请了。

    因为禾家二老跟老大家闹绷了。

    要说事情起因,还得源于十一那会儿、禾薇一家来禾家埠给禾父庆生的事。那天之后,二老逢人便夸小儿子出息、小儿子那双子女更出息。

    本来嘛,做父母的喜欢跟人说道自家孩子哪哪好,那是人之常情,可禾大伯娘不依了,吃住在她家,不说她家孩子好,却去捧老三家的,这不明晃晃打她脸么,顿时一把火堵在心头,下不去、出不来,天天板脸色给二老看。

    禾老大因为心思牵挂着木器店的生意,不是每天都回家,即使回了也就睡个觉、吃顿饭,加上二老也没在他跟前打小报告,以至于不知道媳妇跟爹妈之间的矛盾已经累积到了快要烧起来的程度。

    直到腊八过了、小年近了,老太太见大儿媳妇依然没有办年货的迹象,忍不住催了,这一催,彻底把战火燃旺了。

    老太太早就想骂大儿媳了,趁这个机会狠狠说了她一通:“……以前我当家那会儿,整个腊月都在给过年做准备,你个懒媳妇倒好,明天就小年了,家里头依然跟平时一样,要啥没啥,摆出介副样子,是不想好好过年了是伐?……”

    禾大伯娘哪是肯让人骂的主,当即扯开嗓子回骂:“谁空谁张罗!我绑着你们脚不让你们去买了?凭什么都得我来买、我来做?以前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别想啥事都我来。”

    老太太气得倒仰:“当初要房子的时候讲的好听伐,说什么以后我跟你阿爹就归你们养老了。这才第几个年头就不耐烦了!晓得会这样,当初就不该把房子落你们户头上,老头子说得对,住一起话语多……才多久就嫌我们烦了,你要不想管我们也行,房子让出来,我跟你阿爹自个儿住!”

    老太太也是气到了。当家做主一辈子,到晚年明明可以享福了,却因为一套房子的事,反而受气不断。本想着房子给老大家了,养老送终由老大家来是理所当然的事,可她漏了一茬:日子过久了,会有摩擦的。当初真不应该心软、把安身立命的房子让出去。搞到现在,他们老俩口反倒像是寄住在老大家、成了老大家的包袱似的,明明他们才是房子的主人,这日子真心没法过了!

    而禾大伯娘多精一人啊,哪会几句话就把房子还给二老?那不是要她命么。再说了,女儿过了年虚岁二十二了,不读书那肯定是要结婚的,老藏在家里像什么样,藏成老姑娘那可真叫人看笑话了。前几次相亲不是男方爽约、就是赴约了没瞧上,总之没一桩是成功的,开了年那必须给她谈一个对象了,这要是房子没了,还怎么找门当户对的好女婿?老三家的闺女还在上学呢就有个稳定的对象了,自家闺女怎么能落后!于是拿这个事在禾老大跟前软磨硬泡、软硬皆施,总之一句话:坚决不能把房子还回去。

    禾老大没做成功媳妇的思想工作,只得回头劝二老。

    可二老这么一闹开,执意不肯再和老大家的一道住了,觉得憋屈。办年货提几句意见就能闹得鸡飞狗跳、摔杯子摔碗盏的,以后日子长着呢,老这副样子,没病也能气出病来,遂对老大说:

    “老大啊,我同你阿姆商量过了,我俩反正还做得动,就不跟你们掺合了,房子落你们户头了我们肯定不跟你们争,你阿姆那是气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只是将来送终别忘了做老大的本分就好。

    前些天我让阿刚在镇上给我们留意了个落脚处,就上回老三做寿租的那场地附近,带院子的老屋,房租不贵,一个月只要三百,等房东过年回镇上,我让阿刚把合同签了,过完年我们就搬那里住去。

    你也甭劝了,我在镇上得空还能帮人编编篾席、打打藤篮,在这儿老实讲成天晃进晃出没事做、心里憋得慌。阿刚和老二也来劝过我们,还说住他们家去,我给推了,小区里的房子都一样,还是老屋好,有院子、有大灶,况且那儿离老二的店、阿刚的家都近,有事递一声方便得很,挺好,就这么定了……”

    转天,禾刚来信说房东回镇上过年了,老俩口立马让禾刚出面租下了那间老屋,趁着年前这个空档,上租房搞卫生去了。

    禾大伯娘一方面暗喜公婆要搬出去住了,另一方面又愁年前这么多准备,老太太说走就走,这是撂担子让她一个人上阵的节奏吗?可又不敢发作,因为禾老大这段时间没少跟她怄气,还撂话说她要再嘚吧个没完两人就离婚。

    一听离婚,禾大伯娘歇菜了,只好一个人担负起办年货、备年夜饭的活,忙得一个头两个大。这时候想起还有个闲在家的女儿,把人喊下楼让她帮着打下手。可禾美美哪是干家务的料啊,不添乱就不错了。

    于是,左邻右舍天天能听到禾大伯娘尖着嗓子骂闺女:“你猪啊!这都不会做,养你这么大干啥用的?”以及禾美美理直气壮的反驳或是嘤嘤嘤的哭戏,不要太热闹。(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