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56章 赚了个好女婿
    四道菜、一大碗汤面,吃的两人酣畅淋漓。

    饭后,服务员还上了一盘大份的鲜切水果拼盘,禾薇靠在垫着碎花软垫的藤椅上,饱得不想动了。

    贺擎东揉揉她头:“要不要在摇椅上躺会儿?”

    这个包厢没有沙发,除了靠背藤椅,再就是靠墙排放的四把藤编摇椅,俩俩成双,中间一张藤编的小茶几,摆着一盆迷你小盆栽。

    “算了,还是坐会儿吧,躺下去我怕起不来。”禾薇摇摇头。

    贺擎东失笑:“那就不起来,谁催你了?”

    “不是还要陪你去买两身衣裳的吗?”禾薇眼角睨他,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哦。

    贺大少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他哪是真的需要买衣服,不过是拉她出来约会的借口而已。

    禾薇对挑男士衣服也没啥经验,关键是这位爷不是黑色T恤、就是黑色衬衫,穿上穿下那么几种款式。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心里有了主意,“不如去毓绣阁看看?”

    “好。”贺擎东宠溺地应道,“随你决定。”

    “那就去毓绣阁吧。”顺便补点绣线。

    端午香囊、暑假睡衣,快把她囤在三立方空间里的绣线消耗光了。

    说到香囊,禾薇一拍额,差点把重要的事给忘了。连忙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礼盒,递给他:“生日快乐!看看喜不喜欢?”

    贺擎东含笑接到手上,以不破坏包装的方式拆开了礼盒,俊眉愉快地挑了起来:“钱包?”

    礼盒里躺着一个黑色底、吉祥如意平安扣暗纹的男士钱包。

    不知情的或许会以为是在哪个少数名族旅游区几十块钱买的。殊不知,这上头的暗纹绣法乃现代的刺绣大师见了都会为之侧目的古绣。可以说,这个钱包普天之下仅此一个,有价无市。

    “嗯,我看你那个有点旧了,本来想买的,后来想想,买的不如亲手做的有诚意,就试着绣了一个。”

    禾薇被他炙热的眼神盯得脸颊发烫:“怎、怎么了?你要是不喜欢,等下我陪你去挑个你惯用的牌子,这个我自己留着用……”

    “喜欢。”贺擎东捧着她脸深吻浅啄了一通,好半晌,才和她银丝纠缠着哑声道,“你绣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喜欢都来不及……”

    “那就好。”禾薇被他夸的不止脸颊红,耳根脖子都红了,推了推他,“被服务员看到怎么办。”

    “不会。”说归说,人还是直了起来,知道小妮子容易害羞,就不在大庭广众秀恩爱了,拉她坐到摇椅上,一人一把,边摇边聊天。

    禾薇趴在摇椅上,问贺擎东微农场的小菜地土质改良后先种什么好。

    贺擎东不懂农事,但这年头只要有手机、能联网,啥知识问不到?没几秒就收获了最佳答案。

    “萝卜、番薯、辣椒、小白菜这些都可以。”典型的夏种秋收。

    “那就种这些,每块地种一样。”禾薇掰着手指数了数:萝卜的种类很多,胡萝卜、樱桃萝卜、白玉萝卜还有生吃像水果一样的青萝卜,这就四块地了;番薯红心、白心的都要,紫薯也占一块;辣椒不要别的,就小尖椒。油爆或是炒牛柳最棒了;小白菜挑个常吃的品种……

    这么算下来,还有几块地空着,禾薇想了下,说:“再种点花怎么样?等院子修好了,移栽到屋前屋后去?”防蚊、美观两不误。

    贺擎东自然顺着宝贝媳妇:“行。”

    两人聊得正欢,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是她爹的手机,扬着笑容开心地接听:“爸。”

    “我是你妈。”禾母好笑地纠正,不等闺女改口又说道,“阿擎寄来的快递收到了。这孩子,怎么寄那么多过来呀,你在电话里说的时候,我还以为就桃子。不是说去摘桃子么,那这些菜和菜籽油又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买的,是贺大哥自己农场种的。”禾薇赶紧解释,“太多了吃不光,这么热的天也存不住,就给各家寄了些。这和菜场里卖的不一样,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的,菜瓜、番茄清水冲冲直接连皮都能吃,味道可好了。本来还想给你们寄些鸡鸭蛋的,怕路上扔来扔去的撞碎,就没给寄……”

    说着,禾薇俏皮地朝某人眨眨眼,口型说道:看吧,我就说我妈肯定会唠叨的。

    黄桃、蟠桃也就罢了,哪有人大老远地寄菜瓜、黄瓜、番茄、辣椒、丝瓜、玉米、土豆之类的?

    而且是老大两箱,用木架子包着,死沉死沉的。

    另外还有两壶两升半的菜籽油。快递费买这些都绰绰有余了。

    她当时在农场就说了,她娘肯定会心疼那么昂贵的快递费的。偏他愣是要寄,说是心意,哪能用钱衡量。还说这还是小的,等杀了年猪、年羊,再装上鸡鸭蛋、鱼虾蟹还有新鲜榨的橄榄油和大米、面粉,打算往丈母娘家发一车呢。

    禾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贺擎东看着她笑笑,伸手说:“我跟妈说两句。”

    禾薇无语地看他自来熟地把手机接了过去,三两句把未来丈母娘哄得心花怒放。

    “……好好好,自己种的营养好,现在外头卖的菜啊,农药、化肥的不去说,很多还喷生长激素呢。”

    禾母是真的高兴,毛脚女婿给家里寄东西,说明把他们记在心上。不记在心上哪管农场丰不丰收、吃不吃得完啊,烂在地里都不关他的事。

    文欣苑的那些邻居里不是没有乡下种地的亲家,可几时见他们亲家送菜送油上门了?这还只是城里到乡下的距离,自家毛脚女婿那可是从京都大老远地往家寄东西。这成本,高的她都肉痛了。

    但同时也骄傲。做爹妈的,哪个不爱听外人夸奖自个儿孩子的话?

    这不,别墅保安扛着俩木架包裹的大箱子送到家,说是京都寄来的快递,还热心地帮他们把木架子拆开,把木条上的铁钉一一拔下来,正好,免得扎到手。

    禾母拿剪刀划开胶带的时候,保安刚拔完钉子正在感谢禾父请他抽的好烟,不经意间看到箱子里的内容,竟是冰包铺着的水果、蔬菜,完了还有两壶油,惊讶地问:“没想到你们也爱网购啊,这都网上买的?”

    禾母前一天晚上接到闺女电话,说是白天去摘桃子了,想给家里寄一些,禾母想着这阵子都在别墅开火,就让闺女直接寄这儿来了,省得她还要特地赶回文欣苑收快递。

    因此她知道这包裹的来处,只是不知道竟然有这么大两箱,而且不是说桃子么?怎么变成蔬菜了?

    仔细一看,哦,桃子有,在底下呢,干净漂亮的四个礼盒——两盒蟠桃、两盒黄桃。

    除此之外,还有一包包透气包装、整齐码着的时令蔬菜,再还有两壶一开盖就能闻到喷喷香味的五斤装菜籽油。

    别墅保安当即就夸开了,什么“养了个好闺女”、“赚了个好女婿”、“大老远还不忘给你俩寄吃的,以后有的福享了”巴拉巴拉……

    禾母笑得见眉不见眼,拿了个塑料袋装了几颗大桃子塞到保安怀里,谢谢他大热天的还帮他们把快递从门口送到家。

    保安走后,给禾父打下手的两个小工也赞不绝口,说是这年头这么孝顺的孩子不多见了,大都只顾着自己,不找家里打秋风就不错了,有点好东西也是自个儿的小家庭藏着吃,哪会这么上心地从京都寄这么大两箱瓜果过来,这快递费都不便宜吧……

    这一说,禾父禾母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快递通常都是按称重收费的,这么大两箱,还用木架子包着,都快上百斤了吧,这得多少快递费啊?

    顿时肉痛的不行,立马打电话给闺女,想说这次就算了,下回可别这么傻了,给别人的快递费都能买两倍这些东西了。

    结果毛脚女婿怎么说来着?

    “钱是死的,健康才是活的,你和爸的身体最重要。要不是天太热、路太远,有些东西寄不了,我还想给你们多寄些。”

    禾母听了舒心得毛孔都张开了,接个电话就没合拢过嘴。

    又听毛脚女婿说下回去京都了带他们上农场住几天,禾母更高兴了,叠声应道:“行行行,听薇薇说你那农场大的很,还带着一块山头,河塘里还养着鱼,薇薇他爸最喜欢钓鱼了,下回有机会去京都,一块儿逛逛去。”

    “话说回来,现在有块地可真不错,前阵子我听付大姐说,付大姐阿擎你还记得不?咱铺子对面开水果店的,她家小宝去体检,医生说以后少买外头的菜给他吃,都提前发育了。听得我们吓都吓死了。小宝才几岁啊,幼儿园都还没上呢这就发育了。可外头的菜不买,家里吃什么?城里不比乡下,家家户户哪怕没田也有院子,城里头除了一楼的住户能种几把小青菜,哪有什么地儿啊。这么一看,咱们这别墅买的可真是时候,这两天趁天阴,我把后院的地给翻了一遍,过两天去挑些菜种子,赶在月底前种下去,秋冬就有新鲜蔬菜吃了……”

    禾薇听她娘说别墅后面的地已经翻好了,准备过几天就播菜种,忙接过手机说:“妈,你别急,我给你寄个东西,你把它掺到水里浇地,可以把土质改良的更适合种菜。还有菜种我也一起给你寄过去,省得这么热的天还要跑花鸟市场。”

    禾母虽不懂闺女说的那什么培养液究竟是什么新型药水,但一听是改良土质的,二话不说点头道:“成,那你寄过来。”

    别的也没啥事,基本隔一天就会通电话,今儿要不是快递的事,禾母也不会特地打过来。

    “对了,这桃子、蔬菜啥的阿擎有给他小叔家寄吗?”挂电话之前,禾母想到这一茬,要是没寄,她得分出一半给闺女干妈家送去,可不能让人知道后心里不舒服。

    “寄了。”禾薇笑着说,“大家都有,妈你放心吧。”

    确实都有,就连聂家大舅聂强家也收到了。

    起初不知道是谁给他寄的,他可没在网上订购什么大件。问家里人,老婆孩子也都说没有。怀着疑惑拆开箱子一看,竟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瓜果蔬菜;角落还有一壶五斤装的菜油,油罐子和包装盒上印着“微农场”的小标签,顿时恍然大悟。

    “阿擎寄来的吧。”聂强媳妇也猜到了。因为京都郊外那块地办完过户后,聂家那个缘分不深、话语不多的外甥打来过一次电话,说是农场里种的水果、蔬菜很多,让他们想吃什么自己去摘。

    那会儿只当对方客气,而且就算是真心实意地邀请,他们也不会因为几口吃的特地开车跑那么远去。费工夫不说,往返油费都能买几个月的菜了。

    哪曾想,人没去,那边居然把东西给他们快递过来了。

    这么大两箱,快递费恐怕都比油费贵了。聂强媳妇咋舌。

    “我打个电话问问阿擎。”聂强转身拿了手机,又和客厅里的妹妹、妹夫说了一声,去外头打电话了。

    今儿个休息,聂美珠俩口子跑保定找老大商量怎么才能让闺女早点从牢里出来,听到老大俩口子的对话,跳起来问:“哪个阿擎?是不是害晗晗坐牢的那臭小子?”

    聂强媳妇一向看不惯小姑子的有些作风,当即说道:“美珠,外面的人不知情,红口白牙随你说,咱家几个还能不清楚?晗晗之所以进去,有她自己很大一部分责任,你不能老这么包庇她,这会害了她……”

    “我哪儿包庇了?我哪儿害她了?要不是姓贺的一家,晗晗能进去吗?警局、法院能打招呼的我都打了,要没贺家强硬地施压,绝对判不了这么久……”

    聂大嫂无语,这不就是在害她么。做爹妈的觉得犯了错、出了事打个招呼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做闺女的有样学样,将来不也是这副德行?

    不,哪里还用将来啊,早就在为自己的错误行为埋单了。偏当娘的死活不肯认识错误,一味地以为是贺家故意在和她过不去。人一门四将,无冤无仇的能和你们家过不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