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42章 香囊引发的不愉事件

正文 第542章 香囊引发的不愉事件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时间不早了,两人就着茶水吃了几块糕点,又分享了一只香瓜,然后一人嚼了两颗口香糖,钻睡袋里休息了。

    说是单人睡袋,最后却挤了两个人,另一个睡袋被某人直接扔在角落。

    禾薇简直无语了,琢磨着怎么说才能争取到一人一个睡袋分开睡,却听到了他绵长的呼吸音。扭头一看,这货竟然睡着了,只得作罢。认命地被他圈在怀里,双腿也被他的大长腿牢牢锁着,起先还透过帐篷顶的天窗欣赏着对出去的一小方星空,没几分钟就困得睡过去了。

    等她睡着后,贺擎东才睁开眼,略微调整了一下睡姿,支着手肘欣赏了一会儿小妮子的睡颜,而后在她额上、鼻尖、唇上依次落下轻柔的晚安吻,方才搂紧她,闭上眼进入梦乡……

    说好要看日出的,所以睡前禾薇设了个五点的手机闹铃,然而闹铃响的时候,她却怎么也睁不开眼,往男人怀里拱了拱,以期那扰人清梦的音乐能停下来。

    贺擎东倒是因生物钟已经醒了,迅速关掉闹钟,见她这么困,柔声提议:“那再睡会儿?日出下回也能来看。”

    他这么一说,禾薇倒是有几分苏醒了,努力睁开眼,勾着他脖子囫囵说:“来了不看多可惜呀,要不你抱我出去?”

    她也就那么一说,哪知贺擎东二话不说照办。

    ********、拉开帐篷门,裹着睡袋抱起小妮子,径自来到看日出最佳的崖边平台。

    平台上已经有不少早起的游客了,三三两两地坐在石凳上吃早点。

    听到说话声,禾薇才彻底清醒。一看自己形象,羞得不行,想从睡袋里出来,被贺擎东制止了:“山上冷,就这么坐着,没事儿。看,太阳出来了。”

    太阳出来了。游客们纷纷拍照留念。

    禾薇也被越来越亮的天际以及冒头于山坳间的日出美景迷住了。忘了还在睡袋里,催着贺擎东拍照。

    她指的是日出,男人眼里却舍不下她。

    于是。她的个人相册里,从此多了张裹着睡袋看日出的呆萌留影。

    ……

    看完日出,沐浴着阳光的山顶也渐渐暖和起来。

    禾薇说什么都不要他抱着回帐篷了,披着外套和他手牵手走回去。

    离帐篷不远。看到米小糖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小草,瞧着挺无精打采的。

    禾薇上前问:“小糖。你在这儿干啥?”

    米小糖听到禾薇的声音,飞快地用手背抹了下脸,这才笑着抬起头:“薇薇你是不是看日出去啦?哎呀都怪我哥,说好早上喊我的。结果睡成了猪,起的比我还晚……”

    禾薇看她眼眶微红、眼皮略肿,再结合她刚刚的小动作。心下了然,就是不知道谁惹她哭了。昨晚回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呢。便让贺擎东先去拆帐篷。贺家昨天办喜事,今儿个还有不少亲戚要送,他们出来一晚上,也该回去了。

    等贺擎东走后,她上前拉过米小糖的手,轻声问:“怎么了这是?别告诉我眼睛里进沙子了,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儿。”

    禾薇不问还好,一问,米小糖忍不住了,抱住禾薇呜呜呜地哭。

    “我哥他太过分了,为个外人居然吼我……我又没做错什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吼我……我再也不搭理他了……”

    “好,咱不理他,等气消了再理他。”禾薇见她呜呜嘤嘤哭得很伤心,顺着她话接道。

    摸摸插手袋,幸好还有半包手帕纸,抽出来给她擦眼泪,“不哭了,啊,这么漂亮的眼睛,哭肿了多可惜。”

    “噗嗤。”米小糖被禾薇笨拙的开解方式逗笑了,打着哭嗝说:“我、呃、才没你那么漂亮的眼睛,呃、哭瞎了都没人可惜,呃……”

    “哪个说的!我找他算账去!”禾薇见她笑了,心下松了口气。

    “好啦,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不哭了。那个坏家伙,我以后再不跟他说话了,也不跟他出来玩了。”

    这分明就是气话,亲人哪来的隔夜仇啊,没准到家又笑成一团了。禾薇笑眯眯地听她口头发泄。

    “……我哥就是头蠢驴,不分青工皂白就知道骂我,还说什么帮理不帮亲,也不问问我为啥跟那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吵架。”米小糖止住眼泪后,气呼呼地拉着禾薇要她评理。

    原来,她昨儿个抱着禾薇送的两个香囊回去,和她一个帐篷的孙倩张口就问她讨,她不肯,说是好朋友送的。结果孙倩就生气了,话里行间骂她小气、骂她心眼小的跟针眼儿似的,还明里暗里地嘲讽米岩怎么会个有这么小气巴拉的妹妹。

    米小糖一听气坏了,反讽回击说孙倩你也好不到哪儿去、眼红别人的东西,别人不给还不高兴了,凭啥呀……巴拉巴拉……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打起了口水仗。

    其他帐篷的男女生听到动静,跑过来看究竟。

    孙倩在米小糖跟前口齿伶俐、张牙舞爪的,一旦有男生在场,立马扮起柔弱的绵羊,还委委屈屈地抹起眼泪。

    米小糖的哥哥米岩性子粗犷,见状直觉以为是自家妹妹欺负人,想到这么晚了因自家妹妹惹得大伙儿都不能休息,便沉着脸让米小糖向孙倩道歉。

    米小糖能依吗,怒火中烧地指着孙倩骂她不要脸。

    孙倩躲在米岩背后,抽抽噎噎地说:“算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都是我不好,明知道小糖年纪小,让着她一点不就好了……”

    米岩一听,更觉得妹妹不懂事,揪着她耳朵低吼:“出来的时候怎么说的?嗯?听我的?你就是这么听我的?赶紧给我道歉!”

    “我不!又不是我的错!凭什么让我道歉!”米小糖倔劲儿上来,梗着脖子冲他哥吼:“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帮她。到底谁是你妹妹?”

    “我帮理不帮亲。”米岩瞪着眼道。

    米小糖气得直跳脚:“帮理个鬼!她那是理吗?整一个表里不一的白莲花!我呸!”

    “米小糖!”米岩见孙倩哭得浑身都发抖了,又听到其他女生窃窃私语地指责米小糖,恼怒地提起妹妹,将她丢进隔壁帐篷,让她跟另外一个女生拼一个帐篷,并责令道:“今天太晚了,大家都要睡了。明天起来你给我向孙倩道歉。”

    米小糖头一扭:“要我像这种人道歉。门儿都没有!”

    躺下后。越想越难过,当时就想找禾薇诉委屈,可一想到这么晚了。禾薇又是跟她男朋友一道来的,就忍着没起来,而是抱着睡袋无声地哭了很久。

    直到天光开始发白,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六点多了。同行的一拨人不是去看日出、就是还在睡,她一个人觉得没劲。就溜达到禾薇这边来了。

    说完前因后果,米小糖噘着嘴问禾薇:“薇薇你说,我哥是不是头蠢驴?发生这种事,问都不问就先给自己妹妹判了刑。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那孙倩又不是他女朋友,至于这么偏帮嘛。就算是他女朋友,也是自个儿妹妹亲吧。太过分了!太气人了!再也不理他了……”

    禾薇安抚地拍拍她的肩,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事儿要是发生在她身上。她那二十四孝好兄长是绝对不会对她大吼小叫的,也不会义正言辞地说什么“帮理不帮亲”。以禾曦冬的性子,绝对会站在她这一边,这毋庸置疑。

    只能说每家的哥哥对某些事的处理方式和理念不一样。

    轻叹了一声,说:“现在都在气头上,暂时别说了。等回了家,冷静下来,再找你哥好好聊聊。一家人哪有隔夜仇,你说是不是?”

    米小糖不甚情愿地“哼”了声:“等我想理他了再说吧,反正他那个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被孙倩那样的女人玩弄也活该!”

    末了吸吸鼻子,和禾薇打商量:“那个薇薇,我能不能搭你们的车下山啊?不用送我到家,就载我到山脚就好,那儿有公交去市区,我知道的。”虽然知道当电灯泡不道义,但实在不想再回那群人当中、和他们结伴下山,所以只能麻烦禾薇载她一段路了。

    禾薇二话不说点头:“好,反正我们也要回去了,一块儿走。别说只载到山脚的话,咱俩是朋友,哪有朋友这么见外的。不过,你得跟你哥说一声吧,万一他不知道你回家了,四处找你怎么办?”

    米小糖噘噘嘴,最终还是回了趟大本营,没两分钟提着她的书包过来了。

    贺擎东见回去的路上多了盏碍眼的灯泡,俊眉微挑。不过碍于是小妮子的同学,倒也没说什么,利索地发动车子,第一拨下山。

    孙倩见米小糖搭乘别人的车先走了,心里一阵窃喜,蹭到米岩身边,咬着下唇委屈地说:“对不起啊米岩,我不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早知我就……”

    “过去了就别提了,大家各退一步吧。昨晚害你们晚睡,我代小糖向你们道歉。日头出来了,山顶马上晒起来了,咱们也赶紧收拾东西下山吧。”米岩没心思和孙倩多说什么,而是向其他人说道。

    他此刻满脑子都是妹妹那红肿的眼。意识到昨晚的事,可能不全是妹妹的错,自己却那么吼她,难怪她会躲起来哭。从小到大,妹妹顽皮归顽皮,但也不是冥顽不灵的主,惹祸了碍于面子可能会死不承认,但不会哭得那么厉害。所以他急于回家安慰妹妹。

    孙倩见米岩一句宽慰的话都不说,心里恼恨,可又不想前功尽弃,委委屈屈地回自己帐篷收拾东西。心里一个劲地骂米岩就是个呆瓜,这么好机会都不晓得把握,难怪大学三年了都没女朋友……

    她是无意间发现米岩的妹妹在南郊园女校就读,不然她都不知道米岩的家世这么好,因为米岩在学校一直都很低调,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吃喝玩乐,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富二代。长得也很一般,眼睛小、鼻子宽、肤色黑,身板子厚得像头熊,没有一项符合她找男友的标准。除了人缘不错,上至班导教授,下至学弟学妹,都认识他,而且关系也都很不错。

    可若是没有其他方面的加分,光人缘一项,孙倩是完全看不上眼的。哪怕有人不止一次告诉她,米岩对她有意思,她也不屑以对。直至发现米岩的妹妹竟然在南郊园女校上学。南郊园女校是什么学校?全国唯一一所被国际权威机构认可的贵族学校,单光一年学费据说就得十几万。家里没点钱的,会送女儿去那么贵的学校读书?

    于是她开始深挖米岩,挖到最后发现米岩的爹竟然就是米粮集团的董事长。米粮集团啊,全国第一家以粮食为产销内容的上市公司。孙倩动心了。当然,她动心的主要缘由不是米岩本身,而是他的家世。

    然而,她是动心了,可发现米岩并不如同学们说的喜欢她。不然怎么一点都不积极地来追求她呢?她都这么主动地配合了,还时时处处给他制造机会,只要米岩开口说一句“做我女朋友吧”,她立马点头同意。可事实是米岩没有。照样和过去一样进退有度,没见对她和对其他女生有什么分别。

    孙倩搞不懂了,哪怕是没谈过恋爱、经验值等于零的愣头青,面对喜欢的对象,也会可着劲地捧上礼物来讨对象欢心吧?而她都暗示他好几次了,想要lv橱窗里那个新上架的手包,他却始终无动于衷。到底是真愣、还是抠门啊。

    所以说昨晚问米岩妹妹讨香囊没讨到,孙倩脱口骂米小糖“心眼小的跟针眼儿似的”,不全是信口拈来,很大一部分是堆积了许久的怨气终于找着了一个发泄口。

    可事后冷静下来一想,她要是真和米岩成一对儿了,米小糖岂不成她小姑子了?得罪了小姑子,米家人还会喜欢自己吗?不由后悔昨晚太冲动了,忍一忍不就好了,等成了米小糖的嫂子,还愁没机会磋磨她?现在嘛,当然是要挽回自己在米岩心中的温婉形象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