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37章 人心百态
    “到时带爸妈一起去,他们应该也没去过崇临吧?”

    贺擎东一手提行李,一手牵媳妇,示意小堂弟锁门,公寓钥匙正式交给他了。【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

    圆圆乖乖锁好门窗,提着书包走在禾薇身后:“是啊姐,这次台风崇临损失惨重,我们去那儿消费,就当是给当地经济做贡献了。崇临人民肯定很欢迎我们。”

    得!这么大一顶高帽子都抬出来了,禾薇还能不同意?

    “行吧,十一若是没其他事,那就去崇临玩两天。”

    圆圆比了个胜利v的手势,暗暗朝他老大眨了下眼。

    把圆圆送到学校,贺擎东原地掉了个头,准备走绕城高速回清市。

    听车载收音机播报,海城通往各地的高速已解封。倒是国道,因躺在马路上的行道树阻挠,个别区段时有拥堵现象。

    正要拐入通往城际高速的衔接路段,有路人突然冲出马路,贺擎东眼明手快地踩了个急刹。

    禾薇吓出一身冷汗。要不是他反应快,肯定撞上了。

    “没事。”贺擎东捏捏她手,安抚道。

    这时,禾薇认出那名冒失闯红灯的路人,“这不是乔依玲吗?她怎么……”

    乔依玲并没看到禾薇,朝车子方向吐了口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扯了扯被绿化带勾了个洞的裙摆,匆匆跑向马路对面的民政局大门。

    民政局门口,乔志达和叶如珍正吵得面红耳赤。

    “台风那天说好的离婚,这会儿又反悔,你什么意思?”乔志达是真心不想跟叶如珍过下去了,这个蠢妇,只知道挑别人的刺,只知道给家里惹来一起又一起的麻烦,却从来不知道反省自己的过失,这样的日子他受够了。

    叶如珍气得浑身发抖,拿起手里的包包砸面前的男人:“谁跟你说好了?谁跟你说好了?明明是你逼的。问你要了一箱方便面,你就要我放手离婚?乔志达你还是不是人啊!说你男人真抬举你了,哪家的男人像你这样的,台风天家里不待、待小三那儿。还给小三买足吃的喝的,老婆孩子饿死在家,你却拿一箱方便面敷衍,完了还逼我离婚……你哪里还是人啊,简直就是个畜生……”

    “不止方便面。还有矿泉水你别忘了。而且离婚是你先提的,别赖我身上。”乔志达一把攫住叶如珍的手,冷着脸道:“要不是你提离婚,我也想不到。那些吃的可不是我买的,人家听说台风来了马上去超市囤货,你个蠢妇,对门敲门提醒了还赖在沙发上不动,饿死也是活该。你打电话说家里没吃的没喝的,女儿饿的都哭了,我冒着大风雨给你们娘俩送去。当时我可有提过离婚两字?”

    “你还好意思说!”叶如珍指着男人的鼻子叫骂道:“你当时没说,但事先电话里不是明说了吗?说是给我送吃的,但熬过台风天就去离婚。”

    “对!所以你为了一箱吃的就同意和我离婚了。”乔志达讥笑道。

    “我……我不同意你不是就不给送了?你是真的想看我们娘俩饿死啊,然后好去和那贱|女人双宿双飞……你个没良心的,我从你一无所有就跟着你,现在发达了却想把我推开,你想得美!想得美!……”

    叶如珍哭嚎着扑上去捶打丈夫。

    乔志达不耐烦地想把她推开,可女人恨起来,力道也是很足的,两人拳打脚踢地扭做一团。

    匆匆赶到的乔依玲。既怕路人看笑话,又怕爹妈打的凶了闹出人命,捂着嘴一边嘤嘤地哭一边喊:“别打了,爸妈你们别打了……”

    “走了。一出闹剧,有什么好看的。”贺擎东发动车子,载着禾薇驶离了现场。

    ……

    文欣苑家住一楼的业主们,这几天都在清扫、装修。有的直接把房子卖了,换别的小区住电梯高层去了。

    以前买房子多半考虑户型、光照,这次的台风无疑给人当头一棒。三十年不登陆不代表永远不登陆。这不一登陆就是破坏性灾难。看来以后买房要多几条考虑项了:譬如房子的抗台风指数高不高、一旦发大水房子淹水的可能性大不大等等。

    滨海壹号别墅区经过此次台风扎扎实实出了一回风头。

    没有比较或许还不会这么引人注目,可和别的开发商新交付的楼盘一比,滨海壹号出名了——没有一栋别墅渗水、没有一栋别墅淹水,就连门前的草坪都不带水洼、小区中心的喷泉池除了水位高涨却不见漫水现象——宣传语都不用刻意找,事实胜于雄辩。

    这么一来,兜里有点钱、又对滨海壹号抱有那么点想法的人们,蠢蠢欲动了,只是一问房源,就剩最大的几栋了,再一问价钱,啧,又涨了啊,早知一开始就买了,说不定还能挑上一挑,一犹豫二犹豫的,大好机会都失去了。既涨价又是大栋别墅,台风后比台风前得多掏多少钱啊。虽说钱这东西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可同样的房子就因为迟了一步,就得比别人多花十几万、乃至几十万又觉得忒不划算。

    犹豫的人有,咬牙买的人也有。台风走后没几天,滨海壹号仅剩的几栋大型别墅就被抢售一空了,成交单价还是初推预定价的三倍。

    “你没看到新闻里播的,售楼中心的玻璃门都被挤碎了。”禾母给刚回家的闺女夹了个鸡腿,另一个鸡腿夹给了毛脚女婿,说着台风过后发生在清市的头条新闻,同时感到无比庆幸:“幸亏咱们几家下手早,要是这会儿的价格,说什么我都不买,涨的也太离谱了。”

    “要是台风过了才初推预定,说不定就轮不到咱们家买了,价格也会涨的更离谱。现在就剩那么几栋大型别墅,开发商都没怎么宣传,无非是被看房的人起哄着涨起来的。”台风一走就赶乘飞机回家的禾曦冬,啃着酱猪蹄说道。

    最近的菜场也大变样,蔬菜瓜果的价格翻了三五番,关键是还有价无市。倒是肉禽类价格小幅度下跌,一则本地的猪羊鸡鸭大屠宰,生怕台风过后在牲畜群里引发瘟疫。宰了再说,明年明年再养嘛。二则,外地商贩见海城一带发大水,想着大水刚退物价肯定高。于是运了比较容易保鲜的肉禽类来贩卖。两个因素对对碰,肉禽类想涨也涨不上去了。

    于是家家的饭桌上,都是荤菜多、素菜少,有时甚至只见荤腥不见素。

    “这样的日子,要是搁旧社会。那简直不要太美好,可现在的我,只想吃几口蔬菜啊蔬菜,怎么就那么难啊那么难……”

    禾曦冬解决掉手里的猪蹄,扫一眼饭桌上的菜,忍不住叹气,结果被禾母赏了个头栗子:“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当然,禾母也是瞅准了饭桌上没其他人。贺老爷子台风过后第二天回京都了,二孙子马上要结婚了,上门送礼的人一拨接一拨。没他坐镇不像样;贺迟风俩口子在江滨小区退大水后就搬回家住了,这几天忙着跑单位;至于毛脚女婿,都说女婿了,自然是一家人了,这才没好气地敲儿子的头,要是有外人在场肯定会给儿子留几分面子的。

    “市区还算好的了,你去你外婆家看看,想吃猪肉都不定买得到。猪圈都被大水冲了,猪都不知道飘哪儿去了。一些黑心肝的拿死猪来卖,好在咱们这菜场监管的还算严格。不然吃死人都有可能。”

    一听禾母说不正规的摊贩还卖死猪肉,禾曦冬正要伸向另一个猪蹄的手缩了回来:“老妈你说真的?”

    “骗你干啥!你昨天不是接到你外婆打来的电话了?她没跟你讲吗?家里养的鸡鸭都被大水淹死了,村里要求统一拿去晒谷场焚烧,不准吃更不准拿去卖。老多村民都哭呢。你外婆家养的不多,就自家过年吃吃的,可死了也心疼啊,到底是开春就抓来喂、小半年养下来了的……”

    禾母说这话的时候满脸无奈,娘家打电话来的用意她再清楚不过,无非是希望她能贴补点。家里淹了水、很多家当都毁了,还有养着的鸡鸭,一来一去,少说蚀了两三万。

    在大会堂避台风的时候,听收音机说崇临那边怎么怎么严重,楼房倒塌、人员伤亡,不少孩子成了孤儿、很多家庭失去了壮劳力……当时周家人想着他们还算幸运的,虽然家里淹了大水,但至少人是完好无损的。

    可等台风离境、大水退去,开始清算家里的损失,遭难时油然而生的庆幸感渐渐被蚀老本的心疼取代了。两三万啊,农村里一年的产出啊,就这么被一阵风、一场雨给刮走、冲没了。

    周老太尤其心疼,儿子的收入不高、儿媳妇在家带孩子没工作,因为房租攥在周老太手里,儿子一家平时的嚼用都是二老在出,换个时髦的词叫“啃老族”,可现在一溜的房子要刷新、家具要上漆、电器要更换,难不成也都由他们负担?棺材本越花越薄了啊。

    蔡明珠就给周老太出主意了:“妈,大姐他们刮台风的时候联络不上,现在不是线路都通了。家里淹大水怎么说也是个大事情,做闺女的多少总该出一点孝敬您和阿爹的吧。”

    见老太太有所意动,蔡明珠再接再厉:“还有二姐,她家在市区肯定没淹到,又开着木器店,三姐妹当中条件最好的就数她了,平时不跟我们来往也就算了,这时候不表点心意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只要不让她来掏这个钱,恶人她不怕做。

    周老太被儿媳妇说动了,挨个闺女打电话过去吐苦水,吐到禾母这边时,想来前两个电话白费老太太一番口舌——大小两个女儿谁也没吱声,老太太上火了,喉咙绷得又尖又响:“婉芬啊,你也太不把娘家放心上了吧,家里遭了这么大的难,你咋还能这么冷静……”

    禾母气乐了。她冷静?她台风没登陆就往娘家打电话提醒了好伐,谁让他们自己不上心,家里淹大水是比较倒霉,可淹大水的不止他们一家,因台风受损的家庭比比皆是,想让她贴补点不能好好说?这么尖锐的嗓门是求人的态度?她周婉芬自忖对娘家够尽心的了,相比大姐、小妹、小弟,她属老黄牛的,吃的是草、干的是累活。

    禾母此刻也想通了,反正她跟娘家往来少,该出的自然会出,不该出的也别想让她当冤大头。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她和老禾同志起早摸黑干苦力筹钱供俩孩子读书的时候,咋不见娘家人来贴补点?

    “妈,你要是心里过不了这个坎,两三万都我们家出也没事儿。”禾薇听她娘说归说,但情绪始终不高,心知她终究还是惦记着外婆家,于是饭后陪她在房间说体己话。

    禾母摇摇头:“这不是两三万的事,你也知道你舅妈那性子,来市医院看了几次毛病都要贪我几块钱挂号费,不请他们吃饭还觉得我这个二姐不厚道,说明是个小家子气的,这一次两三万,以后呢?有点什么事都黏上我们家了,我们家又不是开银行的,任她想取就取?人家银行取钱还得凭存折呢……”

    “总之吧,这个事我跟你爸商量好了,你外婆再来说,我也不管你大姨、小姨出多少,就给六千块,她不高兴我也管不着。”

    禾薇听她娘这么说,拿脸蛋蹭蹭她娘的肩头,小声问:“妈,我捐了崇临五十万,却没给外婆家一分钱,你会不会觉得我不近人情?”

    “傻丫头,这哪儿跟哪儿啊,你捐你的,跟你外婆家啥搭噶?你外婆又不是真的没钱修房子,兜里富余着呢。倒是下回别当着亲戚的面说漏嘴,传到他们耳朵里就不好了。妈是肯定站你这边的,别个亲戚就不好说了,会觉得你傻,”

    说到这儿,禾母顿了顿,事实上她也觉得闺女挺傻,当下食指一伸,点了点闺女的额,没好气地道:“你说你,捐就捐吧,捐那么多干啥?自己攒着以后当嫁妆不好么?阿擎也真是,居然由着你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