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31章 贺少你严肃点,偶是认真的

正文 第531章 贺少你严肃点,偶是认真的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正想着,手机响了,禾薇以为是贺少将,结果是禾曦冬。

    禾曦冬这会儿在广城,下午跟他师傅看玉石展,很晚才回酒店,刚打开电视机就看到新闻在说三十年不遇台风的海城今年要迎来一场超强台风,登陆时间就在今晚,吓得他遥控器都扔了,赶紧往家打电话。

    谁知接电话的是贺老爷子,说他爹巡视厂子去了还没回、他娘去超市囤货了、他妹……居然跟了姓贺的大尾巴狼跑海城去了。这不找死么?禾曦冬急的电话一挂就火急火燎拨通妹妹的手机。

    禾薇哭笑不得地说:“哥,我好着呢,台风又不会刮到屋里来……对,是和贺大哥一块儿来的,但不是我陪他来办事,是他陪我来看绣品展,而且不单我们俩,还有圆圆呢,他学校停课,也住这儿……嗯,吃的喝的都备了,房子安全性好着呢,新造没几年的,开发商也很靠谱,不会有事哒……哥你放心,我都知道的啦,等台风一过去咱们就回家……”

    好不容易安抚住兄长,禾薇累得直吐舌,然而手机还没放下,她娘的电话也追进来了。

    之前她给圆圆和梅子轮番打电话时,也惦记着往家打过一个。可那会儿她娘在店里,既忙、小灵通信号也不好,所以相互叮嘱了几句就挂了。这会儿想来是到家了。

    “你们三个孩子是不是都在屋里?外头风大,千万别出去了,被东西砸到可咋整……吃的东西我听阿擎说都备好了,今晚可能会停水停电,记得多储点水……”

    禾母确实忙到这会儿才停下来有空跟闺女叨念几句。

    刚闺女打电话回家的时候,老禾同志带着老吴去新厂了。台风来了,堆放在外头的木料可不得搬进库房啊。遮阳篷之类的能加固的加固、不能加固的索性拆下来,省得被风吹得七零八落。丢了事小、砸伤人可就罪过大了。

    禾母那会儿在店里,抱着小灵通叮咛闺女注意安全。家里有贺老爷子坐镇,心定不少;闺女在海城有毛脚女婿照顾。也不是不放心。可做娘的哪怕明知一切都好,也要念上几句。可不知是不是风大的缘故,小灵通的信号不怎么好,娘俩说不上几句就不得不挂了。

    店门关严实之后。禾母又和老冯去了趟超市。禾母熟门熟路,老冯对做菜有心得,所以大采购的任务当仁不让归他们俩负责。小冯留在家锁窗、储水、充电。等禾母从超市回家,又是一通张罗,闲下来就到这个点了。

    禾薇把自己这边的情况也说了下:“公寓的防风性挺好的。门窗关严后,屋里头安静得很,圆圆这会儿在洗澡,我怕待会可能停电……”

    “水呢?有没有多储点,停水了可就麻烦了,还有喝的水,趁有电多烧几壶。矿泉水等实在没水喝了再动。”

    “都储好了,妈你放心吧。刚哥也给我打电话了,他傻乎乎地还想赶飞机回来呢,我劝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是该打消。这孩子咋越长越蠢了,台风来了,这里的人都巴不得往安全地方跑,他倒好,还想赶飞机回来……你可千万劝住他,别回来,要回来也等台风过去了再说。”

    “放心吧妈。”禾薇宽慰她娘:“我都说了,哥他就是知晓的突然所以急,不过他就算阳奉阴违地想偷摸回来也没辙,海城线这个时候肯定停航了。”

    “也是。”禾母刚也是急了。生怕傻儿子真的赶在这个档口回家,冷静下来一想,大风大雨的天气,飞机都停工了。哪里有航班给他坐。这才宽心不少,继续说别的事:

    “我刚给你干妈家打电话了,让他们俩口子今晚住我们家来。她家那楼有些年头了,上回去看到外墙水泥都脱落了……反正你们不在,家里空房间多,不如住过来。也好有个照应……”

    “老家那边也去了电话,你爷奶住在老大家,总得关照几句。好在锦绣名苑那房是新造的,说是钢筋水泥架构,结实得很,躲屋里出不了事,就提醒他们多买点吃的喝的……”

    “就你外婆家那房子不知行不行,本想多嘱你舅舅家几句的,实在是你舅妈那要死不活的语气把我给气的……算了,该尽的义务我都尽了,还想咋地?”

    “今年也不知咋回事,多少年没遇到这么强的台风了,瞅瞅这风,都把树给刮断了……”

    禾母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地说着。

    禾薇止不住看时间,心里念着那家伙到底干什么去了,都这个点了还不回来,去趟物业要那么久么?

    直到娘俩的通话结束,圆圆也洗好澡出来,禾薇坐不住了,起身想说下去看看,门禁对讲机响了。跑过去一看,可不就是贺大少。赶紧按键让他上来。

    “怎么去那么久?都担心死我了。”电梯门一开,禾薇才说两句,看到他手里的大包小包,以及被他两脚踹出电梯的一大箱矿泉水,还有啥不明白的?“你又去超市啦?怎么不喊我一起去,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怎么带回来的?”

    贺擎东柔笑地看着她,手里提满了东西没办法摸她的头、捏她的脸,只好言语安抚:“没事,我这不好好地回来了?我去物业问了,说是房子够结实,足以抵御12级台风,公寓有自己的发电机,即使停电也会续上照明,但停水就没办法了,所以我想想还是再去买些水囤着。反正保质期长,这两天用不到也不浪费。”

    “那这些又是什么?”禾薇接过他手里的大袋小袋,顺嘴问了句。问完也看到里头的东西了,是一些菜和水果。”

    “我怕冰箱里的不够吃,又添了一些。小袋子里的是蜡烛、手电,基本用不着,不过留着备用吧。”

    贺擎东说着,轻轻松松扛起地上的矿泉水箱,换拖鞋也没放下来,直接扛进厨房。

    厨房里已经有一箱750ml规格的了,这会儿又添了一箱1L规格的大箱装,即便真的停水。也够三个人喝上一段时间了。

    既然公寓有自己的发电机,所以冰箱肯定能用,禾薇把男人赶去洗澡,自己蹲在冰箱前归整他新买来的蔬果。

    药品交给圆圆。让他放到书房里的医药箱里,不忘叮嘱:“记得看生产日期啊,有过期的拿出来,找个袋子放着,到时丢楼下的药品回收箱去。”

    “哎!”圆圆很积极地提着药品袋子去书房了。

    贺擎东冲了个澡出来。看到小妮子蹲在厨房里,面前几个透明的冰储箱,蔬菜归蔬菜、水果归水果、分门别类地往里放,走过去说:“这些我来,你还没洗澡吧?先去洗个。不早了,洗完该睡了。”

    “很快就好,你要累了先去睡。”说到睡,禾薇蓦地抬头看他。忘记在书房添张床了,没床圆圆睡哪儿?不会是把她的床让给圆圆、而她搬去他房间吧?床给圆圆睡没事啦,关键是跟他睡。少不了被吃豆腐,还是火辣辣的豆腐盛宴。

    贺擎东显然也想到了,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蹲下身搂住她腰说:“怎么?跟我睡不好?”

    “……”这让她咋回答嘛。当即赏他一个大白眼。

    贺擎东每次看她朝自己翻白眼就想笑,活像一只被逼得炸毛的小仓鼠。

    “我是说真的,你严肃点行不?”禾薇见他还在那儿笑,没好气地伸出食指点他胸膛。

    “好。”贺擎东低头亲她一口,说:“很简单啊,要么我跟圆圆睡,要么我跟你睡。总之你不用动。”

    “那你跟圆圆。”禾薇替他做了选择。

    贺大少似笑非笑地睇她:“你确定?”今晚可不同往日,台风登陆、风声呼啸,听着不要太恐怖。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禾薇哪及他想得多,推他起身。自己也跟着起来,把归整好的冰储箱一一塞回冰箱,然后把挑出的带点伤疤等小瑕疵但并不影响食用的蔬果放在淘箩里,明天先吃。

    然而,等到真的躺下来了,禾薇才惊觉:今天是台风夜啊。外面大风猛烈,时不时还能听见招牌等重物从高空刮落的哐当声,树枝被折断的咔嚓声……声声不绝于耳啊。

    开始下雨了,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上,重的就像石子儿在敲击。雨点由疏及密,雨声越来越急,起初还是噼里啪啦的单点独奏,没一会儿就变成哗哗哗的大合唱。

    禾薇卷着空调被、面朝窗户侧躺着,一丝睡意也无。

    对面大楼的霓虹墙没有灭,在静谧的夜幕中一闪一烁的,昏黄的光晕透过纱质窗帘映在窗上,隐约可见雨水就像倒灌一样顺着窗玻璃直淌而下。

    禾薇正想着这么大雨要是下一晚,明天不知会不会发大水,蓦地,窗户口的光晕消失不见了,像是被黑暗吞噬。反应过来,应该是那霓虹墙灭了。

    茫然了片刻,禾薇伸出手,摸索着够到墙上的开关,按下去,床头灯没有亮,心里一紧,真的停电了。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感到有些害怕。

    停电和不想开灯是两码事。何况是整座城市都停了,目力所及一片漆黑。视力暂时失去了功能,耳力功能放大了,风雨声似乎更剧烈,呼啸着、滂沱着,不知何时是个头。

    正想着要不躲空间里去得了,不管外头的天气如何恶劣,空间里依旧晴空万里。可还没付诸行动,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两下不轻不重的叩门,伴随着贺少将低沉的嗓音:“是我。”

    禾薇一骨碌爬起,摸索着走到门边,刚拧开门,就落入到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

    “停电了,害不害怕?”贺擎东索性打横抱起她,反脚勾上门,借着手机自带的电筒光,三两步抱**。

    禾薇羞得脸埋在他胸膛,两只耳朵又红又烫,因为隔着门板听见圆圆促狭地笑着跟他们道“晚安”。真是笨啊,怎么忘了还有手机可以照明。

    “你们都还没睡啊?”窝在他怀里,把玩着他的手指,害怕的情绪一扫光。

    “嗯,圆圆还在看动画片呢,我看停电了就过来看看。”贺大少搂紧媳妇吧唧亲了一口,抱着她睡果然安心多了,“不早了,睡吧。小区已经在发电了。”

    “你怎么知道?”禾薇好奇问。风大雨大的,即便有发电声也被掩盖了,他哪里得来的消息?

    “小区论坛app,去物业的时候顺便下载的。”

    “幸好小区有发电机,不然一晚上停下来,冰箱要化冻了,而且还不知会停几天。”禾薇担心地轻叹了一声。

    “应该是电路跳闸,台风过去维修好了就恢复供电了。”贺擎东上下摩挲着她的胳膊,滑嫩的手感,好的让他想更进一步,可到底还是忍住了。小堂弟就在隔壁,万一擦出火花、蹭出汗渍,需要抱她去冲澡,影响多不好。可傲娇的小擎东早已在她软哝细语间昂首挺立了,越搂紧她、****越旺;可让他松开她,他又做不到。咬了咬牙关,尽量忽略她的身体带给自己的影响,说起晚上去超市遇见的情况:

    “我从超市出来时,很多人涌进去,那人流量,肯定抢空个别货架。”

    “……回来的时候,街上多了很多巡逻警车,每车一架扩音喇叭,挨个路段地通知居民关好门窗、囤好饮用水。”

    禾薇听到这里,轻叹道:“这次台风来得实在太突然了,就算有小半天时间做准备,肯定还是有不到位的地方。你看这么大雨,连着下一晚上,不知会不会积水……”

    贺擎东也想到了,不过海城市区里应该不大会积水。因为台风雨每年都下,多的时候连着好几场,一个月内的雨量比北方部分地区一年的总雨量都多,地下、地面的排水系统近几年都得到了改善,只要不是连下三天以上,这样的雨势,海城还是能应付得来的。

    真正让人担心的还是安全问题,在超乎往年好几级的破坏性风力下,那些建成十几、二十年的老小区、那些年久失修的老建筑,不知能不能捱过去。这要是倒了塌了,那才叫灾难。(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