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10章 空间出品的嫩玉米
    “《一见钟情》?刚上映的吗?”

    七月即将到来的前三天,禾薇考完最后一门,提着书包走出教室,就接到了某人的来电。

    过完端午,两人都很忙。她忙着期末复习,他忙着岗位交接,随后又迎来术后第一次全面复查,以至于回到京都,除了期间接她回贺宅吃了顿饭,还没正儿八经的约会过。

    “算不上正规电影,是小四他们学校社团自己搞的吧,执导的是他一个师弟,担心没人气,拜托我们去捧个场,我看时间不长,顶多四十分钟,看完我们就出来。”

    前提是那片名还算合他心意,要是改成《一刀两断》、《劳燕分飞》之类的,哪怕贺小四抱着他腿哭成狗他都不会捧场。

    禾薇懂了:“哦,是学生自己拍的微电影吧?那行,咱们在哪儿碰头?”

    “你就在学校等我,我马上到。”

    贺大少见小妮子答应了,弯了弯嘴角,收起手机,帅气地跳上车子,准备去接人。

    贺老爷子拄着手杖立在台阶上,指着他吼:“悠着点不行啊?你那伤好全了吗?”

    完了又喊:“晚饭不回来吃,睡觉总该回来吧?”

    贺擎东摇下车窗,难得调皮地向老爷子行了个非正式军礼:“争取吧。”

    语毕,车子一溜烟驶出贺宅大门,很快就没了踪影。

    “臭小子!有了媳妇就忘爷!”

    老爷子笑骂着敲敲手杖。

    话虽这么说,心情还是相当愉悦的。

    大孙子调岗成功,从此留在京都、出入都在他眼皮子底下,基本不会再出先前那样的危险任务了。

    之前在大孙媳妇的娘家一待两个多月,小俩口的事总算在两家都过明路了,就等着大孙媳妇考上大学订婚、大学毕业结婚……一切的一切都在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老爷子摇头晃脑地哼着京曲,准备踱去厨房看老冯今儿做什么好菜。顺便提醒他明儿多备几个菜。依大孙子的尿性,十有**会哄着他媳妇回家住。

    谁知刚进客厅,就闻到一股扑鼻的清香。老爷子使劲嗅了嗅,确定香味是从厨房飘出来的。京曲也不唱了,丢开手杖直奔厨房:“老冯啊,煮什么这么香啊?我在大门口就闻到了。”

    老冯挥了挥开锅后升腾起的水蒸气,笑呵呵地说:“就后院种的玉米啊。您老忘啦?小禾清明回家前送了我一包玉米种子。今早上我去菜地,看到有几个玉米棒子能吃了,就是嫩了点,先煮两根给您尝尝鲜。”

    “这感情好!”老爷子就着厨房里的水槽洗了个手,迫不及待地问老冯要了根嫩玉米。垫着盘子坐在厨房的小餐桌前吃了起来,因为刚出锅,直接抓着吃其实很烫手,可如此鲜洁的味道,尝一口就不想再等它放凉,于是呼呼地换着手吃,边吃边囫囵点头:“好次……不凑……”

    老冯也掰了一截尝鲜,边尝边点头:“这玉米确实不错,比菜场买的鲜洁得多,回头问问小禾哪儿买的种子。趁着还能种,再种一季……”

    老爷子忙着啃玉米,没空理他,等手里的玉米啃完,才意犹未尽地说:“是要种,这么好吃的玉米不种太可惜了。我说老冯啊,你不是说都把种子市场跑遍了吗?跑遍了咋还买不到这么好吃的蔬菜种子啊?还没薇薇一个蹲学校的小姑娘头脑灵活……”

    “我问过小禾,她说是老家那边的花鸟市场,买盆栽的时候人老板送的。”老冯挠挠头,他也想不通啊。他是真把京都的种子市场跑遍了,可愣是没找见跟小禾带回来的白菜、萝卜以及现在正在吃的玉米一模一样的种子。真是奇了怪了。

    “诶算了算了,没准还没投放市场呢吧。我说老冯,这剩下的你是打算留给你儿子吗?”老爷子吹吹胡子。他瞄上老冯掰剩下的那半截玉米了。

    老冯哭笑不得,忙把剩下的大半根玉米呈给老爷子:“哪能呢,本来就是煮给您尝鲜的。我就是掰了点尝尝味儿。给!您老慢吃。”

    老爷子圆满了,连锅子端到餐桌,吃完玉米,不忘喝几口煮玉米的汤。

    这汤可是好东西。

    老冯煮的时候特地留了玉米须和两层青叶。这样煮出来的汤不仅鲜,还具有一定的药效。糖尿病人还特地煮来喝呢。

    汤里只搁了少许的盐,所以老爷子也不怕血压高,端着汤锅嘶溜嘶溜喝掉一半,剩下一半喝不下了,但也没舍得扔,让老冯焯西兰花,利用的够彻底啊。

    过足了嘴瘾,老爷子回到客厅,给就快名正言顺的大孙媳妇拨电话,开门见山地问:“薇薇啊,你送老冯的那款玉米种子还能不能买到啊?我跟你说啊,那种子种出来的玉米味道可真鲜,绝对横扫市面上一切玉米!你要不信今儿跟阿擎回家住,明儿我让老冯煮给你吃,保管鲜得你舌头掉下来……”

    禾薇囧了囧,说:“爷爷,那种子我也是随手买的,不记得包装的样子了。要不我回家的时候再上花鸟市场问问,找到的话多带些过来。”

    她现在大概有两三百个农场币,是先前移栽进去的那批野菜繁衍了孢子从而获得的奖励。所以想买些基础类种子不差钱了。

    只是这么一来,攒农场币兑换培养液的计划就得延后了。因为那改良土壤的高级培养液实在太贵了。一百来个农场币,估计连一滴都买不到,何况是整瓶出售。

    转念一想,无论是直接买种子、还是兑换培养液改良土壤,不都是给家人整些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有机蔬菜吃吗?无非是形式不同而已,本质上没什么差别。

    于是爽快地答应老爷子,这趟回家争取带些种子回来。可怜她那两三百个农场币,还没捂热呢就又要花出去了。

    “那感情好!”老爷子开心地直拍大腿:“还是你机灵!你看老冯,成天研究这个菜、那个菜的,结果连哪款种子种出来的菜最好吃都还没你灵清。”

    禾薇囧着小脸,呵呵呵地干笑:“我那也是凑巧啦。”

    听老爷子说,贺少将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没准快到校门口了,便没多聊。她这行李还没收拾完呢。

    要放暑假啦,虽然下学期升高三,但女校一向没有寒暑假补课的习惯,所以考完期末考就意味着假期的来临。成绩单由学校统一邮寄。

    这让钱多多、徐小青乃至海城一高的梅子、夏清等准高三狗们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同样升高三。她们就得苦逼兮兮地补课,两个月暑假,补课就占去一个月,余下一个月还得应付成沓成沓的习题卷子。

    圆圆童鞋倒是个特例,校内补课可不参加、暑假作业可挑着做。然而。他却没有感到任何兴奋,因为他被抽去参加全国数理化竞赛了。

    比赛时间虽然在九月份,但在那之前,学校安排了两个月的封闭式集训,也就是说,圆圆童鞋今年的暑假几乎全泡汤了。

    “噩耗啊——”

    得知这个在其他同学眼里是至高荣誉、而对他本人而言却是再坏没有的坏消息,圆圆怨念丛生地抱着手机向禾薇整整抱怨了三节晚自习:“姐我本来还想跟着你混咧,我妈说了,你暑假要给新房子画设计图,我可以给你打下手啊。我连铅画纸都准备好了,可现在全泡汤了,太遗憾啦……还有芬姨做的冰淇淋我也吃不到了,嗷嗷嗷……”

    禾薇听得不由好笑:骚年!最后一句才是你最感遗憾的吧?

    好在封闭式集训实际不像名字叫的那么严苛,每周还是能回家一趟的。禾薇答应他,回家休息的那天,保准满足他的口腹之欲——事先让她娘做些冰淇淋以及别的他喜欢吃的甜点,这才成功制止他喋喋不休的抱怨。

    ……

    收拾了个简单的行李箱,至于那些杂七杂八、且又不准备带回家的私人物品都被她扔进了空间。

    自从确定生活载体的农场能存外物后,她就把三立方空间重新收拾了一遍。那些个体积较大、使用频率又较低的用品。譬如帐篷、睡袋、锅碗瓢盆什么的,被她一一转移到温泉溪对面的凉亭间。

    虽然不怎么像样,但反正进进出出就她一个人,巡视领地累了就躺按摩椅上歇会儿。凉亭间就暂时拿来充当储物仓库了。

    琢磨着以后有机会,在凉亭旁搭座仓库。可一想到所需的板材、砖瓦、水泥等等都得从外头运进来,而她甚至不知道某些材料应该上哪儿进货。

    最最关键的是,即使想办法买到了材料并且运进了空间,她也不会砌墙造仓库啊。泪目。

    至于拉着某人一起干……咳,画面是很美啦。但不被他数落就不错了。

    依贺大少的意思,空间拿来保命就好,别的时候尽量少碰。建仓库就更没必要了,外头又不是没地儿给她放杂物。

    所以,找某人帮忙这条路显然行不通。禾薇不得不打消了在空间里大兴土木的念头。

    反正凉亭空着也是空着,充分利用才不浪费嘛。

    最占空间的帐篷、睡袋等一干野营用品转移了阵地,三立方空间立马感觉空敞了。她便把一些厚重的书、重要的参考资料,以及琐碎的日常用品塞了进去。

    暑假归来还不确定换不换宿舍,万一换,也省的手忙脚乱了。再者,暑假里即使在京都逗留几天,也多半不会住学校。

    不说贺少将会不会拉着她去贺宅,她两个干姐姐还在陶艺吧楼上给她僻了个休息间呢,床柜桌椅、冷暖空调神马的都有,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且就在市中心,出入也方便。

    宿舍虽然开着冷气,可收拾了半天,身上还是出汗了,黏糊糊的不洗难受,可又怕某人久等,只花五分钟冲了个清水澡,沐浴乳都没用,头发只能等晚上洗了。

    果然,刚冲完澡出来,贺擎东的电话就进来了。

    “宝贝,你还在宿舍吗?我到你们学校后门了。”

    禾薇看了眼时间,快五点了,微电影据说六点半开场,遂提议:“晚饭要不去我们学校大食堂吃点儿?”

    期末考结束,陆续有家长来接自己孩子回家,所以几个副校门都开放了。

    当然,宿舍区依然还是雷区,除非是女性家长,否则只能在宿舍区以外的区域等。但总算能从北校门进校园了。

    贺擎东本来想带她去外面吃顿好的。学校食堂的味道再好,也是大锅菜。

    不过既然小妮子提议了,时间上也确实有点赶,不堵车还好,堵车就头大了。倒不如先在食堂垫垫肚子,等看完微电影,再带她去打牙祭。于是爽快地应道:“行,我这就进来,宿舍区门口等你。”

    “好。”禾薇三下五除二地穿衣服、穿鞋子、拿随身包包,一切搞定,小脸红扑扑地出门了。

    跑到宿舍区大门外,果然,身形笔体、气质冷峻的贺少将已经在那儿等了。

    这个点,进出宿舍的女生不少,回头率老高了,个别甚至还驻足停留,偷瞥着贺大少交头接耳,不时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娇羞之色溢于言表。

    然而某人却浑然没注意似的,单手插在裤兜里,兀自站在高大的女贞树下低头看手机。

    禾薇正要过去,听到身后有人喊:“薇薇薇薇!晚上KTV约不约?”

    回头一看原来是米小糖,正朝她兴奋地挥爪:“叮叮当当她们也都去,水果酒、小龙虾的搞起!你也来嘛!”

    叮叮当当是一对双胞胎,姐姐赵丁丁、妹妹赵丹丹。丹丹的音被某写个同学发起来有点像当当,久而久之,俩姐妹就被同学们合喊成“叮叮当当”了。

    这会儿,叮叮当当也在,米小糖刚说完,姐妹两个也不约而同地邀道:

    “是啊薇薇,一起去嘛!这个学期还没搞过活动呢,趁没回家,放松一下啊。”

    “就是说!我们还没听你唱过歌呢,来嘛来嘛!唱不好不打紧啊,反正都是女生,嘻嘻……”

    禾薇正想婉拒,贺擎东走过来,揽过她肩头问:“同学?”

    “嗯。”禾薇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大庭广众的,勾肩搭背真的好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