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63章 手拉手约会神马的
    吃过饭,禾薇看了眼贺家客厅里的落地挂钟,都九点了,眼神询问某人:还出去吗?

    贺擎东头一点:“去。”

    回头朝还在和双胞胎厮杀的老爷子说:“爷爷,我带薇薇出去走走,你累了就先睡,不用等门,我带钥匙了。”

    “去吧去吧。”老爷子照样没抬头,等贺擎东牵着禾薇出去老一会儿了,才想起一茬事,搁下手里的棋子儿,清清嗓子对四个孙子说:“你们几个,谁给阿擎打个电话或是发个短信提醒一声啊?散步的差不多就好回来了,别一时冲动做出婚前不该做的事,咳,人小姑娘还得上学呢……”

    要是一个不察,闹出“人命”了,挺着个大肚子去学校总归不好吧?

    “噗——”

    “咳咳咳……”

    老爷子话音一落,贺爱国、贺战国两兄弟齐齐喷了茶。

    方婉茹嘴角一抽,差点没能收回来。

    二、三、四、五,四个孙子面面相觑。

    在老大约会的时候,去泼这盆冷水真的好吗?老爷子您真心难倒我们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接这个任务,个个屁股抹油想伺机遁走。

    “爷爷,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是啊爷爷,我和小北一会儿还得忙论文呢,明天咱再下一盘咋样?”

    “爷爷我不看你们下棋、我去看动画片了……”

    可老爷子岂肯如他们意,直接点名拉倒:“小西,你和你大哥说一声。”

    贺凌西:“……”凭毛是老子啊!老子压根不想做这个出头鸟好吗!

    没被点到名的贺曜南艰难地忍着笑,别开了头。

    贺颂北和贺许诺两人埋着头,悉悉索索地耸肩偷笑。

    贺凌西拿大的没办法,还不能指使小的嘛,“唰”地朝偷笑不止的两只货射去一记眼箭,唇角缓缓勾起:“圆圆——”

    “啊啊啊!我突然想起,答应要给同学打电话的还没打呢,爷爷,我先上楼啦……”贺许诺童鞋撒丫子往楼上跑,第一个顺利撤走。

    本想跟着偷溜的贺颂北,接到双胞胎兄长睇来的眼神,认命地抹了把汗,说:“行行行,我帮你,我来发这个短信,反正二哥的烂摊子我也收拾惯了,多一个不多……”

    “嗯哼?”贺曜南清着嗓子警告他话不能乱说。没见老爷子如炬的目光直朝他射来了嘛。

    贺颂北嘿嘿笑着忙岔开话题:“不过爷爷,回头要是大哥凶我们,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这哪里还用你说。”老爷子心里呵呵哒。傻小子你上当了,你大哥要是真发飙,老子也挡不住他的炮火。

    ……

    于是,正和小妮子手牵手、气氛极好地走在古运河畔的贺大爷,收到了一条来自堂弟“关爱”的短信,大意是劝他千万要克制着点,别一时头脑发热,yu火上身、情难自已,从而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贺擎东一目十行扫完短信,心里对那几个抱着双臂看好戏的堂弟们真想来一句“呵呵哒”。

    “怎么了?”

    禾薇见他盯着手机屏神色晦明莫测,纳闷地问:“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贺擎东摇摇头,正想把手机揣回裤兜,半途想到什么,勾勾唇角,重新翻出贺颂北发来的那条短信,递给禾薇看。

    禾薇一看,还用说嘛,小脸蛋轰地一下爆红,鼓着腮帮子瞪他。

    虽然仔细想想,贺颂北发那条短信的出发点的确是为她好,可这种事经一个大男生的嘴巴,然后转化成文字,再通过手机传递,让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贺擎东咧着嘴无声低笑,完了还在她唇角窃得香吻一个,收起手机,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逛:“别恼了,这多半是爷爷的意思。如果没有爷爷的授意,小北是绝不敢和我这么说的。”

    “还不都是一样的啦!”禾薇娇嗔。横竖都被他家人变相地警告了。这脸丢的,都到爪哇国去了。

    “好好好,一样就一样。”贺擎东捏捏她的粉颊,含笑哄道。

    星光下,她的俏脸,晶莹剔透地让他心动。

    心动不如行动。

    他顺势一拽,将她拽到了怀里,背靠着运河畔的大柳树,搂着她索起吻。

    禾薇紧张地心跳都骤停了。

    大庭广众的,这家伙还真敢啊。

    前头不远处的河畔平台,有人拉着二胡在唱戏曲,不少人围在边上看呢。

    运河对岸的河畔公园,不少中学生嘻嘻哈哈地聚在一起玩闹嬉笑。

    更甚者,河道里不时驶过的游船,夜游运河的游客们,三三两两站在船头,纳凉赏景……

    禾薇真觉得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依从他的索吻。

    有一就有二,有了这样的开头,难保以后不被他押着打野战……啊呸呸呸,都想哪儿去了。

    用力地推推他坚实的胸膛,嘴巴因为被他封着、吮着,只能“伊哩乌鲁”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音节词,表示她的抗议。

    “别闹……专心点……”

    贺擎东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揽着她的腰,让她将整个重量压在自己身上,轻柔地吻着她。

    吻一会儿嘴后,见她呼吸急促、小脸通红,退出来让她缓平呼吸,他则一路亲吻她的鼻尖、脸颊,再往上是眼睑、秀眉,以及光洁饱满的额头,每一处地方,都让他流连再三。

    吻到发顶后,换条路往下,吻到耳垂、脖子,吻得她因感觉发痒而娇笑连连。

    待探索的差不多了,他火热的唇瓣,重新回到她的唇上,一点一点地以侵略的方式,探入她的口腔,再一次与她交换彼此的银丝……

    等到扎扎实实的一吻终了,已是二十分钟以后的事了。

    禾薇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双脚软的几乎无法站立,哪还有心思想其他有的没的啊。

    某人倒好,饱餐一顿之后,神清气爽。

    “下回不许再在公众场合吻我了。”

    缓平呼吸后,禾薇摸着红肿的唇瓣,觉得有必要和他来个约法三章。

    可出口的声调软糯中带着几分沙哑,压根没一点说服力。

    果然,贺大爷愉快地啄了一下她的唇角,勾唇反问:“刚刚的感觉不好吗?”

    “不是好不好的问题啦。”

    “那还有什么问题?”

    “……”掀桌!果然是代沟太多,所以搜不到共同频道了吗?

    贺擎东没好气地屈指弹她的额:“又想到哪里去了?”

    “唔!痛痛痛……”她忙捂上额头,边揉边瞪他。

    “不痛不长记性。”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拉下她捂着额的手,覆上大掌轻轻揉着,边啧叹有声:“怎么这么嫩啊,这么弹一下就红了……”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