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46章 双喜临门
    许是价格偏贵的缘故吧,禾薇印象里的那两件衣服都还在。

    抢在她娘发现吊牌之前,让周安先把吊牌撤了,然后报了个禾母能接受的价格。

    禾母见衣服质地好,价格也称不上贵,高高兴兴地拿了件她能穿的尺码,进去试穿了。

    禾薇等她娘进了试衣间,先把差价补给了周安。

    周安压低嗓门笑着说:“给父母买衣裳、把价格往高报的,我倒是见过不少,可像你这样可着劲往低报的,还是第一次见。”

    禾薇吐吐舌:“我妈节省惯了,要是知道这衣服这么贵,别说买了,试穿都未必肯。”

    周安朝她竖了竖大拇指:“孝心可嘉。”

    随即半真半假地笑说道:“唉,早知道你不介意早恋,我应该鼓起勇气趁早追你的嘛,这么好的媳妇儿,往后上哪儿找啊……”

    “谁要找媳妇儿啊?”禾母从试衣间出来,正好听到周安这一句,顺嘴插了句。

    禾薇忙正襟危坐,眼神示意周安,可千万别漏她的底才好。

    瞒着家人早恋神马的,真当累心。

    周安恍悟,合着还没在家中过明路啊,顿时心领神会,笑呵呵地把话题岔到禾母试穿的这件唐装上:“别说,这衣裳简直就像是为禾太太量身定做的一样,没有比这更合身的了!”

    禾母被他这一带,哪里还记得自己刚刚问的话啊,腼腆地笑问:“真合身?”

    “绝对合身!”周安用力地点点头,生怕她不信:“小禾的眼光一向独到,只要是她挑的,就没有差的。所以您呀,指定放宽心。”

    说着,周安照禾薇的意思,拿出一条配宽摆上衣的直筒九分裤,布料同样是真丝的,裤摆缀着清雅的绣花。

    禾母一看就喜欢上了,但又怕价格太贵。

    周安接收到禾薇的眼神,少报了一半的价。

    禾母咬牙拍板道:“成!那就来一套吧,还有薇薇师母的,两身都帮我包起来。”

    禾薇听她娘这么说,抿着唇直乐。

    由于陶德福没在店里,禾薇给她娘和师母买好衣裳后,也没多逗留,和周安告了辞,就出来了。

    禾母坐上老吴牌出租车后,拿出袋子里的新衣裳,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欢,却又嫌贵,不由有些后悔。

    一个劲地问女儿:“虽说是你买的,可你攒点钱也不容易,给妈买这么贵的会不会太奢侈了?去年那两身还没怎么穿呢,这就又买上了……”

    禾薇哭笑不得:“不会啦。今年这不还没买过嘛,一年买一身,一点都不奢侈。”

    “真不奢侈?”

    “绝不奢侈!”

    禾母这才停止了碎碎念。

    到了文欣苑门口,禾母掏钱给老吴,顺口邀道:“今天真是太难为情了,让你跟着我们娘俩跑了半天,都快成我俩的专车了,这都快中午了,不嫌弃的话,上我家吃顿便饭再走吧。”

    老吴自然不肯去,客气地婉拒了。回头趁禾母不注意,塞给禾薇一个牛皮信封,朝她眨眨眼,而后心情愉悦地开车走了。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禾薇不用看也知道这牛皮信封里头装的是什么——她家其他三口人,严格说,是她娘和她哥,上个季度找老吴出车付的车资。

    自从有了老吴的名片,她娘去明珠木器专柜结货款,遇到恶劣天气,会找老吴出个车。禾曦冬去其他区考试,坐公交不方便、骑车又嫌远,也会找老吴。

    可明知道是家人付的车资,她想不收却也没辙,因为推来推去,到最后还是会回到她手上。

    上一回就是这样。

    她一开始不肯收,结果老吴当着她的面给贺擎东打了个电话,贺大爷语调幽幽地反问了她一句:“你非要和我这么生分么?”

    完了还和她闹别扭,害她割地赔款、口头签下无数个协约,方把某大爷的毛又给捋顺了。

    不过,隔天她把老吴退回来的车资,给某人买了件衣裳,连同她绣的端午香囊以及清市的土特产,打包寄去了他的驻地。

    事后,贺大爷虽然没说那些礼物他喜不喜欢,但从他愉悦的口吻里,禾薇知道,自己做对了。

    那么这一次,依然还是这么做咯?

    禾薇捏着手里的牛皮纸信封走神的正欢,听到她娘在前头喊她:“傻站在路边干什么!快点穿过来呀,一会儿有车来了……我去和你爸说一声,咱俩先回家,午饭让他们爷俩自己回家吃。”

    “好。”禾薇应了一声,将信封收了起来。

    禾母速度很快,去店里知会了爷俩一声,折回来追上了禾薇。

    娘俩各提着两个购物袋,穿过小花园,来到自家的单元楼下。

    恰巧又碰上三楼的老太太下楼丢垃圾,逮着她们娘俩直唠八卦:“你们对门那俩口子刚刚又吵架了,这回吵得比上回还凶,又摔桌子又砸凳的,我在底下听的心慌死了,生怕楼板被他们震下来……”

    “这回又是为啥吵啊?”禾母顺嘴问。

    上回是因为做丈夫的,拿媳妇要他去缴电费的钱,买了烟抽了,结果拖欠了两个月电费,被电力公司停了电,做媳妇的起初不知情,还逮着男人闹到物业,非要物业给个说法,等搞清楚状况,觉得丢脸丢大发了,回到家开始碎碎念,甚至来禾薇家借蜡烛、打火机那点工夫,也逮着禾母抱怨了良久。

    回到家继续念,念到后面开始骂,估计骂的有点难听,以至于男人气劲上头,两人大吵了起来。起初是大着嗓门互相骂娘,到后面,晚饭也不吃了,直接掀桌扔碗,蜡烛的火星溅到墙上,差点没把墙纸烧起来。吓得四岁的孩子哇哇大嚎,男人骂骂咧咧地摔门离家,楼道里方才恢复清静。

    对禾母来说,这样的夫妻闹架,已经够严重的了,没想到听老太太说,今天上午这架,吵的比上回还要大,不免有些担心:自家的大门没遭殃吧?

    不怪她这么想。对门那个男人看着文质彬彬的,一凶起来,破坏力大着呢,上回那个监控探头的事,让禾母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听说是男的有了外遇。这不剃光了头和眉毛,出门嫌丢人吗?班也不上了,这阵子天天躺家里睡大觉,外头的女人打来的电话被他媳妇接到了,这不就吵起来了。”

    老太太说到这里,撇着嘴直摇头:“瞧着人模狗样的,可真不是个东西。”

    但凡是已婚妇女,对小三这类生物,是最恨之入骨的,是以,听老太太这么一说,禾母义愤填膺,跟着骂了那个男的几句。

    回头别过老太太,边往楼上走,边朝女儿碎碎念:“真不知道这些男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家里好好的媳妇、孩子不疼,偏跑去外头胡天野地……你以后挑老公一定得把眼招子放亮了,别光挑好看的,关键得看内在。你看对门那个,长的不错吧?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和电视上那些个有钱有势的老板总裁没什么分别,可你看他什么德行……”

    禾薇被她娘打败了,举手表示投降,购物袋贴在耳边,像两个大白兔耳朵:“是是是,我一定把眼招子放亮,绝不找外表光鲜、内里腐败滴臭男人……”

    心里不由自主想到贺擎东,那家伙穿上正装不知会是什么样……

    娘俩说话间,爬到了四楼,站在自家门前,能清晰地听到对门里传出来的孩子嚎声、女人哭声,以及男人不耐烦的低喝声,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不过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特别是这种隐私类的家务事,他们做邻居的,并不好插手管,顶多在私底下,站在女人的立场,狠骂那个出轨的男人,除此之外,还真帮不上什么忙。

    有别于对门的低气压,禾家这阵子可谓是双喜临门。

    一喜自然是禾薇拜干亲这个事了。

    干亲宴定在七月八号,是禾母和许惠香头碰头翻老黄历选出来的黄道大吉日。

    结果七月四号这天,禾曦冬去学校领报告单,带回了一个特大喜讯:他所在的物理小组,在三月份参加的团体物理竞赛中,荣获了省级一等奖、全国二等奖的好成绩。

    全国性质的荣誉啊,多么了不起!而且还能给高考加分,可不就是大喜事一桩!

    禾父禾母喜得合不拢嘴,相继往禾家埠和梅龙桥去了个电话,汇报了这大个喜讯。

    禾家埠那边,接电话的是二伯娘,听说了这个好消息,发自内心替侄子高兴。

    她家禾鑫高考发挥超常,考上了重点大学,虽然最后没选京都那边的学校,但是以高分入主海城大学吃香又热门的信息与计算机专业,在禾家埠众多亲朋好友中也是件十分有脸面的事。

    是以,她一直记着老三家的好,总觉得儿子高三那一年进步那么大,绝对有老三俩口子的功劳。

    儿子都说了,三叔、三婶几乎每个礼拜都给他带好吃的菜和水果。一时吃不完、放久了怕坏掉,他就请室友一起吃,几次下来,他和室友间的关系拉近了许多。转学生这个身份带来的疏离感,在升入高三以后,彻底冲淡、消散了。和同学特别是室友的关系融洽了,禾鑫的心情舒畅了,心情一好,学习的劲头就上来了。

    所以,二伯娘才认定儿子高考能获得这般喜人的成绩,绝对和老三俩口子的关心和照顾离不开。

    如今,老三家的冬子也即将升入高三、面临高考了,她前阵子还在和禾建康说呢,挑个时间往老三家送点营养保健品给这个小侄子好好补一补。

    依老三俩口子的节省劲,肯定不会买金维他、深海鱼油、果蔬浓缩液这一类价格有点贵的营养保健品给侄子补的。

    结果还没商量好什么时候去清市呢,倒是先接到了三妯娌打来的报喜电话。

    “……说是可以加二十分呢,高考加二十分啊,可真是不得了的事!”

    挂了电话,二伯娘转头朝禾二伯感慨,随即一拍大腿,起身说:“我给阿爹、阿姆报喜讯去。”

    禾家二老得知了这个消息,自然也是咧着嘴笑开了怀,一个劲地赞小孙子有出息。

    原本大热天的,窝家里很少出门,这一天,愣是摇着蒲扇,走了趟村子里人气堪称最旺的大槐树,把这么挣脸面的事狠狠地广而告之了一番。

    禾家大伯娘自从第一波高温来袭,就没去镇上看店了。

    一方面她本身怕热,这种天气,恨不得天天窝在家里哪儿都不去。

    另一方面,女儿拍戏成演员了,自己这个做娘的,要是还在外头抛头露脸接待顾客,岂不是降了身份、丢了面子?索性撂摊子不去了。

    而禾老大这阵子也没在店里,说是和网店的合伙人去外乡收山货了,偶尔几个晚上都没回来,可不还有儿子媳妇帮衬着嘛,店里的钢材丢不了。

    这天早上,禾大伯娘接到了女儿的来电。

    禾美美的戏份拍完了,过完暑假又得回学校了,在没接到新剧本之前,她名义上还是个学生,再不喜欢读书,也得装出一副爱读书的样子来。要不然,等哪天成名了,被一些八卦记者挖出她不爱读书、成天翘课的黑历史,岂不是太损人气了?

    所以,在出发回学校之前,禾美美往家里打了个电话,主要是知会她妈一声:生活费快不够使了。

    禾大伯娘忙说:“不还是暑假吗?回学校干嘛,直接回家吧,顺便把生活费带去,也省的妈跑银行了。”

    禾美美一想,也行。

    只不过原本和剧组里新认识的女朋友约好一起回海城的,这么一来,岂不是要放人鸽子了?随即又想:既然成为好朋友、好闺蜜了,邀请她一起回家有什么关系?

    于是和她妈商定好,大概明后天的样子到。

    禾大伯娘挂了电话,喜滋滋地上村口超市买女儿喜欢吃的零嘴、饮料去了。

    这会儿倒是不怕太阳晒了,撑着花阳伞,哼着小曲儿,一路兴奋地往超市走。

    女儿的戏份拍完了,意味着过不多久,女儿参与演出的青春偶像剧就要播出了。自己也将成为全村,不,没准儿是全镇,乃至全县第一个明星妈妈,哟呵呵呵,风光的日子即将到来咯。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