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32章 看着迷了
    禾薇被赵世荣这一声吼,也看到他了,和贺擎东一起走过来。

    其实她是想让贺擎东去取票,自己过来和赵世荣、黎明月打招呼的,可某人不肯,非得跟过来。

    “赵叔、黎姨,这么巧,你们也来看电影?”

    “是啊是啊,好巧啊。昨天我去毓绣阁,还和老陶聊起你,说你有好一阵子没去店里了,没想到今天就碰上了,还是在电影院,可不是巧嘛。啊对了,这位是……”

    赵世荣没见过贺擎东,打量人的眼光,明显带着一股子审视的味道。

    不过贺擎东谁啊,岂会被赵世荣那么点不善的眼光给吓到,当着赵世荣的面,握住禾薇的手,微沉着声自我介绍:“我是薇薇的男朋友,请多指教。”

    哈?噶直接?

    赵世荣喉口一噎,反倒说不出话了。

    黎明月好笑地把他推到一旁,热络地拉过禾薇说:“别理他,他就是个粗神经,反应总比别人慢几拍。”

    禾薇嗔怪地睨某人一眼,“你不是说要取票吗?再不取,就快开场了。”

    “是取电子票吗?”

    站在柜台后的工作人员,因为这会儿比较空,又见贺擎东长得帅,热络地插嘴,主动要求服务:“电子票这儿也能取的,手机号报给我就行了。”

    “对对对,我们也得赶紧买票了。”

    赵世荣反应过来,掏出钱包准备买票,买到一半,转头问禾薇:“小禾,你们看哪部电影?几排几座啊?不如我们一起啊。”

    不许和他们一起。

    贺擎东睇了个眼神给禾薇。

    可来不及了,赵世荣在柜台人员递给禾薇电影票时,眼尖地瞄到了,迅速说:“和他们一样的场次,情侣座。”

    赵世荣倒是没想过要坐禾薇他们隔壁,可柜台人员自作多情了一把,以为他们四个人是一起的,做主给了邻近的情侣座票。

    于是,贺大爷悲愤了。

    筹划多时的第二次电影之约,被一对超级无敌大灯泡给破坏得够呛。

    害得他被小妮子限制了n个不许。

    不许亲、不许吻、更不许上下其手。

    亏他还提前那么多天买好电子票,生怕来看电影的人太多、临时买不到情侣座。

    哪知,今天既不是节假日也不是双休日,来电影院的情侣寥寥无几,赵世荣赶在开场前几分钟,都能买到他们的隔壁,真是麻辣隔壁的,气死他了!

    贺大爷心里爆不爽,牵着小妮子的手,怎么都不肯放下。

    开玩笑,那么多福利都被取消了,唯一没被收回的许可事项,怎能不好好把握?

    以至于,整场电影看下来,禾薇一直被贺擎东握着小手,不时摩挲几下手背、手腕,害她手心都冒汗了。

    直到电影散场,赵世荣陪黎明月上洗手间,贺擎东才总算逮着机会,搂住小妮子在还没开始清场的放映厅里狠吻了一番,才算解了馋。

    含笑望着气息不稳的禾薇,替她捋了捋掉落颊边的秀发,捏了捏她因吻而红扑扑的粉颊,才牵起她小手,心情愉悦地出了放映厅。

    可一出放映厅,看到门口等着他俩的赵世荣和黎明月,贺大爷的心情瞬间又不好了。

    看到他神速的变脸,禾薇忍不住噗嗤乐了,接收到某人睇来的幽怨眼神,忙忍住笑,问前头两人:“赵叔、黎姨,你们是在等我们?”

    “刚在洗手间拿纸巾时,看到这幅画,忍不住想问问你,你看,像不像你绣的?”

    黎明月说着,从宽版的手提包里取出一幅绣画,打开包着的报纸,递给禾薇。

    禾薇接到手上一看,不由愣了。

    这不就是自己绣的那幅《咏梅》吗?不是像不像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是。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这绣样不是从哪里抄的,而是她自己画的。

    原创的东西,又没有流入市场,怎么可能会出现一模一样的第二幅?

    再者,即便不看绣画本身,装裱的木框是她爹打的毋庸置疑,背面一角的迷你“禾”字,代表着“禾记出品”。

    只是,本该挂在她家书房墙上的绣画,缘何会落到黎明月手中?

    带着疑惑,禾薇抬头问黎明月:“黎姨,这画您从哪儿得来的?”

    “我一个高中的同学,也不知从哪儿得知我和老赵在处对象,恰逢她老公有点事想找老赵的朋友帮忙,就送了这画过来,不止这一副,还有两幅分别是兰花和菊花,和这梅花是一套的。我瞧着和你的绣艺挺相像,就带了这一幅,打算吃过午饭,和老赵去趟毓绣阁鉴定一下,要真是你的作品,我得好好保存起来,保不齐哪天就成大师级藏品了,价值可不得翻上几番啊。”黎明月笑呵呵解释。

    “那黎姨知道您那个同学是从哪儿得来的这画吗?”

    “听说是她科室一个实习生孝敬她的,你也知道,现在的医疗系统啊,风气可没我们那个年代正了,能进得大医院实习不代表实习期间表现优异就能留下来,多少人挣破头皮呢。现在的实习生也比我们那个时候的精明,知道光埋头苦干不顶用,关键时刻还得讨好科室主任……”

    科室?实习生?医疗系统?

    禾薇一下联想到了她大表姐。

    张燕不就在医院实习吗?而这幅《咏梅》,正是挂在临时充当张燕卧室的墙上的。

    难道说,是张燕拿出去的?

    “黎姨,您那个同学是清市二院耳鼻喉科的科室主任吗?”

    “你知道?”

    这下,换黎明月吃惊了,见禾薇的面色有些凝重,稍一想,不甚肯定地问:“这画还真是你绣的?”

    禾薇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她还没回家确证过,究竟是不是张燕拿出去做了人情这事儿,还有待考证。

    再者,张燕怎么说都是大姨的女儿,即便真做了这么龌龊的事,外人跟前,多少还是给她保留点面子吧。

    于是,禾薇把画还回到黎明月手上,笑着说:“是我绣的,所以黎姨拿回去好好收藏哦,等着我成大师的那一天。”

    黎明月哈哈笑道:“必须的!我已经收藏你不少作品了。你赵叔看我买这买那,老骂我是个败家娘们儿,不过只要是买你的作品,他不仅不骂,还跟我抢着买哩。”

    被点名的赵世荣,嘿笑着挠挠头。看了眼腕表,问聊得正欢的两人:“到饭点了,肚子不饿啊?先去吃饭,边吃边聊、吃完再聊都可以嘛。”

    赵世荣这话一说,贺擎东的俊脸再一次黑了黑。

    还要一路同行下去?有完没完!好好的约会全泡汤了。

    黎明月轻笑着推开粗神经的赵世荣,对禾薇两人说:“今天就不一起吃了,一会儿还有事,省得一顿饭吃的急急慌慌的,下回吧,下回我和老赵做东,请两位上我们家吃去。”

    赵世荣这个猪队友一头雾水地插嘴问:“你一会儿还有事?什么事啊?我怎么不知道?哦,你是说去毓绣阁鉴定画哦,那个不是小禾本人都鉴定过了嘛,还用得着上毓绣阁啊?”

    黎明月直想翻白眼,索性拽着他转身往电梯口走,回头朝禾薇两人挥挥手:“我们先走了啊小禾,回头见!”

    贺擎东的脸色这才好了点,将禾薇拉到身边,低头在她唇边快速地啄了一下,“走,我们也吃饭去!”

    就餐的地点是老吴推荐的。

    地道的海帮菜。

    不过虽说是中式海鲜馆,但就餐环境很好,贺擎东预定的又是独立的小包厢,期间,除了服务员上菜,总算没再受到任何打扰。

    贺擎东给她剥了几只顶新鲜的白灼大海虾,抬头见她拨拉着碟子里的虾肉,心不在焉地不知在想什么,俊眉一挑,夹起一块虾肉,喂到了她嘴里,同时问:“怎么了?菜不合胃口?”

    大有她若是点头、他立马起身带她换一家吃饭的架势。

    禾薇心神一敛,摇摇头,坐正身姿乖乖吃菜。

    “那就是有心事了,不准备说给我听?”

    他说话的时候,手里不停忙碌着,夹虾、剥虾、蘸酱、然后喂食。

    很少见他穿衬衫,最常见的搭配是黑色t恤配军绿色的工装裤。

    今天像是特地整过装似的,上身是件休闲款的细条纹衬衫,下身是黑色西裤,衬衫的下摆系在裤腰里,袖子卷到胳膊肘,正专注地剥着手里的虾。

    气质冷硬的男人,时常和“铁血”两字挂钩的男人,此刻却挽着衣袖,认真地剥虾,剥完蘸点米醋,喂到她口里。本该是格格不入的画面,却让她找不出任何违和感,相反还让她看得着迷,甚至忘了移一下视线。

    贺擎东见她一言不发、眼也不眨地盯着自己剥虾,扬眉看了她一眼,“又发呆?”

    禾薇这才回过神,耳根红了红,拿起筷子说:“我自己来就好,你也吃。”

    “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贺擎东瞥了她一眼,依旧喂了她一只大虾。

    禾薇下意识地张嘴咬住虾尾:“什么?”

    贺擎东看着她这副茫然懵懂的样子,心头霎时柔软。

    视线下移,落到她果冻般晶莹润口的唇瓣,眼神幽了幽,不知想到什么,勾唇一笑,上半身前倾,张嘴含住了她的唇,连同那半截露在外面的虾肉。

    直到虾肉混合着两人的唾液,被他硬喂她吞下,双唇才得以解放。

    平缓着急促的呼吸,禾薇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偷了腥的某人,笑容愉悦地揉揉她的头,“吃吧,菜都冷了。”

    禾薇:“……”

    到底是谁害的!

    不过,被他这么一闹,禾薇不敢随便拿话搪塞他了,生怕再来一次“相濡以沫”。

    把黎明月手里的画和自己的猜想都如实说了,末了垮着肩膀闷闷不乐地说:“如果真是大表姐不经我同意把画拿出去做了人情,你说我该怎么解决这个事才好?”

    贺擎东听是这么个事,心里拿小本本把她大表姐再记一笔:不知轻重!不知所谓!不识好歹!还干扰他和小妮子约会。不可饶恕!大大的差评!!!

    嘴上说道:“这事不难办。那画我看你并不准备拿回来,那就让你大表姐埋单呗。看在她是你大姨女儿的份上,就不让她几倍赔偿了,照市面价该多少钱就让她掏多少钱吧。”

    禾薇蹙眉想了片刻,不甚肯定地说:“我妈她,不见得会让大表姐真的掏钱。”

    “掏不掏钱在其次,主要得让她知道:这事儿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贺擎东擦干净手,给她舀了一碗鳕鱼豆腐汤,劝道:“乖,先吃饭,吃完我再陪你想法子。”

    贺擎东最后想出的法子是:

    这画是禾薇绣的没错,但已经被买家预定了。之前因为买家迟迟没来取,就挂在家中暂做装饰。如今,买家结清了余款,上门来取货了,拿不出画自然就得赔钱了。

    至于杜撰出来的“买家”人选,本想去毓绣阁借个伙计扮演一下的。结果正好碰上南下巡店的顾绪,听贺擎东一说,最爱往八卦事件凑一脚的顾某人,毛遂自荐地非要成为这个“买家”。

    “小禾,这事找我就对了,保证把上门讨债的纨绔子弟扮演得活灵活现。”

    顾绪眯着细长的狐狸眼,笑拍着禾薇的肩说。

    贺擎东俊眉一皱,挥开了顾绪落在小妮子肩上的爪子:“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干什么!”

    顾绪回了他一个大白眼。

    拍拍肩膀就叫动手动脚了?他就不信贺某人没朝人小姑娘动手动脚过,说不定还上下其手了。

    不过看在等下要去的地方正是某人未来丈母娘家的份上,他就大肚不计较了。

    在贺擎东不情不愿的臭脸相待下,顾绪笑容满面地坐上“老吴牌”出租车,准备扮演一个付了定金、上禾薇家取画去的有钱少爷。

    路上的时候,顾少爷拿着手机,几乎将车厢里的每一个角落,挨个拍了一遍,又对着前排的两人,来了个背影特写,然后发上a打头的联络人聊天窗口,十指翻飞地录入一串字:“福利来了!福利来了!猜猜这两人是谁?猜猜我此刻在什么车上?猜猜我准备去哪儿?猜中有大奖哦!”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