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93章 有什么事我负责
    禾薇因为绑架的事,不去夏令营了。

    贺许诺见她不去,也坚决说不去了。遭家人反对时还挑了个相当冠冕堂皇的理由:要做漂亮姐姐兼未来大嫂的忠实保镖、陪她去毓绣阁做活或是去市图书馆借书。

    贺迟风俩口子无语之余,也只得随他。

    而在案件中结识的同样比较有趣、名唤梁皓辰的少年,在禾薇将他介绍给小正太后,果然不出她所料,两人见面了没几次,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基友。

    不过梁皓辰不是清市本地人,而是爹妈在清市打工,他放暑假了自己坐火车过来玩,结果还没和他爹妈碰上头,在火车站附近被拐卖集团迷昏掳了去。

    包括那个小女孩妮妮也是,同样是放假了过来清市玩的,不过具体情况又和梁皓辰不同。

    妮妮她爸妈离婚了,她被判给了她妈,放暑假了来她爸这儿住,结果被她爸带去游乐场玩的时候,她爸因为给新交的女朋友买冷饮,没注意女儿被人掳走了。等发现后,虽说也立即向游乐场所在的辖区派出所报了警,但苦等几日没下文,唯恐孩子生母找上门算账,居然带着女朋友出国旅游去了,导致妮妮她妈一直都不知道孩子失踪了。

    直到妮妮被警方找到,由警方和她妈联系,她妈才知道这事儿,当即愤怒地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废了她爸的探视权和定期居住权,如此无良不负责任的爹,还要什么要啊,没nen死他还算便宜他了。

    不过在警局看到禾薇后,无论是梁皓辰的爹妈,还是妮妮她妈,都觉得禾薇是个值得深交的好姑娘。

    又听说,禾薇不仅被评上了清市的三好生,还被省教育局授予了“省级三好生”的荣誉称号,同时,还被海城一高特招为明年的高一新生,震惊之余,不约而同地让自家孩子都向禾薇学习。

    只是妮妮妈要上班,带着女儿在清市没玩几天,就不得不回去了。

    临走前,妮妮让她妈记下了禾薇的联络方式,说是回去后要和禾薇通信。听得她妈一阵好笑:一年级刚读完的小屁孩,拼音都还没学全呢,就想学大人写信了?不过孩子喜欢,她自然不会反对。

    且不说自个闺女没出事、大半托了禾薇的福,单看“市级三好生”、“省级三好生”这些个荣誉称号,妮妮她妈也举双手双脚赞成女儿和禾薇交好。没准儿能激发得自个闺女从此好学上进,也争取个超乎校一级的三好生当当。

    至于梁皓辰,他爹妈本就没多少文化,一听禾薇获得的荣誉,哪还有不同意儿子跟着她混的?

    是以,接下来的暑假,禾薇身后多了两个小跟班,一个是圆圆小正太不解释,另一个就是新加盟的五年级生梁皓辰了。

    倒是另两个孩子的家长,在警局听完大致情况后,不仅没觉得是因为托了禾薇的福、自家孩子才得以安然得救,反过来还怨警方:

    “为什么救的那么迟!我们孩子被喂喝了加了迷药的奶粉,又是洗胃又是冲肠,十天半个月的院住下来,得花好多钱,是不是该由国家来赔?”

    当时禾薇正配合警方做笔录,闻言,忍不住看了那对家长一眼,被对方指着鼻子骂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哦,差点忘了,刚那个片儿警要我向你道个谢,你就这么缺声‘谢’啊?就这么巴巴地等着我说?哈!这可真是好笑嘞,警|察救人不是应该的吗?我还没问你们索赔呢,居然还让我向个小屁娃道谢,凭啥!啊?你们说凭啥呀?……”

    警方还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家长,纷纷在心里吐槽:你说凭啥?要不是人小姑娘身上带着卫星定位器,让警方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丁点没浪费,你以为你们两家的孩子能这么快被搜救出来?别开玩笑了!没准儿已经被拐卖份子带去南部转手倒卖了。嘁!住个院、外加洗肠洗胃就心疼了?我看心疼的是钱而不是孩子吧!

    不止警方,就连上警局办事的群众,听说了这个事,也纷纷窃窃私语起来,个别胆大的,当场大着嗓子,指责那两对家长的不是:“我说,你们知足吧!要真迟上几步,孩子被拐走、一辈子都找不回来了,才有你们哭的。”

    两对家长见不仅没人帮他们,还反过来说他们的不是,气得脸色铁青,做完笔录,就鼻孔朝天地离开了。

    几天后,警局那边派人来给禾薇颁发“好市民”荣誉证书和奖金,被禾父禾母邀到家里喝茶小坐,聊了会儿这个案子的进展,顺口提起那两对奇葩的家长,说:

    “真没见过那么贪财的家长,连自家孩子住个院,都念叨个不停,特别是那个女孩儿的家长,竟然当着医生护士的面骂他女儿败家子、舀家精,嫌她不是个带把儿的还要和人家带把儿的一样费钱,啧!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么极品奇葩的家长,我还真是头一次见……”

    “可不是!这种人哪有资格当家长啊,有孩子都能被他们给教残咯。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绝对有道理,没见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么,那个男孩儿的爹,哦,就是当时指着小禾鼻子骂的那个一脸凶相的男人,家里开办的一个小公司,说是连着大半个月都没接到一个订单,跑出去拉业务,也是处处碰壁,这不,前两天在医院那边哭穷,说是警方救援不够及时,要求申请医疗费减免什么的……”

    禾薇听后,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真是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吗?没这么神吧?

    系统冒泡说没准儿是贺擎东出的手,替她出气解恨呢。

    禾薇仔细一思索,倒还真有这个可能。在警局那会儿,他从局长办公室出来,一听说这个事,脸色立马不好看了。要是当时那个家长还没走,多半会被他揍得鼻青脸肿。

    别听她爹妈老夸那家伙好说话、好相与,她心里门清的很:那家伙不仅是只腹黑的货,而且还很爱睚眦必报。

    不过,就算这事儿真是贺擎东暗中下的手,他既然没和她说,她也乐得装做不知情,要是巴巴地跑去找他求证,没准儿会被他携恩索报、伺机吃她豆腐。

    ……

    贺擎东出任务以后,禾薇也恢复了毓绣阁的兼职上工活动。

    先前被管束在家的那段时间,她用那些零碎的水晶缎面,绣了几个款式别致的香囊,往里填塞了些有效驱蚊蝇或是提神醒脑的中草药、香料,除了被贺擎东顺手摸走一个,其余的,都被她带去了毓绣阁,主要是让陶德福看看水晶缎面做成绣品后的效果。

    没想到陶德福把这些香囊往店里一摆,没一会儿工夫,周安就跑进来说全卖出去了,买家是个挥金如土的土豪夫人,付的货款是定价的两倍,还指名让禾薇用丝光靓丽的水晶缎面,给她绣一件旗袍,价钱随毓绣阁开。

    这可难倒禾薇了,她虽然做过衣裳,但改良式旗袍却从未接触过,可对方才不管这些,说什么你既然是这个店里的绣工,做得出香囊、绣得出花草,那么做件绣有兰花的旗袍应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二话不说甩出一张高额的订金支票,撂下一句“两个月后来取货”就走人了。

    禾薇和陶德福面面相觑。好在姜还是老的辣,陶德福呆滞了没几秒,就回神给大老板拨电话,询问这个事情应该怎么解决。

    顾绪听后,略一思忖,敲定道:“接!这么好康的事为什么不接?!旗袍不会裁剪有什么关系?我这就派人去请个知名服装师来,让他去清市分店给小禾打下手,小禾只管缝和绣,旁的不用管。其他的订单只管往后挪,但这一笔,交货的时候给我狠狠宰!”妈蛋居然敢用这么嚣张的态度对他的毓绣阁,不扒她一层皮下来,他就不姓顾。

    于是,禾薇就恢复了天天往毓绣阁跑的节奏,京都总店拨来做援手的高级服装设计师,前两天也已经到了,两人分工合作,一个裁剪、一个刺绣,最后联手缝合,定要将这笔大订单顺利拿下。

    许是她每天去毓绣阁,身后都会跟着两条小尾巴,所以她娘嘴上念着“不放心”,但总算没再拘着她。

    只不过打从出事以后,禾母不肯再让她骑自行车出门了,不赶时间的话坐公交,赶时间就打车。

    保送海城一高,给家里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从中匀点钱出来给她当车资,禾母那是二话没有的。

    再是叮嘱女儿把那个什么防狼棒带上。

    自从那次事上得知,女儿能脱险,防狼棒的功劳不小,虽不知女儿什么时候买了这玩意儿,不过能起到保护自己的作用,做家长的哪有不支持的?有这么好的东西保护女儿,他们才相对放心些。

    至于新闻上讨论得非常热烈的“防狼棒伤人过度,得负相应法律责任”这个争议,禾母当时就嗤之以鼻:“什么伤人过度?怎样的才算伤人过度?没命了才想到用那个还来得及吗?既然是防狼、防身,当然得用在当口了。”回头对女儿说:“甭怕!你只管带着防身,如果为了这么条新闻,就不敢带了,回头再发生上回那样的事,我们上哪儿哭去?写新闻的那些人,能把你赔给我们?放他娘的狗屁……”

    禾薇还没适应她娘骂脏话的火力,又听贺擎东也是这么个意思:“别怕,只管带着。有什么事我负责。”

    现场那具被电死的男尸,不就是由他负责顶过去的么。

    从现场回清市的路上,他把那截防狼棒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看了很久,但没看出什么异常,最后,别有深意地瞥了禾薇一眼,让她收妥防狼棒的同时,说:“保护好自己,其他的不用管。”

    禾薇当时漏了好几拍心跳,生怕他瞧出什么端倪,见他岔开话题,不再绕着这个事说,才松了口气。转而问系统:能不能把防狼棒上的能量减弱点啊?随便一击,就把人击死了这事儿,我不敢做第二次啊。

    系统君笑归笑,还是帮她把防狼棒上的能量撤了些回去,禾薇这才敢放在背包里。

    总之,有了防狼棒这么好用的防身武器,每次出门,身后又拖着两条小尾巴,禾母总算不再严拘着她了,只叮嘱她没事别在外头乱晃,太阳落山之前就回家。

    这天吃过早饭,她照例拖着两条小尾巴去毓绣阁上工。

    来接她的自然是老吴。对于老吴开来的出租车,两个少年第一次坐时,都兴奋了一把。

    特别是贺许诺,得知是他老大特地让人改装的车后,激动地满座椅打滚,嘴里嚷着:“我以后也要设计车子,我要设计一款国内最先进、最高档的车子……”

    只是几次坐下来,两个少年的热情劲就不见了,一上车,和老吴打过招呼后,就熟门熟路地打开液晶电脑,头碰头看起动画片。

    倒反是禾薇,一路上听老吴聊的多了,渐渐得出一个结论:老吴不是普通的出租车司机,而是退伍的特种兵,难怪气质那么与众不同。

    到了毓绣阁门口,老吴把他们三人放下后,就开车走了。也不知道他平常做什么,但只要她一通电话,以前是十分钟之内必然等到他,如今则缩短成了五分钟。

    “小禾也来上工啊。”

    骑着电瓶车来上班的赵芙蓉,难得主动地和禾薇打了个招呼。

    “赵姐早。”禾薇回了她一个浅浅的微笑。

    赵芙蓉蜡黄的肤色染着些许红晕:“早。这是你同学呀?来参观店里吗?”

    赵芙蓉前两天请假,说是儿子犯病,直到昨天下午才来复工,所以不知道禾薇的近况很正常。

    只不过,在赵芙蓉寒暄了几句上楼后,周安拉过禾薇,在她耳边嘀咕道:“你听她在胡扯!什么儿子犯病,掌柜的一开始也以为她儿子真犯病了,特地让财务大姐买了水果篮提上门去探望,结果,人儿子好端端的在家里玩,就她自己端着拿乔呢。”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