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5章 禾父眼中的贺大少
    “我道是谁在欺负丹丹,原来是欺负过我们家莹莹的混账东西!怎么走哪儿欺负到哪儿?色得像头小狼狗似的……”

    走过来的母女姐妹花,一看到禾鑫,脸色立马变了,做娘的立马开启嘲讽模式,嘴像机关枪似的,气势咄咄地直扫禾鑫。

    禾鑫被她骂得僵在那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对方显然还不满意,继续咄咄逼人:“怎么?在这儿吃饭?哦!我想起来了,今儿个高考嘛,可你不是被海城一高退学了吗?哪个学校那么不长眼,肯收你这种学生啊?”

    禾二伯娘听到这里,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呀,一把将眼神黯淡的儿子拉到身后,冷笑地迎上对方:“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儿子哪儿得罪你了?说话那么臭!出来没刷牙是吧?还有,我儿子出色的很,哪个学校会不收他?海城一高退他学的原因,外人不知道,你还能不清楚?哦,别不是你女儿名声太难听,到现在都没个学校愿意接收她吧?”

    禾二伯娘着实被气得不轻,骂出嘴的话也算不上好听。妈蛋!敢欺负我儿子!看我不骂死你!好不容易把儿子从过去的阴影里拉出来,如今人阳光了、学习也上进了,却又冒出你这么个老东西,指着我儿子骂,成啊!谁怕谁啊!带把的儿子和没带把的女儿,闹出同样难见人的事,看谁更丢脸!

    “你放屁!”对方被二伯娘这席话气得涨红了脸:“你哪个耳朵听见我女儿名声难听了?哪只眼睛看到我女儿没被学校接收了?你……”

    “我什么我!我不用听不用看我就知道!我还知道,你这个表面清纯的闺女,背地里脏的一塌糊涂,还有脸来说我儿子……我呸!”

    禾二伯娘忍了足足一年的怨气,这一刻可着劲地喷了出来,威力堪比火山爆发。

    对方气得胸脯发抖,瞪着二伯娘和禾鑫,像是在瞪毕生最恨的死敌。

    倒是她女儿,对自己那点破事儿心知肚明,不耐烦地扯扯她娘的衣袖,说:“妈!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啊?烦死了!”说完,头一扭,进包厢去了。

    “我……”做娘的气呼呼地想喊住她训斥几句,自己吵是为了谁呀,还不是为了这个不成器的女儿。自从出了这桩败门风的丑事,她已经足足一年半没在公婆跟前抬起头了。

    禾母担心二伯娘把事闹大,拉过她劝道:“算了,咱不吵了,咱鑫鑫出息着呢,犯不着和人争这个。”

    “是啊二伯娘,二伯他们肯定等久了,咱们还是走吧,鑫鑫哥这几天肯定没休息好,今天让他好好休息,等成绩出来了,还得商量着填报志愿呢。”

    禾薇站在二伯娘身旁,替她顺了顺背,看得出来,刚来的那对母女和禾鑫当初被退学一事有关,那事儿传出去终归不好听,眼见着走廊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示意兄长先带禾鑫出去,自己也加入了劝说队伍。

    没错!禾二伯娘听侄女这么一说,胸脯挺了挺。

    饭桌上儿子说了,这次高考,他做题很顺利,二本肯定没问题,运气好的话,还能爬上重点线,回头就去翻二本的院校和专业。至于这些不相干的人,管他们怎么吠,臭的永远香不了。

    这么一想,禾二伯娘抬起下巴,朝对方重重“哼”了一声,挽着禾母、牵着禾薇昂首挺胸地出去了。

    “什么德性!真是气死人了!”见他们说走就走,原还憋着一口气想要来个大爆发的赵雪容,气得胸口直抽疼。

    “原来和那个小贱人一起抽走大奖的男学生,就是欺负莹莹、害得莹莹在海城一高待不下去的混账东西啊。”赵雪兰递了包纸巾给她大姐,劣质睫毛膏被汗水打下来了,黑乎乎地黏在下眼睑,示意她赶紧擦擦。

    “什么小贱人?”赵雪容不明所以,边擦边问。

    “大姨我来说。”接连两次被禾薇抢了东西的楼琼丹,加油添醋地把禾薇娘俩既抢她们的出租车、又抢走原该属于她的掌上电脑的事说了一遍。

    她娘赵雪兰接着补充:“那小贱人抽走掌上电脑的时候,好多人都在边上看呢,害得妙音老总因为这个事,进去了好几天,供出了不少人,老楼也受到了牵连,被纪检那帮人喊去谈了三次话了,我琢磨着年里想要提干是不可能了,只盼着别降职处分了才好……”

    赵雪容听说妹夫今年升职无望,心情很微妙,怎么说呢,既窃喜又发愁。

    窃喜是因为自家条件比妹妹家差,女儿当初进海城一高有妹夫的功劳,被海城一高退学后又被海城四中接收,也有妹夫的人情在里头,可随着妹妹家的条件越来越好,反衬出自己嫁的人越显越糟糕。妹夫停步不前甚或是被降职处分,她才略感平衡些。

    至于发愁,是因为她在婆家,完全靠她妹夫那张脸撑着场面,要不然,以她现在下岗在家、分文不赚,以她公婆、小姑子那么势利的人,能给她几分好脸色看?

    前几天她在公婆跟前吹牛,把妹夫年里要提干的事给说漏了嘴,她公婆这阵子对她的态度,仿佛又回到了她刚进胡家门的时候,小姑子因为想托她妹夫介绍个好对象,也对她客客气气的,成天嫂子长嫂字短。可妹夫要是提干不成,丢脸事小,受气、看脸色肯定逃不掉,唉……

    “妈!这口气我憋好久了,看那一伙人也没什么家世背景,不如找人教训教训他们?”楼琼丹撅着嘴,晃着她娘的胳膊,半真半假地撒娇道。

    赵雪兰皱皱眉,不甚赞同地道:“你爸不会允许的,他现在正处于关键期……”

    “丹丹想出气?这还不好办!这事儿明着做多少会影响你爸的前程,但暗地里给人使点绊子还不简单呀。”赵雪容热络地拉过外甥女,嘀嘀咕咕地咬起耳朵。

    “大姐。”赵雪兰真不赞同她们这么做,泄愤和丈夫的事业相比,哪个轻哪个重,做为公务官员的太太,赵雪兰还是拎得清的,于是劝道:“我看还是算了吧,要是被老楼知道……”

    “你不说我不说,丹丹更不会说,妹夫怎么可能知道嘛。”赵雪容和外甥女咬完耳朵,挽起妹妹的肩,往包厢走,“再说了,我们又不是自己动手,你不是说妙音老总进去蹲了好几天么?指不定多恨那丫头呢,把消息透给他,我们不动手就能帮丹丹报仇,不是很好?”

    赵雪兰听得眼前一亮,对呀!妙音老总肯定恨死了当天抽走大奖的人,自己只需推波助澜一下,比如把那个小贱人的详细信息调查清楚,然后交给妙音老总,铁定能让对方的仇恨值呼啦啦一下从小火星燃成大火势,自己可不就能泻火了么?

    禾母自认自己的直觉挺准,没见和禾二伯一家在海鲜大酒楼聚餐,饭桌上的时候,才听二妯娌说了妙音百货的事,心里感觉惴惴不安,一出包厢就撞上了那两对极品母女。

    唯恐再发生不好的事,最近这阵子,禾母一直拘着俩孩子,没事不让他们跑出去。

    不过兄妹俩最近忙着期末考前的复习,也确实没什么闲工夫往外跑。

    禾曦冬除了复习,还要帮禾父整理当天的网络订单。

    禾薇也早就和陶德福打过招呼了,暑假前,没什么要紧事她不去毓绣阁了。

    日子安安稳稳地往前走了大半个月,兄妹俩如期迎来期末考、又顺利送走期末考,禾母绷紧的心弦,才渐渐放松。

    这一天,是高考放榜的日子。一大早,禾母就盘腿在沙发上,和禾二伯娘煲电话粥了。

    禾薇在厨房盛粥,每人一碗盛好后放到餐桌上凉着。

    听禾母在那儿乐呵呵地说:“……真的呀?那考的可真不错!……哦,老师说是超常发挥?……下回我们家冬子要是也能超常发挥就好了……对!俩孩子都考完了,这不,冬子又撒了野的跟着他师傅四处跑了……你说薇薇呀?她还能去哪里,不是在家,就是去毓绣阁学刺绣……那玩意儿她喜欢,我看她也不耽误学习,就随她学着了……老大家的美琴中考考得咋样?……是嘛,那可真可惜……”

    禾母的电话粥煲完,粥也放温了,一家四口围坐餐桌前吃早饭。

    禾母还在说禾鑫的高考,说是二伯娘可开心了,连禾鑫的班主任都说他超常发挥,考出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重点批妥妥的不成问题。

    “就是报哪个学校还没定,之前以为上了重点线,也未必能进重点大学,所以你们二伯、二伯娘只盯着几所省里省外的二本院校看了,成绩一出来,考的这么好,肯定要推翻重来了,我估摸着鑫鑫这次能上京都那边的好学校……”

    “我看鑫鑫哥挺喜欢电脑的,报个计算机专业见长的学校好了。”禾曦冬剥着禾母自己腌的咸鸭蛋,提议说。

    “是吗?那我一会儿和你二伯娘提议去。”禾母说着,拿筷子头敲敲儿子的脑门:“你也努力点,别以为自己那点成绩考大学没问题,就随便应付了,听你二伯娘那么一说,我总觉得这高考也挺邪门的,她说鑫鑫他们班上,好几个平时成绩好的,这次高考全都下降了,有个年级前十的,这回连二本线都没考上,要么填个专科读读,要么就得复读一年、明年重新来过……复读一年费用可不少,你要是也这样,我看还是直接填专科吧,选个实用点的专业,学完了早点出来工作……”

    禾曦冬被他娘唠叨地忙举手表示投降:“是是是!老妈,我一定努力,还有两年机会呢,您别这么快放弃我……”

    禾母被他搞怪的说辞逗笑,笑骂了他一句“油嘴滑舌”,催道:“行了,赶紧吃你的饭吧。不是说一会儿还要跟着你师傅去博物馆看展览吗?”

    “对。”禾曦冬一看时间不早了,三两口扒完饭,提起斜挎包,朝家人说了声“走了,中午不用做我的饭”,就窜出了家门。

    “这孩子!”禾母失笑地直摇头:“越大越活泼了。”

    “活泼点好,半大的孩子,成天阴沉沉的,像啥样子。”

    禾父想到了隔壁店小王的妻舅,和自家儿子同龄,成天板着个脸,你和他说话,他板着个脸,你不理他,他更加板着个脸,一副谁都欠他钱的模样,看着让人说不出的难受。

    在禾父看来,真正的成熟稳重,该像女儿她老师家的大侄子,英挺俊朗,该严肃时严肃,该说笑时也绝不会端着个脸摆酷,那处起来才叫舒服嘛。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