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3章 他怎么来了?
    运动会举行两天,但为了让运动员们得到较好的休息,学校只占用了周六一天的休息日,周日照例给予放假。而清市一中只放周日一天,无论是高一新生,还是高三毕业班,周六这天都要全天补课,这个制度从施行至今,雷打不动。

    所以,升入重点高中、逃课无望的禾曦冬,有心无力。既然没法参加妹妹的运动会,只能在早上出门时,拍拍妹妹的小肩膀,振臂握拳,勉励她:“加油!”

    禾薇回他了一记胜利v。

    当然,在众多学渣体育生的浩荡队伍中,要想获胜,那是不用想了,能不做最后几名就不错了。

    比赛前,贺迟风找到她,递给她一瓶补充电解质、维生素的运动饮料,并提点她:“一开始不用冲太快,和以前锻炼时一样就行,就当是个普通测验,平常心对待即可。”

    升上初二后,禾薇因为离家远,放学后骑车回家少说要半个多钟头,所以放学后不再留下来体育锻炼了。但答应贺迟风,晚饭后会在小区里跑几圈,而且体育课也还是他教,所以她的耐久跑成绩,他还是清楚的,至于能不能得名次,并不是最主要的,重在参与不是吗?

    参与校运会、评上市级三好生、冲刺省级三好生、最终被海城一高顺利特招,是明江中学上至校长、下至禾薇每一个任课老师新学期最大的心愿。

    贺迟风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他还有个对小姑娘心思不单纯的侄子,迫切希望她高中能去海城一高读,做人叔叔的,怎么滴也要推波助澜一下吧?

    想到侄子,贺迟风沉吟了片刻,对禾薇说:“跑完后别急着走,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禾薇以为贺迟风有事找她,二话不说答应了。

    呡了几口运动饮料,适当润了润喉,就听到检录处在喊她牌号了。

    钱多多抱着装有淡盐水的大号水壶,胳膊上搭着一条毛巾,和另一名小女生站在离禾薇不远的跑道内侧,高声喊道:“禾薇禾薇,一会儿我和徐小青轮流跟跑,你需要什么和我们说哦!”

    “不用跟跑。”禾薇朝她摆摆手:“我没事的。”

    “啊哟!反正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们跟跑嘛!”

    “是滴是滴!”徐小青也在一旁笑着附和。

    禾薇还想说什么,“预备”口哨声吹响了,只得朝钱多多两人挥挥手,和其他运动员一起,站到了起跑线前,准备开跑。

    忽然,跑道内侧等着陪运动员跟跑的学生群里传出一阵骚动,她下意识地转头,不禁傻眼了。

    这家伙怎么来了?

    贺擎东刚到清市,就听小叔说小妮子今天有比赛,他起初以为是学科竞赛什么的,一听是运功会上的比赛,还是800米耐久跑,魂都吓飞了有木有。

    当即,小叔家不去了,眠也不补了,直接调转车头,来了明江中学。

    可和他小叔一说,被他小叔喊到办公室,甩出一份学生上学期的体育课测验成绩,他翻了翻,小妮子上个学期的800米测验——3分30秒,75分,连80分都没爬上,就这成绩也能参加校运会?

    忍不住吐槽:“你们学校学生的体育素质是不是太差了?800米跑3分半,就要被派上运动场了?”

    “不参加,对申报‘市三好生’不利。评不下‘市三好生’,要想被公平公正特招进海城一高很难,你确定不让她上场试试?”

    贺擎东:“……上!”

    ……

    “预备——”

    “砰——”

    发令枪响,一群参赛的初二女生拥来挤去地冲出起跑线。

    禾薇夹在一大群女生中间,刚跑了两步,就看到贺擎东站在斜前方的跑道内侧,冲她勾唇浅笑。

    她抿抿唇,没敢分心,夹在一大群女生中间专心跑步。

    贺擎东等她经过时,转身跟在她旁边陪跑起来。

    原本追着禾薇喊加油的钱多多和徐小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低头看看手里的水壶、毛巾,郁闷的不行。

    这人谁啊?

    真是太讨厌了!竟然把她们俩的活给抢走了!

    “你……”

    禾薇不时看一眼自始至终跟在跑道内侧陪跑的男人,忍不住开口想问点啥。

    贺擎东见她一开始跑的有些快,这才跑出两三百米,就开始呼吸急促了,不禁皱起眉头:“有什么一会儿再说,先跑完。是不是感觉有些难受?不要急,跟着我调整呼吸……”

    他轻松地倒跑在她身边,嘴里说着训练新兵耐久跑时的规范口令:“双眼前看、肩部放松、摆臂幅度不要太大,跑两步吸气、跑一步呼气,来,跟着我的节奏……”

    禾薇照着他说的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渐渐的,果然不再气喘吁吁了。

    不止她,跑在她身前身后的其他参赛选手,也都照着贺擎东的口令,纠正了自己不甚准确的跑步姿势和呼吸频率。有人还被贺擎东的口令带得同手同脚好一段路,逗笑了跑道内侧跟跑的学生。

    当然,也有不少爱八卦的女生,比赛也顾不得看了,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贺擎东的身份,有说是禾薇兄长的,有说是禾薇从校外聘来指导她耐久跑的教练的。

    前者被个知情人士当场反驳:“禾薇的哥哥我见过,原先也是我们学校的,上一届刚毕业,现在在一中,长得不是他这样啊……”

    “我有说是她亲哥吗?就不能是堂哥、表哥一类的么?”

    “哪有堂哥、表哥特地跑来看运动会的?而且你们没见他跑步的姿势吗?不要太专业哦!我猜肯定是请来教她耐久跑的……”

    “我同意!没听好多班级都在传,禾薇其他各项都符合市级三好生的评比条件,就差一个体育,这回参加运动会,就是冲着这个去的,要不然,她去年怎么不参加校运会?”

    “你别逗了!去年这个时候,她的800米,连个成绩都没有好不好……”

    “别说800米了,小学的时候,跑个400米都能岔气……”

    禾薇第二次经过这个八卦圈时,正好听到最后两句,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抬不起头。

    眼角瞅一眼贺擎东,虽然他的表情是一贯的冷峻严肃,可她愣是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不禁赫然地红了脸颊。

    “别开小差!还剩最后半圈,可以发力赶超了。”

    贺擎东见她步频又开始乱了,忙提醒她。

    一听禾薇要赶超了,一直跟着禾薇,不,确切的说,是跟着贺擎东口令的其他参赛女生们,也都纷纷紧张起来,一个个卯足劲,开始赶超前面的人。

    一时间,径赛场上热火朝天,明明是800米的耐久跑,愣是被运动员们跑出50米短程赛的精彩镜头。

    赶场子一般跑来跑去只看比赛结果的学生们,看到这副热闹劲,也忍不住心痒痒地拉开嗓子,纷纷高喊:“加油!加油!加加油!!!”

    也不知道到底在给哪个运动员加油。反正喊喊也不花钱。

    禾薇到最后,几乎是秉着呼吸跑的,一口气跑到终点,也不知道是第几名,只听到给他计时的裁判老师说:“3分11秒。”

    比她历次测验最好的成绩都好,不由松了口气。

    事实上,不止她,其他运动员也都跑出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最差的都有3分17秒,统统比往年进步了一大截。

    跑在最前面的女生,不仅打破了校记录,还比上一任校记录保持者快了7秒3,这个成绩,拿到全市,估计也能得冠军,顿时让计时老师激动个半死。

    操场统共就这么点地,径赛场上的消息,很快就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到了田赛场。

    贺迟风正在标枪场地当裁判,听几个学生在聊初二年级女生组的800米成绩,还八卦兮兮地压低嗓音,议论一名校外人员,说是“长得可帅啦”、“表情酷酷的”、“好像是校外聘来的健身教练”,顿时感觉不妙,扭过头、伸长脖子,朝径赛场方向望去,果真被他一双毒眼搜索到了理该留在他办公室的大侄子。

    不由扶额。

    这货就不能矜持点么!说好比赛结束帮他约去办公室的,这么点时间也忍不了?

    贺擎东一等禾薇的比赛结束,就离开了运动场。当然,走的时候顺便打包带走了还有些腿软无力的禾薇。

    反正她接下来也没比赛了,留下来干嘛?受一群小男生的视线洗礼?

    好在当着众师生的面,他没对禾薇做什么出格的举动,顶多在她跑到终点时搀扶了一把。

    这在校运会上太正常了,甚至还有女生跑到之后累的虚脱、男生把她背去教室休息的。

    两相一对比,贺擎东这点小动作,根本不够看。再加上他在禾薇比赛时的言行,几乎让所有学生都误以为他是禾薇聘请的耐久跑教练。

    教练陪跑完离开,做学员的去送送,这也很正常,所以即便有人看到禾薇和贺擎东一起离开操场、走去停车场方向,也没人在意,其他比赛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谁那么神经,专门盯着这两人不放啊。

    钱多多和徐小青看完800米赛的成绩,兴高采烈地跑去找禾薇,结果发现人不见了,找遍整个径赛场都没看到她身影,最后找来田赛场,拉住某个同班男生,问:“有没有看到禾薇?”

    “没有啊。我一直在这儿。”

    钱多多纳闷地直撅嘴:“那去哪儿了呀?”

    正要去铅球场地看看,忽听身后有人接了句:“禾薇家里有事,先回去了。”

    钱多多两人齐回头,见是她们的体育老师,因为知道禾薇去年一年、都跟着体育老师在锻炼身体,所以听贺迟风这么说,自然就信了,顺口嘀咕:“原来刚刚那个男的,真是禾薇的哥哥呀,不知是堂哥还是表哥,长得真帅……看来隔壁班那几个也都是胡乱猜的,害我以为真是她从校外请来的健身教练……”

    “就是说……”

    两个小女生头碰头,小声嘀咕着走远了。

    贺迟风盯着赛场、皱着浓眉,心里把侄子骂了无数遍:臭小子!走人就走人,还把我学生带走,害得老子给你善后……

    刚刚被钱多多喊住的男生,愣在原地表示狐疑。他从800米还没开赛就蹲在这儿看标枪了,从头到尾就没见过他们班的学霸女神来找过贺老师,贺老师到底是怎么得知禾薇家有事、回家去了的?

    想不通,挠挠头不想了,继续蹲体育老师边上看比赛。

    那厢,贺擎东把禾薇带上车,开了一瓶矿泉水作势要喂她喝。

    “我自己来。”禾薇脸颊一红,羞窘地接过他递到嘴边的矿泉水。

    见她喝了几口不喝了,贺擎东接过瓶子,顺势握住了她的光滑柔嫩的小手,轻轻摩挲了一会儿,感觉满足了,才替她系紧安全带,然后让她靠着椅背休息。

    “想睡就睡会儿,到了我喊你。”

    禾薇以为他是送她回家,没想那么多,靠着柔软的真皮椅背,在平稳的车速中,伴随着安静、舒缓的轻音乐,真的沉沉睡了过去。

    等醒来时,发现车已经停了,驾驶座上没有人,倒是他黑色的夹克外套,披在她身上当盖被。

    收起外套,正想下车看看,忽被车窗外的人影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贺擎东并没有走远,侧着身子靠在驾驶室的车门上,胳膊支在车顶上,闲适地眺望着远方的山景。

    山景?

    他居然开着车、带她上山来了。

    禾薇一阵无语。

    听到动静,贺擎东转头看过来,见禾薇醒了,唇角一勾,朝她招招手:“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

    禾薇低头看手表,真是到正午了,她这一觉竟然睡了两个钟头。

    贺擎东替她披上自己的外套,原本属于短款型的皮夹克,披在她身上成了长风衣,他愉悦地摸摸她的头,牵着她从另一边的步行道下到山腰。

    山腰处有个大平台,从这一带被开发以后,陆续开出了几家别具特色的农家小饭馆。

    他们进去的这家,叫“山里人家”。老板好似和他认识,见他牵着一个娇娇小小的女生走进来,热情地笑迎上来:“哟!今儿还带了女伴?快请坐,吃点什么?昨天新到了一只穿山甲,刚处理好,新鲜的紧,要不要来一点?”

    “行。另外再来两荤两素一个汤,你看着搭配。”

    贺擎东说完,带着禾薇来到视野很不错的靠窗位置,做主给她点了杯热奶茶,大掌摩挲着她的手背,问:“冷不冷?”

    禾薇摇摇头,反应过来他的外套还在自己身上,忙要脱下来还他。

    “穿着。”贺擎东按住她的肩:“刚睡醒容易着凉。我习惯这么少了。”

    这倒是。

    禾薇想起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他也是就一件短袖t恤,只能感慨一句:这人的火气真好。

    饭馆老板见这对小情侣挨坐在一起说悄悄话,让人把奶茶送过去之后,正打算去厨房看看穿山甲炖的怎么样了,刚转身就看到一名肩背画架的年轻小伙子,像个雕塑似地站在门口,神色古怪地盯着那对小情侣,正要招呼,只见雕塑动了,对方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声地在角落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年轻男子坐下后,偏着头想了想,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你猜我在清市看到了谁?ps:我赌五毛,和他在一起的很有可能是你未来大堂嫂。

    然后从通讯录里翻出“贺小四”,唇角梨涡一深,发了出去。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