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3章 投怀送抱他喜欢
    85_85253“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出口的话都结巴了。

    “我,我,我,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

    贺擎东眉头一挑,向前走了两步。

    禾薇下意识地后退。

    “小心——”

    贺擎东长臂一捞,提着她肩往前拽了一把,免去了踩空台阶可能导致的悲剧。

    扶着她站稳后,接过她手里的袋子,再提起地上的小竹筐,随意扫了眼,问:“这坛子里的是酒?”

    “啊?哦,是我妈夏天时酿的梅子酒,已经可以喝了。”

    禾薇趁他不注意,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以防止红晕浮现。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是转世的永庆皇帝的缘故,总觉得面对他时,会不由自主地脸红。

    冷静!冷静!你欠他的只是那个机缘,和前辈子一夜欢好的夫妻关系没有丁点关系。

    【你是在自欺欺人吗?】

    系统冷不丁冒泡,吓了禾薇一跳。

    “怎么了?”

    老房子的楼梯比较窄,贺擎东带头走在前面,听到身后传来明显的倒抽气声,回过头来看她。

    “没什么没什么。”禾薇连忙摆手,见他仍旧定定地望着自己,只好胡乱编了个理由:“看到了一只小强而已……”

    【小强是什么?老鼠吗?】

    是……你个大头鬼啦!

    她今天不想和非生物说话!

    系统见她当真羞恼了,缩缩脖子不再冒泡。贺擎东也转身继续上楼。

    禾薇心下叹了口气,认命地跟在他身后往三楼爬。

    早知道他在贺老师家,打死她她都不上门。可千金难买早知道,来都来了。总不能半途落跑吧?

    “来就来,怎么还带东西?”

    身穿家居服的贺迟风,站在三楼a户的门口给两人等门。

    好吧,这下想落跑都没机会了。

    禾薇正了正神,礼貌地向贺迟风问好:“贺老师好。”

    “进来吧。”贺迟风递给她一双女式拖鞋,然后退开几步,接过侄子递上的竹筐、塑袋。拧着眉看了半晌。最终决定都交给厨房里忙活的老婆大人定夺。

    “小薇来了呀?快请坐。”

    许惠香因为厨房里开着油烟机,并没听到外头的动静,想问问外头两个男人中午要不要开瓶红酒。要的话,还得派个人下楼买开瓶器,因为家里这个已经坏了,探出头看到立在门口的禾薇。举着锅铲走过来寒暄。

    禾薇同样礼貌地喊了声:“师母好!”

    “好好好,门口冷。赶紧进来再聊……你也真是的,吃顿便饭而已,干嘛还提东西,这些……”

    “梅子酒和咸枪蟹是我妈自己做的。”禾薇怕贺家人嫌弃酒坛子老旧、咸枪蟹又没个正经包装。忙出声解释。

    “你妈好能干,竟然还会酿梅子酒,师母我就会做点米酒。还老是做坏掉,下回一定找她讨教几招……”

    许惠香听是禾母自己做的。也不再推却,有来有往方能长久嘛,于是笑呵呵地让丈夫把东西提进厨房,边对禾薇说:“小薇啊,我厨房里还开着火,就不先和你聊了,你喝杯茶暖暖身子,让擎东陪你说说话,一会儿就能开饭了……”

    禾薇谨记禾母的叮嘱,想要跟进去帮忙,被贺擎东拉住了胳膊。

    “小婶,圆圆还在视频上,我俩去书房了,吃饭了再叫我们。”

    许惠香顿了顿,刚想说什么,却见侄子已经拽着人小姑娘的胳膊进书房了,并当着她的面将书房的门合上了。

    “你说擎东这孩子真的是认真的?”

    许惠香脸色古怪地回到厨房问丈夫,见后者凑在学生提来的酒坛子跟前闻酒香,就像只大体型的金毛犬,顿时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开他的脑袋,“别给我把头发掉进去!”

    贺迟风遗憾地直起腰,接道:“那孩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旦认准了,九条牛都拉不回来。除非他自己想放弃。”

    许惠香很是不赞同地蹙蹙眉:“什么叫除非他想放弃?那就是说他只是玩玩的了?我就说,两人年岁差那么多,人小姑娘过了年也才十四岁,他却坐二望三了,能不能等到对方成年都难说……这会儿嘴上说得好听,还没成事呢就开始往人家里送年礼,回头要是真把人追到了手、等人上了心,他却又转身跑了、说是年岁差距太大想放弃……要真那样,我绝对会拿锅盖敲他的头,哪怕他是你侄子都不许他这么欺负人家,多好多乖一闺女啊,留着给我做儿媳妇也不错……”

    贺迟风起先听得挺认真,直到最后一句,差点没呛到口水:“你别瞎点鸳鸯谱,别说擎东不乐意,圆圆才多大啊……”

    “人小姑娘也不大啊,也就比圆圆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多好的寓意……”许惠香尝了尝煲汤的咸淡,老神在在地说。

    贺迟风无语,女人难道连婚姻大事都能这么迷信吗?

    “这事你别管,擎东他自有主意。”

    “主意主意……你们男人就知道主意,回头要是敢欺负人家,我真饶不了他我告诉你……”

    许惠香说到这里,顿了顿,探头往外看了眼,回头戳戳丈夫的腰:“喂,你大侄子把人小姑娘带到书房里去了,还关了个门,不会出什么事吧?要不你去看看?不是说圆圆还在视频上吗?你就说是去和圆圆聊天的……”

    贺迟风假装没听见,他要真听老婆大人的话,这个时候去敲书房的门,被侄子丢几把眼刀子那还是轻的,他才不做讨人嫌的事。

    “中午喝这酒吧?”眼角瞄到禾薇提来的梅子酒,赶紧岔开话题。

    许惠香被他这一带,也想到家里的开瓶器坏了:“也行,红酒的开瓶器坏了。什么时候去超市记得买一把……这禾家嫂子可真贤惠,梅子酒都会酿……”

    贺迟风见老婆大人终于放过对他的碎碎念,赶紧从厨房里撤出来,拿了份报纸坐在客厅沙发上,眼神却时不时地往书房方向瞟,心里琢磨着自个儿侄子该不会真对人小姑娘做什么吧?十四岁都没到的未成年小女生啊,这口味重的……

    再说禾薇。被某人的铁掌牢牢锁着手腕拎一般地拉进书房。心里直喊苦,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书房向阳的书桌上,一台21英寸的液晶屏电脑。还和大洋彼岸连着视频。

    “哇哦——老大,这是谁?”房内突然想起既不属于她、也不属于他的声音。

    “叫大哥!”贺擎东没好气地冲视频上萌萌哒少年说道,十岁的小屁孩,学什么黑社会份子喊人老大。家里其他堂兄弟怎么就没这待遇?是专给他的殊荣吗?还真是“荣幸”!

    “嗳哟,不都一样嘛!嘿!美丽的小姐。您是来我家做客的吗?我爸妈待您热不热情?唔,我猜我妈应该还算热情,我爸嘛,如果能把他那双浓眉剃了。或许还有这个可能……”

    禾薇忍不住被逗笑了,连带忘记了自己的手还被某人握在大掌里。

    “油嘴滑舌。”贺擎东见她笑了,偏头看了她几秒。转过头朝视频笑骂了一句,随后拉开电脑椅。让禾薇坐在上头,自己站在她背后,双臂撑着电脑椅的扶手,向她介绍视频里的少年身份:“这是我最小的堂弟,贺许诺,小名圆圆,今年开春去法兰西做交换生,得明年五六月份才能回来。”

    呼出的热气烫得她耳根轰然爆红。

    “我要改名,改小名,这小名太女性化,同学们知道后都笑话我了。”萌萌哒的少年一本正经地纠正贺擎东的介绍词,又好奇地问禾薇:“美丽的小姐,您叫什么?”

    “她是你未来大嫂。”

    “噗……”

    “噗……”

    视频两边同时发出一串忽然被呛到的咳嗽音,那头是少年喷了果汁,这边则是禾薇呛到了口水。

    贺擎东的脸霎时黑得能和锅灰相比,他突然抬手移动鼠标,赶在对方“举手投降”前,利落地叉掉视频,又将书桌上一干杂物推到角落,双手往禾薇腋下一提,在她惊惶又困惑的目光中,抱她坐到了书桌上。

    贺迟风家的书桌比较高,禾薇这一坐,视线几乎可以和贺擎东齐平了。

    悬空的双腿让她无措,想跳下来又被他撑在她身体两侧的双臂挡着,无奈之下,只得求助于他:“放我下来。”

    身后是向阳的大窗户,底下就是单元门对出的通道,楼里的人进进出出,一抬头就能看到她极不文雅的坐姿。

    禾薇又羞又急,却又束手无策,只得眨着凝雾的大眼睛乞求地望着他。

    可怜兮兮的表情,配上近似哭音的软糯语调,瞬间软了他的心。

    可软归软,却不想就这么放她下来,而是拉开她的外套拉链,扯了扯她里头的羊毛衫领子。

    因为要来老师家做客,禾母特地让她换上了准备正月初一才穿的新衣服,裤子是咖啡色的灯芯绒休闲裤,外套是鹅黄色的连帽羽绒服,里面是禾母手织的浅酡红堆堆领羊毛衫,羊毛衫的领口比较大,最里面的秋衣又是低圆领的,这一扯,她白皙的脖颈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禾薇吓了一跳,双手交叉护住脖子,原本乞求的眼神里,瞬间染上惶惑与戒备。

    “你以为我想干什么?”贺擎东被她这个反应打击得很是无力,没好气地问:“我送你的琥珀呢?”怎么没佩戴?

    他想问的自然是后半个意思。

    禾薇却误会了,还道他是要讨回去,正好,她也打算还他,于是假装从随身携带的手绣荷包、实则却是从系统空间里拿出那枚酒红色的琥珀吊坠,递还到他手里。

    贺擎东拿过后,直接往她脖子上一挂:“这样最安全。”

    “啊?”禾薇慌忙想要拿下来:“我是想还给你,这东西太贵重了……”

    “你敢拿下来试试!”贺擎东来气了,忍不住朝她低吼。

    他花了大代价得来的血珀吊坠,竟然遭到了她的嫌弃。

    禾薇愣愣地看着他。搞不懂他生气背后的原因。

    见她这副懵懂不解的表情,贺擎东深吸了一口气,压着嗓音问:“不喜欢?”

    禾薇下意识地摇头。

    “那为什么要还给我?”

    “据,据说这是血珀,很贵重的,我……”

    “只是这个原因?”贺擎东眼神犀利地盯着她白皙光滑的巴掌小脸,发现没有撒谎迹象。这才柔和了目光。捏上回味过无数遍的粉颊,心满意足地喟叹一声:“如果只是这个原因,就给我戴着。不许摘下来。”

    禾薇被他的举动闹得面红耳赤,这人,这人怎么又这样!不会真想对她怎么样吧?

    【没错!他就是想对你怎么样,现在只是上下其手。往后就是xxoo,哟哟切客闹——】

    【话说回来。上上辈子你毕业了都还没个对象,上辈子则是十六岁入宫即嫁人,这辈子才十四岁就出仓了,不觉得一辈子比一辈子更受男人欢迎吗?要不要谢谢我?】

    禾薇的脸一黑再黑。已经不知道该拿脑袋里的某只怎么办了。

    忽觉腰上一热,低头一看,某只大掌贴在她腰侧。另一只大掌,正在她外套口袋里翻找什么东西。

    “这归我了。”

    贺擎东找到先前过眼的手绣荷包。往空中抛了抛,不问自取地收入黑色风衣的内贴袋里。

    “这是我的!”上辈子形成的思维定势,让她条件反射地想把荷包抢回来——闺阁女子的手绣私品,怎能随便赠予男人?这么一来,岂不坐实了两人私相授受、私定终身?

    贺擎东顺势张开双臂,将她抱了个满怀。投怀送抱?他喜欢!

    禾薇羞得哟,脸颊都能滴出血了,既想挣开他的怀抱,又想拿回自己的荷包,偏偏她是看着贺擎东将荷包收入内贴袋的,想要拿回来,就得拉开他的风衣,可这么一来,岂不像是在脱他的衣服?

    禾薇咬着唇,恼羞成怒地瞪着他,黝亮如黑珍珠的眼瞳里,清晰地印着他的身影。

    “生气了?”贺擎东见她收手不动了,双臂扶着她的肩头,逼她与他四目相对:“平安夜那天,我和你说的话是认真的,再认真不过。你年纪小,我可以等,但别做出让我生气的事,嗯?”

    禾薇委屈地瞪他一眼,偏过头不想看他。

    “真生气了?”贺擎东觉得好笑,双手改而捧住她的脸,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粉嫩滑腻的两颊肉,“那么,我能问问,小禾苗到底在气什么?”

    小禾苗?

    禾薇的嘴角都抽搐了,谁给他权利瞎起她绰号的?

    其实贺擎东自己也感到意外,竟然想也没想就喊出这么个昵称。

    不过事后反复咀嚼,还真挺贴切的,还没长大,又这么娇小,不就是一枝小禾苗吗?

    “叩叩叩——”

    书房门被适时敲响,门外传来贺迟风无奈的嗓音:“吃饭了,还没和圆圆聊完吗?”

    贺擎东替她整了整上衣,并将那枚血珀吊坠塞到她堆堆领的毛衣里面,像安抚小狗似地拍拍她的头,说:“这血珀据说有驱邪避灾的功效,千万别丢了。”

    禾薇挪了挪臀,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书桌上坐了半天。

    “下来吧。”贺擎东轻笑了一声,双手来到她腋下,正要抱她下来。

    “等,等等。”

    禾薇的脸色忽然青红交织,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怎么了?”

    怎么了?

    她似乎、好像、应该——是来大姨妈了。

    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娘盼了好几个月的初潮终于降临到她身上了,却是倒霉催地发生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别人家的书房……桌上。

    噢——

    杀了她吧!(未完待续)

    ps:上架了~~~第一更送到!求首订求粉红求各种支持~~~(づ ̄3 ̄)づ另:推荐基友幽非芽的新书——《重生之聚宝千金》——重回年少,青梨誓要打磨自己,做一个外表光鲜得能闪瞎别人的狗眼、内心锐利得能把敌人狠狠撕烂的恶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