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4章 行动派贺擎东
    因为查不出病因,醒来后也就身体有些虚弱,主治医生就开了几天的葡萄糖和维生素一类的营养针剂,并将她转到了5楼的普通病房,说是输完三天的量,复查没什么其他问题的话,就能出院了。

    反观贺擎东,右胳膊原就伤的不轻,这一开裂,没个十天半个月,怕是好不了。只不过依他以前的性子,哪里会为这点皮外伤就乖乖住院?

    然而这次,却大跌贺迟风的眼镜,如果他有戴眼镜的话。

    实在是因为侄子以前给他的印象太过刚强,似乎就该像此前那样——受伤后自己拿碘酒、伤药往伤口上随便一撒,那才叫正常。

    而今,一贯刚强的风格突然转换成——不仅乖乖接受医生、护士的各种叮咛,还大敕敕地赖在病床上、每天按部就班地吊针、服药,让他没法不怀疑某人的动机。

    可无论他怎么套话、怎么威逼利诱,侄子都不睬他,不仅不睬他,还以聒噪为由,将他赶出了病房。

    贺迟风气得脑门充血。

    聒噪?这是该放在他身上的形容词吗?要是被他那些学生听到,都该哭了。

    他可是知道自己在明江中学的名声的,黑面神嘛,虽然和他的肤色不怎么贴切,但他并不觉得这个绰号难听,相反,聒噪一词,才叫侮辱人哪。

    贺迟风气归气,最终还是体贴地合上了病房门,提着早上带来的保温桶准备回家。妻子今天休假在家,说是要炖个药膳鸡汤给臭小子补补,一会儿还得送过来。

    蓦地,他脚步一顿,身子一闪,避到了楼梯间,只露出半个脑袋,蹙眉望向走廊那头。

    那丫头……不会是来探望自家那个没良心的侄子的吧?要不要上去把她拉走呢?怎么说自己也是她的老师,岂能眼睁睁看着她羊入虎口……

    转念一想,对方再邪恶,那也是自己的侄子,亲侄子!做叔叔的,这么拆人姻缘不好吧?

    脑袋里“帮理”和“帮亲”两兄弟打起了架,等他再凝神望过去时,走廊上哪里还有那道娇小的身影,怕是早就进病房了。

    贺迟风原地站了会儿,最终还是放心不下,提着保温桶,悄悄折回302病房,贴着门板,偷听起里头的动静。

    禾薇是来道别的。

    她今天中午出院。

    禾父下楼去送小学校长了,禾曦冬跑前跑后地办理出院手续去了,禾母这会儿正在病房收拾要带回家的物品。

    她挂完最后一瓶点滴,左想右想,觉得还是应该上来和他告个别。

    虽说醒来后的第二天,她就和家人一起专程上来道过谢了。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她的救命恩人。更何况,她还欠着他一个机缘呢,心头的愧意怎么也挥之不去。

    只是短时间内,凭她现有的条件,怕是帮不了他什么,只能等以后找机会了。但诚心诚意道声谢、再道个别,还是能做到的。

    “那个,你伤口愈合地怎么样了?”禾薇小声地问。

    原本是跟着父母喊他“贺先生”的,可被他犀利的眸光一扫,下意识地就想改口,可“大叔”会不会把人喊老了?“哥哥”一类的,又感觉怪别扭的,嗫嚅半天,只好拿“那个”代替了。

    黑亮的眸子与病床上的人对了一眼,就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没办法,对方气场太足,她不敢直视,只得假装看左上方的输液瓶。

    这一看,吓得她条件反射、迅猛无比地扑向他床头,找到床铃后拼命地按,直听到走廊外的护士台,传来“302病房呼叫”、“302病房呼叫”的电子音,才松开床铃,拉起他的左手臂,找到滴管的流量控制器,这一看——

    “咦?你,你已经关掉了哦?”

    话音刚落,病房门被推开了,听到呼叫的电子音后争抢着赶过来的三五个护士,以及原本就贴在门板上听动静的贺迟风,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禾薇趴一般地压在贺擎东身上,两手捧着他的左胳膊,下巴因扭头的动作,刚好悬在男人的特征性部位上方;贺擎东则微眯着眼,神情慵懒地靠在床头,像是很享受她此刻的服务。

    抢着来拔针的护士们惊得目瞪口呆,贺迟风则是彻底黑了脸。

    禾薇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看上去有多暧昧了,顿时尴尬得不行,手忙脚乱地赶紧从人身上爬起来,谁知过程中撞到对方的右胳膊,一声吃痛的闷哼声传到她耳里,羞愧得她差没钻到床底下去。

    相比其他诸人惊的惊、羞的羞,贺擎东的心情却出奇的好,右胳膊传来的痛倒是真的,只不过这点痛,本来是可以完全忍住的,他却放任自己的本能,低呼了出来,果然不出他所料,小妮子的两颊,羞得都能滴出血来了。

    他就是想让她愧疚。虽然这样的心思,略显龌龊、上不了台面,但他还是忍不住做了。

    事实上,在她进来之前,他就发现点滴挂完了,也正因为她进来了,所以没急着按床铃,只是关掉了控制器,就怕护士一来,她脸皮子薄,说完想说的就转身走人,那他岂不是白耗了这么多天在医院?

    贺擎东一向是个行动派,一旦瞅准目标,即刻出击,不达目的不罢休。

    这也是他为何能在短短五年里,不仅从普通士兵升至三级士官,还通过了特行部队的考核、侪身为外界眼里极为神秘的组织——特行队的一员。

    这些荣誉,没有一分是仰靠京都贺家得来的,全凭他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稳稳摘下。

    是以,军营里知道他是贺家长孙这个底细的人不少,却没一个人敢小瞧他。他贺擎东绝不是去军营走走过场的纨绔二世祖。

    【你的心跳都达200了,确定没问题吗?】

    正尴尬的禾薇,被突然冒出声的系统君吓得呛到了口水,连咳了好几声才止住,这么一来,脸颊涨得更红了。

    “我,我就是来和你道个别,没其他事,那个,我下来挺久了,我妈找不到人会着急的,先,先走了……”

    她闭了闭眼,一鼓作气说完此次下楼的目的,又朝贺迟风说了声:“贺老师再见!”就往门口冲,却被早有预料的贺擎东一个挺身、扣住了她的手腕。

    “嘶——”

    唯恐伤口再度开裂,他用的是左手,却忽略了左手腕上还留有没拔出的针头。

    这么一拉一扯,针头从腕上脱落,还划破了邻近的表皮,血丝大量渗出。

    看呆眼的护士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帮忙。

    禾薇被他扣着手腕,走不脱,也不敢动,只得这么僵立着看护士给他止血、包扎。

    贺迟风别开头,对侄子自伤的愚蠢举动,表示不忍直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