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章 穿错越了……
    禾薇穿越那年正好大专毕业,一边在室友亲戚的小公司挂了个实习岗位,另一边,继续夹着简历文件夹,挥汗如雨地往返于各个人才市场,希冀能在七月来临之际,找着一个容身之所。

    宿舍楼下早就贴出了告示:截至六月底,老生必须搬出宿舍。

    可学校周边的房租,动辄五百起步,那还是最小的单间,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就一张床和书桌,人进去后,连转个身都困难。

    “实在找不着工作,就回来吧,家里又不愁你一口吃的。”

    爹妈每次来电话,结尾总是这句话。

    禾薇嘴里应着“知道知道”,第二天继续在人才市场里汗流浃背地扑腾。

    离宿管处给出的期限还剩三天时,她总算在一家不大不小的杂志社里,找着了一份美编工作。

    只是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就在她往老家挨个报完喜讯、欢天喜地地从商场淘得两套换季打折的职业装,正要踏进住了四年、准备打包搬离的宿舍大楼时,一盆从天而降的绿色杀器,把她送到了时空相隔的永庆皇朝。

    专三时,倒是迷恋过一阵穿越重生文,和室友打屁时也不是没徜徉过“如果我穿越……”这类天马行空的熄灯夜话。

    犹记得下铺的关关说,她会种菜养鱼(如果给阳台上的樱桃番茄浇浇水、给桌上那盆白眼小金鱼喂喂食也算的话),届时一定要“大展拳脚、带领全家种田致富”。

    斜对铺的莺莺说,她要“勾搭各类型的美男、养它一个瑰丽后|宫”(莺莺童鞋,乃和隔壁班的系草对上一眼都能脸红半天,还想整出个美男后|宫,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

    至于她当时答了什么,记不太清了,但她敢用粉嫩嫩的双拳起誓,绝壁不是从母体里的胎儿做起。

    没错,她穿成了永庆皇朝左相府的幺女,虽说是庶出,但几乎和嫡出一样的娇养:三岁识字、六岁绣花,十三岁之前,琴棋书画、诗酒茶花练了个遍,够不到大宗师级别,宗师水平那绝对妥妥滴不在话下。

    然后,坐等三年一届的选秀到来。

    再然后,进宫——刺杀当朝皇帝。

    如果没有那个挨千刀的任务,她绝对会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收拾细软翻墙跑路。

    可自打娘胎起,她就被系统,对,就是从穿越那一刻起、莫名其妙出现在她脑海里的任务系统。欺负她手脚不能动弹、以默认方式启动了“限期十六年、入宫行刺永庆皇帝”的任务,否则就要抹杀她的灵魂。

    虽然进宫行刺是个死,翻墙跑路也是死,横竖是个“死”字,且十八年后照样又都是好汉(女汉纸)一枚,只不过前者能带着自己两世的记忆,后者就是完全赤条条的新生儿了。

    为了能带着自己的记忆、回去看一眼疼爱她的爹妈兄嫂,禾薇同志选择苦逼地埋伏十六年,就等十六岁生辰那日,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摘掉悬在脑门的杀猪刀,回到原来的世界。

    可谁来告诉她,那个永庆皇帝为毛是个蛇精病!!!

    下毒无用,因为从小泡着毒浴长大!

    刺杀无用,因为练过金钟罩,金刚不坏!

    更变|态的是,明知道她是左相府派去刺杀的伪秀女,还要强行对她做那档子事。

    好在系统任务只说“行刺”,没有要求一定要“成功”,刺过就算任务完成,系统准予她返航回归。

    哪知关键时刻掉链子,其实也不能怪她啊,听呼吸音明明已经陷入沉睡的变|态皇帝,竟然在她全神贯注盯着无形屏幕、准备选择按钮之际,翻身压上了她,害她手一抖,按错鸟……

    再苏醒,她倒是回到了现代文明。初时,以为只是倒霉催地穿错了身体,可随着时间推移,她才意识到:她根本就是穿错了时空!!!

    虽然也是现代文明,可和上上辈子的世界,终究隔了一层屏障。往上数四百年,竟是上辈子待过十六年的永庆皇朝。这也就意味着,她和第一世的家人算是彻底地天人永隔了!

    好在禾薇的心理素质还不错,或者说,经历了此前十六年苦逼兮兮、鸭梨山大的宅斗模式生活,如今这点变故,对她来说,小case一桩。

    可苦就苦在,这户人家穷啊!

    一套29方的职工分房,挤了一家四口人。没田没地没山头,一旦失去工作,一家四口就等着喝西北风。

    偏偏父母又是个没背景、没人脉,只顾埋头做活、不敢为自己多言几句以争取合法权益的主。

    这不,禾薇前脚刚穿来,俩口子后脚双双下岗。

    家具厂给出的理由是:没文化。

    可天晓得家具厂里没文化的职工要多要少,随便勾几个名单出来,都没夫妻俩经验足、工龄长。可柿子挑软的捏,人也是这个道理。

    不过俩口子口拙归口拙,做事还是蛮拼的。被通知下岗当晚红了红眼眶、抹了几把辛酸泪,第二天一早扒了几口开水泡饭,就出去寻工作了。

    禾薇她爹找了个码头扛货的体力活,做一天活结一天工资,虽说来钱比较快,但同时也意味着哪天要是没活干就没了进项。

    她娘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干洗店做帮工,名曰“干洗”,实则九成九的衣服都落在她娘手上。洗一件给一块钱,辛苦一整天,顶了天也就赚个二三十块,外加一顿免费的中餐,其他啥都没有,老保、医保更是浮云两朵。倒反把一双手洗得红肿又开裂,这还只是入秋,等到入了冬,更加受折磨。

    饶是如此,夫妻俩挣来的钱,除了维持一家四口的生计,也就付付每个月四五百的房租水电。

    因为不再是家具厂的职工了,职工宿舍当然也被厂里给收了回去。一家人商议后,在离禾薇学校不远的老小区,租了套两室一厅、面积不到三十方的小房子。

    夫妻俩住一间;儿子、女儿合住一间,中间只用一正一反两口双门衣柜隔了一下。

    这么一来,再要供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同时上学,就显得吃力了。

    于是,正上初三的老大禾曦冬借口不想读了辍学摆起旧货地摊,多少给家里添点进项。

    这样的生存条件下,每个家庭成员能做的,除了努力挣钱养家、就是战战兢兢地活着,连生个小病都嫌奢侈。

    禾薇两辈子都没这么艰难过。

    上辈子不用说,相府千金,哪怕是庶出,可因为家族压在她项上的任务,十六年来哪一天不是好吃好喝地圈养着她?何曾为生计这类事犯过愁?

    而上上辈子,虽说是个从乡旮旯跳出来的农村娃,可她爹是村长、她娘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两个哥哥一个在部队当士官、一个在乡镇企业做小领导,两个嫂嫂在家养鸡种菜种果树,家里新起的一栋五大间的二层小洋楼,分给她的房间,就有二十多方。要不是她大专毕业后一心想留在省会大城市发展,哪会陷入一穿再穿、越穿越苦的悲剧泥沼脱不了身?

    不过禾薇抱怨归抱怨,一旦明确自己所处的环境,立马拟定了下一步计划。

    发家致富是必须的。

    之后,就是弥补自己上上辈子的遗憾——考个理想大学,而不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大专;选个兴趣专业,而不是为了分数线勉强凑合。

    如果有可能,她还想一路高歌猛进读到博士、博士后,抖一抖学霸的威风。

    最后,当然是找个中意的工作,最好是招聘单位自动求上门,而不是她挥汗如雨地挤各类人才市场。

    没办法,上上辈子找工作时体验过的各种苦逼,给她留下的印象还是蛮深的。

    咳,扯远了。当务之急,是改善家里拮据的状况。

    【其实也不算困难。你这具身体的哥哥,是个旧货摊主,进货时,接触古物的机会并不少,他眼拙不识货,但你对这类应该不陌生吧?跟去把把关,兴许还能捡个漏、淘到一件两件值钱货。】

    沉寂了好久的系统君,突然从脑海里冒出了头。

    禾薇错穿来的第一天,还想逮着它狠狠发泄一顿心头怨念,谁让它个破系统,那么落后低级,连选个按钮还得用手指点,如果能用意念指示,就不会发生这种错误了。

    可一晃两个月过去,她也已过完十三岁生日,成了新鲜出炉的初一小女生一枚,心中的怨念,也随着时间推移,渐渐转换成了如何让这个家庭尽快富裕起来的执念。

    于是对系统君的提议,她决定采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