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71章 小媳妇是仙女?
    “你就是个疯子!”赵雪章等人齐摇头。

    既心痛枉死的贺建国俩口子,也愤懑至今都没有悔悟的聂美云。

    “呵!哈!哈哈哈哈……我是疯子?也是!我是为医学奉献的疯子!没我这些年的努力,聂氏医院能有今天的规模?”

    “规模?”聂老爷子回过神,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他以为是失而复得的大女儿、实际却是谋杀他亲生女儿、毁了这个家的大恶人,若说十恶不赦都不为过。

    “你的努力,让我聂有康一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倒是真的……”老爷子痛苦地摇头。

    “那是他们不懂!!!”聂美云歇斯底里道:“变异罂|粟壳在医学上的用处,远远没有开发出来,一旦开发成功,将会是我们整个人类的福分!那些至今都被断定为绝症的病,也才有治愈的希望!为什么就是没人理解我?哦!不,有人理解的,文博士、钟永浩……可惜,一个背叛了我,一个被你们抓了,哈哈哈,我又成孤家寡人了……”

    聂风木木地盯着自己的手。这双手,虽然没有染上亲友的血,却是看着亲友走、没有出手拉一把。

    当年的事,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他脑海里的梦魇、喉咙里的鲠,挥之不去又卡着难受。日复一日昧着良知活着,唯一支撑他的是聂家举家和乐、父亲安享晚年这个心愿。却怎么也没想到,喊了三十多年的大姐,曝出的内幕竟是如此残忍:他当年眼睁睁看着死去的才是他亲大姐!因为顾念亲情、硬生生斩断发小友谊的所谓大姐,却是假的!冒充的!

    他曾经的所作所为,此刻就像个笑话!大笑话!

    聂风想到这里,痛苦得仰天嘶吼:“啊——”

    “阿风啊……”聂老爷子突然间老了无数岁,颓然地跌坐在地上。他以为找回了当年不小心遗失的女儿,不用再背负对老伴的愧疚,却没想到……

    半截身子已进棺材的他,早料到会有下去见老伴的一天。然而这一刻。他却畏惧了,不敢死啊,不敢下去见老伴,无颜见她啊!

    聂风拘着胳膊。半跪半爬地挪到他爹跟前,伏在他膝头失声痛哭:“爸!你打我吧!你打死儿子吧!我不孝!宁、大姐出车祸的时候我在场,而且亲眼目睹她被车撞,当时车上还有建国、我的兄弟……我该死!我真该死!聂美云当时哭着让我替她瞒下来,骗我说建国的媳妇插足她和前姐夫。她才一气之下雇人撞的,说是没想过把人撞死,就是想给个教训,还说当时不知道建国也在车上……”

    “我怕爸您知道后伤心,又想着大姐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就瞒下了这个事……我、我本身也有错,前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捡了个奇怪的东西,鬼迷心窍地没上交,被吴民盛私底下逼着交易。被大、被聂美云发现了。拿这个事威胁我,我、我懦弱地妥协了……事后怕被组织查到,主动退出特行队……爸!我没想到,我真没想到当年车祸的真相竟是这样……建国是我兄弟,宁筝是我大姐、我亲大姐!我竟然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于非命,不仅没替他们报仇,还躲的远远的替仇人善后……我不配!我不配为人!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爸!对不起!对不起!今后,只能让大哥和小妹多照顾您了……”

    当众人听出他话里异样的情绪时,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一声,聂风以头撞地。血溅当场。

    贺战国探了探鼻息,又翻了翻眼皮,朝其他人摇摇头。

    “阿风啊——”聂老爷子悲从中来,仰天悲鸣。一时气血上涌。腿一伸、眼一白,晕了过去。

    聂美云咯咯咯地笑:“死了好!死了好啊!我知道我今天多半逃不掉了,多几个人陪葬也好!你!”她举高冲锋枪指指贺擎东:“想不想下去陪你父母啊?哈哈哈……你去了相信他们一定很高兴。这么大了哟,马上要娶媳妇了呢!怎样?想不想下去见见他们啊,这么多年没见很想念吧?顺便让他们在下面给你们主持冥婚吧,哈哈哈哈……”

    她狂笑着举起手里的遥控器。对着禾薇脚下的地面按下了启动键。只听“滴滴答答”的模拟秒钟声突然变得急促,只一眨眼工夫,禾薇脚下的地面说塌陷就塌陷。

    不好!

    众人大惊。

    “薇薇——”

    “小禾——”

    可是奔过去根本来不及。

    位于塌陷中心的禾薇,用力将近旁的周悦乐母子推离危险地段,自己却不受控制地随着滚落的山石坠下悬崖。

    “不——”贺擎东一瞬间心胆俱裂,顾不得后脑勺还有一管枪对着他,飞身朝禾薇扑去,险险拉住她胳膊后,用力一踩崖边的山石,借力纵下悬崖,在空中将人卷进怀里,带着她极速下坠。

    “阿擎!接着!”

    电光火石间,阿飞想起背上的备用伞包,一把扯下来,大吼一声,朝贺擎东扔去。

    贺擎东反手一抓,抓住伞包,对怀里的人儿说:“抱紧我。”

    禾薇闭着眼,听着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几乎没办法说话,索性用实际行动表示她听见了,纤细的胳膊和腿,艰难地勾住他的腰、环紧他的背。

    倒不是怕自己摔下去,而是怕他。

    这个傻子!明明和他说过自己有系统君护佑,不会有事的。居然追着她跳崖,眼下不是和他算账的时候,只能紧紧搂着他,不能分开、不敢分开!只要两人在一起,相信一定会没事。

    贺擎东一手抱紧她,一手抓着伞包扣带,用牙齿咬开拉环,向下一扯,“哗啦”一声,翼伞在空中打开。

    禾薇立刻感觉到两人下坠的速度缓了下来,但同时也听到他发出的一声闷哼。

    吃力地睁开眼,看到他苍白的脸上尽是细密的汗珠。

    “没事了。”贺擎东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暗地里倒抽了一口气,嘶!左肩关节貌似脱臼了。也不知能不能撑到平安落地。

    禾薇见他眉头打成结,想到他还没好全的伤,心疼得有些喘不过气。

    反正山顶的人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顶多看到降落伞在空中飘飘荡荡。往下是碧波粼粼的水面。她抱紧男人,伸手掰开他握着降落伞扣带的手,在他惊疑的目光中,带他进了空间,稳稳落在温泉溪旁的空地上……

    ……

    贺擎东维持着进来时的表情。看着还算淡定,实际上早就惊奇死了好吗,合着他媳妇是仙女?

    禾薇顾不上和他解释,先扶他在温泉溪边坐下,从三立方空间里依次掏出毛巾、纱布、消毒水、绷带以及瓶瓶罐罐的止疼、止血药,还有药效神奇的万金油和前几天刚抽到的按摩椅。

    抽到按摩椅那会儿,她还吐槽来着。这么宽这么大、功能还如此齐全的按摩椅,看着就不便宜,拿家里给爹妈用肯定会招来兄长的怀疑,可扔在空间里纯属浪费啊。没事进空间就为按个摩?

    哪想到这么快就用到了。果然,贺校官才是这空间的主角吧?她其实就是个打工的。没见好多东西的第一受益人都是他。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禾薇的举动在贺擎东看来,完全是隔空取物啊卧槽!虽然明华山那次就已经见识过了,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呆呆地由着小妮子扶他躺上按摩椅,看着她忙前忙后地给他检查伤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拉住她手说:“没事,肩膀脱臼了而已,回去再处理吧。”

    【这人是铁打的吧?肩膀脱臼了还说没事?】系统君忍不住吐槽。

    禾薇默默地拿起那瓶**液状的万金油,不要钱似地喷上他的左肩膀。

    系统君肉痛地直嚷嚷:【他都说没事。你干啥喷这么多呀,省着点用嘛!这东西可不像清扫机、出图机,充充能想用多久用多久,这可是消耗品。用一点少一点,用完就没了!谁知道下回还抽不抽得到,你个败家女……】

    禾薇囧,败家女都出来了,可是:需要的时候藏着掖着,难道还等没命了才用啊?

    【又不是不让你用。只是让你省着点嘛……哎呀!又太多了太多了!一半就够了,你拿指腹多揉揉啊,抹均匀就好了,多了也浪费啊浪费……】系统君捶胸顿足。

    禾薇抽抽嘴角。好嘛,确实倒的有点多,小心翼翼地用指腹轻柔地抹开,边抹边问贺校官:“疼吗?”

    “不疼。”不仅不疼,舒服得他都想睡过去了。

    “下回别这么傻了。”她边揉边说:“我跟你说过我不会有事,除了系统的能量能帮我减速减震,还有这空间,随时都能进来出去,保命的不二法宝哦……”

    蓦地想起,他还不知道这空间的存在,忙补充:“上回那时候还没有,是后来才出现的……总之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你这么跟着跳下来岂不是和送死没两样?那个女魔头啊,说不定就想看你做这样的傻事……”

    贺擎东听她提及女魔头,身子一僵,随后又缓缓放松下来,拉过她小手,在唇边来回摩挲着哑声道:“再傻我也乐意。”

    禾薇倏地红了脸颊,心头涨涨的满是感动。感动完了才想起手上沾满了万金油,这人也不嫌味重,忙抽回来:“都是药膏,很难闻的。”

    “谁说的,挺好闻的。”贺擎东慵懒一笑,不仅不松开,反而顺势一拉,把她整个人都拉到怀里,调整了一下躺姿,闭眼搂着她说:“累了吧?别忙了,先陪我睡会儿,休息够了再出去。他们下来找也要不少时间。”

    禾薇:“……”

    这家伙的心可真宽呀,这种大环境下,居然还睡得着。简直和小笼包有的一拼。

    想到小笼包,禾薇的心不由沉了沉。也不知山顶的情况怎么样了,小笼包被师傅抱着应该脱离险境了吧……

    听着怀里小女人逐渐绵长的呼吸音,贺擎东缓缓睁开眼,打量着周边的景致,鼻尖能嗅到淡雅的玫瑰花芳香,耳畔是潺潺的溪流声,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清新空气,心神也随之放松。

    低头欣赏了一会儿熟睡中的可人儿,直到再也抑制不住喷薄而出的情意,顺应心里强烈的渴望,慢慢贴近她的脸,细细的轻吻一路从额头、移到眉梢、再到鼻尖、最后落到唇上,缱绻缠绵……

    ……

    小俩口的坠崖,对山顶上的大多数人来说,无疑是惊涛骇浪。

    唯独聂美云,看着贺擎东纵下悬崖,仰天狂笑:“哈哈哈!宁筝啊宁筝,生了儿子到头来还不是和我一样?为了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不过也算成全了你们一家三口,回头在地下好好聚聚,不用太感谢我,哈哈哈哈……”

    霓裳第一个反应过来,护送周悦乐母子退下平台,并朝阿飞等人喊道:“愣着干什么!赶紧撤啊!那不是炸弹,是松石剂!只要她手里的遥控不按,不会有事。”

    “不错!的确不是炸弹,我骗你们的!你们都上当了!哈哈哈!一个个的自诩为精英中的精英,也就这点智商……”

    聂美云自知大势已去,想着拉几个垫背的也好。狂笑着举起手里的**********,朝霓裳等人突突突地一通狂扫。

    “来啊!想死的尽管上来啊!我们一起下地狱!哈哈哈……”她整个人已经魔怔,脸上带着嗜血的狞笑,一路往悬崖边退去。横竖是死路一条,倒不如跳崖来得痛快。

    然而,早已有狙击手在接到平台无炸弹的指令后,就瞄准聂美云,没等她主动跳崖,就一枪命中了她的眉心。

    聂美云睁着眼睛,不甘心地瞪着前方。眉心间鲜血汩汩,“嘭”的一声,直挺挺地仰倒在仅离悬崖一步之遥的水泥平台上。

    胳膊下夹着的黑色密码箱终于脱离了半路主人的禁锢,随着还在噼里啪啦往下掉的碎石块落下悬崖……

    世界在这一刻,终于安静了。(未完待续。)

    PS:  上一章星号的地方是人名,已用分隔符分开。请恕我孤陋寡闻,实在不明白英文名这些啥的也会被屏蔽……o(╯□╰)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