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66章 无知者无畏
    聂美云缓缓呼出一口气,戴上手提包里携带的橡胶手套,迅速撬进吴民盛暂做客房的一楼书房,在枕头下找到了那只黑色密码箱,迅速从地下酒窖的暗门撤离。

    通过布满水电气各条线的地下工作房,疾行穿过整座别墅区,来到本不予通行的西侧门下水道出口,在雇佣兵的帮助下,翻过锁着的大门,上车和文博士汇合,果断离开了这座温泉别墅园。

    老a等人排弹完毕、收到行动指令冲进别墅,看到的是两具昏迷的躯体,以及倾倒在茶几上的醒酒器。

    紫葡萄酿的酒Y,顺着欧美风的茶几腿汩汩流淌到地面,形成一小摊积Y,是那么的猩红、刺目。

    “头儿,大鱼又逃了。”逡巡一圈后,老a无比沮丧地向上级汇报。

    “……有你们的啊!被个弱J女人逃了一次又一次。这就是你们的本事?这趟任务结束,给我回驻地好好闭关训练!啥时候训练积分赶超阿擎,啥时候出关!”

    “yesir……”回答声音相当低落。想要赶超变态副队在积分榜上的耀眼成绩,没个两年恐怕很难。

    聂美云指挥雇佣兵从光明大道前往佘子坝。

    光明大道虽然离闹市区近、车流量大,但相对的,离京都东北郊的佘子坝距离也最近。就算有谁跟踪他们,借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也相对容易摆脱。

    在美丽雅大酒店门口的十字路口等红灯时,看到禾薇一行人从酒店大堂出来。

    聂美云之前是不认识禾薇的,这次因为外甥女的事,特地让人找来禾薇的照片,想找机会和她谈谈。无论贺家和许家对这个案子盯得有多严、压得有多狠,只要当事人退让,一切不就没事了?

    至于花多少钱才能说服这个从乡下上来的小丫头,聂美云实无所谓。变异罂|粟给她带来的财富,可以说几辈子都挥霍不完。十万不够二十万,二十万不够五十万。五十万不够一百万……总能说服那丫头的。

    而且又不是让她离开贺擎东。不过就是劝她撤了对刘晗的控告罢了。刘晗坐牢对她又没好处,不过就是图个解气。但聂美云相信,让人解气的方法很多,最有效的就是money!

    她都让助理准备好一沓现金外加一张空白支票了。现金搞不掂。就让支票出面。不信拿捏不了区区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刚拿到照片,聂氏医院就迎来了检察院的调查。这么一来,聂美云哪还有心思帮外甥女脱罪啊。她自己的罪都来不及洗清好伐。

    “老板,有条子。”

    就在聂美云盯着禾薇一行人走神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从隔壁巷口传来。无论是不是冲着她来的。三十六计走为上总归最安全。

    聂美云迅速回神,食指叩了叩车门上的扶手,通知前后两部车上的雇佣兵:“拐到美丽雅酒店门口,把那个抱孩子的女人押上车。”她得给自己添点筹码。

    ……

    禾薇抱着小笼包,和霓裳、周悦乐一前一后走出酒店大堂。车子就停在酒店门前的小广场上。

    耀眼的阳光洒在头上,她替小笼包挡了挡,看到小家伙打了个哈欠,对周悦乐说:“师傅,包包好像困了呢。”

    “是吗?差不多是该睡了。今天早上七点不到被他老爸闹醒,整个上午也就去他姥爷家的时候在车上睡了个把小时。其他时候精神着呢。”周悦乐朝小笼包拍拍手:“来,妈妈抱会儿,姨姨该累了。”

    小笼包明显不乐意,小P股一撅,趴在禾薇肩上,愣是不肯去他妈妈怀里。姨姨的身体香香软软的,他喜欢。

    禾薇反手拍拍小笼包的背,笑着说:“就我抱着吧,反正马上就上车了,到车上让他躺下来睡会儿。咦,霓裳——”

    “退回酒店!”正要打开车门的霓裳察觉不对,大喝一声,从后腰拔出手枪。奔回来拦住欲要对禾薇出手的隗硕男人,和他激烈地打斗起来。

    禾薇急忙护着小笼包,和周悦乐一起往酒店大堂的方向退。

    一粒子弹无声地在两人之间的地面炸了开来。

    “乖乖上车。否则,别怪枪子儿不长眼。”聂美云举着枪,透过车窗缝,瞄准禾薇和周悦乐两人。冷声说道,“配合的话,我不介意在安全之后放你们离开。”

    “咿呀——”怀里的小笼包应景地拍拍小手。

    禾薇安抚地顺着小笼包的背,忧心地和周悦乐对了个眼神。

    周悦乐往前挪了两步,将禾薇和小笼包挡在身后,一字一顿地问车上的聂美云:“你发誓不伤害我们。”

    禾薇趁机伸手到外套口袋,摸索着给手机解锁,然后按下快捷拨出键3。

    1是贺校官,但他的手机还没从云缅边境的机场保险柜里拿回来;2是贺老爷子,这个时间点,不确定他老人家有没有在午睡;3是大武,兄弟,希望你的手机是坚挺的!

    “哈!跟我谈条件?”聂美云冷笑,“真想看我朝小娃儿下手吗?”眼见警笛的声音越来越响,没准真是冲着她来的。眼神里的不耐烦越加明显,举高枪眼,瞄准小笼包的后脑勺,“我数一二三,过时休怪我不给你机会,一、二……”

    “我们上车。”周悦乐咬牙闭了闭眼,打断聂美云的报数,护着禾薇,义无反顾地坐上宽敞的巡洋舰越野。

    禾薇抱着小笼包,背贴着真皮座椅抿了抿唇。

    如果光是她一个人,她倒是不怎么紧张。有系统加固过的吊坠、手镯,有可以容身的空间,总归有办法抵挡一阵子、从而拖到警方前来救援。

    可如今,师傅和小笼包都在,外头还有霓裳。腿脚工夫再厉害,又怎敌得过对方手里的枪子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霓裳因为禾薇她们的上车,被持枪的雇佣兵*着交出手里的枪、慢慢举起手臂表示投降。

    环顾四周,托俞纨绔的福,美丽雅酒店门口此时此刻几乎没什么人了,就算有也都躲开了。

    至于保安。一部分被俞井打断了肋骨送去医院救治,另一部分怕俞井闹事,跟进去维持治安。

    要不是情况紧急、时间紧迫,霓裳恨不能冲进喜宴厅揪着俞井那死纨绔的衣领。狂揍他一顿,质问他这帮公然持枪的疯子******是不是和他约好了来的。

    然而眼下的她,他妈缺的就是时间。

    咬了咬牙,做投降状挪到车旁。

    禾薇她们被押上了车,她就算有办法摆脱这帮人。也必须得跟去。然而,就在她准备上车时,蓦地,车门一关,她被挡在外头,车子却快速启动。

    “****!”霓裳爆了句粗口,飞也似地追了出去。往前一个大跳跃,好悬但总算攀上了车子后备厢盖。

    随着迅速提升到一百二十迈的车速,她紧紧贴在车身上,跟车往佘子坝的方向疾速而去。

    车里。聂美云吩咐开车的佣兵:“想办法把人给我甩下来。”

    然后冷冷地拿枪指着禾薇和周悦乐:“不想我搜身,自己把手机扔出窗外。”

    禾薇迅速把手机收入空间,乖乖地翻出上衣外套和裤子的前后口袋,朝聂美云摇头:“我没带。”

    周悦乐慢吞吞地把妈妈包侧袋里的手机扔出车窗。顾绪年前才送她的最新款啊,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但和生命安全相比,这身外之物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唯一可惜的是:手机没了,顾绪还能立即找得到她吗?

    做完这些,聂美云看了两人一眼,不再说话。

    禾薇暗松了口气,重又把手机偷渡出来。把来电音调到最轻。

    车子一忽儿左、一忽儿右,想要把扒在车身上的霓裳甩下去。

    车里的人也不好过,虽然系着安全带,可因为车速快。左右晃荡简直像是在坐过山车。不!过山车毕竟只是游乐,好歹还知道终点,这车的目的地到底是哪儿完全是未知数!生命安全有没有保障也是未知数。

    要说开心的估计就只有萌萌哒小笼包了,以为大伙儿逗他玩呢,自打上车就拍着小手咯咯咯地笑。吓得禾薇和周悦乐的脸色都白了,就怕惹恼了持枪的女魔头。举枪朝她们“嘣”一下……

    好在小家伙犯困了,加上车子摇来晃去的,趴在禾薇肩头拱了几下小P股,没一会儿就呼呼睡着了。

    禾薇松了口气的同时抽抽嘴角。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想她一颗心都悬到嗓子眼了好不好。

    趁对方不注意,偷偷将手腕上那串周洁莹送她的、她让系统加固过的五彩天然碧玺手链,套上小笼包的脚踝。

    仔细想着身上可还有其他小物件可以让系统加固,然后做为防御武器的。

    可贺校官送她的翡翠镯大小刚好,套在手腕上想要摘下来势必得用肥皂。

    手环模样的蜂巢,说不定会有帮助,最好别分开。

    除此之外,空间里貌似也没什么可改造的小物件。老早前做的贝壳手串啥的,年前和米小糖她们交换礼物时拿出来分享了。真是物到用时方恨少!早知就在三立方空间多存点小玩意儿了……

    最后,禾薇的视线落在小笼包的银脚圈上。

    抿唇想了想,从空间偷渡出备用的指甲刀,小心翼翼地掐断脚圈上的铃铛。

    好在驾驶座椅背上挂了一串想必是用来避邪的檀木佛珠。禾薇一上车就看到了,当时就想吐槽:做这种事的人原来也怕死啊。不然怎么会挂个佛珠来保佑?但他们难道就不怕被佛祖怪罪吗?在禁止私人佩枪的国度,居然人手一柄拉风的步枪,什么来路还用说么,肯定见不得光!就这还想求佛祖庇佑?

    如果今天这帮坏人依旧逍遥法外,禾薇打定主意:回家就劝爹娘别再去寺庙上香拜菩萨了!当然,如果她还留着小命回家的话,嘤嘤嘤……

    佛珠随着车身摇晃不时撞上侧面车厢,发出“叮叮”的响声。有它的掩护,禾薇很顺利地把小笼包脚圈上的三颗铃铛都掐了下来,一一扔进空间让系统加固。

    禾薇:当然是防御度越强越好了。

    小命搞不好都要整没了,还遮着掩着这些身外之物干啥啊!

    ……

    病房外,大武听到手机响,从裤兜里掏出来接听,这一接不得了!

    “小禾——”他神色大变,下意识地推开病房门想找贺擎东汇报,可一想到他的伤,咬牙收回握上门把的手,转身朝护士站走,还是向老首长汇报吧。

    “大武!”午饭后正闭眼休息的贺擎东,岂会错过大武那一声带着颤音的惊呼,倏地睁开眼,腾地从床上坐起,哪里还有半分睡意?拔掉手上的吊针,推开“滴滴答答”监测身体各项数据的仪器,一边找鞋子一边问:“是不是薇薇出事了?”

    大武回头,看到贺擎东不仅下地、拔掉针头的手背还滴滴答答渗着血,吓得慌忙跑进来:“少将,您别慌!您伤没好呢……”

    “手机是不是还联通着?给我!”贺擎东绷着脸朝大武伸出手:“快!手机给我!”

    大武应声把手机给他。

    贺擎东迅速附到耳边。乍一听,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之前因为他的伤,害小妮子没能好好游玩云城,所以想着等吴民盛的这个案子结束,趁养伤日子空闲,借口去拿手机,带小妮子南下玩一圈。然而此时此刻,他后悔死了没在第一时间托队友将他的私人手机从云缅边境的机场保险箱邮过来。

    “你去外面打电话,把事情和爷爷讲清楚。”贺擎东看了眼时间,果断吩咐大武去护士站打电话。

    同时,手指飞快地在大武手机上一番C作:下载定位软件、输入账号密码,直到屏幕上出现“请稍后,正在搜索中”的字样,贺擎东呼了口气,一面留意着搜索动态,一面迅速往身上套衣服、穿鞋子。(未完待续。)

    ps:  非常感谢“彼岸花开终是伤”童鞋打赏的和氏璧,也谢谢其他亲们的月票和打赏。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乃们投票票和打赏的身影,谢谢!谢谢!感动的无以复加,必须加更来着,可素今天真没办法,要出去开大会,午休没时间码字,晚上要参加基友访谈,明天三更的走起!不完成不成仁!乃们督促我!哼(ˉ(∞)ˉ)唧</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