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56章 情商太低,心好痛
    禾薇花了半个多小时,总算帮他把脸刮干净了,用温水给他洗干净脸,拿过一柄小手镜,对着他脸笑眯眯地问:“看看,我的手艺是不是很不错?”

    贺擎东配合地摸着下巴:“嗯,的确不错!七星好评!”

    禾薇噗嗤笑:“不都五星好评吗?”

    “哪个规定只能五星的?爷我偏要七星。”贺擎东嘴角噙着笑朝小妮子勾勾手指头:“来,给爷亲一口,看扎不扎人。”

    “别闹了。”禾薇笑着躲开,麻利地收起不用的东西,准备给他擦澡换衣服。

    “这个不急,等会儿吧。”贺擎东制止她,见她倏地跳开,好似怕他做什么似的,哭笑不得地说:“你不想亲就算了,攒着等我伤好了。不过现在真不能擦澡。”

    禾薇这才走到床边,以为他是哪里不舒服,探了探他额头担心地问:“是不是刮胡子的时候扯到伤口了?要不我去把丁主任找来?”

    “不用。”贺擎东含笑望进她写满关心的眼:“我很好,只是马上有人要来,这会儿擦澡不方便。”

    “谁要来探望你吗?”禾薇听他这么说,才放心地收回手。

    不想被他出其不意地拉到唇边亲了一口,还故意用下巴尖摩挲她的手背,眼底闪过愉悦的笑意,明知故说:“我刚想岔了,不该拦着你不让你替我刮胡子的,这第一受益人可是你。你想要怎样的效果,是要光光滑滑的,还是要稍微有点扎人的,完全取决于你的喜好……”

    禾薇:“……”

    黑线地抽回手,娇嗔地睨他一眼,转身收拾病房。

    既然有人要来探望,影响美观的防水布得收起来,地板要拖一拖,因为有点湿。

    才刚收拾好,病房外响起大武“啪”的敬礼声:“首长好!”

    “你好!辛苦了!阿擎这会儿醒着吧?”

    “醒着。”贺擎东主动接道。

    推门进来的是国安部部长赵学章以及一男一女两名三十岁左右的部下。男部下提着水果、花篮和适合住院病人吃的营养保健品。女部下提着一个便携式行李箱。

    赵部长和善地笑着朝禾薇点点头,然后踱到床边,见贺擎东精神状态不错,刚走到门口时貌似还听到小俩口在打情骂俏。不由打趣道:“看来你这个院住的很愉快啊?”

    贺擎东翻了个白眼:“您要喜欢,大可进来试试。”

    赵部长也不生气,要是这么回一句就生气,底下这帮小子惹他生气的事太多了。失笑地摇摇头,转入此行前来的正题:“喏。你要的人我带来了,有什么要求你自个儿吩咐。”

    他身后那名女部下上前两步,朝贺擎东行了个军礼:“请贺队指示。”

    贺擎东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注意到他这一表情的赵部长,挑眉问:“怎么?不满意?霓裳可是咱们将退这批队员里积分最高的。你别看她长得不如你小媳妇,身手绝对没话说。你找她不就是来保护的么,手脚灵光不就行了?长得漂亮有啥用?你要不满意,木问题啊,霓裳!提起你的行李,咱们走!”

    贺擎东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不满意她长相了?都是你在说。”

    “那那那。霓裳和阿飞可都不是瞎子,你们俩说,这家伙刚刚是不是用嫌弃的眼光看霓裳了?”

    霓裳的外貌,的确如赵部长自己都承认的——“欠缺了点啥”,属于那种融入茫茫人海后让人怎么也记不住的类型。说难听点就是其貌不扬。别说第一眼美女了,第二眼、第三眼都轮不到她。而又如赵部长说的,女特工要的就是这种特色,长得过分漂亮只能偶尔派出去迷惑敌人用用,多了容易被认出来,从而影响任务成功率。除非易容。

    此刻,被点到名的霓裳依旧面无表情,出列回答:“我想,贺队担心的应该是我这年纪。不能很好地融入高中学生队伍吧?”

    贺擎东点了一下头,视线移到自家部长脸上,好似在问:懂?

    被部下毫不留情打脸的赵部长,头疼地捏了捏额角。有时候,部下的情商太低,真是一种想说又说不出的痛。

    禾薇这才知道。国安部长带来的这位女……特工,竟是贺校官找来保护她的。且不像大武,只在出门时接送,而是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地保护。即使睡觉,也和她一个房间。

    贺擎东捏捏小妮子的手背,柔声说:“不会太久。”等吴民盛抓捕归案,就还她自由。

    禾薇沉默倒不是因为这个,她当然知道贺校官在这个时候大费周章地托人找来全天候护卫贴身保护她的真正目的,只是,“学校能同意么?”

    “放心,赵部长会办妥。”

    赵部长抽着嘴一脸无奈的样子,到底没有反驳贺擎东的话,相反还说:“对,学校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短期的陪读不需要另外交钱。至于住宿用品,回头我会安排人送去,你大可和平常一样去上学。”

    贺擎东询问的眼神静静看着禾薇,像是在等她答复。

    禾薇忍不住笑道:“干嘛这么看着我?你也说只是临时之计,我还能反对呀。”何况他都安排好了,不给他面子还能不给部长大人面子?

    贺擎东暗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刚看到小妮子听完后半天不吱声,心随之提到嗓子眼。怕她不同意、担心她安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害怕她因此而觉得他行事专断、蛮横霸道,从而和他离心。

    如今听她这么说,贺大少神色松缓,靠回床头,握着她纤柔的手掌,来回摩挲。

    赵部长抚掌笑道:“那成!这事就这么定了。霓裳,从此刻开始,你的任务是二十四小时保护云缅X计划第一证人。这恐怕是你退役前的最后一次任务了,好好干!”

    “YESIR!”霓裳两腿一并,双目前视,“啪”地行了个庄严的军礼。

    “至于霓裳同志能否完美无瑕地融入到高中生队伍这个问题嘛。”赵部长摸着下巴,笑眯眯地卖了个关子,直到病床上的某人朝他投来意味深长的视线,才轻咳了一声。说:“来,霓裳,给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好好秀秀咱们技术部新研发的宝贝。”

    霓裳头一点,提起脚边的小行李箱,走进卫生间。

    三分钟后。卫生间的门打开,出来一个身穿南郊园女校校服的高挑女生,俏皮的马尾辫扎得高高的,随着她走动一甩一甩,显得青春飞扬。

    “这就是刚刚那位姐姐?”禾薇惊诧地问。

    “没错!”赵部长笑得一脸得瑟,“瞅瞅,不会再让人怀疑她年龄了吧?妥妥滴高中女生不解释啊。但你仔细看,她的五官变没变?”

    禾薇仔细打量后,摇摇头。

    五官的确没变,依旧是搁人群里容易让人忽略的长相。但皮肤略微白皙和紧绷了点,头发也比先前乌黑发亮。仅这两点,就让换上高中生校服的三十岁女特工浑然换了个人。

    “这就是技术部新研发的宝贝啦。可比易容好用多了,喝下去三分钟,还你流失的青春时光。”此刻的赵部长活脱脱像市面上某产品的业务推销员。

    想要两个部下崇拜他是不可能了,这俩小子虽说不在一个队,但一个比一个难搞,好在总算还有个纯纯的高中生……

    部长大人等着禾薇闪着星星眼崇拜地看他,却不料,禾薇问的却是:“原来是药物影响。那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禾薇微蹙着秀眉,悄然看贺校官,见他正用鼓励的眼神笑望着她,咬了咬下唇。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其实,我觉得霓裳姐姐换身校服、扎高头发就可以了,不需要做这么大改变,同学老师不会多问的。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药物还是少用的好。毕竟是药三分毒。”

    何况还是这么逆天的效果,药性怕是更强吧。她不信这种药对人体会没有副作用。真心不希望因为她的缘故,让霓裳多遭受一次这种不是很人道的药物摧残。

    部长大人果断被问倒了。

    站他身后侧的阿飞看不到自家部长瞠目结舌的表情,躺床上的贺擎东却看得一清二楚,眼皮一垂,遮住了眼底透着暖融的笑意。

    霓裳的眼底,同样飞快地闪过一丝笑意,较之贺擎东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动容。

    风里来雨里去的无影特工,何曾为服用组织为方便任务而研发的药物而被无目的的关怀过?就算问她“怎么样”、“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适”,也无非是出于武力值会否受影响的担心。如今这样的,记忆里还是头一次。

    禾薇见众人表情不一,歉疚地补充:“对不起,是我欠考虑了。还是照你们的安排来吧。”

    她怎么忘了霓裳是名女特工,而且还是即将退役的老特工,接过的任务说不定成千上万,敌人数量然也不会少。若是不做改变,一旦被敌人认出,那后果兴许是药物后遗症的千倍万倍。

    思及此,禾薇不由得替这些为维护国家安宁、不惜牺牲小我的幕后工作者感到心疼。由此及彼,贺校官不也是这样的么,一起又一起的特大案在他手里终结,世人只知他又获得上级嘉奖、升职涨衔,又有多少人知道他在背后经受的磨难、多少次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

    ……

    最终,她带着装扮一新的霓裳回学校去了。

    看出赵部长还有话要和贺校官说,禾薇主动提议先带霓裳去熟悉熟悉校园,并把住宿安顿好。床铺、桌椅什么的,赵部长说学校后勤会派人送到宿舍,她们只需把赵部长派人送到的床上用品铺好理好就行了。

    “那我和霓裳姐先走了,一会儿小李哥送饭来,你要饿了先吃,吃完记得吃药。别刻意等我,说不定我们会在学校吃了过来。”

    禾薇喂小不点吃过东西、喝过水,收拾了一下,然后把系统加固过的一只全新的平安符小心翼翼唯恐扯到伤口地挂上贺校官脖子,悄声在他耳边说:“任何时候都别拿下来哦。”

    贺擎东知道她送的平安符绝对有秘密。在魔殇谷落崖之前,吴民盛端着火箭筒朝他射击,前面几枪射到他跟前放佛被一层不知名的隐形防弹物阻挡,和五年前那枚戒指带给他的震撼很相似,同时又发现这东西似乎有用尽的时候,于是赶在吴民盛射出的后几枪追到面门时,抱着最后一丝微末的希望,假装中弹落崖,侥幸地逃过命里这一劫。只不过护身符的防御能量似乎耗尽了,即将落到谷底的最后一刻,隐形保护层弹开,他因为山壁的撞击,陷入昏迷……

    如今小妮子不说,他也不点破,偷偷享受着她对他的信任。拉着她的手,一起握住胸口的护身符,以同样轻的语调含笑回应:“嗯,我听夫人的,二十四小时不离身携带。”随后在禾薇羞赧的瞪视下,镇定地把护身符塞进衣领,揉揉她脑袋又捏捏她脸颊:“去吧,中午在哪里吃都成,只要别饿肚子。”

    赵部长一行人还以为小俩口是不舍得分开而腻歪,转头的转头,望天的望天,免得被这幕花样秀恩爱闪瞎眼。

    “好了好了,体谅体谅我们阿飞还是单身狗好吧。人都走了,还盯着门口看,总算知道‘望夫石’是怎么来的了。”

    等禾薇两人走后,赵部长先是笑容贼兮兮地调侃了贺擎东几句,接着神色一肃,转入正题:“吴民盛有下落了。”

    “准备什么时候行动?”贺擎东犀眼微眯。要不是眼下下地还有些困难,真想亲自前往吴民盛的窝藏点。

    赵部长皱皱眉:“不好说,光他一个人,倒是随时都能行动。可目前看来,聂家和他真有牵扯不清的关系,所以想听听你意见。”

    “彻查!我怀疑我爸妈当年的车祸,和吴民盛或是聂家有关。”

    “好。”赵部长点头,“那就彻查。吴民盛那边,由阿飞全权负责。聂家这边,我亲自督查。人手方面,我让老A他们过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