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55章 “喜”字留着自己用

正文 第455章 “喜”字留着自己用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不管怎么说,这场闹剧到此结束,老贺家要办喜事了。

    婚礼时间暂时定在六月十八日,这是贺老爷子翻老黄历临时定的。

    罗美萍之前压根就没考虑过哪天给儿子办喜宴。可老爷子发话了,她再反对也没用。

    何况结婚证不是领假的,难道真要让她宝贝儿子一天之内结婚离婚?这闪婚闪得也太快了。

    再说回来,儿子怎么说也是军人编制,这种事传出去影响名声还在其次,影响仕途那才真叫亏大发了。

    可一想到从此以后要和胡慧这个狐狸精同住一个屋檐下,罗美萍就忍不住牙酸牙疼牙出血。找这么个儿媳妇,是专门来膈应她的吧!

    贺爱国也头疼。儿媳妇虽说不是个能吵的,但还没进门就和婆婆的关系闹得这么僵,以后自家还有安稳日子过?他和儿子夹在中间,简直就是两层夹心,左右为难。

    贺战国看他这么愁,心说这才一个儿子就这么闹腾,自家俩儿子呢,以后可咋整啊。扭头想找老婆大人倾诉,发现自家老婆并两个熊孩子正津津有味地看戏,一阵无语。

    本着“本是同根生”的兄弟情义,以及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贺战国斟酌着提议:“曜南准备就这么窝单位了?没考虑往上升?军校研究生毕业的文凭够硬,但还是缺履历,我倒是觉得,他这么个年纪,窝在单位混吃等死是不是早了点儿?不如趁着年轻去拼搏几年。当然,阿擎那样的特殊部队算了,那太提心吊胆。何况曜南的学历高,进去就是正连级,三年一升,六年挣个正营回来,调回京都也方便我们给他铺排……”

    贺爱国狐疑地看了老三一眼:“咋突然提这个?”

    贺战国摸摸鼻子,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六月十八号结婚,婚房肯定设家里吧?你就不怕婆媳两个碰一块儿成天吵个没完?你把曜南放出去。儿媳妇做为军嫂势必得跟过去照顾吧?六年时间总够二嫂想清楚、接受了吧?这不两全其美?”

    贺爱国恍悟地点点头:“好主意!”

    于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贺爱国兄弟俩愉快地敲定了儿子(侄子)蜜月过后的去向——扩建中的南方军区。够远!

    ……

    “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我们有两场喜酒要喝了?”送走双胞胎。禾薇翻着日历对贺擎东说:“三婶的弟弟三月十八号,你二弟六月十八号。”

    不过方定晓和李玥的喜酒,贺校官是指定喝不着咯。但贺三婶单独邀了自己,自己肯定得去。

    呀!喜礼!禾薇猛一拍脑袋。

    原想着过年那几天准备的,谁知今年的大年过得那叫跌宕起伏。不仅跑了趟云城,还提前来了京都,而且几乎天天都在医院,要不是双胞胎提起结婚啊喜宴啊,她都把这个事给忘了。

    贺擎东拉下她的手:“别老拍头,拍傻了怎么办。”

    禾薇囧。拍傻了你负责!

    伏在床护栏上,苦恼地问:“我都忘记准备礼物了,胡慧姐他们的倒是还有时间,可方家的喜宴不到半个月了,你说单光一副‘喜’字的桌上小绣屏够心意吗?”那东西她空间里倒是还有几幅。找地方装裱一下,一个礼拜应该能拿到。

    一听小妮子一针一线手绣的女红要送方定晓那小子,贺大少眉头一挑,说:“不用那么复杂,随个红包就行了。这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准备好。那‘喜’字留着咱们自己用。”

    禾薇:“……”

    ……

    日子一晃而过,寒假走到尾声。

    圆圆回海城了。

    海城一高元宵节报到,正月十六复课。所以禾薇去许家那天,就和大伙儿一起提前过了个团圆节。

    许惠香因为大侄子住院多请了一周假,所以一家三口是同时走的。走之前提着一堆营养保健品来医院告别。见贺擎东恢复状况非常不错,总算放心了。

    “安心养伤,别的有我们呢,你几个叔叔都不是摆设。别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肩头扛。”许惠香是真心怜惜这个侄子,相比其他侄子,和大侄子的相处也最多,平时每次见面都会宽慰,何况这次遭了这么大的罪,一唠就有停不下来的趋势:

    “……至于你和薇薇的事。等你伤好了找个时间,双方坐下来好好说。你也不用太担心,冬子那孩子估计是觉得你俩岁数差的有点多,并不是说你哪里不好。我们老贺家出去的小伙子,哪个都是棒棒的。所以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薇薇爸妈都不是难打交道的人,你和他们接触的也不少,应该有所了解吧,哪怕一开始不接受你,你把诚意摊开来,慢慢的,总能打动他们。但凡做父母的,哪个不喜欢对自家闺女好的女婿啊,你说是吧?”

    “行了。”见老婆大人絮絮叨叨地还要往下说的架势,贺迟风无奈地打断她:“阿擎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别老是把对圆圆的那套说教搬到他头上来。差不多该走了,不是说还要去爸那里放点东西吗?这几天路上又开始堵了,别错过航班才好。”

    说着,朝大侄子使了个眼色,意即自己的媳妇自己搞定,他们能帮的也就是在禾家俩口子跟前多说说他的好话,至于能不能闯过岳父岳母那一大关、顺利抱得美人归,得靠他自个儿努力了。

    “呀!这才说了几句话啊,就十点半了。圆圆明天回学校,后天开课,我跟你小叔也要上班了,所以定了今天下午三点的航班。车里还有些东西要带给爸,再和他道个别,所以不能多留了。阿擎你好好养伤,如今伤情稳定,我们也安心了,接下来就靠养了。你自己注意着点,这头部的伤可不比普通外伤,必须得静养、慢养,急不得的。有事随时给我们电话。这阵子多亏了薇薇,等出院别忘记好好谢谢人家哦。”许惠香趁干闺女去卫生间洗杯子,朝大侄子眨眨眼。

    贺擎东自然领会小叔小婶话里的深意,弯了弯嘴角。说:“我有数。”

    在窗前逗小不点的圆圆,一听要走了,蹭到床边,拍着胸脯一本正经地保证:“老大你放心。大姨那边,我会帮你说好话的!冬子哥答应了姐,不会抢在你们挑明之前告诉大姨和姨夫,所以你只管安心养伤,养的白白壮壮、帅帅气气的出场。一鼓作气把姐娶进门!”

    一边说,一边还高举双臂做振臂状,给贺擎东加油鼓劲。

    许惠香看得哭笑不得,“啪”的往儿子脑门一拍:“走啦!你大哥那么聪明,用得着你教!”

    禾薇端着洗好的茶具出来,准备给干爹干妈泡壶年前从陶德福那儿蹭来的好茶,却听他们说要走了。既是赶飞机,她也不好挽留,拿了个纸袋,装了一罐茶叶、两瓶蜂蜜、还有自己DIY的玉兰花润肤膏和玫瑰花凝露。早就想送了。偏偏每次都忘记。

    许惠香惊喜不已,当下拧开精致的小瓶,凑近鼻尖吸了一口:“很香很好闻!这就是你说的手工课上完成的润肤品啊?”

    禾薇点点头。

    原本还催着老公、儿子赶路的许惠香,这下不着急了,深呼吸闻了几下,被好闻的幽香诱得当场往手背抹了点玫瑰花凝露。对用惯了保养品的她来说,这凝露的效果好的超乎她想象。

    她平时用的最多的是法国某款润肤品。倒不是她崇洋媚外,而是用遍市面上的润肤品,最终确定国产品的滋润效果真不如进口货。当然,价格也贵。所以会在促销时多囤点货。自从与禾家结成干亲。除了给自己买,也会给禾母带一份。

    除夕那天和禾家电话拜年,听禾母说薇薇在学校的手工课上做了两件润肤品,效果很不错。包装的也漂亮,是送她们两个娘的新年礼物。她听了高兴归高兴,但没怎么记心上。这年头的小女生有事没事就爱捣鼓这些,叫什么“DIY”。但效果好不好的就见仁见智了。

    拿到手了才晓得禾母一点都没夸张,不仅好闻、好用,还这么精致漂亮。“光这个瓶子都费不少钱吧?”许惠香都舍不得用了,用完了也舍不得扔。哪怕不装保养品,搁梳妆台上当摆件也好看啊。

    禾薇笑着说:“网上大批量定做的,没花几个钱。”

    “姐你们学校真好,手工课居然允许你们做护肤品,简直太自由了!听说春天了还开设跑马课,羡慕死我了。”圆圆少年眨着星星眼,羡慕嫉妒的不是他娘手里的新年礼物,而是禾薇学校的课程。

    许惠香点头赞同:“难怪学费这么高,才上一个学期的手工课,就能调制出这么好的东西了,值了值了!哎呀我怎么就生不出闺女呢,要能再生个闺女出来,以后把她送女校读书那该多好啊……”

    众人黑线。这画风跳跃的也太快了。

    送走干妈一家,禾薇回到病房,见贺校官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不由摸摸脸颊:“怎么啦?我脸上有脏东西?”

    贺擎东轻挑俊眉,唇角微微勾了勾。没说刚刚想的事,而是问:“是不是要开学了?”

    禾薇点点头:“嗯,后天报到。”不过她们学校课时松,她打算和班主任说一声,下午的课结束就来医院,晚上不住宿舍,早上等医生查完房再去上课,可能会迟到几分钟。好在离得近,大武开车接送顶多十分钟。这样既不耽误必修课,也不耽误照顾他。晚上的选修课暂时请假,等他出院了再补上。

    贺擎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里敲定了某个主意。

    第二天上午查完房,禾薇卷高衣袖,准备给贺校官修剪指甲、刮胡子。

    前者已经驾轻就熟了,后者嘛,因为动完手术后几天,连擦脸都要小心,所以这还是新娘子上轿头一回,心里不免紧张。

    刮胡刀是她托兄长买来的。男生嘛,对这方面总是比较在行。为此,遭了兄长几个大白眼,说她还没嫁人呢,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她哭笑不得地奉上两瓶玫瑰花蜂蜜,让他带去学校每天泡着喝,才算安抚了兄长大人。

    刮胡刀是买来了,可怎么刮对她来说依旧是个技术活。花了个把小时,从网上下载了几条“如何刮胡子既干净又不痛”的经验帖,照着上头的指示,先准备了一块中性皂荚,一会儿给贺校官洗脸用。

    因为脸上、胡须上如果留有污物或灰尘,一旦刮胡刀对皮肤产生刺激,或轻微地碰伤皮肤,污物会引起皮肤感染。

    洗干净脸,要用热毛巾在胡须上敷一会儿,或涂抹软胡须膏,使胡须软化。

    兄长倒是给她带了软胡须膏,但她觉得还是毛巾热敷比较好。热敷完了还要涂剃须膏,以利于刀锋对胡须的切割、减轻对皮肤的刺激。

    最后,禾薇还默背了几遍刮胡子的顺序要诀:从左至右,从上到下,先顺毛孔,再逆毛孔。

    剃刮完毕,得用热毛巾把泡沫擦净或用温水洗净。所以要事先把热水、毛巾、肥皂等需要用到的东西统统备齐。

    护工大姐帮她从护士站借来两把高脚方凳,方便搁脸盆等物品。

    禾薇抖开一块防水布,盖在他身上,免得滴下来的水或泡沫弄湿弄脏了衣服、被子。然后试了一下水温,觉得差不多了,深吸一口气:“ok!开始吧!”

    贺擎东看她为这么个小事下这么多工夫,完了还小心翼翼的,好像刮胡子对她来说是件多么庞大的工程似的,好笑之余又不免感动:“用不着这么麻烦,你把刀给我,我自己刮,你给我洗脸就行了。”

    “不行不行!你左手还不能使力,右手这么举着容易扯到头颈。后颈的骨折还没好全呢,别又严重了。你看我都学得差不多了,口诀也记住了,相信我,我会很小心,不会伤到你的,你就让我试试嘛。”

    贺擎东不知被她哪句话逗得轻笑几声,说:“行,那就交给你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