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54章 养大的儿子跑了
    谁料,聂美珠笑容还没收回,她女儿就回来了,一进门就气鼓鼓地说:“妈你帮我查查擎东身边那根豆芽菜,到底什么来头。”

    “什么豆芽菜?”聂美珠一头雾水。

    “哎呀!”刘晗跺跺脚,“我好心好意去看他,谁知他不仅不理我,还和个瘦瘦小小、浑身没几两肉的丑女人眉来眼去,气死我了!”

    聂美珠恍悟地“哦”道:“可能就是他那个乡下女朋友吧?这有啥好担心的,不就个乡下上来的小丫头么,要不是许家认她做干亲,也就是个外来妹。”

    “妈你确定?”

    “当然。妈可是打听清楚了才叫你去的。”

    刘晗听她妈这么说,眼睛倏地亮了。心想要真是个外来妹,那还是好打发的,赶明找人给她点教训、再给她点甜头,然后打发她回乡下去。要是敢再纠缠着贺擎东,休怪自己不客气。虽然自己回国也没多久,但京都怎么说也是自家地盘,对付个外来妹还不简单!

    “不过你也别想着欺负人家,还有许家给她撑腰呢。你就大大方方地和她竞争,不就是个稚嫩的高中生么,你多往医院跑几趟,还怕阿擎不向着你。你俩从小玩到大,这点交情还怕斗不过个外来妹?”聂美珠多少还有点理智,没有脑袋一热地怂恿女儿去对付禾薇。许家老爷子虽然退下来了,但许家在军政系统的威名犹在。反正自家闺女的条件这么好,咱就大大方方地竞争,许家就算知道了有意见,又能咋地?

    “知道了知道了。”刘晗心口不一地摆摆手,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丢下提回来的补品。窜出门找人准备威逼利诱禾薇去了。

    ……

    罗美萍这两天心情简直差到家。昨天喝茶喝不痛快,今天上班上得郁卒。

    在单位茶水间偷听到其他科室的同事在非议各家鸡毛蒜皮的事,提到她家曜南时,居然说什么“肯定是那姓罗的想留着攀个好岳家,结果越留越成愁、越留越不吃香,最后沦落到和个条件低到尘埃里的大学生打工妹结婚”……

    她当时听得肺都要气炸了,冲进去和这堆饶舌的死八婆理论。最后还是局长出马。把几个女人给劝开。

    吃了一肚子闷气,满心不爽地下班回家,正要掏钥匙开门。方婉茹笑眯眯地走过来:“恭喜二嫂啊。想不到曜南这孩子挺会制造惊喜的嘛。”

    罗美萍一头雾水:“恭喜啥恭喜,南南制造啥惊喜了?”

    “咦?二嫂你不知道曜南和胡慧领证了哦?”

    不知道?她当然不知道!

    她几时同意儿子和那狐狸精领证了!!!

    罗美萍自家门也不进了,直接冲去贺宅,在大伙儿目瞪口呆中。抬手扇了胡慧一巴掌:“肯定是你个狐狸精怂恿南南的!不然他怎么会偷拿家里的户口本去登记领证?”

    下午刚和那群八婆理论,说自家儿子怎么才不会找这么差条件的媳妇。结果家门还没进呢就被自己儿子打脸了。气死她算了!

    贺曜南脸色难看地拉开罗美萍,捧起胡慧的脸,看到原本粉嫩的左颊上一道明显的手掌印,气得抿了抿唇。转头对罗美萍说:“妈!领证是我提的,户口本是我拿的,和慧慧都没关系。而且我和她迟早会结婚。这事我过年前就和您商量过了,婚期准备定在六月份。具体日子由您选,可您一直拖拖拉拉的……”

    “什么我拖拖拉拉的?哪家结婚像你们这么急的?你年前那是和我商量吗?哦,就说了句‘婚期定在六月’,我就得统统给你办好啊?结婚又不光我们贺家的事,她难道没娘家啊?”罗美萍气得差没呕血。一向听话的儿子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没脸。简直岂有此理!

    贺曜南听罗美萍这么嚎,以为她只是心里不痛快,结婚这么大的事都推给了她,想想也的确不孝顺,心里的气瞬间消了,走过去扶着罗美萍好声好气地劝道:“慧慧当然有娘家,只不过她妈妈眼睛不好,年前动了次手术,也不是很成功,所以我和慧慧的婚事,妈您和爸多担待着点,年前年后这段时间因为胡伯母的手术,家里的事我都撂担子没管,接下来闲了,婚礼准备我和慧慧尽量自己来,您和爸只要在大事上给把个关就行了……”

    罗美萍听了倒抽一口凉气。她说呢!年前年后那阵子老不见他人,也没听说单位要加班,敢情是跑狐狸精家做牛做马去了。这都还没结婚呢,********都搁女方家了,要是结了婚,还不得什么好的都往女方家搬、心里眼里就只有狐狸精和她那个瞎眼妈啊。那自己俩口子算什么?!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把他拉扯长大、培养成人,合着是在给别人家做嫁衣?孝敬别人家爹妈?

    罗美萍愠怒的眼神直射胡慧。眼神要能杀人,胡慧此刻绝壁死上一万次了。

    然而她却像没察觉似的,回了罗美萍一个腼腆的笑,许是笑容扯到左颊,吃痛地嘶了一声,眼眶滚动着晶莹的泪珠,柔弱地说:“阿姨,我知道这段时间曜南因为我妈的手术,对您和叔叔关心不够,我也说过他了,所以今天我俩提前出门,想着去给您和叔叔买点贴心的礼物上门道歉,无意中看到商场在大力促销婚纱照活动,我俩一时冲动,跑去领了证……如果您是因为这个生我和曜南的气,那您像我自己妈妈一样骂我打我都可以,但证既然领了,我和曜南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希望您能接受我这个不完美的儿媳妇,我会努力达到您期许的标准,尽量不让您失望……”

    胡慧这话有真有假。她和贺曜南今天提早从家里出来是真的,去逛商场也是真的,只不过本来是想去看情侣电影,顺带买点礼物哄老爷子。毕竟要去贺宅蹭饭,手里提点东西总归像样点。

    常去看电影的那家购物中心,新开了一家名叫“惠生惠色”的婚纱摄影店,三月一日至十四日白色情人节这段期间推出优惠大酬宾活动,原价8888的双外景婚纱套餐,现场下单只需6666。而若是持结婚证下单,只需1888。另外还特别奉送一帧“浪漫春季、收获爱情”的心形水晶相架。胡慧见状。心里一动,拉着贺曜南走了进去。

    贺家的人她基本都碰上过了,除了未来婆婆着实有些难缠。其他人她自认都能应付过去。而要和未来婆婆真正地打擂台,还得等婚后,现在要真杠上了,站不住脚的还是自己。这点理智她还有的。

    可未来婆婆始终不松口她和曜南的婚事也是个麻烦事。明明和曜南商量好六月份一毕业就举行婚礼,那时候同学们都还没走散。正好邀他们观礼喝喜酒,当然,主要目的是打脸——欲让那些上辈子这辈子连着两辈子笑话过她、讥讽过她的所谓好同学、好室友好生瞧瞧,她——胡慧。不靠娘家半点势力,比她们任何一个都早地找到了理想中的爱人。

    可贺家到现在都没动静,胡慧嘴上不说。反过来还安慰曜南“不急”,心里哪能真的不急。都急坏了好么。

    于是在看到“持结婚证报名婚纱照,享特价优惠、顶级服务”的备注后,胡慧有了一个主意,贺家不希望她嫁给贺曜南是吧?那她就来个先斩后奏。

    贺曜南虽不至于被爱情和热情冲昏头脑,可看到女朋友走进婚纱店后爱不释手、挪不动脚的惊喜样,不忍拒绝,牙一咬,顶着回家后可能遭受的炮轰,拉着胡慧到民政局领了证。

    想着证都领了,他老妈应该不会再反对了吧,反正胡慧家里就她妈妈一个,其他亲戚据说也没怎么走动,结婚时分分喜糖就行了,酒席不需要请,所以只需要安排贺家这边的亲戚朋友以及两人的朋友、同事、同学。

    哪知他老妈这么不给面子,不仅嚷着不同意,还当场扇了胡慧一巴掌,这让贺曜南恼火极了。相比他老妈的不可理喻,胡慧的温柔、善良、懂事让他愈发倾心。

    “慧慧!”他感动地揽住胡慧,替她轻轻擦去滑落脸颊的泪珠,然后接过老冯送过来的水煮鸡蛋,包上纱布后替她热敷,一边心疼地说:“脸颊疼就别说话了,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罗美萍气得心口抽疼,嘴里依旧固执地道:“反正这门婚事我不同意!无论你们怎么说我都不同意!”

    贺爱国怕老爷子气到(虽然已经气得不轻了),拍拍大腿,叹了口气说:“美萍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胡慧说的没错,既然领证了,那就已经是夫妻了,选个好日子把喜宴办了吧。”

    “什么夫妻!谁承认他们是夫妻了?这么不要脸的狐狸精,我死都不会让她进门!别以为怂恿着曜南领了证就万事大吉了,领了不能退吗?还没到民政局下班时间,曜南你这就去退掉!”

    这话一出,方婉茹差点绷不住笑出声。心说这是结婚证啊嫂子!不是你在商场买衣服、鞋包、化妆品。东西可以退,这实打实的结婚证一领,想要退那就只能离婚了。结一天就离,这事儿你做得出来,咱老贺家可做不出来。

    老爷子显然也是这么个态度,手杖一摔,差点砸到看戏的双胞胎:“没这个道理!孩子既然领证了,那就赶紧挑个黄道吉日把喜事办了。别让亲家瞧不起。”

    罗美萍嚎开了:“什么亲家啊!狗屁亲家啊!爸你干啥这么快就承认啊!我不承认我不承认!肯定是这个狐狸精!把南南给带坏了!南南以前多乖多听话啊,从来不违逆我。自从和这个狐狸精一起之后,成天驳我的话,如今居然还背着我偷拿家里的户口本、领劳什子结婚证……爸!这样的媳妇我可不敢要!这还没过门呢,就成天撺掇着曜南和我对着干,这要是进了门还了得啊,准把家里闹得天翻地覆,我宁可没脸,也要把这门婚退掉!”

    “嘭!”贺曜南绷着俊脸捶了茶几:“妈!你能不能别闹了!我和慧慧彼此相爱,这才牵手领证,今天对我们俩来说是大喜日子,我俩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家向你们汇报,怎么到您嘴里就成天地不容、十恶不赦的大坏事了?慧慧到底哪点不好啊?出身吗?论出身,你当年嫁我爸那会儿不见得比她好多少。何况现在什么年代了,你为什么老揪着这一点不放?除了她家条件差,她本身哪点不好?你说!每回得了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和爸;每回变天就提醒我关注你们和爷爷的身体。你扪心自问,你初为人媳的时候,有做到她这样吗?如果爷爷反对,我还能理解,可你是我妈,最该支持我、理解我的妈,瞧瞧你为你儿子都做了些啥?不仅不支持,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扯儿子后腿,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妈!”

    在场人一时间都愣住了。贺曜南要么不发脾气,发起脾气威力竟还不弱。当然,威力辐射范围仅限他妈。

    罗美萍气得呕血三升也没办法表达她此刻糟糕的心情。

    都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她养的好儿子啊,婚还没结呢就向着狐狸精掀自己老娘的底了。这一串串的话,好比无数把锋利的尖刀,将她的一颗爱子、护子之心凌迟得鲜血淋漓。

    冷眼睨着胡慧,这一刻,罗美萍不得不承认,这个狐狸精的确有几把刷子,耍的一手好牌啊。笼络了一家人不说,早就把儿子离间地一心只向着她那个阵营了。恐怕自己越反对,儿子会越坚持吧。

    贺老爷子抽搐了一下嘴角,琢磨着二孙子话里头的深意,心里直犯嘀咕:啥叫“如果是爷爷反对,我还能理解”?他啥时候这么严苛了?贺曜南你个滚犊子给老子解释一下!(未完待续。)

    ps:本书订阅满1k粉丝值,系统会赠送一张评价票,有免费评价票的亲们别忘了投哦。么么哒!~(づ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