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43章 吓一跳
    老爷子似笑非笑地瞅了孙子一眼,好似在说:看吧,说话口没遮拦又那么不正经,把你媳妇吓跑了吧。然后踱步到病房门口,嘱咐小李送禾薇回家休息。

    贺擎东目光依依地从门口收回视线。

    如果可以,他当然希望小妮子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看她忙前忙后、一会儿给他擦脸擦手、一会儿给他喂水喂药……心里甭提多暖和了。

    但这两天发生的事,他已经从大武和护工口里听说了。不止从云城送他来京都,还连着两晚没怎么休息,昨天开完刀虽然被爷爷压着睡了半天,可白天的强度之大,哪是半天就能恢复过来的?更何况,打从昨晚七点以后就没合过眼、一直守在他床边。即使她没说累,他看着也心疼。

    “这回要不是薇薇,老头子我是不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老爷子折回病房,拄着手杖站在窗前,长叹了一口气,拉回了贺擎东的思绪。

    见孙子沉默不语,手杖敲了敲地:“你别想骗我,大武早就一五一十和我说了,你任务上的事,我也听你部长唠过几句,虽然知道的不多,但也够我斟酌的了。阿擎啊,爷爷老了,早几年看你在部队以及特行队里那么拼搏,我很欣慰,可如今,我只想你好好的,在我眼皮子底下,讨个好媳妇、生个大胖小子……”

    贺擎东失笑地接道:“爷爷,薇薇还小,恐怕暂时还办法实现你抱曾孙的心愿。”

    “那在京都、在老子眼皮子底下,好歹还有实现的一天。像你现在这样,哪怕等到老子两腿一声、两眼一闭。都未必能实现。”老爷子被孙子驳得下不去面子,梗着脖子瓮声哼哼。

    贺擎东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安抚道:“爷爷,我答应您,等我把这次的事了了,就申调回京都。只要部长批准,以后就在总部训练新兵。不出任务了。”

    “他敢不批!”贺老爷子两眼一瞪。凶巴巴地说:“凭你这几次任务立下的功勋,别说只是调个岗位、带薪休假一直到退休他都没话好讲。你只管申请,他要敢不批。我天天坐他办公室去。”

    “坐谁的办公室去?”贺迟风俩口子在医院食堂随便吃了点就上来了,和守门的大武打了个招呼,推门走进来,见气氛有些古怪。挑眉看侄子:“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惹毛你爷爷了?”

    老爷子没好气地吹吹胡子:“没谁惹毛老子!还不是在说混小子岗位调动的事……”

    贺迟风和许惠香听完老爷子的抱怨,有史以来第一次和老爷子达成统一战线。一致同意大侄子调岗。特行队里的行动组,且每次任务往往又是前锋,危险系数实在太高。换做老二、老三两家的小子,他们俩口子才不会费这么多口舌苦口婆心地劝。谁让人爹妈都在,急也轮不到他们。

    “当初你爷爷要是知道你会有今天的出息,打死他都不会把你丢部队去。”贺迟风抱着胸靠在窗旁。笑望着大侄子感慨道:“包括我和你二叔、三叔,都没期望你会在那里立下建树。想着顶多三五年就能出来了,当然,也可能你吃不了那个苦,提前逃回来,到时安排到你二叔或是三叔手下,怎么样都不会委屈了你,哪想到你竟瞒着家里跑去应征特行队……”

    那时候,贺迟风的感觉是:好样的!不愧是咱老贺家的种!

    可随着时日渐长、大侄子出任务的次数渐多、危险系数逐级上升,每次回来不是这个伤、就是那个伤,他又免不了担心:当初的决定会不会害了他?

    若是别个侄子或是自己儿子,他反倒不会如此优柔寡断。大哥大嫂意外亡故,留下这么个血脉,一旦出点什么事,让他们将来到了地下、有何颜面见兄嫂?

    “……所以,你也不想你爸妈九泉之下不得瞑目是不是?你给特行队立下的功勋,足以领着薪资提前过上退休生活了。不过到底还年轻,真退休了无所事事的倒反无聊,调去指挥处、或是领队训练也不错,这点我和你爷爷的观点一致。”

    许惠香当然是夫唱妇随,老公说什么就什么了,但还是补充了一点:“你和薇薇的事,差不多也该到她父母跟前过明路了,要是得知你的工作这么危险,她父母会同意你和她交往?我是你小婶,所以我肯定站你这边,但说实话,阿擎啊,每个做父母的,不求闺女嫁的对象多么有钱有势有地位,只求闺女嫁过去之后过得安稳、康泰。这一点,你要是继续在行动组待下去,很难做到。你自己觉得呢?”

    许惠香这一句可谓是真真正正戳中贺擎东的软肋。苦笑地叹气:“爷爷,小叔小婶,你们说的我都明白。事实上,你们的担心或许都是多余的。我这一次伤后,组织很可能不会再派我去执行强度很大的任务了……”

    老爷子没等他说完就炸毛了:“啥意思?就这么个小手术,他们就当你残疾看待了?以前能用则用,现在觉得不好用,就扔一边当废棋了?他奶奶的!他们要敢这么对你,老子找他们算账去!”

    “爸!”贺迟风俩口子哭笑不得:“这只是阿擎自己的想法而已。他的意思是,特行队这一次之后可能不会再安排他去执行危险任务,这不正合我们心意吗?省了我们托关系调岗……你这喊打喊杀地冲去找他领导,到底是替他出气呢还是想让他再回行动组、三天两头出任务?还是说你很高兴看到他每次这里伤、那里伤的回来?”

    “呃……”老爷子表情讪讪,弱弱地说:“我怎么会高兴看到他带着伤回来?我那不是、那不是气不过嘛。”

    “那也得真到那一步的时候再去给阿擎出气啊。”贺迟风叹气。老爹的冲动劲真是越老越彪悍。连影子都没的事,都能气急败坏地吼上。

    “话说回来,您对这行也不陌生,照您的说法,当初您那些部下。受了重伤,被调岗或是转业回老家,也是您用过就丢咯?”

    被小儿子指着鼻子批评,又是当着儿媳和孙子的面,老爷子臊得脸红脖子粗,不耐烦地瓮声道:“行了行了,算我说错话了行吧。就这么个意思说上说下的烦不烦啊。阿擎还要休息呢……”

    贺迟风俩口子哑然失笑。得!怎么样都是老爷子对!

    贺擎东怕老爷子恼羞成怒,指指床头柜上插着吸管的饮水杯,岔开话题:“爷爷。麻烦你给我拿一下水。”

    “渴啦?不早说。”老爷子立马屁颠屁颠照做。脸上的臊意果然就这么被冲淡了。

    贺迟风趁老爷子没注意,偷偷朝侄子竖了竖大拇指。

    这么一缓,话题从贺擎东的调岗转到了此次受伤事件上。

    “薇薇听到的基本都能和实情核对上。”贺擎东啜了几口凉白开,稍微歇了歇。缓缓说道:“本来是能将吴民盛一伙一网打尽的,关键时刻他说了一句。让我不得不改变主意、决定抓活的……”

    “吴民盛就是那个在云缅边境进行活体实验长达十年、并不要脸的自称为‘人体实验之父’的人吧?”贺迟风插问道:“他说了什么让你在那么关键的时候放过他?”

    “不是放过他,是想抓活的,因为他说我爸妈的死不是意外。”贺擎东犀眼微眯,放佛又回到和吴民盛对决的那一天。

    因为排布精密。计划实施得非常顺利,他率领的冲锋小队一举捣毁祸国殃民足有十余年的人体实验室,兵分三路——一路解救被吴民盛及其手下陆续诱拐、蒙骗到实验基地、并且还一息尚存的实验体;一路解决吴民盛的手下;剩下自己为首的三人小组。追击吴民盛。

    吴民盛当时朝他们扔了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白色物体,笑得一脸得意。好似那白色物体有多么巨大的能量似的,底下队员还因此嗤笑吴民盛,怀疑是被吓疯了,竟然做出如此幼稚的事。

    很快,吴民盛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抱着黑色的密码箱转身跑路,边喊:“姓贺的,你还不知道你爹妈当年的死不是意外吧?哈哈哈……想知道实情,就跟我来……”

    他当时的确懵了那么几秒,等反应过来,吴民盛已经跳上边境公路、攀上一辆路过的货车逃了,他制止队友的远距离狙杀,留他们处理实验基地的后续问题,只身一人追着吴民盛一路从边境赶到魔殇谷,在那儿遭了吴民盛的暗算……

    “什么?!”

    “不是意外?”

    老爷子和贺迟风的异口同声,将他从几天前的回忆中拉回到现实。

    许惠香也惊讶不已:“不是意外那就是人为了?会是谁,竟然对大哥、大嫂下这样的狠手……”

    贺家老大俩口子的死因,当年不是没有展开调查,可无论怎么查,指向的线索都是意外。伤痛归伤痛,几番调查之后,老爷子也不得不接受天降横祸这个事实。时隔十年,竟然说那事其实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如何不让人震惊!

    震惊过后,老爷子眯了眯眼,沉声猜道:“会不会就是和吴民盛那个王八羔子通电话的人?”

    老大俩口子的死,是他这辈子的最痛的事。老伴病逝,怎么说都在病榻上缠绵了那么久,伤心归伤心,到底是做好了几分思想准备。可老大和老大媳妇当年是真的天降横祸,一夜之间,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要不是念着大孙子需要照顾,强撑着一口气挺了过来,没准也跟着老大俩口子去了。可隔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从那场痛彻心扉的悲剧中走出来,居然告诉他那不是意外,是人为,是人祸!

    操他娘的人祸!老爷子怒了。

    想他戎马半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战场上和敌人斗争,战争结束后的和平年代,他虽然很不习惯弯弯绕绕的人际关系,天生的耿直脾气也因此为他树了不少敌,但不至于结下生死大仇。底下四个儿子,也属大儿子最不会和人结怨结仇。到底哪个王八羔子,这么丧尽天良!有种躲一辈子,只要被老子逮到,不把人揍得他爹妈不认识、再送去牢里吞枪子儿,老子从此改姓懦、名夫!

    许惠香见侄子神色疲惫,担心他脑部的伤,昨天才动手术呢,今儿个就被他们拉着说这说那,不好好休息、留下后遗症怎么办,赶紧劝道:“爸,我看阿擎也累了,让他好好休息,有什么话不如等他伤好了再讨论?”

    老爷子忙转头看孙子,见他脸色的确不大好,懊恼地直跺手杖。怪自己,原本想着等大孙子睡着了和老幺谈这个事的,被老大俩口子的事一激,忘了大孙子才刚动过刀,身体还虚弱着呢。

    忙让大武去喊医生,边关心地斥责孙子:“你小子急啥急啊!横竖有我和你小叔呢,再不济还有你二叔、三叔,以前是不知道,如今知道了还能让你爹妈继续含冤下去不成?找人、抓人的事,也有的是人手调遣。你眼下的任务就是养伤,少给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贺迟风也点头劝侄子:“是啊阿擎,这些事有我们呢,你好好养伤,别想太多。”

    贺擎东这会儿的确疲惫,被长辈们劝了几句之后便合上眼休息了。

    等医生检查完,确定伤口没问题,老爷子手一挥,示意小儿媳留下陪护,他和小儿子转移到里间的休息室继续讨论。

    再说禾薇这边,由小李开车回贺宅休息。

    想着这几天冷汗、热汗交替出,身上都快发臭了。虽然空间里有几套换洗衣物,可总不能凭空拿出来吧。正好学校离军医院不远,就麻烦小李拐了趟学校。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

    宿舍里那两陶盆的萝卜、白菜,半个月不到,芽发得密密麻麻。

    想她当初也没撒几颗种子下去啊,居然能发得这么茂密。

    即便分出一些到空着的陶盆里,也不够栽吧。毕竟萝卜、白菜还要长大的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