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37章 集体溜号
    禾母心疼的是钱。云城那么远,飞机去飞机回,还有吃住的花销,一家子得多少啊。

    转念又想,这钱挣了不就是花的么,要没俩孩子的帮衬,凭自己俩口子一介两眼一抹黑的下岗工人,小日子哪能涨得这么红火。如今孩子难得提个要求,大过年的还反驳吗,当即支持道:

    “成啊,妈没意见。明儿把冬子的生日酒补办了,后日过年,过完年咱们一家就出门。禾美琴那事儿我看就这么晾着,让她害怕几天,等回来再说……”

    禾薇也是这么个意思。

    禾美琴这会儿人在医院动不了,但大伯娘一天一趟往家跑,自己不来说情,催着二老成天上楼,过个年都不省心。左右家里待得不痛快,还不如出去玩。

    禾父见媳妇、儿女都赞成,考虑了一下,也就没反对:“成!那就定初二吧,初一常有亲戚上门拜年。别让你们爷奶难做人。”

    腊月廿九这天中午,禾母邀来禾家埠的叔公、婶娘,给儿子补办了二十岁的生日酒。

    烟花、爆竹放了小半天,可把圆圆乐坏了。

    在京都,哪有机会摸到鞭炮啊,更别说大白天噼噼啪啪地随他燃放了。

    珍珠不怕生,虽然打从被禾美美喂药骗去西山,有半天只赖禾薇一个人,好说歹说劝了两天,总算恢复了往日的欢脱,在亲戚们的腿间窜来窜去玩得很起劲。

    头次见到小家伙的叔公、婶娘,好奇之余,纷纷赞小家伙聪明、机灵。

    帮禾母出来招呼亲戚的禾二伯娘,送上瓜果茶水,顺嘴透露了几句。

    老禾家的这些亲戚。只听说禾老大家的闺女这两天住院了,但不知道具体是啥个情况,听禾二伯娘一说,才了悟。

    几个老叔公捋着花白的胡子直摇头:“建平家的这个闺女啊,确实养歪了,再不好好把把正,以后有的苦头吃<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婶娘们也颇有感触地说:“确实有点不像样!早几年只觉得她娇气。啥事都得依着她。这几年是越来越闹腾。幸好老屋拆迁,村里人大部分都分散了住,不然传开来我们几家的小辈都会受影响。托媒找对象。一听有这么个不省心的亲眷,哪怕已经分了家,印象也会大打折扣……”

    禾二伯娘顿时觉得说到了她的心坎上,这几天心里恼的可不就是这个事么。当即抚掌道:“可不就是这个理!不说远的,就说我们家鑫鑫。离成家立业也没几年了,摊上这么个闹腾的堂姐,好姑娘哪里还肯来我们家啊。”

    难得当着长辈们的面发几句牢骚,好巧不巧被老太太听见了。

    “明华你瞎说啥呢!鑫鑫找对象同琴琴有啥搭界?别整的琴琴多坏似的。”老太太不高兴地沉着脸说:“没见鑫鑫也是这几年才开始成器的。孩子小的时候得多包容点,大了自然会成器。你这个做婶子的,不帮着自家人。还净往外说道,你是巴不得你侄女的名声不够好听是吧?……”

    禾二伯娘被老太太凶巴巴地训斥了一通。蔫搭搭地回到厨房,对禾母说:“你家正月里要去云城玩是吧?算上我们家吧。我算是看出来了,几个孙辈当中,老太太就偏心禾美琴。”

    原本她不是想正月里出门的,娘家那边人情往来、请客吃饭都集中在正月。婆家这边虽没这么麻烦,可好歹二老还在,象征性地总归要请一请。可被老太太这么一打击,宁愿被二老说道,也不想挣那个脸面了。至于娘家那边,回来后补请也是一样的。

    禾母麻利地炒着菜,笑着说:“二嫂你想的也太远了,鑫鑫以后肯定在大城市发展,不是说开年就要准备研究生考试吗?研究生毕业你还让他回禾家埠啊?回来也是带着城里头的姑娘请客办酒,哪还用你替他操心对象,有的是姑娘追着他跑啦。不过你要真想和我们家一块儿去云城,问问冬子和薇薇,机票酒店啥的,都是他们兄妹俩在联系。”

    禾二伯娘趁热打铁,找兄妹俩问去了。

    正月初二的机票和酒店挺宽松。补三个人完全没压力。

    于是,正月初二去云城的队伍,从禾薇一家五口,发展到了两家八口人。

    孰料临行前,大武也跑来凑热闹:“加我一个呗,云城我熟悉,我曾在那儿生活过两年,我给你们当导游,免费!”

    冯铭这回说什么都不肯留旅馆守门了。凭啥大武能到处玩,玩够了还能上禾家蹭饭,他却得苦命地蹲在旅馆里吞泡面?

    大武挠挠头,任务目标都不在这儿,留他一人在旅馆的确挺不厚道,于是提溜着冯铭同志,到禾薇跟前过明路:“那啥,这是我兄弟,一块儿出来任务的,前阵子他回家过年去了,这几天特地来陪我玩,我不是要跟着你们去云城吗?要不顺带把他也捎上得了,组个十人团队,到时包车包旅馆都方便,放心,费用我俩自个儿承担……”

    禾薇考虑都没有,笑眯眯地应道:“行啊,人多热闹!”

    说实话,带着家人跑那么远的地方玩,她心里也挺七上八下的。听说大武也想去,乐意得不行。何止是免费导游啊,还是中|南海出来的免费保镖,安全妥妥滴有保障!

    剩下要担心的是小家伙。跟着他们上机下机,还得蹲笼子里待托运仓,总有点于心不安。

    本来请章家人帮忙照看几天挺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一来章家人喜欢狗、爱护狗。二来章志杰虽然心智不成熟,但对狗很好,和小家伙两次玩下来,已经混得很熟了。

    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章家养了三年的田园犬,在自家地盘都能被过路游客宰了烤肉吃,万一再遇到禾美美这类的极品游客,不说把小家伙烤了吃,揣口袋带走了呢?禾薇可不想再感受一次被禾美美带走时的心焦。

    思来想去。最后想到一个法子:先是装作托运,趁家人不备再把小家伙收空间。

    空间里不是有狗窝吗?还是别墅级的。小不点和它曾在贺家照过面,一鸟一狗虽是两个物种,言语不通,但怎么滴也能玩上一会儿,等到了云城再把它放出来。

    生怕小家伙不习惯,这几天晚上。禾薇一熄灯就把它偷渡进空间。幸好提前预演了一遍。否则凭它那好欢脱劲,能把玫瑰花园给摧残咯。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空间没日夜,晚上和小不点在空间玩得疯。白天在外头一个劲地瞌睡连篇。害得家人以为它病了,要不是附近没宠物医院,都要送它去检查了。

    禾薇抽搐了一下嘴角,解释说:“许是换牙。晚上没怎么睡踏实,这才容易打瞌睡吧。”

    禾家人这才放心。

    ……

    禾大伯娘直到女儿做完盆骨骨折内固定手术。才知晓老二、老三两家集体溜号了——在她看来,什么旅游,肯定是借口,目的就是为了避开自家。女儿动完手术不得要探望啊,出门旅游就能省下这个钱了,多精打细算——气得肺都要炸了。

    去年因为在海城住的院。大老远的,两家不去医院探望术后的女儿她还算理解。可今年离家这么近。都没人上医院看望,还一个个地全溜去省外旅游了。

    “这还是一家人吗?趁早断了这门亲得了!”禾大伯娘愤愤骂道。

    禾老大倒是知道的,两个弟弟出门前和他通过气。不过他没觉得女儿鼻骨修复、骨盆骨折内固定手术需要人探望,又不是什么恶病、良病,全是自个儿作出来的。要没这个不孝女,他何至于连过年都得守在医院里?

    是以,无论媳妇怎么叫嚣怒骂,他都左耳进、右耳出,听得烦了,喝一声:“吵啥吵啊,想被护士请出病房是不是啊?”

    禾大伯娘不得不闭了嘴。

    禾美美还在为校园论坛上的事烦呢,好在爹妈都同意她退学了,可是退了学依她这个年纪能干啥?今年因为刚做完鼻骨修复和骨盆内固定手术,起码得在床上卧养半年,可身体恢复之后呢?

    照她娘的意思,让她趁年轻赶紧找个男人嫁得了。

    事实上,禾大伯娘还有后半句话没说:要祸害祸害婆家去,别再折腾娘家忙前忙后地收拾烂摊子了。

    禾美美也觉得早点嫁人挺好,给婆家生个大胖儿子,然后逗逗儿子、逛逛街,还不用为每个月的生活费发愁——结了婚,不得男人养家啊。她都为婆家传宗接代了,还想她怎样?赚钱养家?别开玩笑了!要是这样的婆家,打死她都不嫁。

    禾大伯娘也是这么个意思,既然嫁了,就得嫁个有钱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贫贱夫妻百事哀,想她和禾老大俩口子,近两年为钱的事吵几回架了?最凶的那次还差点闹到离婚。

    娘俩索性趁着住院养伤,把禾家埠县城但凡家里有点钱的适婚小开,都拿出来比较了一番,譬如这家婆婆太凶、嫁过去怕压不住;譬如那家小姑太挑剔、容易引起姑嫂矛盾从而升华至婆媳矛盾;再譬如这家公婆年纪太大,嫁过去每两年就要病榻前伺候……

    浑然忘了禾美美糟糕的名声已经传遍校园论坛、又从校园论坛传至其他一些年轻人聚集的八卦场所。传闻当然也不全然是她做过的那些腌臜事,还有什么“鼻梁整过容、谁知道接个吻会不会把鼻梁给亲歪咯”、“骨盆开过刀、能不能保证生出个健康孩子都难说”……

    家在禾家埠的适婚小伙儿,多多少少都听说有这么个奇葩同乡,别说娶她了,提到禾美美的名字,就夸张地举高双臂做投降状:“饶了我吧!娶这么个女人回家,不是被折腾死就是被爹妈打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禾美美在禾家埠的名声臭到极点、无人问津,最后成了家里吃白食的老姑娘。急得禾老大俩口子嘴角燎泡从年初发到年尾,始终找不到合意的东床快婿,就连上门女婿都没人愿意做。生怕被禾老大家这个声名狼藉的老姑娘给磋磨死。

    甚至有一度,禾大伯娘暗自后悔当初没和章家结亲。傻小子怎么了?傻小子家里有钱,嫁过去不慌啊。只要给章家生下个大胖儿子,不照样把你当少奶奶供?

    更何况,到禾美美成滞销货那会儿,章家的傻小子突然间恢复正常、不傻了!转年娶了何亮家的堂妹(据何亮的话说,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次年给章家生了对龙凤胎,章家人喜得眉开眼笑、连摆三日流水席;禾大伯娘则悔得肠子都青了。那是后话了。

    这会儿娘俩个讨论得很热烈,压根不记得——警局那边还没销案。

    年初七一上班,王超第一件事就是晃着一口白牙,三步一晃地踱到医院配合禾薇来吓唬禾美美了。

    “来!签个字吧!你现在这样我也不好拘捕你,就允许你取保候审了。这期间就乖乖在医院里养伤,伤好了差不多也该开庭了。”

    禾大伯娘和禾美美吓得不轻。

    “这咋回事啊?不是说已经撤销了吗?我女儿的保证书都递交上去了。怎么还来缠着我们。”

    “撤销?没收到通知啊。”王超佯装狐疑地当着两人的面往所里拨了个电话,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娘俩:“我确认过了,真没收到撤案通知。所以,还得公事公办。”

    禾美美吓哭了。

    鼻骨修复手术做完还没满十天,话倒是能说,无非就是难受了点,鼻子里还塞着填充物,但面部肌肉扯动幅度不能过大,于是心里在咆哮,说出口只能嘤嘤嘤:“怎么可能……怎么会还没撤销……不是说只要写了保证书,就不会再追究我的责任吗?禾薇呢?我要找禾薇……她怎么能这么说话不算话……”

    禾大伯娘急得掏出手机,给老三家打电话,可把老三、老二两家只要带了手机的拨了个遍,回应她的却都是冰冷的电子音:“您好!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未完待续。)

    ps:换了个新后台,发布章节还有些不熟练,刚看到前头两个436,漏了个435,章节序号错了,内容是正确的,亲们放心订阅。俺蹲墙角反省去~汗(⊙﹏⊙)b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