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31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正文 第431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禾薇以为来的是二伯或是二伯娘。

    因为她娘出门前说了,二伯俩口子去海城文宗寺祭拜胡洁莹,顺道接禾鑫,说好今天回禾家埠,回了肯定会来自家转转。哪知猫眼里一瞧竟是禾美美,一手捂着半边脸,另一手一个劲地按着她家门铃。

    “美美姐?”禾薇拉开门,才注意到禾美美的右脸又肿又红,“你这是……”

    “我爸打的。这会儿还在楼下发脾气呢,不介意我进去躲躲吧。”禾美美拿着一颗裹着纱布的熟鸡蛋,在红肿的脸颊上来回滚着。虽然让堂妹知道挨打的事很没面子,可一想到头上压着的十五万外债,再想到堂妹那条少说能卖二十万的玲珑犬,也就不当面子是回事了。

    禾薇听她这么说,侧身请她进来。

    “你家开地暖了啊?好暖和!”禾美美一进屋,就感觉像是来到了春天,舒逸地呼了口气。

    她家到现在一共才开过两天地暖,她娘肉痛燃气费,非要最高气温低于五度了才肯开。

    可禾家埠的冬天,最高气温低于五度的不多见,不像北方,动不动就零下十几度。禾家埠六七八度的气温,看着比北方暖和,可待在没暖气的屋里不知道有多冷,而且是渗入骨头的阴冷。即使开起小太阳电暖器,也只能烘烘手脚,没办法像地暖房间这么温暖如春。

    禾薇去厨房冲了两杯热奶茶出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奶茶是许姥姥家的哥哥出国公干带回来的伴手礼,正宗的英式奶茶,味道很赞。

    递给堂姐一杯,自己也捧着一杯,啜了一小口。说:“地暖其实费不了多少燃气,我算过,假使天天开,一百来方的面积,一个月燃气费差不多一千来块,比整天开暖空调或是电热器省钱得多。”

    禾美美撅嘴道:“回去我就开起来,大不了让我妈念几顿……”

    说着。抬头打量禾薇家的装修。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暑假时回家,跟着爷奶上来参观过一次,不过那时候以为还没布置完。哪知现在依旧这么朴素。偌大的客厅餐厅,除了沙发茶几、餐桌餐椅,就没其他了,哪像自己家。食品柜、展览柜、餐边柜、电视机组合柜、转角酒柜,还有多宝阁状的餐客厅隔断。只要样板房里出现过的她认为好看的家具,都央着她娘打了一套。虽是由普通实木打制,可油漆完了照旧给人以红木家私的味道,不要太大气典雅哦。

    禾美美那高人一等的傲慢姿态又上来了。扬着下巴说:“你家怎么不多置办些家具摆件啊,这么空荡荡的,感觉好奇怪。电视机组合柜不做。背景墙总该弄一个吧,这么直接把电视机挂墙上。虽然有墙纸陪衬,可还是好单调啊……”

    禾薇笑着说:“我家也就逢年过节回来住几天,装修得那么豪华干什么。”而且她家也不是用不起家具,她爹干啥的?木匠啊!想要什么家具不会打。

    主要是考虑到过年过节来家里做客吃饭的人多,餐桌虽是六人式的实木圆桌,但她爹另外还打了一面可坐十五人的圆台面,人多的时候往上一架,老禾家的人全到齐都不怕坐不下。只是这么一来,餐客厅里的家具就不能摆太多,否则显得拥仄。好在厨房橱柜定做了两面墙的上下柜,入户门后背的嵌入式鞋柜也很宽敞,放放琐碎物品足够了。

    禾美美耸耸肩,她可不是真来串门的,没空陪堂妹唠闲嗑,转头找小狗:“我听奶说你抱了只小狗回来,在哪儿呢?抱出来让我看看呗,我最喜欢小狗了。”说完,就看到珍珠小盆友了,正蹲在露台移门前的软垫上啃骨头。

    禾美美心里一喜,果然就是堂妹发布在微博上的那条玲珑犬,二十万啊,这下不用背着沉重的债务过年了,最好今天就抱着它把欠条换回来。

    禾薇往狗盆添了勺凉白开,示意小家伙喝点水。地暖房间暖和是暖和,但也容易干燥,得多喝水。

    禾美美原本想和堂妹实话实说,然后求得她同意把小狗带走,可看到堂妹对小狗这么好,万一不同意呢?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么想着,眼珠子滴溜一转,有了新主意。

    学禾薇蹲在小狗跟前,看它啃骨头磨牙,口水像没拧紧的自来水龙头,滴答滴地沾湿白净的软垫,心里嫌弃得要命。什么最喜欢小狗,纯粹扯淡!她最怕这种毛畜生了,谁知道有没有长跳蚤,万一沾到身上多恶心……可面上却不得不表现得很欣喜:“哇!好可爱耶!薇薇你从哪儿弄来的?我也好想养一条。”

    “我一个长辈送的,据说挺少见的,一般宠物店很难买到。”禾薇顺着小家伙颈背的毛发答道,接着顺嘴问:“美美姐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不喜欢猫猫狗狗的吗?”

    禾美美噎了一下,不自然地捋捋头发说:“人是会变的嘛,小时候不喜欢不代表长大了也不喜欢啊。”随即假装看了眼外头的太阳,殷勤地劝道:“这么好的天气,怎么不带它下去溜达溜达?小动物老关家里不健康的,你要没时间,不如我带它下去玩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小区里很多遛狗的,还能让它们交个朋友。”

    禾薇摇摇头:“不用的美美姐,午饭前刚溜达过一趟,接下来等吃过晚饭再带它下去玩了。它还小,间隔短了容易累,也容易心野,以后不好带的。”

    禾美美碰了个壁,心里不爽又焦急,二十万啊,什么时候才到自己手上啊。又懊恼临近年关,宠物店基本都关门了,不然抱去换钱,不仅能还债,还能多出几万块,那岂不是发了。林爽她们都换新手机了,就自己没换,这次的事要是顺利,过完年就去买新手机……

    至于小狗没了怎么向堂妹交代。在禾美美看来压根不是问题,随便编个借口就成了,譬如跑丢了、被抓狗的抢走了等等。反正是别人送的,丢了就丢了呗,总不至于拿自己问罪吧。

    禾美美算盘打得好,却迟迟找不着下手机会。

    因为二伯一家来了,还从海城买了不少熟食、点心回来。晚饭说是在三叔家搭伙。

    禾美美当时就急了。这么多人围着稀罕的玲珑犬欣赏、逗弄,她还怎么找机会把狗带走啊。

    好在爷奶也被请上来了,她顺势留下蹭饭。想着早点扒完饭好独自带小狗下楼。结果饭没扒完,不开眼的老天下雨了!而且雨势还不小,晚饭后的遛狗活动自然取消。

    禾美美郁卒的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今天禾美琴怎么回事?”晚饭后送走二老他们,禾母边扫地边问闺女:“下午自己上来的?那脸是你大伯打的吧?听你奶说。好像是和同学出去玩闹了点事,具体啥事没说。不过中午那会儿看你大伯娘的脸色,八成不是什么好事。下午拖着你大伯去了娘家,到饭点都还没回来,也不知现在回来没有……”

    禾薇把碗筷洗干净。出来又擦了一遍饭桌,答道:“她也没和我说原因,只说被大伯打了。上来躲一躲。”

    禾母轻笑了一声,摇头道:“看来这回你大伯是气得不轻。不过想想也是。过了年都十九岁了,还像个孩子似的。听你二伯娘说,除了吃饭睡觉,在家啥事都不干,每个月开销还不小,五千块都打不住……”

    禾薇失笑:“二伯娘怎么知道的?美琴姐不是不大回家的吗?”

    “今年暑假回来住了一个多月,估计是没人找她拍戏,生活费又不够花,你大伯娘不给她,除了家还能去哪儿啊。期间你二伯娘去看望你爷奶,碰上过几次,说她那个懒啊,早上懒觉,直到吃中饭才起来。下午要么出去逛街买这买那,要么窝沙发上看电视,一看看半天,屁股都不挪一下。你爷奶见下雨了让她收个衣服,都要抱怨老半天……”

    禾父插了句:“行了,同我们不搭界的事体都能唠这么久,冬子和圆圆怎么睡你铺排好了伐?不早了,该准备睡觉了。”

    “早安排好了。”禾母收起扫把,边说边往儿子房间走去,“圆圆睡床,冬子睡榻榻米。那地板我拖上拖下碾好几遍了,直接把榻榻米放上去睡就行了,被子都晒过的……”

    禾薇见她爹松了口气,心下不由得好笑。不过也不拆穿,收拾干净厨房、餐厅,顺手把灯关了。

    珍珠小盆友许是被大伙儿逗来逗去地玩累了,此刻趴在软毛巾垫底的果篮里呼呼睡得正香,就没把它挪卧室去,反正开着地暖,所有房间都暖如春,睡哪儿都一样。

    然而就因为一时起意没把它挪卧室,出事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第二天,禾薇起来没看到珍珠,问下楼丢垃圾顺便去了趟最近的菜场、挑了些新鲜菜蔬回来的禾母:“妈,珍珠呢?你没带它下楼吗?”

    “我带它下楼干啥,我是去菜场,脏兮兮乱哄哄的,带去回来,一身白毛没准全黑了。”禾母诧异地问:“怎么?它没在家?”

    “没呢。我起来就没见它,哥和圆圆还在睡,爸倒是起来了,听我说珍珠不见了,下楼找去了。”

    “不会是禾美琴吧。”禾母皱眉说:“我出门时正好碰到她上来,说是你奶起早熬了一锅豆茶,喊你们下去喝,我都说了你们还在睡没起呢,她愣是要留下等,说是不喊你们下去,你奶会不高兴。我因为和你二伯娘约好去早市,没空和她蘑菇,想着家里也没啥东西,就由她留着等了。你说会不会是她把珍珠带下去溜达了?”

    禾薇想到昨天禾美美对珍珠小盆友表现得友好和欢喜,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不过要真是她带下去的,玩会儿也就上来了。

    谁料禾父寻了一圈没寻到小狗,回家听娘俩一说,皱眉道:“美琴?没有啊。我整个小区都转遍了,没见着谁家在遛狗啊。会不会是美琴走了没关门,小东西自己跑出去了?”

    “我去大伯家问问。”禾薇外套没披、鞋子没换,穿着不厚的家居棉睡衣和地板拖鞋就这么踢踢踏踏地冲出家门。

    禾母生怕她感冒,拿上外套赶紧追出去:“薇薇,妈同你一道去。”

    娘俩个来到老大家,应门的是老太太,听说是来找大孙囡的,笑眯了眼说:“琴琴今天可乖了,一大早起来帮我烧热水、晒衣服,还说喜欢我煮的豆茶,让我多煮点,她去喊你们下来一块儿吃。刚刚回来说你们都还在睡,让我把豆茶焖着……”

    “那她人呢?”禾薇心里着急,打断老太太问道。

    “说是去锻炼,估计马上就回来了。来来来,你们娘俩先来就先吃,不等其他人了,谁知道要睡到啥辰光,我和老头子已经吃过了……”

    禾薇和她娘对了个眼神,问老太太:“奶,美美姐出门有没有带手机?你知道她号码伐?”

    “带没带我不晓得,她出门的时候我正在卫生间,不过号码我记得,我报给你啊,138……”老太太报完号码,狐疑地问:“薇薇,你噶性急做啥?是不是要一道逛街去?琴琴早饭都还没吃嘞,肯定会回来的啦……”

    禾薇没心思应付老太太,身上没带手机,索性借用大伯家的座机给禾美美打电话。

    然而,连拨了几通都是“您拨的号码已关机……”

    老太太见电话打不通,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她那手机被人扣下了,还有她那些身份证啊、学生证啊啥的,说是没还请十五万不给拿回来,不然老大也不会往死里打她……”

    “阿姆你说啥?什么十五万?”禾母转头问。隐约觉得自家的小狗大清早找不见和大侄女脱不了干系。她就说嘛,平时懒得要死的人,今儿怎么会那么勤劳?又是起早又是帮老太太干活,还主动上楼喊自家下去吃豆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