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22章 机场之遇
    禾曦冬和圆圆办完值机,送走小李同志,转身看到妹妹/干姐姐和个陌生男人在交谈,还道被搭讪了,神色肃杀地奔过来救场。

    走近了才知是熟人,且是帮过妹妹大忙的熟人,禾曦冬的脸色有所好转。

    圆圆童鞋却大感不妙,心里呐喊:老大!你被撬墙角了!此人相当危险!绝非那些个毛没长齐的小男生。

    可惜他老大出任务去了。

    圆圆童鞋做为他老大的忠实粉丝兼跟班,必须帮老大赶跑情敌啊,敢撬他老大墙角,虽远必诛!果断挤进禾薇和赵赫当中:“姐,手续办好了,可以过安检了。”

    言外之意:赵先生请快滚蛋,别再缠着我家姐了。

    赵赫忍着笑,握拳掩唇轻咳两声,侧头对禾薇说:“既然办好手续了,那就早点进去吧,外头人来人往的也不是很安全,有什么事咱们可以电话联系。今年下半年因为业务拓展出国了几趟,即使回国也多半待在南城,那边新接了一笔大单,前期归我负责,所以忙得一直没时间回海城,都不知道你转学来京都了。明年就轻松多了,吴跃开了春也会来京都,到时咱们仨抽个时间聚聚?”

    禾薇想着他和吴跃当初都帮过自己,既然都在京都,抽空碰个头、聚个餐实属人之常情,便点头应道:“好。”

    好什么呀!

    圆圆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面上倒是很礼貌地和赵赫挥手道别,心里默默打了个叉。这种情况还是别再见了,老大的墙角要是真被挖了,身为家姐的护卫队之一(另一个可不就是禾曦冬咯),多没面子啊。

    赵赫目送着禾薇一行人三人排队进入安检通道,想了想,拿起手机给吴跃拨了个电话:“你小子知不知道禾薇转学的事?……不知道?她不是你老乡吗?……滚粗!老子啥时候挖朋友墙角了?说话留点口德……管你信不信,总之我说没有就没有……开了年就给我滚来京都,有事找你。行了,没事挂了……”

    吴跃还在手机那头“喂喂喂”地跳脚。说好的五六月份京都碰头会呢?说提早就提早。赵赫你丫的到底是不是男人,说话这么不算话……

    吴跃女朋友在一旁猛拧他腰间R:“怎么说话的呢?你意思我们女人就是说话不算话的物种?”

    赵赫在吴跃“哇哇”的吃痛声和讨饶声中失笑地收起手机,往兜里一踹,转身正想朝外走。猛然想起一个事。他来机场除了送客户还有个重要任务——接机!刚在门口看到禾薇,纳闷她怎么这个点在首都机场出没,便折了回来,结果一聊两聊的把回京过年需要他接机的幺姑给忘到脑后勺了。抽了抽嘴,快步朝到达大厅的出口方向走去……

    那厢。禾薇三人顺利过了安检,找到登机口所在的候机室,坐下来后挨个儿去了趟洗手间,顺便灌了壶热开水,坐回座位后,嚼着许家二老给他们准备的零嘴,一人摸出一个掌上电脑,开始一早约好的娱乐兼消遣项目——斗地主。

    禾薇虽说平时很少玩这个,但架不住这个游戏火啊,火遍大江南北。只要是会使电脑的,几乎都摸进游戏大厅斗过几把斗地主。不会斗也不打紧,点下“托管”让电脑自己出牌,观摩几遍基本就会了。

    禾薇陪兄长和圆圆玩得脖子有些发酸,抬头转了转,不经意间视线和某个年轻男子撞到了一块儿。咦,那人怎么那么像当初在海城一高时保护过她的中|南海保镖之一的娃娃脸帅小伙儿大武同志?

    想再辨得仔细些,却发现那人不见了。四下扫了一圈也没寻到人,便不再想了。没准是认错人了。继续埋头和兄长、圆圆斗地主。

    “呼!好险!”

    大武避身在柱子背后,长呼了一口气。

    坐对面休息椅上的新搭档冯铭嗤的一声笑:“瞧你那傻样!真丢我们特种兵的脸!”

    “你知道啥啊!”大武抹了把脸。矮身坐回椅子,这回不敢正对禾薇坐了,而是选了个既不会被禾薇扫来的视线逮到、又不至于跟丢人的座位,说道:“小禾灵光着呢。搞不好已经认出我了。你瞧着吧,一会儿排队上机,指不定还会四下看。”

    “看到又咋了?咱俩又不是坏人,不是来保护她的吗?”冯铭不解地问。

    “这你就不懂了。”大武双臂抱胸靠在椅背上,看似慵懒无害,实则全副心神都放在保护目标也就是禾薇身上。唯恐跟丢了或是一时失察来不及做出反应,嘴上解答着冯铭的疑问:“我和老丁最后一次合作,就是保护她。原本老首长是让我们暗中保护她的,后来听说她不喜欢被人偷偷摸摸地跟,这才转为明护。这一次,老首长的命令你又不是没听见,强调咱俩务必暗护,许是被她发现了不乐意咱们跟吧。总之严格遵守任务要求就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别以为小禾才高中生就能放松心神,她的戒备心强着呢,也就身板子弱了点。不过要是连身板子都强悍,也就没咱兄弟什么事了……”

    冯铭听到这里,好笑地睨了搭档一眼,压着嗓门戏谑地问:“喂,刚刚差点被目标发现的是谁啊?”

    大武噎了噎,随即瞪眼道:“我那是……她已经认识我了,你还是生面孔,当然没我目标大了。要不咱俩打赌,看谁跟的又久又安全咋样?一句话,赌不赌?”

    “赌!就赌今年过年的压岁红包!”冯铭爽快地应道,半晌又郁闷道:“擦!人不回去谁知道家里给不给留压岁钱……”

    “你多大了,咋老惦记家里给的压岁钱?能不能有点志气……”

    “说谁哪武大郎?”

    “说你哪!再喊我武大郎试试?武大郎有我这么帅?这么高吗?”

    “……好吧我错了,人武大郎没你这么自恋。”

    “……”

    ……

    果然不出大武所料,禾薇在登机口排队检票时,下意识地四下逡巡了一圈,好在他有思想准备,先一步检票上机,冯铭殿后。机上的座位选在后面几排,军工厂出品的特制眼罩一戴,别人只当你在睡觉。实则睁着眼睛看得可清楚了。

    直到安全无虞地抵达海城,目视着禾薇一行人下机、取行李、最后和前来接机的禾父禾母在出口处碰头、一家子说说笑笑地往停车场走,他和冯铭才矮身坐进事先租来的私家车,跟在禾家的车子后头往清市驶去。

    路过第一个红绿灯口时。副驾座上的冯铭假借着开窗弹烟灰,将手里一枚半个硬币大小的卫星定位追踪器弹到了禾家那辆车右后轮的轮辐板上。假使洗车,这位置上黏着的东西也不易被发现。

    升上车窗,冯铭开启外观和手机差不多的卫星定位追踪器主机,对开车的大武说:“ok。搞定了!”

    大武点点头:“虽说快过年了,路上车辆少,可老这么近距离跟着难保不被她家发现,装个定位器,隔上点距离也不怕跟丢了。”

    今年这个年,他俩注定要在外地度过了。不过任务第一,想以前在部队的时候,这种情况也时有发生。说不渴望和家人团聚是假的,但想到老首长家里,有人和他们一样。此刻也奔赴在任务途中,顿时有种“一样荣光”的骄傲感。

    “不是说她家过年会去禾家埠?那附近应该有365天天天不打烊的饭店酒楼吧?咱俩租个望得到她家阳台的包厢,架个高倍镜,点一桌J鸭鱼R,照样能过年。”

    冯铭说着说着,还砸吧了一下嘴。

    大武听得嗤声笑:“还不知小禾家附近有没有这么好位置的饭馆酒楼供咱们边开工边吃喝,有的话就满足你。”

    “说得好像你不用吃喝一样。”

    “那是,咱有一年去边境出任务,也是除夕,整整三天没吃上热食。喝口热水都嫌奢侈,什么刚出锅热气腾腾的J鸭鱼R、馒头饺子,也就脑子里想想。事实上那会儿也不敢想,越想越饿……”

    “……”

    从机场到清市起码得开一个小时。大武和冯铭边开车,边忆苦思甜。

    前头禾薇家的车上,也聊得热火朝天。

    当爹妈的一段时间没见着自家孩子,哪有不想念的。

    只不过想啊惦记之类的R麻话没好意思挂嘴上罢了,但还是会变相地问你学校生活咋样啊、有没好好吃饭好好读书啊、考试成绩没退步吧、平时得空了有没上哪儿玩啊、交没交新朋友、新朋友咋样、家住哪儿的等等。

    问完这个问那个,而独对儿子时。俩口子还额外多了个话题,那就是问他:“交没交女朋友啊?我听你付姨说现在的学生啊,挨过高考上了大学就开始思想放松,你小子老实交代,有没有背着我和你爸偷偷摸摸搞对象?”

    之所以不问闺女这个问题,还用说嘛,闺女读的那可是女校,C心这个言之过早了吧。禾母对此很是自信。

    禾薇和圆圆默默对了个眼神,心虚啊。要是被爹妈知道自己已经和贺校官确立了恋爱关系,不知道会不会被她娘从机场一路批斗到家?

    禾曦冬则哀嚎一声:“老妈!饶了我吧!我要找对象了还能不告诉你和爸?都说了没有没有没有!你咋就不信捏?”

    坐副驾的禾母转过身子、掏掏耳朵,咕哝道:“没有就没有嘛,嚷这么大声干啥!耳朵都被你震聋了。”然后从脚边的环保袋捧出一个三层食盒,带保温功能的。家里做的吃食,到这会儿盖子掀开还在冒热气,赶紧招呼几个孩子先吃点热乎的垫垫肚子,到家还要好一会儿,飞机餐就那么一小盒,能顶什么饿。

    “圆圆,J爪鸭翅慢慢啃,先喝点热粥,大姨起早熬的,可营养了。”禾母说着,从环保袋里摸出三个不锈钢碗和不锈钢勺,每个孩子发一套,像幼儿园小盆友分点心一样,端着碗排排坐,由禾母一勺一碗给他们分粥。除了营养美味的八宝粥,还带来了一小坛R末豆瓣酱和酱萝卜条,给仨孩子们下粥吃。

    等他们吃的差不多了,禾母才继续说:“我和你爸商量着明天让你们在家休息一天,后天一早咱们出发回禾家埠过年。你们要不累,明天出发也行,过年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早一天去,搞卫生也宽裕……”

    禾薇和兄长对了个诧异的眼神。

    往年都是腊月廿七、廿八才回禾家埠,今年店里生意那么好,怎么反而提早歇业了?

    “妈,是不是店里生意最近不大好?”

    被儿子一针见血地指出,禾母噎了噎,随即梗着脖子驳道:“没有的事!”

    “肯定有!”禾曦冬见她说话这表情,越加肯定了。

    “妈,有啥事您就直说,一家人难道还要瞒着?”禾薇也柔声劝道。

    禾母瞪了眼闷头开车的禾父,叹了口气道:“也不是不好,是被抢了。”

    “啊?被抢?”

    仨孩子面面相觑。

    圆圆气呼呼地骂道:“哪个不开眼的敢抢我大姨家的生意?!”

    “是啊妈,同行竞争虽然激烈,但我们家的店不是已经做出品牌了吗?元旦那天我打电话来,你还说网上的单子爸忙得都没工夫接,这才几天工夫啊,不能吧?会不会是临近年关生意清淡?这有啥关系,生意淡咱就早点休息,让老爸也好好过个大年,等开了年忙起来,又该听你叨念单子太多爸忙得连睡觉时间都不够,所以妈你别想太多了……”禾曦冬宽慰道。

    禾薇也在一旁蹙着秀眉点头。即便是隔壁新开了家和禾记一模一样的木器店,这么短时间也抢不走她家的生意吧?要知道,她家很多单子都是事先签了合同的。除非……

    禾薇神思一凛,抬眸问禾母:“妈,是不是专柜那边不想和我们家做生意了?”

    禾记目前的生意,除了禾父和禾大伯管着的两家实体店外,一半生意还得靠专柜订单。

    “禾锦记”虽然已经渐渐创出自己的品牌,但终究还不稳定。生意好的时候,一天接个几十个大单没问题。可清淡的时候,就那么一两单,且还是洗脚桶、木盆、木凳之类的小单。

    所以就目前来说,网店生意只能当外快。若是全指望网店,以禾记铺开的大排场,铁定亏本。所以网店生意清淡,不至于让爹妈脸色这么难看,能让他们如此肯定生意被抢的,十有**是专柜那边出了问题。(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