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21章 超级运气王
    “师兄,你快回来吧!这都五年了,谁知道那蠢鸟体内的能源晶有没有随粪便排掉,把时间耗在那边不值得啊!基地迫切需要您的指挥啊师兄!”手机那头响起师弟焦灼的嗓音。

    中年男人牙关咬地嘎嘣响。

    两相一权衡,的确是实验基地更重要没错。

    先前那几个小号基点被华方破坏,他怒归怒,还不至于心痛。但这次不一样,那是中心基地!他为之奋斗、建设了一辈子的成果!凝结他多少心血在里头啊。要是也被华夏方摧毁,那他真要发狂了。

    华夏!特行队!好样的哈!这么隐秘的位置,都能被你们寻到!既然来了,新仇旧恨一起算,老子送你们一份大礼!

    可如此一来,就得先放弃那只蠢鸟以及鸟体内携带的据他十多年人体研究表明应该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能激发人无上潜力的能源晶。

    中年男人暗叹可惜。把他好好的计划全打乱了。都是那帮讨人厌的华夏鞑子,像苍蝇叮肉似地紧咬着他的实验基地不放!不就是找了几个华国人做活|体实验么,华国人口那么多,少几具又怎么了?至于和他这么过不去么。

    哦,他差点忘了,死在他手上的特行队员加起来能凑一支足球队了,难怪这么紧追不舍,感情是来报仇的。啧!可怜催的!恐怕又要让你们失望了,老子新研发的骤冷剂,指甲盖一片就能把你们整个小队冻成冰雕!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随后向电话那头的师弟布置了一番任务,踏着夜色以火烧眉毛的速度赶赴基地坐镇去了。

    也正因此,禾薇放出去的电子蜂没能尽快将目标信息及时传回蜂巢。因为它还在飞往边境的路上呢。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

    禾薇考完期末考、进入寒假,蜂巢依旧没有收到来自电子蜂的追踪消息。

    液晶屏始终处于普通的时钟模式,说明电子蜂还没有追上目标。

    一天两天的,禾薇兴许还会惦记。时间一长,她就觉得这事儿八成是黄了。就说不该太相信那残缺不全的生活载体赠送的高科技玩意儿。

    虽说到目前为止,基础版的清洁器的确很好用,但保不齐是她那天运气好。抽到了个完好无损品。

    至于电子追踪蜂<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许是手气太差了,抽到的是零部件有故障、某部分软件没衔接好的。放出去没多久就挂了,抑或是被人当成普通飞蚁顺手拍死了。除四害嘛。禾薇自己就对这一类飞行小爬虫敬谢不敏。

    总之,电子蜂迟迟不来追踪信息,禾薇也渐渐把这个事儿给抛后脑勺去了。

    谁让年前这段时间实在太忙。先是一周紧张的期末考复习,接着是连续三天、每天两门的考试。考完后脑袋是轻松了。可身体并不。说好要为福利院老人孩子送温暖的,可不能光嘴巴说说。平时都是两个姐姐在那儿忙前忙后。放假了怎么滴也要跑一趟吧,为老人、孩子送上过年的温暖和祝福。

    之后就是到处拜年送年礼了。

    贺家、许家、顾家、唐家……挨家地跑。

    爹妈让老吴拉了车年货到京都。有特地蹲了几个早市从渔码头挑来的红膏梭子蟹和特级大泥螺腌的咸呛蟹和醉泥螺;有跟水果店老板娘新学会的灌腊肠。虽然是初次手艺,卖相不是顶好,但味道着实不错。肠衣和瘦猪肉都是跑乡下买来的家养土猪肉。调味料也是自己拌的,绝对的干净、健康。除外还有禾母自己酿的米酒、梅子酒、甜酒酿,熬的辣酱、肉酱、豆豉酱……都是邮寄不方便的吃食。

    另外。几位长辈牙口好,传统的年糕、冻米糖吃一次不过瘾。禾母小年前打年糕,特地多打了一百斤;纯麦芽的芝麻花生冻米糖也新做了五十斤,十斤一袋扎牢口子,让老吴拉来了京都。可不得代表爹妈挨家送啊。

    好在不止她一个人。

    圆圆童鞋腊月廿十这天考完期末考就放寒假了,嫌独自在家无聊(完全把他爹给忽略了),提前改签飞来了京都。禾薇由兄长载着去机场接机,三人汇聚后,组队在平时车满为患、临近年关逐渐显得冷清的京都街头快乐地兜了半天风。

    老吴的年货车一到,三人自动自发组成小队送年货,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倒也热闹。

    等到小年这天,上午去机场接干爹干妈,中午是小年的团圆宴,晚上是兄长二十岁生日宴。

    总之,从期末考前的复习周开始一直到腊月廿三的小年夜,禾薇连和空间里恣意蹦跶的小不点沟通的时间都木有。“充实”这会儿还有个名字叫“累成狗”。

    好不容易忙完,兄妹仨准备回家了。禾父禾母还等着他们回禾家埠过年呢。

    回家的机票禾曦冬一早就定好了,腊月廿四中午。贺老爷子打来电话问禾薇三人的登机口,说是临时又添了点年礼准备让警卫员直接送去机场。以前一个老部下送他的正宗长白山野山参和鹿茸,因为有两份,一份让禾薇带去给她爹泡酒喝。

    “确实是长年份的珍稀货,可不能搞丢了啊,贵不贵的倒是次要,主要是难得,你爹喝了要是喜欢,再想要第二份我还得候着机会。”老爷子哈哈笑道。

    再三叮咛禾薇这野山参和鹿茸随身携带,甭搞什么机场托运,那玩意儿不靠谱。

    像上回他那对双胞胎孙子旅游回来,给他带了根蛇纹木雕手杖,装在长方形礼盒里,起飞地机场非要他们托运,结果好了,人回了京都东西不见了。一查记录居然说没有录入搜不到任何信息,说的好像那手杖长翅膀飞了或是长脚跑了。最后机场赔了两千块,还说是上限了。哼哼!两千块?还不够买手杖一小截的。

    “……所以啊,这东西咱不搞托运,随身携带多安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反正也不重,我给你装盒子里了,你要嫌麻烦就让圆圆提着,他这趟回来比暑假胖了,正好让他减肥……”

    圆圆在一旁直龇牙。

    看得禾薇忍不住直乐。但老爷子说的野山参和鹿茸她可不能收,太贵重了。

    老爷子不高兴了:“嘱咐你几句是怕你搞丢,谁问你收不收了?你要不说登机口也成。我这就让小李跑一趟清市。我就不信那么小一座城市。还能找不着你家。你就说你到底要哪种送货方式吧!”

    禾薇闻言,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许姥姥有句话还真说对了:贺老头儿拧巴起来,八头牛都拉不正。

    万一他老人家执拗起来玩真的。这大过年的,岂不是折腾敬业的小李同志奔来跑去过不好年?

    于是只好提前出发,去机场之前顺道又拐了趟贺家。

    才到贺家的别墅门口下车,就见一个小小的白团子迎面扑来。

    禾曦冬和圆圆都被吓了一跳。

    等看清禾薇怀里的东西。才松了口气。原来是珍珠小盆友啊,虽说没见过。但禾薇跟他们讲过,巴掌大的身板子,再配上雪白的毛发,太好认了。

    老爷子跟在后头。吹着胡子向禾薇告状:“你不知道这小东西多淘气,把家里报纸撕一地也就算了,昨儿还把曜南他媳妇的脚链子给咬断了。珠子撒得到处都是,差点没摔死老子。”

    珍珠小盆友哧溜一下从圆圆的手上窜回到禾薇怀里。还头朝里,对着贺老爷子的屁股撅得高高的,把其他人逗得噗嗤乐。

    “爷爷,那你有没有惩罚这淘气的小东西啊?我们小时候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可没少挨你训。”圆圆扶着老爷子往屋里走。

    “那可不!胡慧那脚链子断了,价钱倒是不贵,不过说是戴了很多年有感情了,我给了她五千块让曜南陪她买条新的去。那五千块可不得从它伙食费上扣啊。这不,蹲窝里哼哼唧唧地闹绝食呢,一听你们来了,才从窝里窜出来,之前怎么喊它都不睬我。这小东西……”

    小家伙在禾薇怀里抬起头,睁着小鹿般湿漉漉的乌圆眼睛,哼唧了两声,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诉委屈,看得禾薇好笑不已,点点它的小鼻尖说:“做错事了当然要挨罚啦,下回别这么淘气了知道吗?要是害得爷爷摔一跤,可就大罪过了。”

    因为要赶飞机,所以禾薇三人没在贺家多停留。喝了口茶、吃了几块点心,提上老爷子非要她带回家的野山参和鹿茸,就准备出发了。偏偏小家伙怎么也不肯从禾薇怀里下来。

    老爷子挠挠头,老脸有些羞窘:“不会把它逗狠了吧?以为我真不给它好吃的了?想另投明主?”

    圆圆边笑边纠正:“爷爷你这话不对,姐本来就是它主人,你充其量就是它保姆,还是虐童的坏保姆。”

    老爷子一本正经地捋着胡子道:“还真是,得!那我这保姆是被辞退了?”

    “哈哈哈……”

    笑完还是得解决问题啊。小家伙说什么都不肯下来怎么破?来硬的?众人不忍心,最后还是禾曦冬说了句:“要是贺爷爷放心,咱们带家去吧,开了年再带回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贺老爷子有啥好不放心的,这小东西本来就是送给禾薇的,连连摆手:“带走带走!老子早就嫌它碍眼了,天天和我抢报纸,还没看完呢,就被它撕成碎渣渣垫狗窝去了……”

    禾薇三人耸肩闷笑。就此通过“带小家伙一块儿回清市”的决定。

    可机场里托运宠物需要带锁的笼子,家里这只自制狗窝显然用不上。等到了家再寻个果篮做只新窝吧,再不济让她爹用废木料垒一个也成,总之不会让它没地方睡觉。

    但小家伙貌似对果篮垒的窝情有独钟,还是禾薇好说歹说才让它松了爪子下的果篮提手。最后篮子是留下了,做盖毯的软毛巾却被拖了出来,仰着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禾薇,似是在说:小爷认床,不带床带条被子也成。

    禾薇哭笑不得,只好连同毛巾一块儿抱它上车。

    途中遇到一起追尾事故,司机一个急刹,小家伙倒是赖在禾薇怀里趴得稳稳的,但小被子——软毛巾掉了。

    禾薇弯腰去捡,看到两颗水晶珠子从毛巾里滚出来,想必就是胡慧那串脚链里散落的,被小家伙带进了狗窝。

    想着,顺手捻起那两颗小巧的水晶珠子,脑海里响起系统君惊喜的欢呼:【能量源!】

    禾薇一个手抖,差点把怀里的小家伙摔出去。

    纳尼?随便捡到两颗珠子,就有一颗是能量源?要不要在额头贴张“超级运气王”的黄仙庙签文?

    【嘿嘿!本君没说错吧?总有一天能把生活载体的能量源凑齐。】

    禾薇把玩着这颗能量源回道:别又是一颗边角料。上回是鸟窝,这回来个狗窝?

    系统被她堵得没话说,蹲到角落画着圈圈埋怨来自母星的“小伙伴”不争气,害他在小薇薇跟前丢老脸。

    ……

    虽然昨天下午就在手机网上选好座位了,但因为有好几个大件的行李要办托运,所以一到机场,三人就直奔候机楼办理值机手续。

    禾曦冬和圆圆童鞋此刻充分发挥了其身为男生的优势,和司机兼伙计的小李同志一起将笨重至极的行李抢到手上,只留给禾薇一个轻便的只装有零食点心的旅行袋和一个家庭装热水壶——供三人候机时吃喝之用。

    珍珠小盆友这会儿也乖乖进铁笼子了,一会儿也要被贴上票签进入托运渠道。

    禾薇正弯着腰和珍珠小盆友话别,胳膊肘被人捏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赵、赵赫哥?”

    赵赫深深看了她一眼,才点了一下头,眉眼间染着和煦的笑意问:“你怎么这个时候在机场?放寒假过来玩?这是要回家?”

    “不是,我这个学期转学来京都了,这会儿准备回家过年。”

    禾薇简要解释了一下,没说遭绑架、差点命丧明华山的事。

    可即便她没说,赵赫也感到了不对劲。海城一高读的好好的,为何要转学?还转到离家这么远的京都,她家人放心?(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