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18章 百万小富婆
    唐宝茵裹紧羊绒披肩,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平时进出都是暖气房、空调车,何曾有过在零下十几度、呼出的热气几乎能立马凝成霜的户外干等的经历,忒特么狼狈了。

    发誓回去后要好好查查这个路段,到底是哪个生儿子没屁眼的王八羔子,往路面撒黑心钉,揪出来不揍得他哭爹喊娘她就不姓唐。

    “薇薇你冷不冷?来来来,我把披肩分你一半。早知会出这种事,就把阿智送的水貂大衣披上了,出门前没翻黄历,擦!可本命年早过了啊,怎么这么衰啊,你说我改天要不要去庙里上个香拜个佛?”

    禾薇原地蹦了几蹦。她倒是还好,穿得多,保暖性极好的羊绒衫、羊绒裤都穿着呢,不像二姐,上身好歹还有件羊绒大衣,可下面就一条弹力打底裤,即便是高品质的天鹅绒,低温环境里待久了也受不了啊。

    好在陆言谨来的还算快,唐宝茵话匣子刚打开,陆言谨那辆白色大奔就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了。欢天喜地地爬上车。

    “这条道你不是说闭着眼睛都会开吗?”

    陆言谨等两人坐稳,把来时路上用车载充电器充饱电的暖手宝递给两人,又拿出随带的保温水壶,让两人喝了几杯热水暖暖胃。关心妹妹是必须的,但不妨碍她调侃唐宝茵。

    唐宝茵被暖气包裹,整个人感觉又活过来了,长舒一口气,说:“闭着眼会开没错啊,但黑心肝的往地上撒钉子,老娘那车轮子可没长眼,一碾可不就爆了。还一爆爆俩。小谨我和你说,我一定要拿到那条路的监控,好好查查到底是哪个混账东西赶在老娘的地盘撒钉子,不揪出来给他个血的教训我就让我家阿智出门被狗追,真冻死我了……”

    “噗嗤……”

    陆言谨和禾薇都被她逗乐了。

    车子缓缓驶离事故现场。往三人合伙的陶艺吧驶去。

    不远处一辆不知何时靠边停的私家车此刻摇下车窗,露出中年男人戴着墨镜的脸,手里把玩着一管形状有些怪异的枪,倒出里头剩余的“子弹”。竟是和扎破唐宝茵车轮的黑心钉一模一样。

    “手上确实没提鸟笼,那会是在哪儿呢?莫非留在学校没带出来?”

    中年男人盯着白色大奔驶去的方向眯眼思索了一会儿,摇上车窗,掉头往南郊园的方向驶去。

    禾薇一行人到了闹市区的陶艺吧,唐宝茵从路上开始就捧着手机给她家阿智打电话。到下车还没讲完:“……就是嘛!你说过不过分,好好的马路,东一颗黑心钉、西一颗黑心钉的,扎破我两个车轱辘,要不是我身手利索,我和薇薇哪能毫发无损地从车上下来,没准你们要去医院探望了……阿嚏!你瞧,我都感冒了。那杀千刀的黑心商,不把他揪出来,难平我心头怒火……还是我家阿智最好了。那你赶紧查去,我等你消息,么么哒……”

    陆言谨和禾薇相视一笑,留给唐宝茵煲爱情电话粥的空间,先去里头参观了。

    “……原本就这么一间,楼上楼下。现在把隔壁两家门店也吃下来了,我和宝茵琢磨着把这间当接待室,左边陈列室,右边休息室兼茶水间。楼上三间都做工作间。装修图纸已经出来了,我给你看效果图……”陆言谨从包里拿出陶艺吧的装修细稿和效果图。“你觉得咋样?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禾薇上上辈子学的就是设计,看起设计图自然不在话下。

    认真看了一遍每间房的装修细稿,其他的都挺好,就个别细节。她觉得有必要改一下:

    一是插头,建议多安几个,且最好安那种二插和三插能同时使用的大插座。现在市面上的插座,也不知怎么设计的,明明有二插、三插两项功能,碰上粗一些的插头。就没办法兼用了。

    二是陈列柜尽量都安上玻璃门。别看效果图上格子状的陈列柜很漂亮,时间一长就会发现,不安门的柜子那简直是灰尘累积器,没几天就灰扑扑的一层。陈列在里头的物品天天擦拭吧,没那个工夫,不天天擦吧,容易积尘,久了还褪色。安上全透明的玻璃柜门,既不影响欣赏又干净,顶多就花点玻璃钱。

    陆言谨觉得有道理,拿笔在细稿上备注好,回头和设计师沟通、修改。嘴上不住地夸赞禾薇:“……幸好拉你过来看看,要不然等定了型再想修改也没辙。”

    “什么没辙啊?”唐宝茵终于和她家阿智煲完电话粥了,满面春光地走进来。

    陆言谨笑睨了她一眼,把禾薇刚刚指出的几个细节简略说了一遍。

    唐宝茵乐呵呵地搂过禾薇,摩挲着下巴说:“哎呀,二姐又想奖励我们家亲爱的小妹了,要不晚上咱们去搓顿好的?这回不带家属,就咱们仨,依旧是满汉楼。吃完上我那儿玩去,晚上薇薇住我那,小谨你来不来?”

    “来!”

    三人一致通过陶艺吧的装修事宜,又说了福利院的体检安排,冬衣等年货最迟小年前也能送过去了。手上的事情全部搞定,心满意足地跑去满汉楼搓了一顿。

    因为没点酒水,菜也没上回那么多,三个人消费了十万出头,禾薇依然觉得好贵,可唐宝茵却说:“这是满汉楼的最低消费了,没个十万他们都不想接待。”

    “等生态农庄开起来了,咱们在家就能吃到满汉楼品级的菜了。”陆言谨笑着说。

    禾薇这才记起,自己和贺校官貌似还在徐太子牵头的生态农庄里凑了个份子。

    “可不是。”唐宝茵一脸雀跃地接道:“等农庄开起来,咱们就有地儿消遣了,吃到嘴里的也放心。满汉楼之所以定价高,除了菜单是满汉全席,推崇的不就是绿色食材么,据说蔬菜瓜果一律不打农药、不含激素、不添任何人工剂,沤的也全是农家肥;鸡鸭鱼肉海鲜也都是无污染、无激素、不喂饲料,这才定出那么高的价格,也没人去投诉。如果只是市面上批发来的,定价这么高。物价局第一个不予核准。后台再大,民众抗议声大也没辙啊。”

    禾薇好奇地问:“徐大哥开农庄,是不是也想开家满汉楼这样的酒楼?”

    陆言谨忍不住笑:“你听他吹牛!他就是兜里有点闲钱放不住,徐爸他们又不准他投资会所一类的。说是影响不好,这才想一出是一出的搞了这么个生态农庄。不过你们放心,既然钱投进去了,他还是很认真地在策划实施的,况且这类投资短期看不出什么。前景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咱们几家以后不缺绿色健康食材、也不愁消遣没地儿去了。”

    唐宝茵和禾薇异口同声:“我们有啥好不放心的。”

    “倒是你!”唐宝茵笑嘻嘻地朝陆言谨挤眉弄眼:“这么不遗余力地帮你家太子爷解释,某人知道吗?要不我帮你转告他?也好让他感动一把,其实我家小谨对他还是很关心、很支持滴……”

    “死丫头!浑说什么哪!”陆言谨被说得耳根有些泛红,佯装恼怒地扑了上去,两人嘻嘻哈哈地扭做一团。

    禾薇在一旁看得抿唇直乐呵。三姐妹共处一室彻夜长谈神马的不要太温馨。

    第二天,三人被唐宝茵的手机来电吵醒,睡眼惺忪地顶着一双黑眼圈爬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噗嗤乐了。都不知道昨晚是几点睡的。聊到后面,都迷迷糊糊了,说了啥自己都不知道。

    唐宝茵边刷牙边接电话,嘴里嗯嗯唔唔的,一看她那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欠抽样,就知道肯定是罗智打来的。

    挂了电话,漱干净口,有点不好意思地对禾薇两人说:“阿智说昨天那路段的监控拿到了,确实有问题,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去他那儿瞅瞅。”

    “行了,就是想见你呗,不用跟我们解释的。”陆言谨笑着打趣她。

    唐宝茵咧嘴一笑,也不反驳。

    三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家里糕点多。总能找到各自喜欢的口味,再一人一罐牛奶,热水烫了烫,边吃边下楼。

    陆言谨开车,先送禾薇去京大,再把宝茵送到罗家。至于她。身为三姐妹当中的老大,肩负着陶艺吧的装修和福利院的体检安排,任务艰巨着呢。

    “大姐,五万真的够了吗?”

    禾薇把冬衣的款子用手机转账给陆言谨的时候再三确认。

    这是她们三姐妹昨儿晚上约好的:禾薇给福利院添冬衣,陆言谨出钱联络并安排体检,唐宝茵负责添置其他年货。

    可虽说陆言谨联系上了一家羽绒服生产厂家,批量进货肯定比市面价低得多,但架不住福利院人多啊,老老小小的加起来,足有两百来号人呢,一人一件质量有保证的保暖羽绒服,五万真的能搞定?

    想她上辈子跟着嫡母做慈善,捐出去的银两、米面从来都是嫌少不嫌多的,所以才决定多捐点。要是捐了却不够一人置一件新衣服过年,那就难为情了。

    “够了!大姐还能骗你不成?”陆言谨好笑道,眼角扫到已经从大门口出来的禾曦冬,朝禾薇努努嘴:“你哥出来了,好好玩去吧,其他事回头再聊。放心!有大姐在。”

    “就是!”唐宝茵揉揉禾薇的头,笑着说:“大姐的统筹能力强着呢,她说够了那一定是够的。去吧去吧,小小年纪学大人发愁干什么!二姐答应你,等你放假了带你去福利院,让你亲眼看看、亲手摸摸你送大家的冬衣,那总能放心了吧?哈哈!”

    禾薇两颊羞窘地被两个干姐姐哄下车去了。

    “小不点没带出来?”二十四孝好兄长看到她,头一句问的就是这个。

    禾薇囧。怎么每个人见面第一句话都是问候她家小不点。小不点在空间里快活着呢,可她不能说。

    好在禾曦冬也就那么顺嘴一问,没等她回答,兀自说起放假后的事:“机票我都定好了,腊月廿四中午十一点半的飞机,加上圆圆一共三个人,没错吧?”

    “嗯。”禾薇用力点头。不再问起小不点就好。

    禾曦冬忍不住摸摸妹妹的头,咧嘴一笑:“走!看展览去!”

    古玩展览设在和平会展中心,距京大有点距离,兄妹俩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和平会展中心旁边是一家比较有名的4S店,禾薇看到后,心里一动,偏头问兄长:“哥,你生日我送你一部车怎样?想要什么样的款式等看完展览回来你自己去挑。”

    “诶?”禾曦冬从手机地图抬起头,刚在出租车上看司机娴熟地操作方向盘,还在想过年回去借老爸的车子练几把过过瘾。驾照是拿到手了,可没车练心痒痒啊。

    脱口想问妹妹哪来的钱,蓦地想起上个礼拜开出的鸡油黄翡翠,抽了抽嘴角,宝贝妹妹已经是百万富婆了啊。

    禾薇见他怪怪地瞅着她,一句话都不说,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的语气,应该没有让人听了不舒服的地方吧?还是说,兄长嫌她拿钱砸人、严重损伤了他的自尊心,从而不高兴了?连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啊哥,就想着你驾照考出来了,有部车代步方便些。要是你不喜欢,那就当我没说,我再仔细想想其他礼物……”

    禾曦冬忽地笑了,用力揉揉妹妹的头,“傻丫头!哥高兴都来不及呢,哪会不喜欢。哎呀我们家薇薇居然成百万小富婆了,哥本来还想过年回去向老爸老妈显摆一把股票大丰收的,你这八百万一砸,他们眼里估计没我这个人了。”

    见妹妹噗嗤笑了,他才舒了口气,拉起妹妹逛起展览。

    没逛几分钟就蔫菜了。嘴里直咕哝:这什么展览啊,净是些不值钱的东西。瞧这铜钱,一模一样我家有一抽屉。这陶罐瞅着怎么那么像我家的咸菜缸,确定是古董?……枉宣传做的那么好,没准师傅也是被骗的,早知就不来了,巴拉巴拉……

    其实心思早跑妹妹允诺他的四个轮子的家伙上去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