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17章 单身汉辣么多,有动心的没有

正文 第417章 单身汉辣么多,有动心的没有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因着米小糖姑娘的关系,禾薇和赵英霞来了次久违的联络。

    赵英霞前阵子出国拍戏,这段时间又在南城,这半年几乎一直在外头,忙得脚不沾地,以至于还没和蒋佑铭等圈内熟人联系过,也就没听说禾薇已经转学到京都的事。

    乍一知晓,欣喜万分:“南郊园女校啊?那离我家挺近啊,等我回京都,你上我家来玩儿,我闺女可崇拜你了,到时啥都别带,给她签个名、合个影就行,哈哈……”

    米小糖在一旁挤眉弄眼地以口型说:“是吧?我没骗你吧?我表妹绝壁是你的忠实粉丝。”

    自打知道禾薇就是“禾家小囡”,米小糖摇身一变,成了高二五班里追随禾薇的头号粉丝,后头还缀着好几条尾巴。几乎是禾薇在哪儿,哪儿就能看到这帮活泼的姑娘上蹿下跳的身影。

    白天的课程不用说,本来就一起上的。只有晚上的选修课,就米小糖和禾薇有一节相同的陶艺课,其他人选的都不一样。要不是学校有规定中途不得随意调课,没准会追着禾薇来挤实验室。

    吃饭也经常一块儿。不过几个姑娘还算有分寸,不是那种“我想咋样就咋样”的蛮霸性子,总会事先问过禾薇,譬如“中午一块儿吃饭啊”、“晚上一起去大食堂吃火锅咋样”等。禾薇如果和周洁莹有约,如实说了她们也不会跟,除非请她们一起吃。而若是没其他事,和她们搭伙也挺好的,总归比她以前一个人进餐热闹多了。席间你一个八卦、我一个八卦的,比看娱乐报还有味。

    睡觉就没办法了。学校管得严。值周老师每晚都会抽查,一旦查到哪个宿舍收留校外人员抑或是同校女生挤一一块儿,轻则警告、记过,重则开除。所以,饶是米小糖心痒痒地很想带个榻榻米去偶像宿舍打地铺夜谈,也不敢触碰校纪里这条堪比红外线的硬性规定。

    但休息天或是没课的下午,只要禾薇在宿舍。她们都会有事没事来报个到。逗逗被禾薇放出空间的小不点,吃吃点心喝喝茶,唠唠大部分女生都感兴趣的美容、打扮话题。如果有校内校外的八卦新闻,那就更好了,一旦开场简直停不下来。

    周洁莹有时也会来,独自在宿舍待久了很容易闷的。禾薇这里多热闹啊。而且听这些姑娘们胡天海地侃大山,心情想不愉悦都难。

    禾薇的宿舍光洁度堪称全校第一。即使是有洁癖的到了这儿也挑不出错。椅子不够坐就盘腿席地。反正暖气开得足,直接把地板当沙发,瓜子一把、水果一盘,围坐一起唠八卦。

    自己班团结友爱。不代表其他班也一样和睦相处啊,龌龊事多着咧,像二班的谁谁谁遭同桌排挤啦、三班的某某某因为不上道被同班女生关在教学楼厕所一整晚啦、四班的班花学期初才说交了个十五中的男朋友学期还没结束就传出劈腿传闻啦。甚至还有初中部的大事小事、高三学姐们的各路八卦……总之,禾薇是坐地日行八万里的节奏啊。无论是关注的还是没关注的话题,总能第一时间掌握。

    禾薇起初还会随着米小糖等人声情并茂的阐述惊讶一把,听得多了耳朵就起茧了,到后期基本是左耳进右耳出。实在是大部分八卦的主角,她都不认识谁是谁,权当娱乐新闻听了。但和米小糖她们的革命友谊却是实打实地建立起来了。

    一月最后一个周末如期而至。

    周六这天,唐宝茵早早就来接禾薇了。

    “今天没带小不点出来啊?”

    唐宝茵见她手里只提了个扁平的环保袋,没有鸟笼,顺嘴问:“晚上不是说好住我哪儿了吗?留它在宿舍没问题?”

    禾薇摸摸鼻子,不知道撒谎会不会变长鼻子,“托同学看顾了。师傅特地和我说,临近年关外头不怎么太平,这鸟又比较罕见,说不定会被盯上,让我尽量别带它出门。”事实上,已经被盯上了。

    一听有人盯上干妹妹的鸟,唐宝茵的毒舌功能转瞬开启,把那些个偷鸟贼、偷狗贼狠狠骂了一通。直至快到唐家大院,才转而说起今天到场的亲戚:“来的人有点多,你不用紧张,我们家经常这样,我爷奶喜欢热闹,习惯就好了。”

    禾薇乖顺地点头。

    然而等亲眼看到,才深有体会。唐家可真是人口大家啊。光是唐宝茵一辈的兄弟姐妹就挤了大大一张圆台面。这还是几个大的外出公干赶不回老宅聚餐的情况下。

    如果人员到齐,别说一张圆台面,两张都嫌挤。配偶、对象不要带啊,这一个拖一个的,可不就多了。

    禾薇送二老一副事先装裱好的手绣年画做伴手礼。

    正菱形的裱框里,红底金线绣着几个大字,居中是一个大大的篆体“寿”字,四个角分别是“福”、“禄”、“喜”、“财”,由金线绣成的美感线条连在一起,大小只有“寿”字的五分之一,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不会让人看着凌乱。

    类似的手绣年画,禾薇已经攒了好几副了。相对色彩繁杂、画面感丰富的花鸟鱼虫等绣画来说,这类年画绣起来简单的多。但装裱好了同样美观,意义也好。比如送老人“寿”,送身在官位的亲朋好友“禄”,送顾绪一类的生意人“财”,送家有喜事的“喜”,“福”字更是百搭贴,不限身份、不拘场合。

    “好好好!这礼物好!”唐家二老拿到手上,连着赞了一串的“好”字。

    唐老爷子没等老伴多看几眼,就抢到一边细细欣赏去了。

    唐老太太嗔睨了他一眼,欢喜地拉过禾薇,让她坐在自己旁边,拍着她手背问她喜欢吃什么呀、学校里伙食怎么样、平时有什么爱好……话题扯得越来越远。

    最后,老太太一本正经地问禾薇:“过了年十八岁了吧?奶在你这个年纪啊。大闺女都能打酱油、二小子也满周岁咯。你们现在成婚晚了,谈对象也相应迟了,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迟早会有这一天,早相看比晚相看好,时间宽裕啊。要知道,找对象可不是简单的事儿。可得擦亮眼睛仔细找。找好了幸福一辈子,找不好受难一辈子。所以啊,”

    话锋一转。笑眯眯地看着禾薇说:“奶给你介绍个对象咋样?你看我家这些小子都长得不赖吧?那叫什么来着?基因!对!我和你唐爷爷年轻时那可是大姑娘捧、小伙子追的。隔着十里八乡都有人知道咱俩的名儿,你道为啥?手脚麻利长得好啊!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也好,你瞅瞅,仔细瞅瞅。不赖吧?岁数也相差不多,有小两岁的。有大三岁的,也有和你同年的,性格也各有各的长处,你喜欢啥样的?别害羞。尽管挑!挑好了下午让小子陪你逛街溜达去……”

    唐宝茵真心给她老人家跪了。

    心说奶啊,人家薇薇已经有对象了,而且那对象您又不是不知道是谁。贺老爷子在您二老跟前显摆不止两次了吧?怎么还能当不知情的给薇薇介绍对象呢?还有王婆卖瓜那一手。听得我都脸红,您老就不怕贺老爷子冲上咱家来算账哦。他那火爆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真是……

    其他兄弟姐妹见状,有背过身偷笑的,有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闷笑的,更有趴胳膊上捶桌板的,总结起来就一个字:乐!

    这种事老太太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驾轻就熟啊,看情形也不大可能会是最后一次。所以他们只管吃吃喝喝顺带看戏就好。至于宝茵带来的妹纸,牺牲你一人、成全俺大家,辛苦你了!委屈你陪老太太唱会儿戏,撑到下午一点半二老都去午睡,咱们就都解放了。

    老太太一说停不下话,禾薇连插个字的机会都木有,只好囧囧有神地听老太太从最大的单身孙子数起,挨个儿往下介绍,直说完最后一个孙子的生平简介,才一脸骄傲地看着禾薇问:“咋样?有动心的没有?”

    禾薇:“……”

    唐宝茵抹了把脸,挥开笑趴在她肩头的堂妹,无奈地提醒老太太:“奶,薇薇家里不允许她大学之前找对象。”

    “瞎说!”唐老太太眼一瞪,驳斥孙女的话:“那贺老头儿怎么老在我跟前显摆他大孙子的对象啊?难道薇薇不是他口里的大孙媳妇儿?你当我不知道!”

    “噗……”底下一阵喷笑。老太太露马脚了。

    禾薇已经囧得没想法了。索性老老实实坐座位上,当老太太口里那个“大孙媳妇”另有其人。

    唐老太太这时也反应过来露陷了,老脸有些尴尬,但依旧对禾薇说:“别以为奶|奶是开玩笑的啊,奶|奶可是很认真的。”很认真地挖贺家的墙角。

    “……十八岁就定下另一伴,是不是太早了点儿?多相看几个再定嘛。万一找到比贺家大孙子更好的呢?没试过又不知道的。你看我这些孙子、外孙是不是都很棒,我可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是真的很棒哦……”

    除了禾薇估计人人都在心里狂笑得打跌:您老的确不是王婆,您老是一百个王婆的集合体。

    总之,周六这天的唐家聚餐,在老太太唱念俱佳、大伙儿闷声笑得肚子疼的和乐融融中圆满结束。

    挨到二老撑不过瞌睡虫去卧室午睡,唐宝茵不客气地赏了几个笑得最夸张的堂弟堂妹一顿头栗子,拉起禾薇去参观装修中的陶艺吧,顺便和陆言谨商量送福利院的过年礼物去了。

    “我奶就是这么爱玩,平时也这样,老拿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打趣,我们是见惯不怪了,不过忘记提醒你了,没想到她连你都打趣,你别放心上啊。她其实知道你是擎哥媳妇儿的,早先还和我说贺爷爷福气好来着,你一来她就演上了。”

    唐宝茵打着方向盘,笑着对禾薇解释。趁红绿灯侧头看了禾薇一眼,见小姑娘笑眉弯弯正认真听她说,又接道:“不过这样说明她很喜欢你,像上回我大姑带着她同事的闺女过来,奶就不像今天这样,而是很客气地招待人家,席间一句废话都没有,吃过饭就躲房里去了。我和堂妹问她怎么不和姑娘多聊几句,那可是大姑有意介绍家里还没对象的哥哥、弟弟们认识的,你猜我奶怎么说来着?她说那姑娘眼神不清澈,行事作风透着一股子虚伪劲,肯定是个心思不正的。别说,事后证明奶的眼光神准,那姑娘私底下和好几个男人搅合不清……”

    说的正起劲,车轮子发出一声异常尖锐的刺响。

    唐宝茵连忙稳住方向盘缓踩刹车,“擦!爆胎了。这运气……”

    好在车速不快,爆胎后方向盘把得直,也没有深踩刹车,除了有点惊吓,其他倒没出什么事。

    等车彻底停稳,禾薇跟着唐宝茵下去看情况:“二姐,是扎到钉子了吗?”

    “好像是……”唐宝茵找到漏气轮胎,咬牙切齿:“卧槽!两个轮子都被扎破了,肯定是黑心钉!这条路又不通货车的,杀千刀的黑心修车商!让我知道是哪个人干的,绝壁在他腿上扎钉子!”

    可骂得再狠也没办法让车走啊。备胎就一个,漏气的轮胎有两个,换了也无济于事,于是俩人窝回车上等陆言谨来接,这一带很难打到出租车。至于这车,让修车店派拖车来拉了。

    结果拖车来的比陆言谨快。

    唐宝茵都无语了,平时有事来得比乌龟都慢,今儿个吃错药了?这大冷天的,车拖走了,她俩在路边等,还不冻成冰棍啊。和拖车司机打商量:“来接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麻烦师傅等上二十分钟、不,十分钟成么?”

    司机摇头,不肯等。后头还有好几个单子呢,这边等了,那边被人投诉,可划不来。二话不说拖上车就走。(未完待续。)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